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94 Lynn Ogden Lane

Blog Details

Home   /   n786z好看的都市异能 北頌 愛下-第1018章 富貴的代價閲讀-oshfp

北頌
小說推薦北頌
寇季洋洋洒洒说了不少,可真正肯听的,愿意听的,似乎只有西天竺国张家派遣的那个精瘦的汉子。
种诊和曹湛大大咧咧的应付着,但是明显没放在心上。
其他人明面上在听寇季讲话,可实际上都是左耳朵进,右耳朵出。
如今各家当中,真正愿意无条件听从寇季话的,恐怕只有西天竺国的张家和西阳的刘家。
寇季心里叹息了一声,不愿意再多说。
寇季也是为了他们好,可是他们明显不领情。
他们见识过了北美洲那一片大地以后,心思已经全部投入到北美洲上去了,那还肯听寇季的。
寇季也理解他们几家的心思。
刘家占据的西阳、种家占据的东阳、以及曹家占据的流求、曹家占据的东天竺国,如今几乎都没有多少向外扩张的可能。
特别是东阳种家、流求曹家、东天竺曹家三家。
他们以前在大宋的时候,被压的喘不过气。
如今分封在外,头上了压力没了,一个个野心也快速的膨胀了起来。
可是野心要落到实处,需要一定的底蕴和实力。
他们三家都是将种门庭,实力自然不缺。
虽说比大宋、比庆国弱了不少,但是对付其他势力,不在话下。
纵然前期有可能会吃亏,但是给他们足够的时间,他们一定会战而胜之。
只是没有火器支持,中间要花费的时间可能会漫长一点。
所以实力方面,他们勉强达标。
但是他们的底蕴十分欠缺。
不只是他们,伊州的朱家、燕山的高家、雪山边上的李家、西阳刘家、西天竺张家、乃至于庆国的寇家、北海的狄家,底蕴都十分稀薄。
寇季所认为的底蕴是什么呢?
是人口和文化。
没有足够的人口,参与到瓜分世界的浪潮中,就是取死。
越贪心,死的越快。
后世的岛国就是一个明证。
岛国在短暂的强盛以后,就变得十分膨胀。
他们企图瓜分世界,但是他们有足够的人口和文化底蕴,却又跑来招惹拥有丰厚的人口和文化底蕴的华夏。
最终败亡,是必然的。
因为结局从一开始,就已经注定了。
若是他们一开始占据了韩地所处的位置,暗戳戳的积攒底蕴,也许会将韩地所处的位置变成他们的地盘。
可惜他们贪心了,所以迅速的走上了败亡的道路。
种家等几家,如今打算犯同样的错误。
几家手里掌控的存粹的宋人全部加起来,还没有庆国多。
瓜分了世界又能怎样,还不是昙花一现?
两个陆地上面不同的人碰撞,爆发出的瘟疫,瞬间可以让你所处的势力消失的无影无踪。
手里的人口太少了,根本经不起折腾。
凭什么在哪儿叫嚣?
教化就更不用说了,没有足够的人才帮你经略疆土,你打下那么多疆土能干吗?
打着玩吗?
秦皇、汉武、唐宗,三人手里皆握着足以横扫当世的力量,为什么他们没有横扫一个时代?
不是他们没那个野心,而是管不过来。
就像是现在的大宋,版图扩张到了一定的地步上以后,即使有再添新土的能力,赵祯也不愿意再扩张。
因为目前大宋的疆土,已经达到了大宋管理的极限了。
甚至已经超出了极限。
赵祯不得不破天荒的分封诸王,去帮他间接的掌控那些他鞭长莫及的地方。
真以为赵祯心胸宽广到了可以跟别人共天下的地步?
