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94 Lynn Ogden Lane

Blog Details

Home   /   vqojn好看的都市小说 1627崛起南海 ptt-第2289章展示-1jvkh

1627崛起南海
小說推薦1627崛起南海
安南将在广州设立的这个常驻机构应该以什么名义出现,需要承载哪些职能,如何进行运作,郑柞在来广州之前便已经有了打算。不过到具体的实施环节,他也必须要听取合作方福瑞丰的意见,毕竟自己对于广州的情况知之甚少,并没有多少第一手的信息。
福瑞丰与海汉合作多年,而且深得海汉信赖,郑柞从李奈在三亚所获得的种种礼遇便能看得出海汉执委会对福瑞丰的重视。他认为福瑞丰能够得到这样的待遇,可不仅仅只是跟海汉合作做买卖就能换来的,其综合能力肯定远超普通的商家。
这次郑柞随李奈一起来到广州,在途中也慢慢对福瑞丰的情况有了更多的了解,所谓富可敌国可不是吹牛的,福瑞丰在广东地区的影响力甚至还胜过海汉一筹。如果安南想要在广州设立办事机构,那么与福瑞丰合作应该算是一个非常明智的选择。
而作为福瑞丰的掌舵人,李继峰对于此事的态度和看法都非常重要,这或许能够让安南一方在此过程中少走很多弯路,避免他先前曾经提到过的那些可能会出现的麻烦。
“既然小王爷问起,那老夫倒是还有一点拙见供小王爷参考。”李继峰慢慢说道:“若是有说得不对的地方,还望小王爷多多包涵!”
郑柞点头道:“李老板但说无妨。”
“老夫揣摩小王爷的意思,是想让这个机构效仿海汉国的驻广办,一方面管理两地间的贸易事务,另一方面也利用这个窗口来搜集各种信息,同时向外扩散影响力。”
李继峰一边说一边留意郑柞的反应,见他表情平静没有要提出反驳的意思,应该是自己所说八九不离十,便接着继续说道:“我建议小王爷在筹备阶段尽量低调一些,不用急于为了影响力造势,让官府过早注意到这个机构的存在。广州官府虽然不会去干涉海汉在这边的各种活动,但并不代表也会以同样的态度对待安南的机构。窃以为在建立起官场人脉之前,不宜让官府注意到机构的安南背景。”
郑柞一听,这意思就是要让自己偷偷摸摸地实施此事。他虽然不太认同李继峰的这种看法,但也没有急于提出反对意见,还是安安静静地继续听李继峰讲下去。
李继峰接着说道:“小王爷身份尊贵,日理万机,想必也没时间亲自在这边守着。那派来广州主持事务之人,最好能对这边的社会民情有所了解,也能独当一面,处理方方面面的事务。否则遇到什么突发情况,还要先设法请示上级,那可就太耽误事了。”
郑柞这次觉得李继峰说得有些道理,当即点头表示赞同。
李继峰问道:“小王爷可知,当初海汉派来广州主持事务的官员是谁?”
李继峰顿了一顿,不等郑柞回答,便自行公布了答案:“当时共有两人在这边主持事务,一个是现今海口地区的负责人马力科马大人,不知小王爷可认识?”
