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31bp有口皆碑的小說 禁區之狐 愛下-第七十六章 晚霞再美也比不上你的笑讀書-77h3k

禁區之狐
小說推薦禁區之狐
“凌空抽射!”
“鱼跃冲顶!”
“狮子甩头!”
“倒挂金钩!”
……
冯捷站在办公室的窗户前,透过玻璃窗看着远处的九人制足球场,那对在他看来只是来约会的男女,用各种他在足球公园的宣传画上才能看到的动作把足球一次次射进球门。
或者就是各种花里胡哨的颠球技巧。
两个人还用头互相传球,从球场中线互相传递到了门前,最后由男孩子把足球高高顶起,紧接着女孩子来了一脚漂亮的倒挂金钩把足球踢进了球门……
冯捷都看傻了。
还能这么谈情说爱的?!
人家情侣都是去公园花前月下的你侬我侬,说着什么“今晚月色真美”的情话;或者是去看一场恐怖电影,当女孩子被吓得花容失色的时候,趁机将对方紧紧搂在自己怀里;再不然就是手牵着手一起逛街,女孩子一会儿拿起一个古驰包包问男朋友这个好不好看,一会儿又拿起一件巴宝莉的衣服问男朋友这件和她的鞋子搭不搭……
这才是正常的谈恋爱的方式吧?
怎么您二位用互相喂球的方式来给观众喂狗粮的?
呸!单身狗永不为奴!
我操,这球漂亮啊……
冯捷忍住了鼓掌啪啪啪的冲动,只想哭——看看人家的女朋友!
※※※
胡莱在飞起来用脚把足球凌空扫进球门之后,就直接躺在草皮上没起来了,他胸膛剧烈起伏,喘着粗气。
李青青走到他身边坐下来,脸色潮红,一样气喘吁吁。
“好爽!”她甩了甩有些凌乱的头发,长出口气。
“消食了吗?”躺在地上的胡莱问道。
“消了消了,我感觉自己现在还能再吃一顿!”李青青开心地说。
胡莱却叹了口气:“可惜宋胖子不在。”
“他在国外留学,没那么容易回来嘛。再说了,有宋嘉佳在,就没法踢球了呀。”
“他可以守门啊。”胡莱说道。
李青青很惊讶地扭头看着胡莱:“他会守门?”
“不,他把自己放到门口,就能挡住快一半的球门了。”
李青青愣了一下,反应过来胡莱是在吐槽宋嘉佳胖,她笑着拍了一下胡莱的胳膊:“你这么说宋嘉佳的坏话不好。”
胡莱望着天问:“你知道张清欢吗?”
“知道呀,你队友,超级天才嘛。”
“他换了个经纪人,是一个人挺好的中年大叔,他想要做我的经纪人,一开始被我拒绝了。我最近在和俱乐部谈合同,我本打算自己去找俱乐部的,结果他帮了我忙……你说宋胖子啥时候才能真的做个经纪人啊?”胡莱继续望着天。
李青青说道:“我也没有经纪人呢。”
“你也要让宋嘉佳做你经纪人?”胡莱问。
“为什么不呢?”
“你有代言合同什么的吗?”
“还没有。”
胡莱有点意外,他从地上支起身子:“你这么漂亮,球又踢得好,为什么会没有代言合同?女足的整体形象不是一向很好吗?”
李青青没有回答胡莱的问题,而是反问:“我漂亮吗?”
胡莱盯着李青青的脸,仔细打量了一番,点头道:“漂亮。”
闻言李青青的双眼笑成了月牙:“我爸和杨叔都说,让我专心于足球,不要分心在商业开发上。他们说以我的天赋,不应该只是在国内踢球。让我在去国外踢球之前,都不要考虑什么商业代言的。”
“你要去国外踢球啊?”
“嗯,明年夏天我要参加女足世界杯,按照爸爸和杨叔叔商量的路线,世界杯之后我就应该去欧洲踢球了。”
听到“世界杯”三个字,胡莱有些失神。
当自己还因为在中甲联赛表现出色感到沾沾自喜的时候,人家李青青已经要去打世界杯了。
虽然是女足的世界杯,可那也是女足这个领域的最高荣誉了啊!
