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94 Lynn Ogden Lane

Blog Details

Home   /   k29e5火熱玄幻小說 灰塔的黎明 愛下-第三百八十章 被轉移的代價看書-vgn3k

灰塔的黎明
小說推薦灰塔的黎明
所谓干燥点的地方,显然只是相对而言,如果说整个奔流的空气中都弥漫着来自下方的水汽,那蛙神教会里的水汽密度只会更甚。
当三人坐在那间有着强烈女性风格的房间中,并被另外几名具有类似蛙类特征的祭司送来食物和饮水之后,起司仍然感觉他的衣服浸在一层薄水之中。
但这已经好多了,至少此处的水汽无法实质性的影响荣格,吸血鬼现在的动作和神态都十分从容,裸露在外的部分也没有枯槁的迹象。
“这里没有其他的人,不必用你伪装的样貌来欺骗我们,显出你的真容吧。”起司坐在的椅子上,略微低着头,眼神和语气都颇为不善。他盯着那位女性,他厌恶那些已经失去人性却还装成人形的存在。
尤其是那些邪神的信徒,他们崇拜了世界之外的神邸,无论初衷为何,于世界的居民来说都不可接受也不可原谅。他们背叛了这里,背叛了天地间的一切,他们舍弃了所有值得被同情的东西。这无关善恶,是难以抚平的对立。
“您似乎对蛙神有着很深的敌意。”女人说着,在一片恍惚的水雾中露出了她真正的姿态,那副在石室中的姿态。如同原始的艺术家在下着暴雨的夜里从偶然射过的闪电带来的一瞥中惊魂的看到的身形。没有丝毫美感可言,甚至连丑陋都谈不上,那是超出了可以被思绪接受的景象。
“我对祂们都是这个态度。如果你的神真的知道我,祂就会清楚这件事。”灰袍沉声说道,他不喜欢和邪神眷属对话。一方面,他们的嗓音中不自觉的带有令人癫狂和顺从的力量,这种力量可能会被心智强悍的血族忽略,却能被起司敏锐的察觉并像是一根手指上的小小倒刺般令人难过。
另一方面,起司对这些眷属的感觉并不全是憎恶,在他的内心深处,在他的皮肤之下,那些同样禁忌的力量会被同类所刺激,变的躁动起来。
“或许,伟大的蛙神知晓所有水流中的事,而这个世界不过只是稍大些的河流。但祂不会事无巨细的将祂的知识与智慧交予我这样的仆从,我只是在祂无法生育时受到召唤而来的卑微侍女,所以对于您的威名,我想我还没有资格获知。”女人的语气非常谦卑,这和大部分邪神眷属有着极大的不同。很可能就是这种人性化的表达方式让荣格放弃了他们原本的打算,转而采取合作来获得想要达成的结果。起司的眉头,略微松开了一些。
“你已经是第二次提到生育了。如果你口中的蛙神在这里表现出的样貌是生育之神,我很好奇究竟是何种缘故能让祂失去这至关重要的特征。”对于邪神,起司很内行,所以他知道这些来自世界之外的存在无法真正在这个世界中展现出祂们全部的样貌,所能投影来的仅仅是非常渺小的只鳞片爪,尽管它已足够让这个世界狂风大作。
而为了可以被信徒崇拜,邪神的投影都会给自己自觉或不自觉的设置一个形象,毕竟不可描述之物无以为神明。
总之,以蛙神来说,当祂被自己的信徒奉为生育之神的时候,那么不论祂本来的意志如何,都会为了让自己的力量更好的流入这个世界而顺应信徒们的想象。外在的神明或形象其实对于邪神来说完全不重要,祂们自身是超越这些概念的存在,因此对此毫不介意。
可作为拥有了名号的神邸却失去了祂的能力,这就是另外一件事了。某种意义上来说,这可能比正面击败祂们的分神或眷属更加困难,而一旦发生,自然也更加致命。
“能伤害神明的,自然只有其它神明。”女人的语气很复杂,作为蛙神的眷属,她自然希望相信自己的神明是至高无上的,也只有这样的人类信徒才有资格被转化为邪神真正意义上的仆从。
问题是,已经发生的现实无法作假,当她的神明被攻击而失去了最重要的能力,信徒只能选择在信仰崩溃中自我毁灭或坚守已经没有那么完美的偶像努力反抗,她显然是后者,“我不知道袭击者是谁,但祂通过在水中投毒,无耻的中伤了蛙神。”
“投毒吗?”听到这里,起司已经大致明白了对方的意思,以及使者所未说明的事情。他看向荣格,从吸血鬼的目光中得到了肯定的答复。恐怕这女人口中的毒,就是渔翁从水中钓到的寄生虫,也就是盘踞在天木上的蠕虫邪神的子嗣。
这些邪神之子顺流而下,或是有意或是无意的落入了蛙神的势力范围,而且很可能是与不知道躲藏在哪里的蛙神本体发生了接触。而接触的结果,就是蛙神失去了祂的生育能力,只能靠之前的积累苟延残喘。
不知道为什么,起司有些想笑,狗咬狗就是在描述这种情况吧。一个邪神的力量抑制了另一个邪神的力量,这对于他这样视邪神为死敌的人来说没有更开心的事了。而这或许也说明了在自己被培养起来之前,包括灰塔之主在内的之前的人们是如何在这个不断被入侵的世界中延续下来的,这些邪神就像凡人世界中具有强大武力的君王,自然而然会去扼制其它野心勃勃的同类。但快乐没有持续多久,因为在邪神们的相互征伐中,另有人承担着代价。
被临时召唤的侍女,没有女性的教会,异常的祭司,作为亲身经历了教会状况的荣格在听完这些话后立刻得出了一个推论,“所以,教会中没有女性教徒,是因为她们都像你一样被转化为了仆从,以侍奉失去了作为母亲的能力的蛙神?”
沉默是一种肯定,情况已经很清楚了。那位女性再次发声,“我们作为蛙神的侍女,被荣升成两栖者以方便在水中行动。我们要照顾那些还未长大的幼崽,并尽可能的多从男性信众身上获得制造生命的种子,用自己的身体孕育出你们看到的那些祭司们。他们会很快成熟长大,学习维持教会。也就是与完全由蛙神分娩出的纯血者相对的混血者。只是,这些孩子的寿命普遍不长,所以我们必须频繁的受孕以保证他们的数量。”
起司缩在袖子里的手,轻微握紧,看吧,邪神们互相征伐所制造的问题,最终都会被转嫁到凡人身上来支付。他不能容忍这件事,但凡事必须有顺序的完成,
“事情,我大概清楚了。既然你的神明想要与我们合作,祂希望我们帮祂做什么呢?”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