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94 Lynn Ogden Lane

Blog Details

Home   /   t652n都市异能 邊緣世界裏不可能有牧場物語-第五百一十六章 羣星間的恐怖讀書-emak3

邊緣世界裏不可能有牧場物語
小說推薦邊緣世界裏不可能有牧場物語
银格拉尔是一个周边极为空旷的据点,据我猜测,这里曾经是星球上某个文明的航天发射基地。
这里有着临近沙漠性气候,地势平坦,人烟稀少,全年少雨的重要特点,拥有常年稳定的晴朗天气能够用于发射。但更重要的判断依据,是这里仍未破坏殆尽的航天基础建筑,和一架刚刚冲破云霄的近地轨道飞行器。
这艘飞行器呈Y字形,倒钩的双翼维持着机体的平衡,尾部正喷射出靛蓝色的能量流,迅速升空狂飙而去。
在闪耀都市的时候,我就和父亲坐过这种用于装载货物和运输人员的“飞跃”级飞船。
它实际已经有了宇宙飞行能力,但是续航方面较为薄弱,狭小的船舱只能最多容纳3人,长途旅行既时不舒服也不宽敞,唯一的好处就是机动力强,能有效躲避导弹系统的拦截。
这艘“飞跃”级运输船,明显经过了改装,增加了两门激光炮和突出的腹部投弹口,特意加强了战斗能力。
能坐这种飞船的,想必也是不小的人物。
真正的小人物和一次性的空天突击队员,都是坐着有去无回的降落舱出击的——比如说我。
咳咳,感觉有被冒犯到。
而更高处,我能看到一架停泊在大气层外的飞船,正打开腹部的出入舱口,接引这一艘返航的飞行器。
真是壮观啊。
地上芸芸众生的庸庸碌碌,和这些太空中往来驰骋的天外来客相比,真的是渺小异常,也难怪宇宙文明生态学中,流传着那句“太空以下皆是蝼蚁,不入星际终为土灰。”
这一艘飞船,即将奔赴新的旅程。
他们的下一站是浩瀚的星海?还是蛮荒的气体星球?又或者是繁忙的星门空间站?清冷的终焉星团?真是让人遐想万分啊……
等一下……飞船?!
“等等我啊!快带我走!”
猛然反应过来的我,飞奔向那艘消失于天际的巨型飞船,却只能看到那艘飞船消失在了宇宙里,只留下天空中一道淡淡的白烟,证明着它存在过。
…………
我找到光头男时,他果然正站在空旷场地上看着天空发呆,边上围着一圈恭恭敬敬守卫一旁的人。
在更外圈,还有这一两千人的围观队伍,正层层环绕着光头男所在的位置,敬仰无比地看着中心的领袖。
当我想要靠近时,立马被他身边的护卫队们用身体挡住拦下。
一开始我还想要喊他,结果发现声音完全被边上的狂热信徒盖过了。
他们就像是机场外流着泪、哑着嗓子、表情歇斯底里,脸上写着“专业”二字,拿钱办事的职业粉丝,也跟我一样想要靠近光头男,却也统统被护卫队拦下。
面无表情的护卫队组成了人墙,用一种狂热度不亚于疯狂粉丝的表情,尽量平静地劝说着接近者:“不要再往前挤了!萨达导师正在冥想!这里需要安静!”
我的前面是护卫队,后面是狂热粉丝,瞬间陷入了左右为男的窘境,只好大声和他解释道:“拜托了!让我过去下!我和那家伙认识!不信你去问问!”
护卫队面无表情地回答我:“好的我知道了……不过你这招太老套了,一天里至少有有一百个人这么说——喏,听听边上几位的理由是不是更新鲜?”
我侧耳倾听,果然听见边上有个疑似天行者的老爹在喊着:“我是你爸爸!我是你爸爸呀!”
另一个一看就是烧糊涂的读书人喊着:“沙福林大人昨天托梦给我了!说你是天兄我是天弟,我们是异父异母的亲兄弟啊!”
还有一个男的连脸都不要了,也有可能是偷吃胶鞋齁着所以嗓门比较粗的女人,正大喊着“我怀了你的孩子!你要对我负责!我要给你生孩子!”
守卫队冷眼看完对我说道:“自从大家听说萨达大人在找人之后,就会有这么一大群人来试图蒙骗接近。我们保守估计,萨达导师每天都凭空冒出几十个父母,百来个亲戚,上千个朋友、熟人。你觉得我会让你进去吗?”
