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94 Lynn Ogden Lane

Blog Details

Home   /   tn6x0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小說 大數據修仙 線上看-第兩千二百一十八章 孤陋寡聞?相伴-lw7aq

大數據修仙
小說推薦大數據修仙
冯君总觉得,到处有人埋伏他,但是事实上,井泉说的话,才是大家对他的真正感受。
此人有匪夷所思的挪移之术,别说金丹了,就是真仙想要找到他,都非常不容易。
当然,他常待的地方是白砾滩,但是井泉真仙没去,毋思真仙也不敢去,这已经非常说明问题了。
井泉原本以为,自己都要失去冯君的线索了,后来听说“跟玄水门”有关,又想到他身边跟着藏菁真仙,才联系一下冰原板块的同门,无非也是碰一碰运气。
冯君这次来冰原板块,纯粹是藏菁真仙撺掇的,她说这边的灵石矿已经开挖了,邀请冯君去看一下,同时代表玄水门表示:可以给他百分之三的干股。
要说金乌门两个真仙每人百分之一,冯君作为发现者,才能得到百分之三,似乎有些少了,但事实上不是这样,那俩是真仙,冯君只是金丹!
最关键的是,那俩的存在,就代表着金乌门,哪怕是扯大旗做幌子,也终究是七上门。
冯君对此倒没有什么不满,既然不是根正苗红,就别随便抱怨,正经是他觉得自己什么都不做,就能坐享三分红利,玄水门对他已经不错了。
不过开采灵石的过程,他也愿意过来看一看。
灵石所在之处,依旧是冰天雪地,不过外围已经筑起了一道白色的围墙,围墙里面修建了房屋,还有三个矿洞,每个矿洞的直径,差不多有三丈左右。
冯君的眉头微微一皱,“灵石矿是这样开采的吗?”
“当然,”藏菁长老讶然地看他一眼,“不是这样开采,该怎么开采?”
“我接触这个不多,”冯君摇摇头,很实在地回答,“总觉得应该是用阵法开采。”
藏菁长老的问题,不无试探他根脚的意思,听到这话却是忍不住翻个白眼,“你宗门倒是阔绰,居然用阵法开采,损耗会很大,而且开采成本也会提高。”
“开采成本……好像也不算多高,”冯君皱着眉头盘算一下,然后才回答,“应该还不到百分之一。”
“百分之一还少吗?”藏菁长老愕然地看着他,“那可是灵石啊,而且使用阵法强行挖掘,会破坏灵石矿结构,损耗甚至可能超过一成!”
“那倒是我孤陋寡闻了,”冯君倒是不介意承认自己的无知,“不过我觉得,让元婴出手,露天开采也不错呀。”
藏菁长老无奈地摇摇头,“麻烦你搞一搞清楚,咱们开采灵石矿,最好要避开太虚门,而且这里的岩层很厚不说,岩石也坚硬,元婴出手的成本有点高。”
说到底,天琴也不缺底层劳动人民,找些炼气期修者来挖矿,管吃管住每天三十碎灵的基本酬劳,有的是人报名,你要一名元婴出手,一把抓下去,可能就是十来二十块中灵消耗。
关键是元婴出手,也只能抓出一些石块来,切割开石块找出灵石,这些细活还是要劳烦小修者,所以不如直接找小修者来挖矿。
冯君听得有点感触,看来不管在哪个世界,矿工们都是比较苦逼的存在。
清矶和夏霓裳有点意外,冯君居然在玄水门的灵石矿里占了干股,不过冯君告诉她俩,这矿是我发现的,上次陪我的那两个金乌真仙,每人都有一个点的干股。
清矶长老这才表示,藏菁长老做事果然讲究,我代那俩谢谢你了。
那俩是清矶安排保护冯君的,玄水门这么做,道理上讲确实算给她面子。
藏菁真仙表示,这真的没啥,有钱当然要大家一起赚……要不要去矿洞里看一看?
她这个邀请是针对冯君的,矿洞真的没啥好看的,每个位面的矿洞基本都差不多,黑暗、危险、肮脏、憋屈……她只是觉得他对采矿太无知了,可以让他开开眼。
冯君正犹豫呢,千里之外有人高声发话,“太虚门井泉,来拜访冯山主和玄水门的诸位道友,不知可否拨冗一见?”
“不知可否”四个字,其实听一听就好了,地头蛇都到了门口了,玄水门不可能拒绝。
不过一名玄水门的真仙还是忍不住问一句,“这灵石矿……还来得及遮蔽吗?”