原以为自己进入职业足球,就能追上对方,现在看来好像被她拉的越来越远了……
“你怎么了?”李青青见胡莱没说话,就问道。
“想到了世界杯,你都去参加世界杯了,我还在中甲联赛……卡塔尔世界杯马上开打,和我们却都没什么关系,四年之后中国队能不能参加世界杯,谁也不知道……”胡莱皱眉道。
李青青自然也知道男足和女足参加世界杯的难度不可同日而语,更知道中国男足的现状,但她还是拍拍巴掌,鼓励胡莱:“你才十九岁,你的足球生涯才刚刚开始,胡莱。还有的是时间和机会。”
但她的鼓励却没有让胡莱振作起来,反而更低落了。
“怎么了,我说错话了吗?”李青青很讶异。
“没有……我只是想到了秦林,林哥。”胡莱摇头说道,“当初他被选入中国队的时候,恐怕包括他自己在内,都相信他以后一定会带领中国队打进世界杯的。”
秦林的故事,就算李青青是一个女足队员,也非常清楚,所以不用胡莱再多说什么,她也知道胡莱为什么情绪低落了。
那确实是一个让人无比唏嘘的故事。
虽说胡莱才十九岁,还很年轻。可世界杯四年一届,一个职业球员的职业生涯又有几个四年呢?
一时间,李青青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胡莱,鼓励他了。
发现李青青也跟着自己情绪低落起来,胡莱连忙从地上翻身爬起,一边拍打着身上的橡胶颗粒,一边说:“现在想这些也没用,能不能进世界杯也不是我一个人就能决定,先朝着那个方向努力吧。”
然后他站在李青青的身前,背对着她,向着天空出拳:“努力!奋斗!”
坐在人工草皮上的李青青,双手撑在身后,微微后仰,看着胡莱略显中二的背影,嘴角微微翘起。
※※※
当那对男女终于结束了九十分钟的包场,准备离开的时候,冯捷笑呵呵地凑了上去,对重新戴上帽子和墨镜的男孩子竖大拇指:“兄弟,牛逼!”
胡莱只当他是夸自己的球技,笑呵呵地接了下来:“场地不错!”
冯捷连忙将手中的场地名片递了过去:“下次再来啊,兄弟。可以加我微信,直接微信上预约场地……”说着他又看向站在男孩旁边的高挑女孩,补了一句:“一起来玩!”
“下次一定,下次一定……”胡莱接过名片,嘴巴上敷衍着,和李青青一起走了。
下次一定才怪……本来就是临时起意才来的。
看着一男一女两个人的背景,冯捷在后面摇摇头。
两个人球都踢的这么好,神仙眷侣啊!
※※※
胡莱本来是打算叫辆车先把李青青送回家,然后再自己回去的。
但是在车子抵达李青青家所在的那条巷口时,他却被李青青一起拽下了车。
“干嘛啊?”胡莱很不解。
“跟我来。”李青青在前面带路,却不是往家里去,而是拐到了秘密基地所在的小胡同口。
这里已经被一堵围墙给拦了起来。
李青青轻车熟路地掀起围墙的挡板,胡莱才发现这里的挡板没有扣死,掀开的缝恰好能够让一个人通过。
李青青让胡莱先进去,她再跟着钻进来。
“这里要被拆了,我想带你再来看一眼。”李青青说道。“这可是你的秘密基地呢。”
胡莱也没想到自己竟然还有机会进来。
两个人走过狭窄的胡同,来到了秘密基地里。
距离他上一次在电视里看到的样子又更荒芜了一些,就连院子最中间的地方都已经铺满了荒草。
他把目光投向石壁,那上面自己亲手画下的球门也几乎不可辨认。
在他望着那里愣神的时候,李青青却已经不知道从哪儿找了块小石头,拿在手里,迈着大长腿,将挡在身前的荒草全部踏倒,一步步地走到了“球门”面前。
随后她经过一番辨认,用石头在青石壁上把胡莱当初画的球门又仔仔细细的描了一遍,让白色的球门轮廓在青黑色的石壁上更加显眼。
随后她扔了石子,拍拍手里的泥灰,转身对胡莱说:“这里是你足球梦想开始的地方,也是我第一次见到你的地方,但现在这里要被拆啦。”
胡莱看着站在石壁前的她,她开始向自己走来。
“我想把这里留下来,但这种事情我说了不算。所以我想和你在这里合张影,把这里留在照片中。”李青青走到胡莱面前,与他平视,问道,“好吗?”
