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94 Lynn Ogden Lane

Blog Details

Home   /   yl4aq好看的都市异能小說 深淵歸途 txt-68 危險囚徒推薦-alml9

深淵歸途
小說推薦深淵歸途
在陆凝看到对方的时候,重刑犯也在同时扭过头,单手按住那个囚犯,转过身体来。
“哈噜,咕,唔噜啦?”
果然这里每个人都被某种力量遮蔽了外貌特征,除了囚服的颜色之外,陆凝甚至看不出两人的体型差别,更别提分辨性别年龄了。这个重刑犯发出的声音陆凝还是没听懂,她只是立刻从腰间拔出了时间手枪,瞄准了对方头部的那堆马赛克。
“呼哩呱啦!”
果然看到陆凝的动作重刑犯顿时发火了,掐着那个囚犯的脖子把他从水槽里拎了出来,直接向陆凝甩了过来。陆凝也立刻开火,重刑犯脑袋一偏便躲开了子弹,伸手从腰间一摸,拔出一根撬棍来。
陆凝之前看他身上除了囚服可是什么都没有,估计对方看自己突然摸出一把枪来也是同样的感觉。当然这不妨碍她扭身躲开砸过来的那个囚犯,同时继续向那个重刑犯快速射击。
然而令她有些瞠目的是,这个重刑犯居然抡着撬棍将那些蓝色的时间子弹全都给敲了下来。
这是时之馆的时间手枪,子弹带着时间追溯无害化的效果……居然被一根撬棍敲没了?陆凝手里扣动扳机的速度顿时一慢,而对面的重刑犯瞬间察觉到了陆凝这一缓的动作,脚下微一用力,整个人宛如泰山压顶一般直扑了上来!
“这什么怪物……”
陆凝将枪交左手,右手从腰间抽起短刀,边退边架,集散地出品的武器依然可靠得坚不可摧,然而陆凝本身的力气却不如对方大,只是接了三下就感觉手腕有些发麻了。她立刻拍出反冲阵,结果对方抡起撬棍狠狠一砸,大半的冲击力居然直接被一棍子砸泄了气。
她想骂人了。
陆凝迄今为止见过机制奇特或者能力霸道的人和怪物已经不少了,可是这种就是抡着武器乱打偏偏还能把所有攻击都挡掉的人还真是罕见。她又退后了两步,左手放回枪空出手来向旁边一按,将自己反冲到了通道内,一按长刀刀柄放出剑刃,然后再次将时间手枪和雁过留影抽了出来开始对着那个重刑犯开始扫射——蓝色和无形的子弹密集地飞向重刑犯,而对方却撬棍一勾,将地上的那个囚犯给拉了起来,挡在了自己身前。
“就知道你会这么做。”陆凝手指微微一偏,第三把手枪从袖口探出,剑刃磕下了扳机,一枚火焰子弹在这一瞬间一并弹出,在弹雨当中没入了那个囚犯的躯体。
轰!
元素手枪没有她后来获得的那些手枪花里胡哨的能力,但是作为一把枪械,它朴实无华地保留了最基本的火力。
烈焰自那个囚犯身上炸开,同时也卷向了拎着囚犯作盾牌的重刑犯。重刑犯显然没想到陆凝藏了这么一击,被火焰燎了一下,立刻将那个囚犯挪开了一点,拎起撬棍打算打掉那些元素子弹。
但紧跟着,烈焰再次喷涌而出。
雁过留影完美复制了此前的火焰子弹效果,连环爆炸由无形子弹引发,一瞬间便将两名囚犯吞没,陆凝却不敢怠慢,打空了时间手枪的能量后立刻指挥起所有剑刃继续向着中央攒射——
哧。
利刃撕裂身体的声音终于传来,重刑犯发出了痛苦的嘶吼,大部分剑刃被他砸飞了出去,可是陆凝的攻击数量也终于多到了他应付不过来的程度,剑刃带起血花,切断动脉,给他身上增加了许多致命的伤口。陆凝再次后退,雁过留影指着对方继续喷射子弹,重刑犯的动作减缓了许多,在越来越多的切割伤从身上增添出来之后,终于慢慢跪在了地上,丢下了手里已经破破烂烂的尸体,努力维持着身体不倒下。
