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94 Lynn Ogden Lane

Blog Details

Home   /   pj51t好文筆的都市言情小說 大唐掃把星 起點-第197章 賈參軍就是某的救命恩人鑒賞-quqci

大唐掃把星
小說推薦大唐掃把星
这里就是苏荷的秘密基地。
“我以前跟着人学过一些。”苏荷得意的道:“做套子可以套野鸡和兔子,有一次套到了一只好凶的东西,冲着我龇牙,我都不怕。”
贾平安蹲下来,仔细看看这个无烟灶,和自己记忆中后世的无烟灶对比了一下,发现有些差异。
“我自己想出来的。”苏荷蹲在他的身边,指着各处,介绍了一番。
“那时我套到了一只野鸡,可一点火就冒烟,我怕被人发现,就试了好些次,最后就弄出了这个,不冒烟。”
贾平安侧身看着她。
白嫩的肌肤就像是婴儿般的,脸颊还残留着些婴儿肥,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里全是欢喜之色……
后世的妹纸大多也喜欢吃,去掏各种美食。而苏荷却是自己琢磨,关键是她竟然把无烟灶都琢磨出来了。
别人贪吃是馋嘴,这位纯属就是天赋异禀,为了吃能发明出各种东西。
人才!
“厉害!”
他由衷的赞美着。
苏荷雀跃道:“我就说自己厉害吧,上次她们在禁苑里点火烤肉吃,结果被巡查的发现了,每人打了十板子……”
哎!
就怕以后发胖啊!
想到一个胖胖的娃娃脸朝着自己袭来,贾平安就语重心长的道:“莫要贪吃,小心胖了。”
“不会。”苏荷傲娇的道:“我每日到处跑,上次姨母都说我瘦了。”
贾平安看看她的宽宏大量,干咳一声,“如此就好。”
出了禁苑,贾平安就早退了。
“见过贾参军。”
刚好在皇城外一点,钱二堵住了贾平安。
阿宝正准备提速,被这么堵了一下,有些不高兴,打个响鼻给钱二洗了个脸。
贾平安拍拍阿宝的屁股,说道:“安分些。”
钱二抹了一把脸,“某昨日在东市看了一家店铺,看着不错,做酒楼也好,公主说还请贾参军帮着看看。”
二人随后就去了东市。
店铺的主人叫做谢青,三十余岁,一脸憨厚的模样,见面就拱手问道:“见过贾参军。”
“你认识某?”贾平安站在店铺的外面,打量着外面的情况。
隔壁的两家店铺里生意不错,客人进进出出的,偶尔伙计出来看他们一眼,那眼神颇为古怪。
谢青笑道:“上次贾参军带着百骑来东市,某见到过。”
那就好。
贾平安进去里面看了看,面积房间各方面都不错。
“怎地油漆味道这般重?”贾平安皱眉问道。
谢青说道:“这里原先弄过些案几……”
钱二笑道:“先前某来看时,就还有几张新案几在,谢青说若是咱们能租赁下来,就送给咱们。”
这个不错。
贾平安四处看看,甚至还站在二楼看了后面的情况。
“后院宽敞,做厨房也便宜。”谢青带着他去了后院。
贾平安仔细看了,随后双方去了前面坐下商议。
“租金每年多少?”贾平安问的漫不经心的。
谢青报了个价格,在市价之下。
他苦笑道:“本来不肯这般低,可钱兄口才了得,某最后失言被他抓住了,大唐男儿一言既出,驷马难追,某自然不会反悔。”
钱二得意的道:“某看这个地方就值这个价钱。”
谢青看看他们二人,突然问道:“这店铺是谁租赁?钱兄不肯说出自家的来历,难道是贾参军租赁?”
此刻的社会环境之下,商人的地位不高,权贵做生意的不少,但都不肯抛头露面,许多物业都挂在了脱籍的仆役名下。
你要说商人有钱……白居易的琵琶行里有这么一段描述:门前冷落鞍马稀,老大嫁作商人妇。
女妓人老色衰了,没生意了,就嫁给商人。也就是说,商人在此刻是接盘侠。
钱二淡淡的道:“是某,请了贾参军来,也只是请他看看。”
他万万不会透露了高阳的身份,否则容易被人利用。就算是要签订契约,也只是钱二的名字,不会是高阳。
随后双方初步达成了共识,因为还得请示高阳,钱二就说回家准备准备。
晚些,贾平安在东市转悠,半个时辰后,他进了先前看的店铺的隔壁,还是乔装的。
“某要隔壁店铺的消息,管用,十贯!”