但凡是赵祯有能力管束得过来,他们这些诸侯王就不可能存在。
赵祯或许会给寇季一个跟他共天下的机会。
但是其他人,想都别想。
所以,底蕴是一切野心的根基。
没有稳固的根基,盲目的去追逐自己的野心,最终就只能是昙花一现。
而在东方的大地上,真正具备着丰厚的底蕴的,只有赵祯一人。
赵祯派遣十万人出去折腾,全部折腾完了,他都不会皱眉头。
剩下的几家,除了庆国外,能东拼西凑出十万人出去折腾的,恐怕就只有东天竺曹家。
若是十万人全部折腾没了,东天竺曹家的名头恐怕也就没了。
就算勉强撑住了,也不过是苟延残喘而已。
最终的结果就是向其他人求助,或者向赵祯求助。
然后赵祯勉为其难的再塞一个封王出去,顺手收割了他们付出巨大代价获得的果实。
赵祯又不蠢,不会看不出其中的好处。
大宋之外那么大,你们只管折腾。
你们折腾的越凶,我越开心。
等你们快把自己折腾死的时候,我顺手将大宋之内衍生出的一些毒瘤变成一个封王丢出去。
一边收割你们拼命得来的果实,一边化解大宋内部的毒瘤。
大宋内部的产生的问题,可以不断的向外转移,大宋就可以一直长治久安下去。
至于以后大地不够分了。
大宋的毒瘤无处宣泄了。
那也不关赵祯的事情了。
那个时候他恐怕都化成灰尘了。
寇季就是将一切看的透透的,所以才告诫几家先积攒底蕴,再谋其他。
但显然已经有人被所谓的宝地冲昏了头脑。
寇季三言两语也劝诫不了,那就索性不劝。
随他们去吧。
等他们折腾的差不多了,庆国该有的东西也都有了,刚好可以去收割。
寇、狄、刘,以后或许还要算上张,四家会结成同盟。
四家的地盘分散在各地,看着不大。
可加在一起却不小。
一起发展,一起进步的话。
积攒底蕴的速度会很快。
四家当中,除了张家还在接触战事外。
剩下的三家都处在和平状态中。
三家治下疆土上,人口在快速的暴涨。
狄家可能会慢一些。
但是寇家和刘家两家治下的疆土上,新生人口每年都在暴涨。
寇家治理的庆国中,几乎国内的所有产出,都在向那些新生儿倾斜,再加上当时抵达庆国的宋人数量庞大,罪籍的女子又喜欢嫁给宋人,宋人妻妾足够多,又足够能生。
寇家有花费了巨大的带价,请了不少大夫坐镇庆国各地。
新生儿存活率也在大大提高。
而刘家所在的西阳,几乎在用所有的倭人产出供养宋人新生儿,最狠的时候,倭人的命就是新生儿的命。
一个倭人男子拼命得来的资源,供养一个新生儿成长到十八岁所需的一切。
如此疯狂的操作下。
西阳的倭人在以肉也可见的速度锐减,新生儿却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成长。
西**体的消息,刘氏父子不愿意给寇家说。
但刘亨曾经给寇季透露过,第一批倭女和大宋镇东军、镇南军诞下的孩童,足足有六万之数,如今已经到了入学的年龄了。
六万孩童从诞生到成长到入学的年龄,付出了近两万多倭人的性命。
那些倭人要么死在了拼死劳作中,要么死在了矿井里,要么死在了大海上。
西阳如今畅销的三种特产,就是粮食、矿石、海产。
据刘亨说,刘伯叙已经发现越往后,倭人能压榨的地方就越小。
再过一些年,很有可能两个倭人的命,才能满足一个新生儿成长到十八岁所需。
时间过的越长,比例可能会升的越高。
反正根据刘伯叙的计算,二十年以后,西阳恐怕不会再有倭人。
也有可能时间会更短。
寇季觉得刘伯叙的做法残忍到了极致。
但刘亨觉得所有的残忍都是值得的。
因为根据刘伯叙和他手下的幕僚团计算,二十年后,西阳的宋人数量会达到两百万。
当然了,刘亨在向寇季解释了此事以后,也鄙视过寇季。
因为寇季的做法跟刘伯叙差不多。
只不过寇季没有像是刘伯叙那样弄的血刺呼啦的,他给那些庆国的女罪籍留了一条生路。
而那些男罪籍,恐怕会劳作到累死。
虽然没怎么见血,但是下场几乎是相同的,作用也是相同的。
唯一不同的是,庆国人口突破两百万,可能要比西阳短一半。
因为庆国投入比较大。
加上庆国在大宋边上。
有大宋奸赵祯和小宋奸赵润不断的给庆国塞人,庆国人口发展会更快。
毕竟,寇季多了个孙子,赵祯前前后后就给寇季送了三千多人。
寇季嫁了个闺女,赵祯又顺手塞了一千多人,赵润虽然没直接塞人,可是他成天带着人往庆国跑,总有留下的。
庆国人口变化最直观的表现就是,在庆国大部分城市里,已经很少听到高丽语了。
几乎九成九的人都在说汉话。
那些嫁给宋人的罪籍女子,如今也在说汉话。
不说汉话不行,不说汉话,人家都当你是下等人。
谁都能欺负你。
闹到了官衙里,也没人管。
说汉话就不一样。
说汉话你就能高人一等,你能欺负那些不会说汉话的。
即使你无理,闹到了官府里,官府也会帮你找理。
庆国就是如此发展底蕴,在为以后做准备。
庆国所作的一切都没有瞒着任何人。
寇季甚至开口提醒了其他几家,可是人家不领情。
寇季盯着几个狼吞虎咽的小家伙,不咸不淡的做出最后的提醒,“别碰哪里的女人,更别带回来。
不然后果你们承担不起。”
种诊、曹湛等人突然就放下了吃食,支着耳朵看向了寇季,一脸茫然。
“哪里的女人有问题?”