“还不死?”陆凝指挥一枚剑刃飞过,直接穿透了对方马赛克状的头颅,就在这一瞬间,重刑犯也挥动手臂将手里的撬棍对着陆凝掷了过来。
对临死反扑陆凝早有准备,只是这囚犯拼死的一击速度也确实太快,陆凝纵然闪躲了,依然被撬棍刺中了肩膀,甚至还被带得连退好几步。不过她也看到这个重刑犯脸上的马赛克随着死亡消失了,身上的衣服也变了样式,甚至体格都魁梧了不少。
之前的通道里有这个人的照片,“恐水症”科里托尼,看起来哪怕进了监狱,他依然继续着自己的罪行,而如今已经无人看管了。
陆凝将撬棍拔了出来,她甚至意识到到现在她对疼痛的忍耐已经提升了很多,仅仅是肩膀被贯穿的伤甚至都不会让注意力有片刻转移。她仔细端详了一下这根平平无奇却连时间子弹都能挡住的撬棍,决定先留下那么一段时间。
而另外一个囚犯就凄惨多了,尸体已经被炸得面目全非,就算马赛克已经接触也看不出原本是什么模样。陆凝看看两人身上确实是别无长物了,把周围的牢房都检查了一下才转身返回了刚刚的半圆房间内。
监狱里的囚犯数量还不少。
陆凝有些明白了,军盾守住了监狱的外围,但他们并不是“狱卒”,这也是蓝荼必须要过来的原因。只是他们五个人所坐的位置应该就是典狱长和狱卒的座位,陆凝却不知道要如何才能见到他们,以及见到之后到底怎么才能相互识别。监狱里所有人都是这个模样的话,光凭一些手语暗号真的能取信于人吗?
她走进了左前方的那条路,洁白的墙壁和之前的环境有着鲜明的反差,相对而言已经称得上是“豪华”了。路连接着一个楼梯间,左右都是环状通道,通道两侧以内三外六的方式排列着牢房。
这次通道墙边的座椅上坐着一名蓝白色囚服的囚犯,他手里拿着一个查岗,翘着二郎腿坐在椅子上,手里拿着一张报纸,哪怕陆凝走到楼梯间弄出了一些响声也没能惊动他。
陆凝左右看看只有这一个囚犯在外面,便走了过去,她走和对方距离大约三米的时候,那个囚犯终于抬起了头,将报纸一折。
“新来的?”
“你可以说话?”陆凝惊讶地问,但是她的话显然没有正确传入对方耳中,那囚犯听了马上晃了晃手指:“小朋友,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陆凝指了指自己的嘴,又指了指自己的耳朵,用手指画了个问号。
“你是在问为什么我能对你说话?哈哈,因为我是个诈骗犯,和那些人不是一种类型。”囚犯笑了起来,“看你来的方向是从杀人犯那边过来的?见到谁了?”
她又指了指自己的鞋,那囚犯看了一眼就明白了:“科里托尼啊,那个混蛋估计又在淹死别的囚犯了。如果他过来的话说不定还要对我们动手,可惜啊……”
说到这里,囚犯便带着些许高傲说:“新来的,如果你想说话,就得像我一样争取减刑,只有减刑了你才可能进行对话。你很幸运,这里住的人都不是嗜杀成性的那些烂人,只要你听话,我们还是能帮你两下的。”
画问号。
“怎么做?当然是先弄懂,既然我在这里教导你,我就是你的老大。监狱规矩懂吗?”
摇头。
“能在这里混得开,有权力,就算是囚犯也能过上很好的日子,甚至比外面还安全!但是如果你敢背叛,我就会动用我一切的手段去要你的命,即便我不是杀人犯,你也别以为我狠不下心。”
点头附和。
“很好,这次的新人很识相嘛……”
“赫拉顿,你在嚷嚷什么?”
内环的一个牢房门被人咣地打开,另一个穿着蓝白囚服的囚犯走了出来,他的生意更加粗犷,语气中很有些不爽,而这人出来之后陆凝明显看到面前这位缩了一下。
语气粗犷的囚犯显然也看到了陆凝,抱起双臂打量了她一下:“新来的?”