伙计的眼神炽热,但在犹豫。
“二十贯。”
伙计心动了,本想再矜持一下,可看看贾平安那平静的眼神,突然就有些怕,于是说道:“隔壁……”
……
钱二回到家中,给高阳说了一通那家店铺的好处,又隐晦的表达了自己愿为公主府呕心沥血,废寝忘食……
高阳夸赞了他,问了贾师傅的看法。
“贾参军说不错,不过他和太史令学了些玄学,说是最近几日不是交易的好日子,且缓缓。”钱二有些好奇的道:“贾参军还会这个?”
高阳理所当然的道:“他当然会。”
而在另一处,王琦在大笑。
“哈哈哈哈!”
陈二娘嘴角含笑在看着他,一边煮茶,一边心情愉悦的想着这样的日子真好。
笑够了,喝一杯茶,人生就是如此惬意。
“那店铺是王颂家所有,钱二在东西市想租赁店铺,早就被咱们发现了。”王琦笑了笑,“高阳最近在远离柴令武和巴陵他们,越发的老实了,那些人说……女人没钱才会骚动,某深以为然。”
陈二娘把小碳炉盖上,长长的指甲偶尔划过碳炉,看着锋锐异常。
“他们这是想坑高阳一把,把她那几万贯都坑了,如此高阳定然会发狂。”
王琦觉得这事儿太有趣了,“高阳发狂,那是什么都敢干,真是有趣。”
……
回到家中,阿福刚好准备潜逃,正趴在墙头上。
贾平安就这么看着它。
小畜生,我看你怎么逃!
嘤嘤嘤!
阿福进退维谷。
“丑东西,快来。”
赵贤惠在下面招手。
阿福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没过去。
“丑东西!”
赵贤惠两日没宠爱阿福了,想的紧,刚准备了稀粥,可阿福竟然不来。
难道丑东西变心了?
“嘤嘤嘤!”
阿福拍开大门,抱着爸爸的腿就不放。
这是要出去浪的意思。
贾平安艰难的拖着它进家,杜贺见状就笑道:“阿福越发的重了。”
他一家团聚,如今看着眉间多了释然,不复以前的愁绪。
“小贾。”
高阳风风火火的来了,一袭红衣格外的醒目。
“那家店铺如何?”
“还行。”贾平安说道:“明日某和钱二一起去。”
高阳看着他,目光中多了些东西,随后点头,“那我回去了。”
这娘们风风火火的,这是想干啥?
贾平安早上去了百骑,随后告假。
“敬业!”
英国公府,李敬业正在抄写兵法注释,听到喊声不禁欢喜不已,出了书房,冲着围墙外喊道:“兄长稍待,某马上出来。”
贾平安骑马路过英国公府后面,就喊一嗓子,没想到李敬业竟然听到了。
晚些到了大门,门子热情的请他进去。
李尧和李敬业来了,热情似火的道:“去吧去吧,多久回来阿郎都不管。”
这怎么像是甩包袱呢?
不,是甩祸害!
出了英国公府,贾平安问道:“你这几日可是惹祸了?”
“没。”李敬业很老实的道:“就是最近几日某睡不着,每日寅时初就起了,随后去阿翁那边探望……”
寅时初就是三点钟。
你娃三点钟就起床,这是精力过剩。可你凌晨三点去请安问好……
李勣被吵醒的时候,多半是一半欣慰,一半想吐血。
欣慰的是孙儿越发的孝顺了,可你也不该寅时初来啊!
这个点人睡的最香,被吵醒了那股子火气啊!
“你阿翁……没收拾你?”