寇季邪恶的一笑,“她们身上有潜藏的瘟疫。不信你们可以去找人试试,试过以后你们就会知道恐怖。”
种诊、曹湛还好,有人脸色却变了。
寇季见此,噌一下站起身,指着那个家伙骂了一句,“你个蠢货,以后别出现在我庆国,敢把那些脏东西带入我庆国,我就算是拼了面子不要,也要入汴京城去,请几十万兵马去杀了你全家。
你最好将其他碰过那个地方女子的人一并宰了,然后点一堆火,将你们全焚了。”
那个家话听到了寇季的话,脸上惨白。
寇季盯着种诊等人道:“他碰过的人,你们最好别碰,不然你们都得死。”
说完这话,寇季不再搭理他们,而是对寇天赐道:“天赐,走,离开此处,以后少跟他们接触,他们动过的女人你也不要碰,不然别怪老子大义灭亲。”
寇天赐见寇季很少用这种语气跟自己说话,立马意识到了父亲八成是认真了,所以果断的点了点头。
寇季领着寇天赐就往外走,走到门口的时候,背对着种诊等人道:“你们几家送给我的东西,我拿了,答应你们几家的条件我也会兑现。”
说完这话,寇季父子二人彻底消失在了几个人眼前。
几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齐齐远离了那个脸色发白的家伙。
“曹志,寇叔父早就说过出了海,不论到什么地方,都要管住裤裆。实在管不住,就自己带几个女人。
我记得你带了八房小妾,为何还要碰那些女人?”
“过鬼海的时候,整船人都死了,就剩下我一个……”
“那你就去碰那些不该碰的女人?你想害死我们所有人?难怪我们下船的时候,寇叔父让我们洗了又洗,泡了又泡,足足折腾了一个时辰,才见我们。
原来他早就料到了我们当中有人不老实。”
“他……也许是吓唬我们……我并没有感到什么不适……”
“……”
“纵然是假话,我们也得当真的听。”
几个人短暂的沉默过后,种诊突然开口。
几个人齐齐看向了种诊。
种诊沉声道:“你们别这么看着我。大家都出身于将门,祖辈都有人经历过瘟疫。要么是在打仗的时候碰见的,要么就是大宋出现了瘟疫,他们领兵去灭杀。
所以各家人都应该清楚瘟疫的厉害。
我爹就经历过玉门关前的瘟疫。
据说那一次瘟疫,死了数十万人。
我爹说他就算领着兵去造反,也不想在经历那么一次瘟疫。”
顿了一下,种诊神色凝重的道:“更重要的是,我爹说那一次瘟疫,寇叔父并没有对自己人下狠手。
今日,他居然毫不犹豫的说出要大义灭亲。
那就说明那个地方的女人身上带的瘟疫,远比我爹在玉门关经历的要恐怖。
寇天赐可是寇叔父的独子,你们应该明白寇天赐在寇叔父心中的分量。”
此话一出,几个人几乎毫不犹豫的看向了曹志,仿佛再说,你必须死。
曹志咬着牙道:“你们认定了他说的对?他又没去过那片地方?”
曹湛冷冷的道:“曹志,别挣扎了。他去没有去过那片地方,我们谁也不知道。但是有一些事情,我们所有人都清楚。
告诉我们各家,世上有那么一片地方的人是他。
告诉我们那片地方上面有什么的,也是他。
他给我们各家图鉴上的东西,在那片地方都有。
我们都一一找到了。
所以,世上恐怕没有人比他更了解那一处地方。”
种诊等人赞同的点点头。
曹志瞪着眼盯着所有人,“你们想让我死?”
