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94 Lynn Ogden Lane

Blog Details

Home   /   jazcx人氣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路過遊戲王世界的打牌神》-Turn114.界外、遺蹟與蠱惑人心熱推-542k8

路過遊戲王世界的打牌神
小說推薦路過遊戲王世界的打牌神
跳下滑板,看着眼前缓缓消失的裂缝,焚魂者和不灵梦愣住了。
随着道道波纹的消失,那道裂缝也随之一起消失,空间再次恢复了常态,似乎刚才的一切都没有发生。
“发生了什么?”焚魂者四下张望,“GO鬼冢前辈呢?”
“登出?不像……”不灵梦说道,“更像是被人救走,是SOL公司的人吗?”
“对了!Playmaker!!”忽然间想起了重要的事情,焚魂者再次召回了滑板,朝边缘地带的方向飞了过去。
playmaker与艾飞到了通告中所标注的边缘地带,然而那里除了旧link vrains的废墟之外,只剩下高大的红墙耸立在那里,隔绝了被设定好的这边与那边。
除此之外,一个人都看不到。
就算是得知了playmaker已经登录的消息,赶来的人也还在路上。
“啊嘞?这里什么都没有啊,”艾说道,“是不是被人耍了?”
“岛可能做这种事情,但是以我对另一个家伙的了解,他是绝对不会做这种傻事的……”
就在这时,红色的墙壁打开,天空中亮起了两道串联在一起的奇异指示灯,像是在指路一样,一直延伸到边缘世界的天边。
“出现了。”playmaker的神情一凛,神经立刻紧绷起来。
艾看着打开的大门,有了一种不安的预感。
“喂,playmaker,虽然我在这个时候说话显得有些不合时宜,但是我还得多一句嘴,”艾说道,“你不会真的想进去吧?”
这个姿态一看就知道有陷阱!就像是请君入瓮一样!
“对,”playmaker点点头,“就算是陷阱也要进去。”
来都来了……
“可那里面已经是未知世界了!”艾急忙说道,企图打消playmaker的这个想法,“那里是什么情况连我都不清楚,能不能登出我也不清楚,万一真是陷阱的话那我们不是死定了?……”
Playmaker摸了摸下巴沉思。
艾说的并不是没有道理,边缘地带是什么情况,制造link vrains的SOL公司恐怕连自己都不清楚。
就这么没头没脑的一头扎进去,没准就栽在里面。
然而,进不进去却由不得自己决定,除了草薙仁的意识之外,还有那两个不能说是同伴的同伴,必须要救下来,此外,哈尔与鲍曼的身份也必须探明。
“就算这次不去,下次我们也必须探清楚里面的情况,”playmaker说道,“而且这一次我们是去救人,去试探一下,不行的话立刻回来。”
“那万一我们中了陷阱呢?”艾忧心忡忡。
“那我就把你抛下当诱饵独自登出。”
“过分!”
Playmaker带着艾跨过了红色墙壁的裂缝,驶入了通道所指示的地方。
在他们身后,红色的墙体渐渐愈合。
“如何?”从世界墙那里收回视线,playmaker对艾问道,“还能登出吗?”
“貌似没问题,但是随着深入大概就说不好了。”
游作闻言点了点头,随后滑板加速,沿着闪着光芒的道路前进。
脚下是飞速后退的金色云朵,头顶是如同湛蓝的天盖一样的蔚蓝天空。
如果这个世界上真的有描绘中的天堂的话,这里大概就是那些描绘所取景的地方。
不知不觉中,光芒的道路消失了,四周却依然没有什么异样。
向身后看去,那条悬浮于空中光点组成的道路渐行渐远,似乎是完成了自己使命一般,在游作的目光中逐渐消失不见。
“依然没有异常,”艾忠实的履行自己的本职工作。
“游作,我正在制作紧急登出程序,”草薙说道,“你们的安全保证就交给我这边吧。”
“嗯。”playmaker点了点头。
“哦!很可靠嘛,草薙酱,”忽然间,艾止住了话头,看向前方某个方向,“那是什么?”
在远处,一座古怪的建筑穿透了金色的云层,矗立在天边,那是两个相对的祭坛建筑,巨大的栏杆支撑着两个楼梯分别连接到云层下方朝远处延伸。
楼梯构成了梯形的两个腰,一道闪烁着强烈光芒的光点在两个阶梯相对的中间闪耀。
或者说,有光芒故意投向这个方向。
“在那里吗?”