李勣的脾气可不好,若是惹恼了他,收拾只是最简单的,弄不好挖个坑就把你给埋了。
“没。”
李敬业很欢乐,贾平安想想先前李尧的神色就明白了。
贾参军,你带着小郎君出去浪吧,浪的他回家只想睡觉最好。
谁家有个精力旺盛的不像话的孙儿,估摸着都是这种想法。
晚些到了东市,钱二在等候,见到李敬业时就笑道:“小郎君看着越发的健壮了。”
李敬业嗯了一声,却傲然不搭理。
这娃就是这尿性,也就是对贾师傅尊重有加。
谢青在店铺里等候,外面停了一辆马车,这是准备搬运钱财的。
“见过钱郎君,见过贾参军,这位小郎君……”
谢青的眸子一缩,然后笑道:“真是雄壮。”
双方坐下,谢青简单说了些情况,随后就笑道:“若是能定下来,今日就去把劵立了,若是不能,那便再等几日也无妨。”
这话很超然,意思就是这个店铺很抢手,你想要就要,不想要……某最多再等你几日,不行就换人了。
钱二心中急切,就说道:“钱好说,只要这边应下来,马上就能送到。”
高阳最近发了几笔,不差钱。
谢青点头,这时外面进来一个男子,说道:“谢郎君,这店铺可愿意卖?若是愿意,某出七千贯。”
谢青有些为难的道:“某这里准备租赁……”
男子皱眉,“你最近不是差钱?租赁能有多少钱?还不够还债的。”
“哎!”谢青叹道:“家门不幸,一批货物在路上遇到了山崩,全数没了,加起来欠了一万余贯。若是本月还不了,这店铺……罢了!”
他起身拱手,“钱郎君,某这里有难处,如今差钱。这租赁就没法租赁了,某……”
他跪下叩首,这是极为尊重的谢罪。
乔二心中一冷,想说一诺千金,可谢清这情况确实是没办法。
“如此……”乔二最近调查东西市的店铺,对行情很是了解,“七千贯,这般低?”
谢清苦笑道:“没办法,急着用钱,只能亏了卖。”
钱二过来,低声道:“贾参军,这店铺这般大,能改成两个都有余,七千贯,少说便宜了一千余贯。某想……要不,买下来?”
店铺投资也是长安权贵们的重要理财手段,早一批的最安逸,直接在东西市弄了地基修建店铺租赁。而到了现在,已经没地方给你了,只能买卖店铺。
随着东西市的繁华,店铺的租金也水涨船高,在权贵圈中,若是谁家有几十个店铺,说出来就能引得众人艳羡的目光。
钱二心动了。
想到能为公主府增加一份产业,以后每年源源不断的带来收益,钱二就倍感得意。
可贾平安却似笑非笑的看着谢青和进来的男子,突然问道:“这等局……你等是第几次做了?哄骗了多少人?”
谢青一怔,看了一眼钱二,微笑道:“贾参军此言何意?什么局?”
钱二也有些诧异,“贾参军,这是……”
“局你不懂,那么某换个说法。”贾平安笑吟吟的道:“你二人联手哄骗钱二和某,这手法颇为熟稔,可是累犯?”
谢青面色一变,冷笑道:“贾参军这是何意?若是不想买,只管离去就是。钱郎君,这买卖有了外人掺和终究是不好做啊!某……你另寻店铺吧。”
那男子欢喜的道:“如此就卖给某。”
钱二心中焦急,担心这么便宜的店铺被抢了,就说道:“且慢!”
谢青冷冷的道:“这般质疑某,钱郎君,对不住了,某……”
“有话好说!有话好说!”钱二急的不行,过来低声道:“贾郎君,这家店铺确实是东西市最适合做酒楼的,而且还这般便宜,过了这里,就没了呀!”
这个棒槌!
“你且边上站着。”贾平安没工夫和他哔哔,走了过去,“你说自家欠债上万贯。”
“关你何事?”谢青冷冷的道。
有志气。
贾平安笑道:“欠债上万贯,卖了店铺还债,这无可厚非,可此人能买?”
后面进来的男子板着脸道:“贾参军这是何意?莫非以为某是骗子?”
“你莫非不是?”贾平安说道:“七千贯售卖此处店铺,本该不愁卖,可谢清最开始说是租赁,价钱也低,如此两边议定了价钱,眼看着就能成事。却来了你,一开口就要买,你可知晓你这般人叫做什么?”
