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d0ku火熱都市言情 左道傾天 起點-第五十八章 凱旋,被清算【第二更】展示-pbgf8

左道傾天
小說推薦左道傾天
当天晚上十点钟。
月光才刚刚露出一个月牙,满目尽是昏暗。
何圆月墓前。
左小多等人提早回来,满身满心尽是虔诚的将龙虎榜大比首席的奖杯摆在了墓碑之前。
“何奶奶,我们得了第一回来了。这就是您想了好多年的……首席奖杯!中原地区龙虎榜,我们……是第一,龙虎榜的首席!”
六个少年少女,在何圆月墓前排成一队,极尽恭敬的行礼。
墓碑上的何圆月遗照,面带笑容,目光悠远,似乎很满足,很欣慰,又似乎是早已经预料到这一天,此一刻。
微风徐徐而过,吹得左小多等人头发柔柔的飞舞,似乎是何圆月在欣慰的抚摸着孩子们的头,在轻轻地说:“辛苦了。”
左小多等一个个都是泪眼婆娑。
“真想看到您就在我们面前笑一笑……”
“何奶奶,我们好想你!”
清风细细,如泣如诉。
……
左小多等一直在何圆月墓前待到了零点,这才依依不舍的下山,一直走出好远,还能感到那温柔慈祥的眼神,在身后看着……
一直到了城里。
“你们几个打算去那个学校,可已经想好了么?”胡若云轻声问道。
“想好了。”余莫言道:“反正我是肯定会去罗艳玲老师那里了。”
余莫言应该是早就做好了打算,此际倍显洒脱:“我的资质不过中上,实在算不得出众,若是去三大高武,倒是也能去,也有老师跟我联络过,还给了我录取通知书,但真个去了,以我的积累,估计过不了多久就泯然于众人了。倒不如去玉阳高武,可以得到资源倾斜,搏一个出人头地。”
“嗯,不错。”
“我还是选择跟左老大走,一路走到底。”李成龙嘿嘿一笑。
“我们去云端高武。”万里秀与龙雨生商量了一下。
“好。”
李长明:“我去龙魂,那边有修炼大梦神功的前辈,这是我的机缘所在,非去不可……哎,真可惜,要和你们分开了。”
胡若云轻声道:“分开,只是为了更好地相聚。长明,加油。”
“我会的。”
“按照各大高武院校的规矩,十月一号之前,必须要前去报到。尤其需要注意的还有一件事,此次前往,这一路必须是学生独自前往,不得有家人护送!”
“通往各大高武的路上,非是常人可行的坦途,而是充满了风险,有无数人为非人为的陷阱,有无数的密林险坡,有无数的星兽怪物……而这一切,都要你们自己去面对。”
“可以自行组织同一目标重点的学员组队,但若是发现有家族助力护送的,就会即时被取消录取资格!”
胡若云轻声道:“你们要做好准备。”
“好的。”
“一旦进入了高武学员进修,亦等于进入了生死战场。甚至……高武学生之间,是可以展开生死搏杀的,事实上,每个高武学员,每个月都会有学生去各个战场历练……”
“现在明白了么,从我们这个等级武校出去之后,便是一脚踏过了生死线。以后,最终能拼成什么样子,尽看自自身命数气运了,我们再也不能够为你们保驾护航了。”
胡若云说着说着,言语间感伤之意溢于言表。
强笑一声:“孩子们,加油努力吧。不要让我们担心,也不要让我们和老校长失望。”
“我们记住了。”
“小多,你是打算去潜龙吧?”
“是的,胡老师。”
“那李成龙和你一起,我还能放心些。”
胡若云走到左小多面前,轻轻帮他整理了一下衣襟,柔声道:“去了潜龙,记得保持低调,知道么?你那些小心机小手段,在没有站稳脚跟之前,能不用就不要用,避免树敌。”
“是。”
“还有,你在丰海的仇家,经此比赛之后,因果难昧,那一场生死战,定然犹有后续,千万要小心,小心无大错!”
“明白。”
“若是有什么应付不了的事情……一定要及时说。哪怕是感觉自己能应付的事情,也要及时说……最起码,每天去什么地方,一定要留下线索,别总想着自己独力面对,明白么?”胡若云轻声叮嘱。
“明白。”
“条理条理,一定要清楚。前因后果,身边都是什么人,一定一定要清楚。宁可不交朋友,也不要乱交朋友!”
