2594 Lynn Ogden Lane

Blog Details

Home   /   xhvm9爱不释手的言情小說 大國製造 愛下-第七百一十二章 腦補過度的耿大力-251ni

大國製造
小說推薦大國製造
她作为内勤员工并没有参与上一次的开门会议,可凭借本能的大和沙丽子想起,报纸上说,这一次会议是由矿区工业局承办的。
对!那就去矿区工业局,让他们告诉自己,这个钟白在哪里!
大和沙丽子步行去了矿区工业局,晚上十点徒步走了几百米,脚都要冻僵了,但她还是坚持了下来。
这个点自然矿区工业局是没人上班的,一位值班的老大爷接待了她。
听到对方操着日语,又是个女的,老大爷基本的礼貌还是有的,毕竟矿区的每个人都知道,RB人现在已经败了,而对方好歹也是个外宾,为啥这时候跑过来一定有原因,自己不能因为怠慢对方,而让单位有什么损失。
所以在沟通不畅的情况下,老大爷第一反应就是先联系办公室主任耿大力!
毕竟办公室啥事情都要管,这种夜间突发情况找局长当然不妥,但是找耿主任,那就没啥毛病了!
十分钟后,耿大力带着翻译过来了。
当他看到大和沙丽子坐在值班室,心里也纳闷,赶紧让翻译问对方晚上跑工业局来干什么。
“我要找这个人!钟白!”大和沙丽子从怀里拿出报纸,指着照片上面的钟白,说道。
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一个RB女人突然跑到矿区工业局,指名道姓的要找自己的大恩人钟白科长,这怎么看怎么诡异得紧。
于是耿大力没有欺瞒对方,道:“你找钟科长做啥?他现在人不在白云鄂博矿区啊!”
“那他人在哪儿?”
“呃,在京城,三天前他就回京城了,你找他有什么事?”
“我……我要他负责解决我的问题!”大和沙丽子虽然不想对一个陌生的办公室主任说,但现在她也没有其他选择。
嘛玩意儿?
这RB女人要钟白科长负责解决她的问题?
听到这个要求之后耿大力的第一反应是……
难道钟科长有特殊爱好,在矿区和RB女人有什么说不清楚的事情?
耿大力后背冷汗直冒,他没有说话,而是借着灯光立刻把大和沙丽子上上下下又重新认真打量了一遍。
对方虽然年纪稍微大了一点,但绝对不超过三十岁。
姿色是不错的,身材嘛,这大衣裹着也能看出来算是有点盘条。
这……难道钟白科长真的有什么风流债么?
耿大力大脑飞速旋转,他现在怎么说也自认为是钟白的心腹,而且是在白云鄂博矿区的重要心腹!
这几天发生的事情,耿大力自然是全程关注,也知道钟白在京城发布会再度一鸣惊人的事情。
怎么看都觉得钟白科长肯定要升官了,自己的升迁那也一定是板上钉钉!
越是在这个关键时刻,钟白科长就越要稳住,决不能因为这种男女关系的事情影响了他的大好前途啊!
更何况这还是个RB女人,想想,多敏感呐!
不行,这事儿我一定得私底下帮钟白科长办得妥妥帖帖,否则不但钟白的前途完了,自己的前途也完了啊!
于是,怀着这种复杂的想法,耿大力马上答应对方,第一时间联系钟白,又带着翻译把大和沙丽子紧急安置在工业局招待所里,让她等消息,他则跑去给京城打电话!
钟白离开矿区的时候是曾经给耿大力说过的,他在京城没有住处,这一次回去主要是在工业部和外事部跑,所以大概率是住在工业部招待所的。
当然,钟白也说了,徐光先院士在京城大学那边的课题项目可能也要抽空跑一跑,所以如果联系工业部招待所找不到自己的话,也可以试着打一下京城大学招待所的电话。
耿大力心急火燎的拨通了京城招待所的电话,一接通就马上自报家门,说道:“……我要找钟白科长!”
“您稍等,我查查看。”那边的服务员声音很柔,但耿大力对这个显然毫无兴趣。
“同志您好,钟白科长前天入住我们招待所,我现在让人去看看他在不在房间。”
“麻烦你了,快一点!我有急事!”耿大力一听,赶紧说道。
这年头即使是工业部招待所,也没有到每个房间都配电话分机的程度,一概都是前台一部总机的模式。
经过漫长而又焦急的三分钟等待之后,耿大力终于听到钟白那久违而又熟悉的声音了!
“矿区工业局的同志,哪位啊?”
“钟科长,我是耿大力啊!”
“啥事儿,你说。”
“有大事儿啊!”耿大力马上压低了声音,又习惯性的看了看自己周围,好在办公室就他一个人,这才大着胆子说道:“钟科长,刚才有个RB女人跑来找您,说要让您负责解决她的问题!我……我没敢给局领导报告,先偷偷把她安顿在局里招待所,这就第一时间给您汇报来了!您看这事儿要咋弄?我这边还是有点能耐的,只要您一句话,我没有做不了的事儿!”
擦,钟白听到这话一头雾水,心道哪儿来的RB女人突然跑到矿区工业局找自己?
而且这耿大力的语气,也忒奇怪了点儿吧?
自己啥都不知道,咋他就一副要为了自己上刀山下火海的节奏哩?
钟白镇定的问道:“等会儿耿大力,你慢点!这都哪儿跟哪儿啊?啥RB女人,叫什么名字,哪儿来的?你先说清楚,再说后面的事情!”
“她说她被会社辞退了,叫大和沙丽子。”
“大和沙丽子?!”
听到这个名字钟白才猛的想起来,也给惊了一惊!
“她被会社辞退了?你确定?”
“我确定,刚才我带着翻译呐!”耿大力赶紧解释道。
“我捋捋啊,你别着急!”
钟白开始思考起来,这大和沙丽子怎么突然就找到自己了?莫非是她看穿了自己那次潜伏,想要以此要挟揭发,试图干扰整个北国稀土精矿厂计划?
要是这样,事情可就麻烦了!
虽说那一次潜伏钟白并没有做什么出格的事情,但毕竟没有给外事部门报备,在这年头严格意义上来说,其实是违反组织规定的!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