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94 Lynn Ogden Lane

Blog Details

Home   /   m7evo有口皆碑的玄幻小說 每天被迫和大佬談戀愛-第638章 向·醋王·淮閲讀-riho6

每天被迫和大佬談戀愛
小說推薦每天被迫和大佬談戀愛
李紫夏就幸灾乐祸的冲了进来:“夕姐,给你们说,隔壁的研发项目出现知识泄露了!哈!现在他们正在查是谁泄露的消息呢,这一查不要紧,竟然有好几个!”
李紫夏早就看李学磊不顺眼了,听到这消息急忙过来告诉大家。
本来以为大家听到了,会跟她一样开心的,可没想到几个人听完了以后,齐刷刷看向了一个方向。
李紫夏跟着看过去,就发现大家看的竟然是……郑直?
小古板怎么办啦?
郑直只觉得脸颊火辣辣的,像是被打了一巴掌!!
李学凯顺势开了口:“这不就出事了吗?”
郑直臭着脸:“出事了就赔钱呗!”
李紫夏笑道:“赔什么呀?把几个人抓出来了,也没有什么证据,而且那几个人家庭条件不好,就算把他们家房子卖了,也赔不起啊!况且,她们每个人泄露的那点东西,根本不算什么,算不上违规。是对家很精明,买通了好几个人,把这几个人的信息加一起,就推测出来了他们的研究方向!所以,人家那几个人,严格来说,还真不算是泄露信息,李学磊现在的气的跳脚,可也是一点用也没有!”
李学凯再次看着郑直:“这就叫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总会有人在规则的漏洞里赚钱的。”
郑直:“…………”
他再也没办法说薛夕的任何不是了,生硬的转移了话题:“好了,不说这个了,我们现在说说,仪器怎么生产吧!”
整个仪器部分,肯定要交给专门的工厂来生产,可其中最细节的芯片功能区,却要细之又细。
华夏现有的电子技术,根本无法支持这么小的产品。
空有一套理论知识,真正生产时,却成了难事。
李紫夏见没自己什么事儿了,就悄悄溜出去继续听热闹去,房间里几个人却沉默下来。
就在这时,于达开了口:“我手动来做吧。”
这话一出,房间里几个人齐刷刷看向了他。
李学凯不知道异能者的存在,诧异的开了口:“你手动做,精密度能比机器操作更高?”
于达含糊着解释道:“嗯,我们家家传手艺。”
李学凯虽然不懂,但尊重手艺人,知道这世界上的确有人可以做到比机器更精准,于是点了点头:“佩服。”
倒是郑直皱紧了眉头:“可一个仪器,要制作的东西就不下百件,而我们现在仪器需要量产,最起码要准备上几十台,你一个人,再快,要做到什么时候,才可以投入使用?”
这刚落下,就听到一道冷冷的声音传来:“那,再加上这几个人呢?”
伴随着这道声音,薛夕蓦地眼睛一亮,抬头望外看去,就见男人推开房门,已经大步走进来。
男人仍旧穿着黑色衬衫,黑色裤子,一个月不见,他似乎更清瘦了,脸部轮廓更加坚毅锋利,整个人也愈发挺拔。
他像是经历了野外求生,全身都散发着犀利气场,惹得房间里气压瞬间低迷起来。
郑直只觉得大气都不敢喘,老大不在的这一个月里,他甚至忘记了老大的叮嘱,不许对薛夕冷嘲热讽,刚刚又被老大听见了。
看他这幅冷冰冰的模样,郑直觉得全身的血液都冻僵了。
可就在这时,薛夕站了起来,漂亮的眸子看着他,面上挂着少有的轻松愉悦:“你回来啦?”
啦字,让这句话更多了几分娇嗔。
男人身上的戾气瞬间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抹如春风般的笑意,刚刚还对郑直冷眼想看的向淮,这会儿就温和的看着薛夕,开了口:“想你了。”
薛夕:“……”
捡回了一条命的郑直:“…………”
他蓦地站了起来,恭敬地正要称呼什么,
向淮扫了他一眼,没说话,而是指着外面的五六个人,对薛夕开了口:“刚来的时候,碰见了他们,他们说,是来给你帮忙的。”
薛夕看向了那几个人。
这几个人中的一个,她在特殊部门里见过。
她询问:“你们是?”
那几人中的一人走出来,开了口:“我们是老大派来的,我们都是……”
话语说到这里,看见房间里这么多人,机械手三个字咽下去,变成了:“手艺人。”
薛夕:“……哦。”
原来是全能大佬老师派来的,那看来都是机械手了。
房间里一时间没人说话,向淮扫了郑直一眼,郑直这才蓦地站起来:“啊,既然机……手艺人这么多,那就别废话了,赶紧开始吧!耽误一天是一天!“
郑直说着话,带着其余的几人走了出去。
最后,房间里只剩下了季司霖、薛夕,和向淮三人。
向淮狭长的眸子盯着季司霖看了一会儿后,故意在薛夕旁边坐下,大手绕过了她的肩膀搂住了她,开了口:“小朋友,我太想你了。”
薛夕:“……你放手,司霖哥还在呢!”
向淮瞥了季司霖一眼,见他抿着唇角,绷着脸色,手中动作不停,反而笑道:“司霖哥也不是外人,怕什么?”
他刻意在哥这个字上,加重了语气。
季司霖:“…………”
季司霖默默叹了口气,站了起来:“夕夕,那我先走了。”
薛夕还没说话,向淮就又开了口:“好的,小朋友正在忙,就不送你了。”
“……”
季司霖推了推金边眼镜,镜片上反射出一抹光,他垂眸,落寞的往门口处走去。
推门出去后,再回头,却见隔着玻璃门,薛夕始终没看他一眼。
季司霖垂下了头,转身离开。
包间里。
听到司霖哥出门的声音,薛夕正打算回头目送一下时,就听到向淮低低的“嘶”了一声,喊道:“疼。”
薛夕瞬间被吸引了注意力:“怎么了?受伤了?”
向淮捂着胸口处:“嗯,这次是野外求生,被野兽抓伤了。”
听到“伤了”两个字,薛夕顿时急了:“在哪儿?你脱下衣服,我看看……”
向淮两只手摊开,方面薛夕去解他衬衫的纽扣:“你别急……”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