胡若云絮絮叨叨的说了半天,还没说完。
左小多却是一脸的享受,静静地聆听,没口子的明白,明白,丝毫也不嫌烦。
一时间,好似巴不得胡老师永远说不完一般。
这种细致的关心,温暖,让左小多心里,端的温暖到了极点。
他也趁着这段时间,为胡若云看了看相,为此还使用了一滴气运点,再三确定短期无事之余,又看了看长期的运势,仍旧是平顺和乐,终于放下心来。
“以后若是有时间,就回学校来看看老师,实在忙……就算了。”
胡若云踮起脚尖,拍了拍左小多的头,失笑道:“竟然这么高了,老师都拍不着了。”
“我一定会回来的,会经常回来的!”左小多保证。
“嗯。”
胡若云转向李成龙:“成龙,你为人心细,记得要帮左小多留心注意我提到的那些个事情,在新的环境中,你们须得相互扶持,将脊背交予彼此。”
“我知道的。”
前面便是路口。
又到了分别的时刻。
胡若云与罗烈带着奖杯回转学校。
明天左小多等人去学校,接受表彰,还有毕业典礼,明天之后,就是准备上路,前去高武报道的最后一段缓冲时间了。
胡若云依依不舍的告别。
“明天,我在学校等你们。”
“好的。”
胡若云与罗烈转身走了。
六人站成一排,目送两位老师渐行渐远。
等到全然的看不见了,才各自分手,分道扬镳。
左小多一路向着自己家狂奔,哇呀呀,念念猫!左大哥回来了!
离家这么久,居然连个电话都没打,发消息居然也没回过,简直是让我怒火直冲斗牛!
你灵念天女了不起啊?
我可是九五之尊!
哼!
过来!
跪下!
帮我洗脚!
左小多快乐得像个刚刚啃完骨头的狗子,一路连蹦带跳,时而侧身跳着前进,时而跨栏式,时而立定跳远氏,时而小鹿蹦高式……
终于快到家啦!
“啦啦啦,啦啦啦……”
左小多唱着歌,心情高兴。
哼哼哼哈哈哈哈哈嘿嘿嘿……
突然。
“站住!”
一个冰冷的声音陡然响起。
“我天哪!”左小多连停都不停,直接呼的一下子冲到空中,好似流光一般的向着自己家方向狂飙!
这是谁的声音?
我真没听出来,这可怪不得我!
砰!
来人势大力沉得一脚毫无花假地踹在某人的小肚子上,将左小多从半空中直接踹下地,踹成了虾米。
“嗷……疼死我了……”
左小多一脸痛苦,在地上打滚:“我肠子断了……穆老师……饶命,我受了重伤……我我我……”
穆嫣嫣从天而降,二话不说,径自扑头盖脸一顿猛踢!
“眼熟不?这叫龙门腿!”
“我把你这个败坏我门风的小王八蛋……”
穆嫣嫣满脸寒霜,一脸暴怒,扑头盖脸,毫无顾忌的将左小多从上到下从头到脚狂踢了一通。但是有一点不得不说,左小多连头脸都不要了,却是死死的护着裆,护着男人最疼。
想踢我,没门儿。
穆嫣嫣一开始确实是想要踢,但后来却不好意思了,等到将左小多全身都揍肿了,心中反而更不忍心了。
“混账东西!”
穆嫣嫣最后重重的踢了一脚,拎起左小多破空而去。
明明已经发泄了一通,但心中仍是郁闷难言。
这已经是最重的惩罚了,又不能打残他,更不能打死他,还能如何?!
如之奈何,无可奈何!
这小子显然是知道这一点,叫得凄惨莫甚,活像是遭遇了十八层地狱的酷刑一般,要多么可怜就多么可怜。
但穆嫣嫣心里清楚,自己根本连他的骨头都没碰着……全都是皮肉之苦!
真亏了这小子能叫这么大声。
叫的再晚些,都好了……
咚咚咚。
左小念开门。
穆嫣嫣一把将左小多扔了进去:“你家的英雄,回来了。”
闪身就走了。
左小多浑身肿的如同一个球,骨碌碌的滚到了客厅里。
“念念猫……”
左小多惨叫着:“我快要被打死了,你快给我瞧瞧吧,疼死个人了……”
“活该!”
左小念哼哼一声,皱着小鼻子走过来,看到他凄惨落魄的样子,终于还是不忍心,将他扶在沙发上,运功给他消除瘀肿。
“在路上我师父可是一直念叨着要打死你的!”
左小念噘着嘴,道:“是我,求了我师傅一路,这才改成只是打你一顿……你要怎么谢我?”
左小多翻个白眼,道:“傻妞!你就算不求她,她也不舍得打死我的,连这么浅显的问题都看不清楚,真傻!”
“你叫我什么?”左小念猛地停手,本来按摩的手一下子顺势掐住了一块肉,立起眉毛:“傻妞?!”
“我是说……念念姐……”
左小多顿时感觉不妙:“呵呵,其实你不知道,傻妞的意思就是……就是……沙漠里最漂亮的一个妞……恩,一个美女……嗯,就这意思!”
“我让你妞……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左小多旧创未好,又添新伤,整个人二度肿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