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94 Lynn Ogden Lane

Blog Details

Home   /   hzpbc妙趣橫生玄幻小說 一劍傾國-43、亡魂的再現熱推-qqp92

一劍傾國
小說推薦一劍傾國
“我也是奉天教徒。”巢善意地提醒。
“我知道你也是,我的意思是……”
“我明白你的意思。”巢微笑打断。
唐天风顿了顿,颓然叹了口气:“好吧,那就把他带进来吧,让他想办法破掉‘零界’。”
巢忍不住又笑,从前角色是相反的,他头一回看到自己的年轻的伙伴如此苦恼,感觉倍加的有趣。在他看来,苦恼与蓬勃,才是青春应有的朝气,否则跟个迟暮的老头一样,实在很无趣的。
“讨论时间到。”
剑光倏忽而至,宛然阴魂不散,二人藏身处即湮灭,肉身都被剑光斩成碎片。这一回修复更慢,在另一处重新凝聚的二人,苦笑对视。
“真不知到底谁才是恶徒。”面对前所未有的被追杀的情境,巢苦中作乐道,“谁能想到,当年你我都不放在眼中的小散人,如今追着我们杀,而我们却毫无还手之力。”
“哼,若不是‘零界’……该死,又来了,你的动作需要快一些……”
万界之林在损坏与修复间从未停止,片刻功夫,又破灭了数百次。剑光总是能精准追踪到两个奉天教徒的藏身地,他们又无法承受太白剑气的威力,被杀得死去活来。承载奉天教徒不死之身的秘密星核,其实是极不完善的仿制品,能力差且脆弱;而且在奉天教徒进攻时,尤为容易破碎,当初秃鹫被燕离一剑斩破星核,就是不将燕离放在眼里,在致命一击下仍全力施为,等同于将星核敞开,于是遭到重创。
如今的情况又有不同,两个奉天教徒全无还手之力,也就谈不上反击,被动防守之下,星核才不至直接破碎。
燕离不知二人暗中谋划什么,但没有仁慈到任他们商议,早使水珠分散出去,无论二人往哪里躲,都逃不过水珠的感应。他是打定了主意要将二人杀到星核破碎为止。
追杀仍在持续,但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丛林里出现了数目庞大的巨蚁。尽管它们的实力很弱,但还是给追杀造成了许多困扰,使得奉天教二人有了布置的空当。
巨蚁张开翅膀时,如蝗虫似的铺天盖地,虫尸仿佛下饺子般堆积,燕离最终还是丢失了二人的踪迹,只能以不变应万变,使水珠自行抵御巨蚁的进攻,神识散布在周围,他相信奉天教徒绝不会就此放弃。
很显然,他的判断是正确的,越来越多的巨蚁出现,那些死去的又化作了养分,滋养着万界之林,而巨蚁便是从繁茂的林木中诞生,无论他杀掉多少,都总会出现更多。虽然巨蚁力弱,但是数目无有穷尽,源海却有枯竭的时候。
“若二位的打算是困住我,你们已经成功了。”
“杀你不急在一时,你又何必急着寻死呢?”唐天风的声音不知从什么地方传过来,像虚无飘渺的云雾,不知源头何处。
燕离笑道:“唐兄一开始气势汹汹,一副非杀我不可的架势,怎么忽然改变主意了?”
“你不用激将。不过是仗着‘零界’逞威风,待我破了你这神通,看你得意到什么时候!”唐天风道。
“你若是能帮我找到‘零界’的弱点,使我有机会将它完善,我还要感谢你的。别的不说,知道你爱喝酒,十坛上品的天外有火,我还是拿得出来的。”燕离一面诱使对方出声,一面凝神探查。
“真……”唐天风在一瞬间确然有些心动。阎浮世界但凡爱酒的,哪个不曾听过“天外有火”的大名。此酒是愈喝愈烈,且每次喝都有不同的感觉,就好像天外来的火焰,通体将你燃烧,每次感受又都有细微的不同。现在在江湖行走,没喝过“天外有火”,都不敢说自己是江湖人。当然,那些人十个有九个确实没喝过,此酒难酿,千金难买,拍卖行里一旦出现都是天价,须莫大机缘才能得到。
所以听到燕离的抛出来的诱饵,唐天风根本没有办法不心动。心动的瞬间,已有一个字脱口而出,哪怕反应迅疾,立刻收声,却也是覆水难收。几乎刹那,燕离已经面带微笑地出现在他眼前,他脸色一变,掐了法印,身后接连出现众妙之门,约莫十几扇,皆放出强光,并不指望能伤到燕离,而只要拖上那么一小片刻。
然而燕离的动作更快,剑光刹那间如漫天的棉絮,轻飘飘地覆盖过去,使唐天风的身体化为了漫天的碎肉。这一下真是受得重了,唐天风敏锐察觉到星核已经濒临崩溃,他的脑袋刚完成修复就破口大骂,“你这个卑鄙小人,竟用酒来诱我!”
“兵不厌诈。”燕离笑着说,攻势丝毫不停,剑光持续交织,毁灭唐天风的肉体。
“可惜你也上当了!”
巢突然间从燕离的脚下出现,并化出粗壮的根须,节节地将燕离缠绕。同时,枝蔓外围又生出木头,围出了一圈木壁,将离歌所化水珠隔绝开去,使之不能护主。
“这就是你们用宝贵的时间商讨出来的办法?”燕离虽觉束缚感,但“零界”始终维持,亦不惧怕。
本来确实如此,直到他看到一个人出现。一个人出现本来也没有什么,这世上有千千万万的人,便是太虚上人突然出现,也必有缘由可以遵循。可突然出现的这个人,恰恰是没有缘由的,而且简直是离谱。
“呵呵呵,看见你活得好好的,本座就放心了。”来人毫无凭依,立足于虚空,周身气韵不显,唯有微微鼓胀的袖袍,可见通天修为的端倪。他身材矮胖,蓄短须,吊三角眼,头戴天师冠,身着道门象征尊贵的玄色太乙袍。
“苏晋,你这老狗怎么没死?”燕离的心神受到了强烈的冲击。
来人正是本该灰飞烟灭的五行院掌教苏晋,他看起来与旧时一模一样,唯有眼睛变得十分骇人:瞳孔如同深渊般一片墨黑,而瞳仁则变成了幽白色,与常人完全相反。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