曹湛直言道:“我们出去的时候,就已经做好了赴死的准备。这一路上,各家的人,都有伤亡,数目还不小。
你本来能活,只是你没管住自己的裤裆。
所以你死,我们活。
你不死,很有可能我们所有的人都得被你连累。
但有一点我可以肯定,流求曹家的人会死在我们所有人前面。
我们各家也不会有太大损伤,只要我们封住所有通往流求的道路,将所有从流求出来的人斩尽杀绝即可。”
曹志怒吼道:“你们那么听他的话?那为何刚才他让我们各家休养生息的时候,你们不听?”
种诊冷冷的道:“你多大的人了,好赖话听不明白?他让我们各家休养生息,也是为了我们各家好。
他想让我们各家拥有了足够的力量以后,再去那一片地方。
我们不听他的,并不代表我们不领情。
我们不听他的,是因为我们各家已经做好了赴死的觉悟。
我们享受的富贵不是平白得来的。
是我们父辈、祖辈,用命换来的。
他们用命让我们富贵,我们就得用命让下一代富贵。
世家大族带带传承的富贵,就是这么来的。
享的富贵越大,死的人就越多,现在不死,以后也得死。
历代王朝的命运,你不会看不明白。
王朝兴盛的时候,宗室子弟死伤不断。
王朝灭亡的时候,宗室子弟死的更多。
灭绝的数不胜数。
所以享大富贵,就得有所牺牲。
我们各家已经做好的牺牲的觉悟。”
曹志听完了种诊一席话,面目有些狰狞,许久以后,突然放松了下来,惨笑一声,“你说的也对……我离开流求的时候,家里的人就说了,我曹家想要兴盛,就得死人。我不是第一个,也不是最后一个。
出海的时候,我有死的觉悟,如今回来了,居然舍不得死了。
大概是觉得经历了那么多大难都没死,老天照顾我吧.
所以舍不得死。
可如今看来,老天并没有照顾我。”
曹湛沉默了一下,道:“你至少比其他人幸运,因为你回来了。”
曹志苦笑一声,“是啊……我回来了。所以我不甘心啊。”
曹湛等人盯着曹志没有言语。
曹志坐在原地,沉默了许久,盯着曹湛等人,“我会自焚的……但动过那些女人的,不只我一个,你们各家也有人。
你们可以把他们交给我,我宰了他们,焚了他们,再自焚。
如此一来,你们算是欠了我一个人情。
我的人情你们得还。
我要求你们将我的骨灰送回流求,还有我流求曹家从那片地方得到的黄金和宝石的份子。”
曹湛没有犹豫,点头道:“我们也算是一起买过名的。送你的骨灰归降是应该的。你流求曹家此次出行出了大力,该是你们流求曹家的那一份东西,谁也不会贪。
我们所图甚大,不会为了那点小钱,伤了各家的情分,破坏了各家的同盟。”
曹志嘘了一口气,脸上流露出了一个难看的笑容,“如此甚好……”
曹湛几个人给曹志拱了拱手,准备离开。
几个人走到了门口,曹志突然开口,“有一点寇叔父说的没错。哪里的人既然不干净,那我们还留着他们干嘛?
我们各家手里又不缺奴隶,让那些奴隶去把那些不干净的人杀干净不就完了吗?
一片干净的土地,对我们各家都有意。
奴隶不够用,我们可以去西方抓,哪里多的是。
朱家和李家也有得卖。
我们要多少有多少。
我没管住裤裆,被发现了,我也认了。
可你们不能保证以后过去的所有人都能管住裤裆,都会被发现,都会认。”
曹湛等人脚下一顿,对视了一眼。
种诊开口道:“此事回去以后我们会如实告知给家里人。送你骨灰回流求的时候,也会告诉你爹。”
曹志拱手道:“多谢……”
曹湛沉吟了一下,问道:“你还有什么心愿?”
曹志哈哈一笑,“给我弄两个女人,我想临死以前再爽爽。”
曹湛瞪了曹志一眼,“那两个女人得跟你一起死。”
曹志嘿嘿一笑,“我会玩死她们……”
曹湛等人皱了皱眉,没有言语。
狗日的马上就要死了,疯狂一下也属正常。
若是他们知道自己要死了,恐怕会被曹志更疯狂。
曹湛等人离开了屋舍以后,立马行动了起来。
他们以赏赐的名义,将各家船上碰过那片地方上的女人的人集中了起来,交给了曹志。
还精心排查了一番,有找到了寇季,付出了一些代价,换取了一些洗漱、驱邪的草药,将各家船上的所有人清洗了一遍。
各家在疯狂清洗的时候,曹志在疯狂的杀人。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