“是新来的,规矩都不懂,我这不是教她规矩……”
“教规矩?收小弟吧?”囚犯打断了赫拉顿的话,冷笑了一声,“你上次骗一个新人帮你去拿嵯峨的蝴蝶标本,我可是只收回来一堆烂肉。”
“嘿嘿,嘿嘿……”赫拉顿不说话了。
陆凝也就站在那里默默听着。既然被叫出了名字,那么她也就能对照走廊知道这到底是哪个罪犯。“失心疯”赫拉顿,确实没亲自动手杀过人,可是被他教唆、诈骗、诱导犯下的罪行导致的死亡也完全不亚于那些直接杀人的杀人犯,这个家伙甚至完全不是为了积累财富之类的实际目的,是个非常接近愉悦犯的垃圾。
不过显然赫拉顿的危险程度还达不到之前“恐水症”的级别,身上衣服还是普通囚服。
“新来的!”
陆凝马上给了个反应,目光看向了那个后走出来的囚犯。
“我不知道你因为什么罪名进来,反正现在的你也没办法跟我们交流。我给你指条路,生死成败都看你自己,既然你能在监狱里走动,估计也不是什么重罪。”
点头。
“你从楼梯往上走三层,那里会分成十字路口,分别亮着红黄蓝绿四种颜色的灯。记住走绿灯的那一边,如果你运气好能在那里碰到个狱卒,但是运气不好的话,‘人类肖像’会在那里画写生。如果碰到狱卒,想办法找他减刑,那会让你在监狱里的生活轻松许多,如果是运气不好,那就跑吧。”
囚犯说完之后,又指着赫拉顿:“这家伙的话一句都别信,他说梦话的时候真话还更多一点。”
“啊呀……这也太言过其实了……”赫拉顿搓着手,可是那囚犯完全不搭理他,直接将门一甩。陆凝也马上转身走向楼梯。
“哎,那个……你不信我你就信他啊?他可是阿什利,脑子比我可好多了,糊弄人也是一套一套的……”赫拉顿急忙喊道,可陆凝已经不理他,走向了楼梯。
“圣教教主”阿什利,集结过将近万人的信众举行过很多残酷的仪式,例如“食人”、“解肉”、“焚城”,被捕后的心理分析显示这人还真有某种程度的虔信,但是罪行就是罪行。陆凝也不见得要信阿什利的话,不过赫拉顿确实从一开始她就只打算听听而已。
走上去的第一层是同样的两个环形通道,第二层则只有一条通往被锁着的大门道路,第三层便是阿什利所说的十字路口。不过陆凝只看到了四盏灯,没来得及走进绿色的那一边,因为路口现在站着一个人。
身穿橘白囚服,身体瘦削的长发女孩,看上去最多不过十六岁,正站在十字路口那里。她的头发上别着一枚蝴蝶发卡,双手握在胸前,一脸怯色。
没人会信这副柔弱的外表——先不说那身囚服,光是能看见脸就已经很说明问题了,再加上陆凝之前刚刚听过名字,此刻都不用拿出相片来就知道这是谁。
“蝴蝶公主”嵯峨,在那条画像通道中也是最危险的囚犯之一,光是被她拿来喂虫子的人数就超过一万,她被关在这里的原因不是别的,只是因为外面的监狱根本关不住她。
“啊……有人。”嵯峨发出了和外表相称的弱气声线,“我的宠物丢了,能不能帮我找回来?”
陆凝开口随便说了两句话,显示自己并不能正常沟通,然后点了点头。
“你还不能说话……那没关系,你只要听我的就好了……我想小红应该往这边飞了,它最喜欢和自己一样的红宝石颜色。”嵯峨指了指那条亮着红灯的通道,“你到这边去找找,如果见到小红就划伤自己,它会过来吸你的血,带着它回来就行……”
精神病一样的要求,而且理所当然的语气。陆凝也只能继续点头,这里的囚犯一个个都离奇诡异,也亏了国王睡在这么一群人上面还能安稳治理国家大事。
“啊,太好了,你真是好人。”嵯峨向陆凝笑了笑,然后站在了红色灯的通道口,仿佛在问你怎么还不进去。
陆凝抬头看了一眼,完全不知道这里面会有什么,只能往里面走去。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