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94 Lynn Ogden Lane

Blog Details

Home   /   vz00z精彩絕倫的小說 地球攻略戰 起點-636、三減一等於二熱推-f9b5b

地球攻略戰
小說推薦地球攻略戰
“杜武岳!你的死期已经到了!看在咱们兄弟一场的份儿上,我留你个全尸!”
深山老林里,在一块硕大的斜着矗立在地里的岩石后面,杜武岳背着他妹妹杜文卓的大半个尸体,和另外连个挂彩的黑虎成员喘着粗气躲藏着,杜文卓大胯以下的双腿已经不知去向,只有如同被啃食过的撕裂状可怖伤口还在淌血,而杜武岳的另外连个弟兄一个没了胳膊,另一个半张脸,连眼睛带耳朵都被烧没了,同样惨不忍睹。
杜武岳捂着胸口的血洞,“闫泽邦,你还敢跟我说是兄弟一场!把我的队友一个个都杀掉,甚至吃到你那怪物一样的肚子里,还好意思说是我兄弟!我呸!老子今天要是不死,改日我定取你项上狗头!”
追杀杜武岳一行人的男人闫泽邦现在也不好受,本来有将近二十个人负责追杀从sy中心安全区逃走的杜家兄妹一行人,但是到现在,愣是被这对兄妹巧用地势和计策全都干掉了,只剩下拥有神器的他自己了。
躲在一棵树后面,闫泽邦给自己打着绑带——血药都已经吃完了,摸着自己的肋骨,闫泽邦暗骂一声杜武岳这狗东西拳头是真的够劲儿,看情况,肋骨应该断了三到四跟,现在他喘气儿都费劲。
更搞笑的跟着闫泽邦追出来的十八个人竟然被干掉了十七个,而且还是被初来乍到东北没几天的杜家兄妹利用地势干掉的!这对于本地人闫泽邦他们来说根本就是耳光子来回在脸上抽了十七个来回!如果不是闫泽邦的神器在攻击完敌人之后可以恢复他的生命值,被三次偷袭成功的闫泽邦现在早就躺地上了。
伪神器,饕餮之面,这是一个青铜材质的面具,上面有代表着饕餮的野兽花纹,佩戴面具之后便会在短时间内化身饕餮,变身成一只青铜材质的四足野兽,野兽没有脖子,胸腔前面只有一张可以张开成五瓣的,长满了倒勾牙齿的血盆大口。
闫泽邦就是利用这个神器干掉了杜文卓和几个黑虎的成员,但是神器的副作用也很大,不仅变身期间受到的伤害翻倍,如果长时间变身还会丧失理智,如果没人帮忙及时取下面具,面具就会和佩戴者融为一体,让佩戴者彻底变为四凶之一的饕餮——的劣化版,直到被人杀死。
闫泽邦在看到神器说明之后就一直不敢长时间佩戴这玩意儿,这次追杀杜家兄妹已经是他短时间内累计佩戴面具时间最长的一次了,他现在脑子里一半儿的思绪都已经被面具污染的只剩下了吃吃吃吃的念头,闫泽邦很清楚,他今天不能再佩戴面具了,这个时候再戴上一次,没人帮他的情况下他铁定变成野兽。
只不过这件事杜武岳不知道,杜家兄妹分工明确,一切动脑子的事情都是杜文卓来做,一切战斗的事情都是杜武岳处理,之前利用地势干掉追兵,就是杜文卓的策略,她的傻哥哥只负责把冲上来的敌人一个个全都捏死。
现在杜武岳觉得闫泽邦没追杀上来,完全是因为他在猫玩儿老鼠,恨得牙根痒痒的杜武岳现在却又不敢轻举妄动,他不清楚还有多少追兵,而且他妹妹的尸体是他现在唯一能抢救回来的尸体了,他得保护住——其他队友死的只剩下胳膊腿了,能被收进背包的那种。
就在双方僵持的时候,杜武岳收到了黑虎发来的念话,深吸了一口气,杜武岳带着那种赴死之人才有的决绝的语气,“哥。”
“老杜,听着,我给你。。。”
“哥,啥也别说了,我们回不去了,尸体我估计也得喂了狗,他ma的,哥,你以后一定要多保重,顺溜营的那帮东西已经不再是咱们黑虎的兄弟了,他们,他们。。。”
“老杜!老杜!闭嘴,听我说!你们死不了!我已经找人去救你们了,放心,这个人肯定能救你。你要好好活着!听到了没有!不许给老子寻死觅活的!不许哭!咬着牙坚持着!你得给老子亲手把杀咱们兄弟的人的脑袋带回来!听懂了吗!”