郑柞当下点了点头表示回应,他之前也去过海口考察,也与马力科见过几次面,印象中那是一名极为精明的中年男子,只是在外界不怎么出名。不过他之前研究有关历史,倒也知道马力科曾在早年间主持过驻广办的事务。但关于驻广办的另一名负责人是谁,他在海汉官方的资料上并没有见到过相关的信息,以至于他一直都认为驻广办的首任官员就是马力科,而不知道还有另一人存在。
李继峰继续说道:“当时的驻广办是由马力科负责贸易、民政方面的事务,而跟军事、情报相关的事务,则是由另外一名官员在负责处理。这个人的身份说出来,相信小王爷也不会陌生,他就是如今海汉国执掌安全事务的何夕何大人。”
郑柞微微一惊,但旋即便觉得这样的情况也很合理。他当然清楚何夕在海汉官方体系中的特殊职能,只是以前还不知道何夕曾在驻广办待过一段时间,这样看来海汉对这驻广办的重视程度,还远远超过了自己的想象。
李继峰道:“何大人在海汉朝廷上的地位如何,老夫就不用多说了,想必小王爷比老夫更清楚。驻广办的设立并非一帆风顺,能够在广州安安稳稳地扎下根来,何大人在其中所发挥的作用不可忽视。小王爷若是想效仿海汉驻广办的行事,那派驻本地的人员中,最好也得有这方面的高人,专门负责处理各种特殊状况。”
李继峰的话还是说得比较隐晦,但郑柞已经大致明白了他的意思,这是在提醒自己,即便是有福瑞丰在本地提供协助,也未必能保证安南的驻广机构一帆风顺地开办,中间仍然可能会出现一些不可控的变数,需要安南这边有镇得住场面的人物自行设法处理。
至于会是什么样的变数,李继峰没有再细说下去的意思,郑柞也很识趣地没有追问。
其实李继峰不说,郑柞多少也能猜到几分。安南的驻广机构需要在前期低调筹备,不能因为自身的特殊背景而召来地方官府的注意,但开设机构要在广州城附近大兴土木,又岂会不惹人瞩目,到时候很有可能就会被人当作了没什么背景的肥羊,方方面面的人物都来伸手索要好处,说不定其中还会有一些官方背景的地头蛇。
海汉的驻广办当初可能就遭遇过这些事情,不过应该是凭着何夕的本事,后来都不声不响地摆平了麻烦。如果安南驻广机构遇到这种事,是否要向福瑞丰求助,那就体现出其能力高下了,而这大概将会直接影响到他们对安南的评价。
郑柞认为李继峰这番话的意思有二,一方面是让自己意识到当初海汉驻广办的设立也并非一帆风顺,另一方面也有以此来考验自己的意图。驻广机构处理得好,或许双方今后的合作就能再上一个台阶,朝着类似福瑞丰与海汉间的关系发展下去。
张金宝对于海汉高层人物的事迹没有那么熟悉,因此在旁边也是听得一知半解,并没有完全听明白这两人对话的意图。不过他大致能确定,福瑞丰这边对于安南开设驻广机构的意图仍抱有一定的疑虑,而这种疑虑并不会因为郑柞亲自到广州主持筹备工作就得到完全化解。
不过张金宝认为李继峰的反应也很正常,郑柞自己先提起了海汉驻广办,那李继峰自然是要将他们拿出来做个比较了。而安南无论从哪个方面来看,实力跟海汉相比都是有差距的。如果安南驻广机构出了什么状况,那也很有可能会将合作方福瑞丰牵扯进去。
相较于安南驻广机构这种带有政治色彩的项目,张金宝认为自己的项目可就要单纯多了,至少海汉官方目前还没有直接介入其中的打算。
所以当李奈主动向李继峰提及琼西书院的分院计划时,张金宝很有底气地向对方详细介绍了自己的办学打算,并且重点说明了福瑞丰能够从中获得的实际好处。
“张院长的意思是,贵书院的广州分院今后可以为福瑞丰在专门设立一些培训课目?”李继峰听完之后,便向张金宝再次确认。
张金宝连连点头应道:“没错,书院可以根据福瑞丰的用工需求,培训专业人员。比如说船行的导航员,专门算帐的帐房先生,甚至是管理店铺的掌柜,我们书院也可以代为培训。”
李继峰微微颔首道:“这件事其实老夫前几年就想做了,但一直没有遇到合适的时机和合作伙伴,张院长的计划,倒是很具有可行性。”
张金宝道:“具体的实施方案,我与三少爷在来时路上便已反复推敲,基本已经确定下来,待李老板方便的时候,在下可作详细的说明。”
李继峰对这个项目的重视程度就显然不如安南驻广机构那么高了,听了张金宝的自荐之后也并未表现出太浓厚的兴趣,而转向李奈问道:“老三,你觉得张院长的计划如何?”