游作调整好滑板,朝着那个方向飞去。
一路上寂静无声,只有滑板发出的动力声响,与风刮过耳边的呼啸声作伴。
还有一路上边缘世界不同于link vrains的不和谐感,就像是有一个垂暮的老人双眼凝望的寂寥乡村。
这里曾经繁华过,或者说在设定上繁华过。
这里是天堂,曾经的天堂在崩塌之后,形成了这样一个寂寥无声的世界。
在云层的下方,有什么建筑废墟的边边角角其中冒头,更平添了一丝孤独和凄凉,与四周云海的辉煌构成鲜明对比。
带着沧海桑田的沧桑。
让人不禁去猜测,这个“天堂”究竟是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link vrains还有这样的地方啊。”艾道出了playmaker心中所想。
然而就在这时,那个祭坛一样的双阶梯建筑已经到了。
这时候一人一ai才发现,原来那不是梯形的建筑。
两排从高到低仿佛支撑华丽祭坛的天柱自中央向两侧排列延伸,从远处看的视觉效果构成了幻想中的阶梯。
而最高的两根就在playmaker面前,仿佛天门一样等着playmaker经过。
“提高警惕!”playmaker降低了滑板的速度,好让自己和艾能清楚的看清这个祭坛的真面目。
然而这是多余的,这个祭坛的支柱足够大,就算是两个人四只眼睛,再怎么加快速度也不可能在最短的时间内观察这个祭坛的全貌。
就在playmaker降低速度缓缓通过那些柱子群中央的时候,忽然间整个世界颤动了起来。
云层下方的地面在颤抖,像是有什么东西从下方苏醒。
震动使得天柱碰撞在一起,随着地崩天塌一般的声响,彼此破碎成碎块,向下方坠落。
就在这时,云层隆起,一只巨大的岩石手掌自云层下方抬起,朝着playmaker的方向抓去。
“呜哇啊啊!Playmaker!!”
Playmaker连忙操控着滑板,从岩石手掌的指间掠过,险险避开了这一掌。
“那是什么?”playmaker心有余悸的看着拍向云海的手。
“又来了!Playmaker!!”艾的惊呼声让playmaker回过神来。
第二只岩石手已经撕裂了云层朝playmaker的方向抓了过来。
有了第一次就有第二次,playmaker从容的调转了滑板的方向,避过了岩石手的攻击。
“playmaker!”
就在这时,云海下方传来一声大喝。
云层分开,一座如同岩石山一样高的巨大罗马士兵雕刻自云海下方升起。
两个人影在雕刻头顶一站一卧,俯视着下方的playmaker。
“鲍曼!”playmaker认出了站在头顶的那个人,以及趴在下方正一脸好玩的表情看着自己的少年哈尔。
“出现了!!”艾惊讶的喊道,随后定睛打量鲍曼,“哦?这次的形象和上次的有些许细微的差别呢,就连气势都差了许多。”
“鲍曼!快把你夺走的那份意识数据还回来!”playmaker喊道,“还有那两个无辜的人!他们在哪!?”
哈尔嘻嘻一笑,打了个响指。
云层下,罗马士兵雕像的手缓缓抬起,将两个昏迷不醒的人拎到空中。
两根锁链困在他们身上,将他们吊在了半空中,那锁链像是数据构成的程序,阻止了两个人登出,也同时保护了这两个人的意识不会在边缘世界受到损害。
“你们对他们做了什么!?”
“没什么,”哈尔说道,“只是觉得他们两个太吵了,白费了这里这么美好的决斗场地,所以让他们安静一会儿。”
“赶快放了他们!”playmaker接着喊道,“那两个人是无辜的!”
“哼,如果你接下来的决斗赢了一切都好说。”鲍曼冷哼一声,随后笑着说道。
“果然还是要决斗吗?”
“但是如果你输掉了决斗……”
鲍曼的话还没说完,艾就立刻气愤填膺的喊道:“你是不是要说拿走本大爷!?”
“我对你没兴趣。”鲍曼再次冷笑道。
“诶?”艾傻眼,“竟然不要本大爷(orz)……想不到这么快本大爷就过气嘞……”
“我需要的东西,”鲍曼的冷笑中带着狰狞,“playmaker!等我们决斗结束的那一刻你或许就知道了!”
在playmaker身后又升起了一座落马士兵雕像,与鲍曼哈尔脚下的雕像面对面。
两个相对的雕像托起手,像是变成了决斗者的平台,而在两手之间亮起了一个决斗的场地。
“这是大师场地?”playmaker一愣。
“playmaker!来一决胜负吧!”鲍曼说完,纵身一跃跳到了罗马士兵的掌心平台上。
“喂喂,明明之前被我们追得东逃西窜的,今天怎么干劲满满?好可疑哦。”艾吐槽道。
“估计是有什么陷阱诡计,不过那种事情我早就做好觉悟了。”playmaker操控着滑板朝着另一侧的平台飞去,纵身一跃落在了岩石的掌心。
“这场决斗我接下了!”playmaker回答道。
“今天我要让你那张目中无人的脸染上绝望的色彩!”鲍曼的神情在进入决斗状态的瞬间变成了狰狞。
“哥哥!”在雕像头顶的哈尔朝鲍曼打了个招呼。
“不用担心,哈尔,你就待在那里!”