“是!营。。。老大!”杜武岳一瞬间差点把当年的军衔喊出来,“但是哥,这深山老林的,谁回来救我们呢?”
杜武岳问完,一阵猛烈的风压裹挟着地面上的各种杂物形成了一阵遮天蔽日的旋风,呼啦啦的吹得这片地区内的人睁不开眼睛,当风小了一些之后,杜武岳抬头向天上看去,阴云下,是卧龙岗号漂浮在空中。
“卧龙岗号!”
“城市战舰?该死!”
杜武岳和闫泽邦完全就是两个反应,前者顿时是劫后余生的狂喜,而后者则立刻掏出回城石准备跑路,果不其然,就在战舰出现,闫泽邦掏出回城石的几秒钟内,卧龙岗号的密集阵就朝着地面上的闫泽邦附近开了火。
虽然没有直接命中闫泽邦,但是他还是谨慎的立刻选择了回城——开玩笑,就算化身饕餮也不可能打得过天上的城市战舰的,更何况这个状况,显然这艘战舰是来救人的,自己不跑,等着被打成筛子吗?
诸葛嗣带着木林森和章龙从战舰上传送下来,战舰已经确认过这附近没有敌人,只有黑虎的幸存者,因此他们三个干顶着传送之后的眩晕感踉踉跄跄的跑到杜武岳身边,“杜武岳?你和你的人都在这儿了?”
“对,我老大就是安排你们来救我们的?太好了!”
“先别好了,先撤了再说,我们的战舰不能太久被别人看到。”诸葛嗣扶起杜武岳,“给他治疗,快,他伤得很重。”
“我不要紧,我妹妹!我的兄弟们!快!你们谁有复活技能!快点!”杜武岳一激动胸口的伤口有滋滋的冒血,弄得诸葛嗣身上都是他的血,但是很遗憾,木林森虽然是治疗职业者,但是他的复活技能没办法独活这些肢体不全的,正立刻送去公会进行复活。
将所有人弄上战舰,诸葛嗣让紫开着战舰回到cc安全区,将伤患们送到公会接受复活,万幸,杜文卓还能救过来,但是不幸的是,其他黑虎的成员都因为身体残缺程度太多,无法复活了。
“杜武岳,到底发生了什么?你们不是去找帮手了吗,怎么。。。这么狼狈?”
刚刚从鬼门关溜达了一遭的杜武岳现在整躺着,木林森和紫又是给他上治疗的又是给他缝合伤口的,总算是把他的命保住了,但是脱离危险的杜武岳提着的一口气也彻底送掉了,彪形大汉杜武岳现在整个人没了骨头一样瘫在地上,不是很想搭理诸葛嗣似的语气回答道,“顺溜营。。。顺溜哥死了,顺溜营已经不是我们黑虎的朋友了,现在当权的是闫泽邦那条狗东西,混蛋!”
顺溜营,黑虎选择的目标,在东北三省内也算是个大势力了,虽然出了LN这地界儿名气就小很多,但是能在一省之内有知名度也不容易了。
顺溜营的老当家是黑虎的老朋友,叫人送外号叫顺溜,为人憨厚老实,诸葛嗣听杜武岳说他待弟兄们如同亲生手足一奶同胞,创世纪之前也是小有名气的转业人员,带着当地乡亲们发展经济搞建设,铺路架桥疏浚河道开垦荒地,因此在创世纪之前就很有威望,创世纪之后受几个安全区的熟人推举成立了顺溜营这个势力,但是人依旧是那个人,本性不会改。
但是好人不长命,顺溜营的存在让不少是李彦宏,也让不少人眼红,其中就包括一些有犯罪前科的罪犯——随着创世纪,那些曾经被关在监狱里进行劳改的犯人们也重获自由,个别在外地服刑,而且家里对这件事一概不知的人,借着传世纪就获得了脱胎换骨的机会。
“闫泽邦就是这么个混蛋玩意儿,几个月以前我就见过他,那时他已经是顺溜哥身边的一把好手,深的顺溜哥的信任,但是谁能想到,这条狗竟然反噬主人!顺溜哥死得惨啊,一家老小就没一个活口,都被那个畜生给!给!嘿!晦气!”
