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94 Lynn Ogden Lane

Blog Details

Home   /   s9ela好看的都市异能小說 人魔之路討論-第978章 靈蟲的劇變閲讀-0sv1n

人魔之路
小說推薦人魔之路
但即便是有五光琉璃塔,将溢出的两仪之火给吞噬,北河炼化此物的过程中,依然极为痛苦。
随着时间的推移,可以看到他掌心的血肉,被焚烧成焦炭,而后是齑粉,最后化作烟雾飘散,露出了他的骨头。
并且在他掌心正中,还有两枚火灵珠,正在将残血珠内部的两仪之火给拉扯出来,融入其中。
除了两仪之火蔓延外,一黑一白两种法则之力,亦是在他的掌心弹射。
但随着五光琉璃塔内部的五行法则运转,这两道火属性的法则之力,亦是被吞噬了。
好在整个炼化两仪之火的过程,除了痛苦之外,并没有其他意想不到的凶险。
就这样,眨眼就是两日过去。
只见那两枚残血珠,恢复成了本来的样子,并掉落在北河的脚边。
北河的双手手掌,依然微微摊开放在膝盖上,不过他的掌心位置,却燃烧着一黑一白两朵火焰,看起来极为奇异。
两仪之火已经被他给炼化,如今的他,正在让这种奇异的火焰,跟他掌心的火灵珠彻底融合。
两日过去,五光琉璃塔散发出来的赤色光芒,在暴涨到刺眼的程度后,就跟之前的金属性光芒一眼,骤然暗淡了下去。
至此,此宝就只剩下了最后的木水土三种属性的青绿黄三种颜色,依然在闪烁着。
某一刻,北河掌心燃烧的一黑一白两朵火焰,被他吸入了掌心的两枚火灵珠,并蛰伏在了其内。
与此同时,他也睁开了双眼。
低头看着双手掌心,他的嘴角勾起了一丝明显的笑意。
他能够清晰的感受到,他的掌心内有两股不同属性的火灵力蕴含。
而且这两股火灵力是两个极端,一股极为温和,还有一股无比的暴躁。
至于这两股火灵力的威力和神通如何,这就要他日后来慢慢尝试了。
这时他的双手掌心,依然没有皮肉,可以看到其中的散发出一缕缕晶光的白色骨头,以及在掌心正中,一黑一白的两枚火灵珠。
“呼!”
北河深深吸了口气,而后体内气血鼓动了起来,就见他掌心的肉芽蠕动滋长,只是数个呼吸的功夫,血肉就彻底的生长了出来,掌心变得毫发无损。
北河微微一笑,突破到无尘期,他肉身的恢复力,也暴涨了一大截。
抬起头来,看着五光琉璃塔已经补充完整的金属性和火属性五行之力,北河脸上的笑容更甚。
其实之前两仪之火爆发出来的火属性灵力,是有一些盈余的,但好在那个时候的他,已经将此火给炼化了大半,所以能够轻易将蔓延出来的两仪之火给抵挡。
吐了口气后,北河看向了脚下的两枚残血珠。
隔空将两枚残血珠摄来,将其放在面前,这时北河就感受到,这两枚残血珠中的惊人血气,因为之前封印两仪之火的原因,已经消耗了七七八八。
他有些肉痛的将这两枚残血珠给收了起来,这东西应该没有什么大用了。
不过若是有办法,将二者内部的血气给补充一番,说不定还是能够恢复过来。
心中如此想到,北河将这两枚残血珠给收了起来,而后一翻手,取出了那幅画卷法器。
看着手中的此物,他神色微微有些沉着。
现在他要想办法,将此物当中的龙血花给取出来,供五光琉璃塔吞噬吸收,补充木属性的五行之力了。
如果在寻常情况下,北河要取出龙血花自然再容易不过,但是如今在这幅画卷法器中,封印着灵虫母体,还有大群的伽陀魔蝗。
这些时日在禁魔阵中的他,可以说极为忙碌,根本就没有时间来处理这群灵虫,若是贸然开启画卷法器并踏入其中,必然会极为麻烦。
而这,也是之前北河选择先炼化两仪之火的原因。
沉吟间他还是做出了决定,取出那根金色长棍后,心神一动。
只见五光琉璃塔此宝便缓缓腾空而起,接着北河低声道:“季无涯!”
他的话音落下后片刻,季无涯的身形就从他脚下的一个漩涡中一掠而起,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接着五光琉璃塔再次降落,封堵住了出口。
北河将手中的金色长棍一抛,季无涯一把将其接过。
至此,北河体内只剩下三分之一左右的法力鼓动,注入了画卷法器中。
就见画卷法器凌空而起,光芒大涨的同时,在半空缓缓打开了。
“去,采摘龙血花。”只听北河道。
“是,主人!”