胡莱点了点头:“好。”
得到胡莱同意的李青青开心地笑起来。
“但合影的话,谁给我们照呢?”胡莱摊开手。
“山人自有妙计。”李青青掏出自己的手机,用右手横向拿着,高高举起,远远地伸出去。
把自己和身后的石壁框在画面中。白色的球门在青黑色的石壁上显得非常醒目。
然后她对胡莱说:“你站到我身边来。”
胡莱听话地绕到了李青青的左边,他也出现在了画面里,但把后面的球门给挡住了。
取景框里的李青青撇嘴皱起眉头:“你到我后面去,然后往我这边靠拢一下,头偏一点……不是向外面,向我这边偏,诶好了!”
李青青指挥着胡莱摆好了姿势,然后她的头也向胡莱那边稍微靠了靠。
这下两个人的头几乎都要贴在一起了,胡莱又闻到了李青青身上的那股清香,和那款洗衣液的香味一样,但又不一样,除了洗衣液味道还有一股淡淡的幽香,很淡,几乎微不可闻,但和洗衣液的味道混在一起之后却被胡莱敏锐地捕捉到了——这就是当初李青青给自己带来的球衣上的味道!
他一下子明白了为什么明明是同样牌子同款的洗衣液,味道就是差一点……
“好了!”就在胡莱心猿意马的时候,李青青按下了快门,完成了这一张自拍合影。
她把头摆正时,胡莱发现那股极淡的幽香随之消失了。
他内心竟有点遗憾……可恶啊,除非李青青给我洗衣服,否则我都闻不到那种好闻的味道了!
李青青并不知道胡莱的脑子里在胡思乱想什么,她打开照片,查看拍出来的效果。
打开图片的时候,手机还自动后期了一下,然后她哇的一声。
在刚才拍摄的时候,手机前置摄像头检测到了有两个人出现在自拍画面中,自动开启了超广角模式,调用了前置相机的超广角镜头,画面更宽广,不仅把李青青和胡莱以及身后的球门拍了下来,甚至还将石壁上方的天空收入画面中,经过后期调色,橙红色的晚霞铺满了照片上半部的三分之一。
凭借自动HDR和美颜的功劳,天空的晚霞没有过曝,画面主体的两个人脸也没有暗沉发黑。
人、墙、球门、天空、晚霞,全都被收入了这么一张照片中。
也难怪李青青会在看到之后发出惊叹了。
“一会儿我发给你。”李青青对胡莱开心地说道。
“好。”胡莱点头。
李青青看看时间:“我要回去了,我爸该下班了。”
“我也要回去了。”胡莱说道。
两个人就这样离开了这座秘密基地。
当他们从挡板后面钻出来的时候,还有骑车的路人好奇地向他们俩投来目光,不明白这要被拆了的地方里面怎么还会有人进出。
两个人在李青青家的巷子口挥手告别,李青青径直向里走,回家。胡莱则往前走,去公交车站。
回到家中的李青青发现爸爸并不在家,她走进自己的房间,站在窗口,望着刚才合影的秘密基地出神。
站在公交车站台上的胡莱也扭头望着秘密基地的方向,那里被旧房子和围墙遮挡住了。
城市在向前发展,像秘密基地那样被拆掉的地方还会有很多。也许有一天他家那一片也会被列入旧城区改造计划中,然后免不了被拆,在原有基础上重新建起崭新的高楼大厦,光鲜亮丽。
但总有些东西是拆不掉的,那是承载在这些旧房子之上的记忆和情感。
它们换了一种方式被保存下来。
叮咚一声,他收到了李青青发给自己的照片。
胡莱低头看着手机上的照片。
照片中的自己或许是因为心不在焉的关系,表情有些拘谨,倒是在旁边的李青青笑靥如花,美过身后的晚霞。
※※※
PS,用比晚霞都还美的笑容,向大家求几张月票不过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