……这种父母的繁殖速度,简直是蝙蝠侠狂喜。
看了我一眼后,刚才还公事公办的守卫忽然乐道:“哟,看不出你的消息还挺灵通,从哪儿知道导师是要找手上有装甲的人呀?”
混蛋!这家伙明明找的就是我啊!
但和身边这些厚脸皮的家伙相比,我的手段确实太过低端了,就像一个被关进了精神病院的普通人,再怎么喊我没疯也扭转不了局面。
为了证明身份,我也只能亮出我的身份了。
我忽然义愤填膺地乱吼乱叫,猛然开启了蓄力模式,将身边拥堵在一起的人瞬间推开,在混杂的场景里清理出了一片人仰马翻的空白区域。
“快拦住他!”
守卫队发现了这里的骚乱,看见了一个人冲破人墙阻拦后,正以势不可挡的方式冲向了光头男,身后还带着一群居心叵测的野生亲戚,场面濒临失控。
于是更多的守卫集结着,冲上来试图阻拦我。但是在蓄力模式之下,全场没有一个人能够阻挡我分毫。这场面就像一个所向披靡的四分卫持球跑进对方端区,即将表演了一个漂亮的达阵!
守卫队惊慌失措地想要调集更多的人前来,阻挡我前进的势头,但直到最后,他们也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我靠近了他们心中的导师,随后……
不小心一掌将光头男拍飞了出去,扑街后一动不动。
“袭击!是袭击!为导师报仇!”
全场猛然安静了下来,不管是守卫者还是朝圣者都沸腾了起来,一种绝望的情绪瞬间就感染全场,终于引发了一场更加激烈的暴动,而目标直指我的位置。
糟糕,劲儿使大了……
光头男不会就这么gg了吧?
我看着周边像潮水一般涌来的人流,发现自己就像惊涛骇浪里的孤舟,在拥有绝对优势的人数面前,个人的存在竟然如此渺小。
这一刻我忽然明白了克里欧所说的,不明袭击者漫山遍野攻击巨河部落据点的场面,这是多么的令人震撼且绝望。
情况不妙,不如先跑吧!
这么多的人换算成猪肉都能压死我,直面挑战明显不智。
边上的守卫队连忙扶起倒地不起的光头男,激动地喊道:“萨达导师!导师你没事吧?!”
我正带着一群追兵在航天发射场的空地上遛弯,险象环生地躲闪着他们的追捕,希望光头男赶紧醒过来,证明一下我的身份。
但是光头男被扶起后,第一句话是:“啊……好疼……”
第二句是:“我是谁?我在哪儿?今晚吃什么?”
快醒醒大清已经亡了!天皇也已经投降了!
“混蛋,还不快来救驾!”我领跑在前,朝着光头男的位置大喊道。
身后的守卫还在怒骂道:“该死的凶手!你就是个无耻的凶手,竟敢在袭击后对大人不敬!受死吧!”
但是没想到远处的光头男听见了我的声音后,忽然从恍惚的状态里解脱出来,激动万分地喊道:“这声音……是大人吗?!全部给我停下,这是沙福林大人真正的使徒啊!”
话音刚落,追赶的人立刻停步,全场的人都将目光投向了我,眼神里混杂了敬仰、期待、震惊、恐惧等等复杂情绪,呆立当场彼此面面相觑。
那一刻,我脑海里响起了“三年之期已满,龙王回归,不再隐忍”、“不到万不得已,不得暴露我的身份”、“反了,苏家赘婿敢噬主了”、“四大家族,弹指可灭”等等乱七八糟的声音,似乎有千言万语在嘴边徘徊,呼之欲出……
但最后,千言万语都汇成一个耐克标志的笑容。
…………
“大人!您终于来了!”光头男神情激动地对我说道。
我一脸不满地说道:“大什么大?人什么人?你在这里当土皇帝的时候,心里还有没有我这个大人啊?你在这里装神弄鬼给我脸上抹黑的时候,脑袋里有没有一点集体荣誉感?”
越说越气,我使劲一拍桌子,“这个月加急名单上有你,自己去领花生米吧!”
光头男闻言一哆嗦,连忙解释道:“这个不能怪我啊大人……”
我把眉毛一挑:“不怪你那怪我咯?罪加一等,出去枪毙个三分钟!”
光头男颤抖着说道:“不……不是……不是那个意……”
我眼睛里凶光大盛:“还敢否认罪名?你这叫对抗组织知道吗!玉米晓夫同志说西伯利亚的土豆熟了,你去那里好好反省吧,什么时候披香殿里的狗吃完了面山,鸡吃完了米山再回来!”