他的吩咐落下,季无涯当即躬身领命,而后双翅振动,向着头顶打开的画卷法器掠去,化作了一道金光,一闪就没入了其中。
与此同时,北河闭上了双眼,通过跟季无涯的心神联系,从季无涯的视角,查看封印了无数伽陀魔蝗还有那只母体的画卷法器内部,是什么情形了。
相信有他的指引,加上以幻神冥钢开路,季无涯能够顺利到达龙血花所在的。
“这……”
可是当他通过季无涯的视线,看到画卷法器内部的情形后,当即张了张嘴,满是吃惊之色。
只见在画卷法器中空空荡荡,他想象中漫天狂舞的伽陀魔蝗,竟然消失不见了踪影。
随着季无涯目光四下扫视,他就看到了在画卷空间某个位置,赫然有九颗丈许大小的椭圆形黑色球体悬浮着。
北河心中一惊的同时,季无涯双翅震动,向着那九颗椭圆形的黑色球体疾驰而去。
来到近前,北河就看到,这似乎是九颗巨蛋。
九颗巨蛋呈现黑色,除了形状规则之外,其表面凹凸不平,而且极为粗糙。
“这是什么……”
见此北河心中的震动更甚。
他可以肯定,这东西之前在画卷法器中根本就没有,所以一切都跟那群伽陀魔蝗还有灵虫母体有关。
季无涯神识探开一扫,而后他就感受到在这九颗黑色巨蛋内部,各有一股含而不放的惊人气息在酝酿。
仅此一瞬,北河心中就有了某种猜测。
灵虫这种奇异生灵,除了吞噬万物之外,还会相互吞噬。而有的灵虫,吞噬了同类后,就能够达到进阶的水准。
因此他怀疑,面前的这九颗黑色巨蛋,多半就是无数伽陀魔蝗相互吞噬后留下的。
也就是说,在这九颗黑色巨蛋中,是伽陀魔蝗的进阶体。
紧接着北河又想到了什么,只见季无涯目光向着四周扫视之际,还将神识探开,寻找着那只母体的踪迹。
但让他意外的是,母体竟然不见了踪影。
于是北河操控着季无涯,按照当年他钻研出来的步伐,向着那片龙血花花海行去。
当季无涯走过了迷宫阵,出现在那片龙血花花海后,只见一株株龙血花依然安静的生长着,但是他依然没有看到那只伽陀魔蝗母体的踪迹。
季无涯退了回来,再次来到了那九颗黑色巨蛋前,仔细扫视着。
这一次,季无涯围绕着这九颗巨蛋绕圈而行。
不消片刻,北河就通过跟季无涯的心神感应,察觉到了一丝端倪。
在这九颗黑色巨蛋中,似乎每一颗内,都有些许当初那只伽陀魔蝗母体的气息。
“难道……”
北河神色一动,猜测莫非是这九只进阶体的伽陀魔蝗,将母体给反噬了不成?
越想他越发觉得并非没有这种可能,而且这种可能性还极大。
低阶灵虫要进阶到高阶的地步,最后一道关卡,就是要挣脱母体的压制和束缚。而最常见的挣脱方式,就是将母体给反噬,以母体的血肉激发自身的潜能。
如果是这样,那么一切就都能够解释得通了。
唯独让他疑惑的是,据闻灵虫通过相互吞噬来进阶,过程是极为缓慢的,往往需要数年,甚至是数十年。
可是距离他将诸多的伽陀魔蝗,封印在画卷法器中,根本就不足一年,无数的伽陀魔蝗相互吞噬,就只剩下了最后九只。
细思之下他就猜测,这应该跟此地充斥的龙血花气息有关。
龙血花可是一种能激发灵兽体内血脉之力的奇物,能够让伽陀魔蝗相互吞噬并进阶,似乎也就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了。
一想到此处,他压下了心中的震动,而后吩咐季无涯再次踏入龙血花花海,摘下了一株株的龙血花,并从画卷法器中拿出来。
就在季无涯第一次抱着数十珠龙血花出现时,五光琉璃塔内部五行之力运转,数十珠龙血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枯萎,不消片刻就彻底干枯。
与此同时,五光琉璃塔表面的青色光芒,则猛地大盛。
北河心中一喜,从刚才的情形他看出来,龙血花蕴含的木灵力,果然澎湃无比。按照画卷法器中龙血花的数量,是绝对足够五光琉璃塔将木属性的五行之力补充完整的。
而接下来的步骤,就极为简单了。
北河静静地等待着,他能够感受到五光琉璃塔的木属性五行之力,在逐渐充盈。
但是在等待的过程中,他体内的那股冷血、凶戾、嗜杀,竟然在不断滋生。
这让他警惕大起,暗道莫非要走火入魔了不成。
而且这种预感,还极为强烈,仿佛无法避免。仅此一瞬,北河心中就生出了一种不妙的预感。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