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94 Lynn Ogden Lane

Blog Details

Home   /   x2zpi人氣連載小說 我成了龍媽討論-第785章 珊莎,出師了鑒賞-gi6lt

我成了龍媽
小說推薦我成了龍媽
“壁炉堡只坚持了一个小时。”二鹿面色凝重,把目光转向梅丽珊卓,“等我拿下君临,也许临冬城已经沦陷。”
唔,梅姨劝说二鹿南征君临的一个理由,就是他们能在一周内攻克君临,坐上铁王座。
那时候,献祭了瑟曦与攸伦,也许能复活魔龙,然后他再以七国之王的身份,骑着魔龙去临冬城当救世主。
“丹妮莉丝在临冬城,在准备足够多龙晶武器的前提下,临冬城应该能坚守半个月。”梅丽珊卓淡淡道。
她的意思很明显了,让龙女王去抗这个大雷。
如果龙女王肯拼命,临冬城还真有可能坚持半个月。
“等我拿下君临,再带着魔龙去临冬城,如何?”二鹿对囧道。
“陛下,我是您的封臣,而不是丹妮莉丝的。”琼恩压抑着怒火,大声提醒道。
这就像北境诸侯遇到危险,该史塔克出面救援,万万不可能向兰尼斯特求救。
封臣有向主君效忠的义务,主君也有保护封臣的责任。
不然,临冬城公爵为何叫“北境守护”?
七国之王也有个“七境守护者”的称号。
这个称号即是荣耀,也是责任。
二鹿深深看了囧一眼,淡淡道:“你当日帮伊耿谋划我时,可没想过自己是我的封臣。”
琼恩脸蛋涨红,羞臊难当。
“你穿上了伊耿的铠甲。”一直没说话的珊莎,突然出言帮哥哥解了围。
二鹿低头看了眼胸口剥去红宝石真龙族徽的烟黑铁甲,皱眉道:“是丹妮莉丝主动提出,把铠甲借我对付异鬼王的。”
珊莎点点头,“我不是让你归还铠甲,你手持红剑,是亚夏预言中的救世主。
即便伊耿在世,也会乐意将自己的宝甲借给预言之子。
这种大局观,我们都有。”
二鹿眯眼,冷冷道:“你想说什么?不要拐弯抹角。”
珊莎眼神清明,不闪不避,坦然面对二鹿与梅姨审视的目光,“所有人都知道光明使者的故事,即便是亚梭尔亚亥那样的英雄,也必须手持光明使者才能打败异鬼王。
如果你不愿去临冬城,我们也不能勉强,但就像丹妮莉丝摒弃前嫌,把伊耿的铠甲借给你,你能不能把红剑借给琼恩?
临冬城大战避无可避,我们和龙女王都准备全力以赴,有红剑在手,至少可以增加五成胜算。”
二鹿面色剧变,左手不自觉按上散发灼热气息的剑柄。
他一言不发,咬紧下巴,眼神锐利如刀,死死盯着表情平淡的珊莎。
梅丽珊卓也第一次,不再用漫不经心的目光去看那个小小月咏者。
琼恩看着自己的妹妹,有些陌生,有些不知所措。
——只一句话,史坦尼斯就被反将,还要将死了?
“不是谁都有资格使用英雄之红剑的,”红袍女冷漠道,“做人要有自知之明,预言之子只有一个,他就是史坦尼斯陛下。除了预言之子,谁也无法持有光明使者。”
珊莎脸上多了一分悲哀之色,形象立即大变,从雍容贵妇变成一朵寒风中摇摆的娇弱小百花,眼眶红红地说:“我并非没有自知之明,只不过百万异鬼临城,城毁人亡,北境沦陷就在眼前,明知不可为,亦要为之。”
二鹿有些不知所措了,只能鼓起腮帮子,使劲瞪眼。
“不用把剑给我,”琼恩抠抠后脑勺,黑狗屁-股脸囧成一团,“我没资格使用光明使者,可以交给丹妮莉丝陛下。
她上次在长城下曾激活过红剑,那威力,太可怕了,很大可能一剑斩杀异鬼王。”
二鹿不鼓腮帮子了,开始使劲磨牙。
珊莎严肃道:“不行,不能把红剑借给丹妮莉丝。”
囧完全跟不上妹妹的节奏,茫然道:“为什么?”
珊莎面色肃然,大声道:“因为‘终结长夜者为王’的神圣誓言!
史坦尼斯陛下当时也在场,与丹妮莉丝共同发下的这个誓言。
如果丹妮莉丝杀掉异鬼王,即便史坦尼斯陛下拿下君临,也不过是为她作嫁衣裳。”
她盯着目瞪口呆的琼恩,宣判般说道:“异鬼王,必须你来杀!你是史坦尼斯陛下的封臣,你杀了异鬼王,哪怕史坦尼斯陛下远在君临争夺铁王座,功劳也自动落在他身上。
如此,他辛苦拿下君临才有价值!”
二鹿感到前所未有的烦躁、憋闷,他很想大声呵斥珊莎“妖言惑众”,但张开嘴巴,却一句话也说不出口。
因为他在她的话里找不出半点破绽,她的话堂堂正正,有理有据,可以毫不理亏地当着全世界所有人的面说。
可为什么,他就觉得此时的珊莎·史塔克特别可恶呢?
他烧死她丈夫,他破坏他们夫妻俩的铁王座美梦,她无论如何不会对他心存善意,这是肯定的,但她的话又那么光明正大……