发泄了半天的怒火,我才开始听他的解释,并在光头男零零碎碎的描述中,我知道他身上发生了什么。
在离开绿洲贸易区之后,光头男确实拿错了地图,跑上了相反的方向走入了沙漠。
但幸运的是,他遇上了一支从绿洲贸易区离开的商队,并且好心地带他走了大半个路程,直到被赶出商队独自流浪。
而被赶出的原因,并不是光头男偷奸耍滑、违反纪律,而是他在路上逐渐出现了异常。
光头男说,这些都是他听商队的同伴们转述的,他自己却没有任何的记忆。
比如一开始,他会在凌晨时出现梦游现象,独自跑到野外注视星空,两眼空洞地持续两三个小时,直到守夜的人找到他,光头男才大梦初醒地回过神。
后来,他神游的状态越来越频繁,从早到晚都处于不稳定的出神状态,经常在地面上写着没有人能解读的符号,嘴里也不停念着晦涩难懂的语言,似乎试图与看不见的生物沟通。
再后来,他开始见到人就说一些无法言明的理论,其中包含着不知名星系的天文、立法、宗教、哲学等知识。在他语速极快的叙述中,还会夹杂着连自己都不明白的奇怪词语。
最后被赶出商队的导火索,是因为商队首领猛然发现,他手下的成员之中,居然就流传起了一种不明的信仰。这种信仰往往靠一个眼神、一句短语就能触发信徒的狂热,随后就老鼠一般回到地洞里,警惕万分再不交谈。
而这一切怪象的源头,就是越发怪里怪气的光头男。
据说最疯狂的一次,是他一整天都头戴着做饭的铁锅不肯摘下,不停宣称一种来自宇宙深处的巨大恶意已经盯上了他,并向他脑袋里灌输着各种令人崩溃的知识,试图用群星间的恐怖摧垮他的理智……
“等一下!你现在明明看上去很正常!”
我迅速指出了他话里的漏洞。这家伙说得这么玄乎,结果见面还是跟二愣子一样,完全没有变化嘛。
光头男苦笑道:“大人,我自己也不太清楚发生了什么。从离开绿洲贸易区开始,这情况就不断加剧,但是来到这块土地后,我发现自己就恢复了很多,那种不明的声音也渐渐削弱了……”
我瞬间露出羡慕的表情:“那看来你病的还不重,谨遵医嘱吃药还有救。”
害,不过是小场面,这种病我得了很久了!
我指了指自己的脑袋:“我的情况比你严重多了!每天脑子里都循环着鬼畜的画面和声音,最近还老有一个自称乌仁吉的汉、满、蒙、回、苗、壮、彝、白全科医生要喂我吃伸腿瞪眼丸,真是太吓人了……”
光头男一脸神秘的表情看着我,小声问道:“大人……这就是获得力量的代价吗?”
我点了点头头:“嗯,这就是你的命运,终将落发为秃。”
光头男的表情瞬间从神秘变为便秘。
他叹了一口气,摸着脑袋说道:“大人说到这个,我差点被折磨疯的时候,就是靠默念您教给我的经文对抗的,只有这样我才能缓解几分痛苦。”
随后光头男说起了一个更神奇的事情。
现在的他,还是时不时会陷入呆滞、思索,听到来自天外的声音,但是这些声音趋于规律而平稳。在他差点坠入疯狂,最后流浪到草原的北部时,他却忽然觉醒了一种奇怪的能力。
在某种经文声响起时,他所说的话都会被听众奉为圭臬。也是因此,在他目睹了小部落饿殍遍地惨状时,忍不住说了一句“你们为什么不反抗”,这些饥民竟然真的追上了征粮队,赤手空拳地袭击了全副武装的部队,并且打响了反抗压迫的第一枪。
“你现在有灵感吗?说一句我听听看?”我好奇地说道。
光头男点了点头,闭上眼睛感觉了半天,最后苦着脸说道:“刚才会见飞船访客我还能听见的,但是被大人你撞了一下之后,我就完全听不见了……”
“飞船……对,你为什么不把飞船留下来!”
说到飞船我就气不打一出来,刚才要是把飞船留下,我不就能找到回去的办法了吗?
我听完汗毛倒竖,连忙问:“那你怎么回答的?”
光头男狡黠地一笑:“我告诉他们这没有什么‘远古’威胁,这些话一定是那些星际海盗们的栽赃,请求他们查清真相。然后他们就晕乎乎地走了,还留下来了一堆装备补给我们,要支援我们的光荣反抗!”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