李奈应道:“如果能按计划实施,那么一两年之内,我们应该就能解决大部分特殊岗位的用工需求。至于其他问题,也就只是启动经费方面还有一些变数,孩儿已做过大致核算,应当不会有什么困难。”
李继峰道:“好,既然老三也觉得没问题,那就尽快投入实施。张院长在广州期间有什么需求,尽管向老三提出来便是,他会酌情处理。待书院开门之日,老夫会广邀广州本地名流出席,替书院把名头打响。”
以李继峰的影响力,他说要广邀本地名流,那到时候大概就不会是小场面了,这种宣传手段是张金宝自己绝对无法实现的,其价值也难以用金钱来衡量。
张金宝连忙举杯谢过了李继峰的照顾,他能看出李继峰并不打算亲自操办此事,但只要对方能够在书院开门的时候兑现承诺,这就已经是天大的恩惠了。而李继峰将这个合作项目交给李奈全权负责,这倒是正中张金宝的下怀,毕竟相比李继峰这种精明的老狐狸,那当然还是跟年轻好说话的李奈打交道比较舒服。
吃完饭之后,李继峰招呼客人到花厅饮茶,坐着闲聊一阵之后,李继峰便称体乏要先行告退去休息了。郑柞和张金宝见状也就不再逗留,很知趣地一同起身告辞。
李奈将二人送出庄园,让他们先回到住处安心休息,稍后自会有人与他们联系,安排后续的事宜。
张金宝回到住处之后仍然颇为兴奋,他原本以为自己的办学计划会在李继峰这里受到严格的审查,还特地为此准备了好几套应对的方案,但没想到对方仅仅只是简单询问了两三句,便敲定了这个合作项目。
张金宝当然也明白这并非自己的计划天衣无缝,让对方挑不出毛病,而是李继峰大概根本就没把开办书院这种项目当作什么了不得的大事来处理,而且他对李奈极其信任,听到李奈已经认可此事,便没有再过问细节了。由此看来这么顺利过关,也是沾了李奈的光。
而此时在李家庄园里,原本该去休息的李继峰却正在书房里与李奈商谈刚才宴席上谈及的事情。
“办书院这种小事情,今后你自己拿主意就是了,不用再专门向我请示。倒是安南小王爷那事,最好不要牵涉过深。这个郑柞看起来客客气气,但看得出他自视甚高,未必能把我先前所说的话都听进耳朵里去。对安南人的行事风格,我们所知不多,还是谨慎一些为好。”
李奈听到这里,忍不住插话道:“父亲是觉得安南人这事还有隐患?”
李继峰道:“安南人想跟我们合作做生意可以,大家开开心心赚钱便是。但如果想拉我们福瑞丰做别的事,你可得把脚站稳了,不要轻易动摇立场!”
李奈道:“难道安南人设立办事机构另有目的?”
“他们想做第二个海汉啊!”李继峰一语道破郑柞的目的:“以贸易为名设立一个常驻办事机构,然后照猫画虎,学海汉的办法从大明吸取各种资源。如果今后有合适的时机出现,安南人派出军队在珠江沿岸占去一块地也毫不稀奇。”
李奈道:“照父亲的意思,郑柞的想法应该便是海汉做得,我安南自然也做得。”
“海汉人做事有分寸,安南人可就未必了。”李继峰微微摇头道:“你看这几年与安南人做买卖,哪一笔不是层层盘剥,是人是鬼都要伸出手来抓一把好处,比起海汉那边,真是半点规矩都没有!跟安南人打交道,就不能指望他们会完全照规矩来,得多留几个心眼才行。”
李奈对父亲的话虽然有一点不以为然,但也知道这的确是实情,安南官场上上下下几乎所有人都有吃拿卡要的恶习,外国客商到安南做买卖,下船第一件事便是先向港口守军交纳入境金,否则就会被百般刁难,甚至可能会被勒令原路离开。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