“还遮蔽个什么,”藏菁长老无可奈何地摇摇头,“这井泉也是元婴中阶,都已经靠的这么近了,你真以为他感知不到这里的异样?”
当然,话是这么说,玄水门的弟子还是稍微遮蔽了一下,然后藏菁长老带着人迎了出去,“玄水门藏菁,见过太虚井泉道友。”
“道友二字可是愧不敢当,您可是玄水门的长老,”井泉笑着摆一摆手,狐疑地看一眼不远处的白色围墙,“这里是……”
其实都不用问,他心里已经有了猜测,这么一大片摆在他面前,他就算想假装没看见,也不可能。
“发现了一些矿藏,”藏菁长老波澜不惊地回答,“井泉你来我玄水门的地盘作甚?”
“我是追逐冯山主而来,”井泉真仙正色发话,“温泉板块袁真人已然凝婴,据说是受了冯山主的指点,师侄陌燃也在闭关中,我的徒儿现在也卡在了金丹巅峰……”
说到这里,他顿了一顿,却意外地发现,对面并没有人接话。
于是他明白了,继续耿直地表示,“我想为徒儿求个推演,但却没有杀一人救一人的筹码,颐玦道友又在闭关中,也不好直接去白砾滩,所幸的是,我发现有人追踪打听冯山主。”
然后他看一眼毋思真仙三人,“所以我将他们三人请来,请冯山主问询。”
毋思真仙听到这里忍不住了,他必须辩解一下,“井泉真仙,我是听说你能找到冯山主,才跟着来的,你并没有制住我们。”
井泉真仙看他一眼,根本懒得解释,不过那意思也很明显了:有种你别跟着来。
冯君听到这里,眼睛一眯,淡淡地看着毋思真仙,“追踪……这位真仙,我得罪过你?”
“不不,没有,”毋思真仙赶忙摆手。
为了防止对方误会,他干脆地全盘托出自己的意图,“我是炼器道的毋思,你可以了解一下,我的爱好只是炼器,之所以追踪道友,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想购买一些虚空材料。”
冯君的眉头皱一皱,轻声问一句,“你不知道我在昆浩白砾滩吗?”
这个问题就有点让人尴尬了,毋思真仙真不想直接回答,但是对面的真仙太多了,由不得他任性,所以他犹豫一下回答,“我知道那里,但是昆浩的灵气贫瘠,对元婴不是很友好。”
“呵呵,”冯君笑了起来,脸上带着明显的轻蔑之色,“那里最多的时候,有九个元婴。”
顿了一顿,他正色发话,“其实你不敢去那里,我说得对吗?”
“这没有什么敢不敢的,”毋思真仙正色回答,“我求购些虚空材料,担心你误会而已。”
冯君无奈地摇摇头,“那还是不敢喽,其实你是想控制我,对吧?”
“没有的事,”毋思真仙很坚决地否认,为了表示自己没有恶意,他说得也很直白,“我只是担心我去了白砾滩,有些材料你舍不得拿出来,但是那些材料……对你来说基本无用。”
冯君无奈地叹口气,“无用,那也是我的材料,就最烦你们这种人……暂时无用的材料,就该卖给你吗?不卖给你就是暴殄天物?我真的很奇怪,你们的优越感都是哪儿来的?”
毋思真仙赶忙摇头,“我不是这个意思……”
“你就是这个意思,”冯君毫不犹豫地表示,“你这种人我见多了,也烦透了,打着大义的幌子……想提升自己的炼器水平,要量力而行,弄不到材料那是你的问题,我欠你的吗?”
毋思真仙顿时就无语了,他觉得跟这个人没啥可交流的——我就是想多抠点虚空材料出来,你这么上纲上线的,有意思吗?
冯君见他不说话,看一眼清矶真仙,“清矶长老,麻烦你帮我调查一下这三个人的身份好不好?他们说的是一回事,但未必仅仅是自私……挽情真仙的悲剧,不能再重现了!”
说到底,他还是怀疑对方的用心——至于拿大义来绑架,那都不算什么大事。
清矶长老还真听不得“挽情真仙”四个字,闻言眼睛都红了,“好的,交给我了。”
毋思真仙急了,“清矶长老,我们岚纹长老可跟您关系不错的,常去金乌。”
对于偏执的人来说,他们不认为自己的偏执有错,哪怕他听了冯君的话之后,觉得自己可能是有点过分自我了,但是他绝对不会承认。
(更新到,召唤月票。)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