诸葛嗣大概已经了解了情况,拍了拍杜武岳,让拉提法取了一些吃的喝的交给杜武岳和他幸存的两个弟兄,等下战舰到位置就将他们送去安全区接受治疗。
“但是现在看来,黑虎应该是失败了。”诸葛嗣联系上芈麒,将顺溜营的事情告诉了芈麒,后者皱了皱眉头,他觉得事情不会这么简单,闫泽邦如果真的是如杜武岳所说,噬主上位,那么顺溜营当中的其他人肯定不会一点反应都没有,尤其是在叫顺溜的人威望很高的情况下。
“黑虎的失利是我早已与料到的,他们的人并不擅长应对复杂的谈判工作,我就不知道有擅长这方面事情的黑虎的人,说真的,他们脑子都是一根筋,物以类聚吧这就是。”芈麒拨弄着发梢,头发长了,该剪了。
“那我们怎么办?五财散人已经和北半岛的代表碰头了,我们不会真的帮着北半岛和南半岛开战吧?咱们哪儿有这闲工夫!”诸葛嗣捏着眉头说道,他现在有些不知所措,毕竟在他的想法里——都说不上是计划,只能说是一己之见的想法,在这想法里,他们和黑虎和羽家都能找到足够多的外援,一方面稳定住东北这块维安军大后方,另一方面能够为前线补充战舰和人力,将新华军的威胁压下去,然后进行谈判,争取以最小的代价打成双方和解。
毕竟华人打华人,真是滑天下之大稽!手心手背都是肉啊!
再算上西南,仇家稳定局势之后也加入维安军,那么维安军的军力部署就能向着四周开枝散叶,最后和平建国——诸葛嗣这样认为的,他觉得这也是芈麒的计划。
但是他哪儿想到了黑虎这才几天就彻底失败这一茬儿了?
“不慌,小问题。”芈麒用手插进头发里捋着,然后将掉落的断发收集起来——咻露露的伙食就这了,不能让她老揪自己好好的头发,“北半岛的事情现在看来已经不可制止,既然如此,那么我们只能一帮到底,不,应该说必须让这计划外的事情变成我们对我们有利的事情,现在你们全力协助五财散人,他有分寸,我也盯着呢,那位大人计划虽然有瑕疵但是如果因为一点瑕疵就放弃,我们的损失太大了。”
诸葛嗣沉默了,半晌,芈麒没说话,也没问诸葛嗣什么之后,他才默默地回答了一声,“知道了。”
“对不起。”
“我知道,你肯定已经尽力弥补了,我相信你,至少比起五财散人更相信你。”
诸葛嗣说完想了想,“那么之后呢?黑虎已经失败的话,LN要不要咱们接手?”
“可以,我也是这个打算,总比让羽家上好,但是现在还不是时机,黑虎肯定会再派人去想办法,毕竟如果失去了LN的支援,如果我们和羽家都成功找到外援,那么他们在当前维安军高层中的状况将非常不妙,为了能活下去,他们肯定会再试至少一次的。”
但是话虽这么说,对顺溜营的观察也不能停下来,甚至暗中也得派人去接触,芈麒咋了下舌,现在他这边能派出去的值得信任的人已经没有了,武乡侯号上还有谁能胜任这份工作呢?没了。
诸葛嗣不知道芈麒的盘算,“我明白了,我去接触他们吧,最近偷着摸的去看看情况。”
“你?”
“怎么?你还有别的人选吗?”
芈麒愣了一下,自己应该没有把人手不足的情况告诉诸葛嗣才对,他是怎么。。。但是这不重要了,“你腾得出手来吗?不,不用你去,你现在顶着半岛战况最重要,我担心五财散人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来,你盯紧他就行了,和顺溜营接触的事情我来想办法。”
你再说什么呢?诸葛嗣很想这么问,但是他敢打包票,芈麒没憋着好屁,或者说他只要问一句,就得被成年人的黑暗世界吞噬殆尽,为了自己的甲状腺,诸葛嗣还是决定不去了解这里面的事儿了——省的着急上火最后甲状腺肿大。
“放心,只不过是三减一而已,大不了咱们顶上去,一切都在我的掌控之中,安啦。”
但愿如此,诸葛嗣想到。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