“好!”哈尔的眼神在鲍曼身后逐渐变得意味深长。
好了,让我来见识一下吧,鲍曼究竟被赐予了怎样的力量。
“DUEL!”×2
“先攻归我!”鲍曼抢下了先攻,“我将手卡中的高驱动加速龙特殊召唤!”
一只蜻蜓一样快速扇动着翅膀的虫型飞龙出现在场地上。
“高驱动加速龙可以在双方主要怪兽区域上没有怪兽存在的场合特殊召唤!”
“接着出现吧!连系真相的回路!”金色的闪电自鲍曼的掌心蹿上了天空,在天空张开了金色的连接大门。
“箭头确认!召唤条件为高驱动怪兽一只!我将高驱动加速龙设定连接标记!”
高驱动加速龙化作金色的旋风钻入了下箭头中。
“link召唤!Link1!”一身红色的电子界龙飞出了召唤的大门,落在了额外怪兽区域。
“燃烧高驱动龙!”
鲍曼说道,“根据燃烧高驱动龙的效果!这张卡在对方场上有炎属性怪兽存在的场合,可以直接攻击!”
“出现了!高驱动龙的连接怪兽!”艾明显对于鲍曼的怪兽印象深刻。
“出现了吗?”playmaker说道,“他竟然没有使用其他的卡组,依然是高驱动卡组?”
“为什么这么说?”
“在他抢下先攻的那一瞬间,我以为他换了卡组。”
“诶?为什么……啊啊啊!原来如此!先攻无法攻击,而高驱动的战术应该是选择后攻然后在有相同属性的情况下进行直接攻击!”
“他应该是最清楚这一点的,但是却还是选择了先攻,那么……为什么?”
“来试着解读我的战术吧!Playmaker!”鲍曼喊道,“接着通常召唤高驱动加速龙!”
第二只如同蜻蜓一样的虫飞龙随着召唤的通路出现在场上。
“再次出现吧!连系真相的回路!”白色的闪电在天空中打开了连接的大门。
“我将高驱动加速龙设定连接标记!”高驱动加速龙化作光点亮了下箭头,“出现吧!Link1!冷却高驱动龙!”
冰蓝色的电子界龙落到了红色的龙下箭头连接标记处。
“接着,这个场地将会变成揭露你罪行的制裁场所!”
“我的罪行?”
“我从手卡中发动连接魔法卡!裁决之矢!”
Playmaker眯起了眼睛,来了,这张卡……
“接下来才是正餐!”鲍曼将手伸向天空,“再次打开吧!连系真相的回路!”
天空中打开了回路的大门,“箭头确认!召唤条件为高驱动怪兽两只!我将冷却高驱动龙与燃烧高驱动龙设定连接标记!”
两只高驱动龙化作红蓝的旋风,点亮了大门上左右两个连接标记。
手持红色与蓝色双剑的骑士自大门中诞生,挥舞着双剑
“出来吧!Link2!双剑高驱动骑士!”
……
意识似乎变得天旋地转,从高空坠落的感觉好像变换了个方向,重力不再是向下,而是飘向了侧面。
不知道什么时候,眼前一亮,意识的控制权再次回归到身体,却感觉到似乎撞到了地面,又因为惯性滑行了好长一段距离之后才终于停下。
“你安全了。”
头顶上传来了一个令GO鬼冢不禁打了个寒战的声音。
地面变成了黑白色,平整,但却不会显得太过光滑,也是鬼冢没有以平均速度沿直线一直滑行下去的原因。
从地上站起来,灼热的疼痛还在身上残留着,GO鬼冢想起来了,自己又输了。
输给了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子。
焚魂者……
“在你表现出咬牙切齿之前,来和我说明一下情况如何?”身后的声音提醒道。
GO鬼冢转过身,微微低下头。
“King……阁下。”GO鬼冢似乎还不习惯这个称呼。
“你又失败了,GO鬼冢先生,”King说道,“给我个解释如何?不然我很难说服其他人继续在你们身上投入资源。”
“我……动摇了。”
“动摇?为什么?”King似乎饶有兴致,“因为‘你是SOL公司的走狗’这句话,还是‘怨天怨地的怨妇’这句话?”
“……”GO鬼冢张了张嘴,但最终没有解释什么。
“他能说出这种话,那是因为他没有体会过类似你以往的失败,GO鬼冢先生。”King蛊惑人心的声音再次从那根白玉天柱上传来。
“因为他能赢,所以他就站在名为胜利的基石上,站在高处,站在道德的制高点,指责努力奋进却始终无法胜利的你。”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