男子苦笑道:“谢郎君,你这里究竟想卖给谁,一句话,某给钱,要么某就另寻地方。”
“你这等人叫做托!”贾平安给李敬业使个眼色,“一人卖货,一人抢着买,这便是托。”
李敬业旋即出去。
钱二心想这事儿怕是要被贾参军给搅黄了,大好的便宜都占不了,某这心疼的厉害啊!
“贾参军!”他想出言劝阻。
这是公主府的事儿,贾平安来,也是高阳的信任,可你不能越俎代庖吧?
不,这叫做喧宾夺主。
贾平安没搭理他,谢青却勃然大怒,拂袖道:“既然如此,钱郎君,这笔买卖就此作罢,你我各自散了,某自卖店铺,你自去别处另寻地方。请!”
他指指门外,下了逐客令。
钱二一跺脚,“这事……怎地就成了这样!”
“装的不错。”贾平安一直在看戏,此刻一下冷了脸,“某问你,前日有人来租赁这里,出价比钱二还高,为何不租?”
谢青一怔,然后笑道:“无稽之谈!纯属胡言乱语!哈哈哈哈!”
那个男子也笑了起来,然后往门边挪动。
“胡言乱语?”贾平安前世也见过几个骗子,谢青的演技堪称是中上,足以骗过钱二和高阳,“更早些的时候,准确的说是五日前,有人询问是否售卖此处店铺,你却说不卖。”
钱二面色一变,“不能吧?”
这不是傻子吗?
不,是骗子!
“他没法骗某。”
“他有办法!”贾平安冷笑道:“钱二你这些时日在东西市和平康坊到处打听店铺的消息,被他们知晓了,于是就设下了这个圈套。”
“钱郎君,请吧。”谢青面色铁青。
钱二左右为难,一边是公主看重的硬汉贾,一边是便宜的买卖。
“这个骗局做的好,找了个托更是点睛之笔。可你千不该万不该,不该一口回绝了那些正经要租赁和买店铺之人。”
贾平安说道:“某花钱买来了消息,你这几日一共拒绝了十余起租赁和购买店铺之人,某想问……你这般一往情深的等着钱二,意欲何为?”
钱二面色一变,喝道:“谢郎君,你究竟是何人?”
谢青冷笑道:“这买卖不做,却来编造谣言,倒也有趣,如此,某去报官。”
他转身就走。
钱二半信半疑,刚想阻拦,就见前方一个阴影罩住了大门外,却是刚才出去的李敬业。
“兄长,有两个望风的。”李敬业一手拎着一个大汉,就像是拎稻草一般的轻松。
那个男子面色一变,突然就往侧面跑。
钱二心中巨震,喊道:“别跑!”
谢青同时转身就往后面跑。
李敬业随手就扔了一个大汉,正好砸倒了那个男子。
谢青埋头狂奔,到后门时抬头,就看到了笑吟吟的贾平安。
“闪开!”
谢青神色狰狞的喊道,同时一拳打去。
“多久没打人了?”贾平安叹息一声,挥拳。
呯!
谢青挨了一拳,身体止住了,看着呆呆的。
“力量不够?”贾平安上前,左右开弓,一顿暴打。
呯!
谢青颓然倒地。
钱二扑了过来,揪住他的胸襟把他提起来,骂道:“贱人,某真心实意的和你商议,为何骗某?”
谢青鼻青脸肿的看着他,喘息道:“事已至此,某……某无话可说,报官吧。”
钱二心中再无疑虑,他羞愧的道:“某以为自家见多识广,可却不想贾参军一眼就看出了骗子,而某却还在沾沾自喜……差点就中了圈套。”
这个少年竟然一眼就看穿了此事,这份眼力堪称是无双!
关键是没有贾平安出手,他定然会上当。
七千贯啊!
公主怕是会暴跳如雷,随后发狂。
而他……少不得要挨一顿狠抽,随后被赶到公主的某个庄子上去种地。
“多谢贾参军。”
他郑重躬身。
贾参军就是某的救命恩人呐!
……
求票。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