二鹿求助的目光转向梅姨。
可惜梅姨活了几百年,也不知如何处理如今这局面。
两人互看一眼,皆沉默难言。
偏偏珊莎与琼恩都瞪着渴望的眼睛看着他……
“让我考虑考虑。”最终,二鹿闷闷地说。
琼恩皱眉道:“陛下,您要考虑多久呀?异鬼大军可能明天就靠近临冬城,我要回去备战,不能在谷地久待。”
珊莎别有所指道:“异鬼攻城就在这两天,临冬城之战也持续不了多久,打完异鬼,再南下君临,似乎也不算迟,反正有翼龙,可以快速转进。”
这话说完,二鹿还没啥反应,珊莎自己却愣住了。
这话怎么听着怎么这般耳熟……
她似乎听谁说过?
然后珊莎脸蛋忽然一红,又煞白。
她想起来了,这话就是她本人说的。
就在半年前,也是在月门堡,她曾经对老公伊耿说过同样的话:救援临冬城也耽搁不了多久,反正有翼龙,可以快速转进,帮琼恩拿下临冬城,再南下君临也不迟……
……
“我不能把剑借给丹妮莉丝!”
在琼恩与珊莎告辞后,二鹿铁青着脸对梅姨说:“琼恩史塔克说得对,我们都看见了,那日在长城下,红剑在丹妮莉丝手中发挥出绝强威力,她很有可能杀死异鬼王。
我嫉妒她,这是实话。
但在长夜危及整个世界的今天,我只会期盼红剑在她手中的威力能更强。
但我不能把第一次挑战异鬼王的机会让给她,可以等我战死,然后她从我尸体边捡起红剑,终结长夜。
守卫七国是七国之王的责任,终结长夜是救世主的使命,而我就是国王与救世主!
责任与使命,是驱使我走到今日的全部动力。”
二鹿情绪激动,走到梅姨身边,一双枯瘦大手好似铁箍,紧紧锁在她丰腴的肩头。
他低下头,让两人双眼对视,声音低沉道:“为了责任与使命,我付出太多太多,多得在我遇到你之前压根不敢想象。
我不能让自己活成个一无是处的傻瓜。
我必须让自己的责任与使命有个完美的终结,你明白吗?”
“终结长夜是你的使命,谁也抢不走。”梅姨肯定道。
“你还是不明白,”二鹿颓然松开她,无奈道,“对劳勃,我竭忠尽节,肝脑涂地。
在国家出现叛乱时,我一马当先,万死不辞;在他嫖妓喝酒的时候,我兢兢业业,帮他治理国家。
只因为我是他弟弟,是他臣子。
为兄长、为国王尽忠是我的责任,我用心履行了弟弟与臣子的责任。
我在劳勃那儿的结局并不好,他不感激我的奉献,无视我的功劳和努力,甚至用各种方式羞辱我。
若说我一点儿也不在意,那完全是自欺欺人。
我承认,我渴望他的认同与感激,兄长与君王对弟弟与臣子的肯定。
如果他能说句‘老弟,你干得真不错’,‘老弟,这次多亏了你’,即便口惠而实不至,我也会很高兴,因为这代表我的尽责行为得到了认可。”
二鹿说着说着,似乎陷入回忆之中,沉默了好一会儿,才叹气道:“但我并不后悔,因为无论劳勃是否认可,我都履行了自己的责任。作为弟弟与臣子,我圆满无憾。
如果所有人都能履行自己的职责,如果蓝礼能和我一样,履行他的职责,维斯特洛也不会有今日之局面。”
“现在你明白了吗?”他看向梅姨,问出同一个问题。
梅丽珊卓怜惜地抚摸他的额头,“我陪你一起去临冬城。”
二鹿点点头,严肃的面孔上扯出一个生硬的微笑,“曾经我是弟弟与臣子,在劳勃死后,我成为国王与救世主。
我会付出一切我能承受的代价,履行作为国王与救世主的责任。
尽力去做了,无论结果如何,我的责任也算履行,那就够了。”
……
说来话长,其实琼恩劝说二鹿的过程并不长。
丹妮与珊莎一同离开临冬城,也在同一天回到临冬城。
丹妮晚上到达卡霍城,在海边寻了一条鲸鱼,然后在上午回到临冬城。傍晚时,二鹿的翼龙军团便在万众欢呼中,落在客室城堡前的演武场上。
“战神,战神,七国第一战神!”
二鹿刚跳下翼龙后背,围拢来的一万多临冬城将士便高举火把,齐声大喊。
“战神?”二鹿茫然,“谁呀?”
可火把下明晃晃的眼珠子,几乎都盯着他看,不用别人回答,他便知道谁是战神了。
“我是七国战神?”二鹿竟莫名有种被认同的兴奋。
——说起来,我十八岁便打败了梅斯·提利尔和一众河湾诸侯(诸侯之一的蓝道塔利在咬牙切齿),十九岁拿下龙石岛,二十四岁打败铁舰队,征服大威克岛(铁群岛中最大的岛屿,也是海石之位的所在地),之后……黑水河提利昂开挂了,不算。
长城外,一千破十万野人,怎么也够资格称一声战神了吧?
刚这么想,二鹿就看到真正战无不胜的存在——龙女王站在城堡大门口对着他笑。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