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94 Lynn Ogden Lane

Blog Details

Home   /   jss8e引人入胜的玄幻小說 穿越從武當開始 起點-第五十九章.用桐油漆上看書-xfen3

穿越從武當開始
小說推薦穿越從武當開始
当孔乾被燕赤霞叫醒之时,他还仍旧迷迷糊糊的不知道发生了何事。
直到燕赤霞告诉他,军中的内奸已经被抓到了,又看到地上那堆已经认不出是什么东西了的灰烬残骸之后,他才下意识的点了点头。
当时那纸扎人欲要害他之时,孔乾根本连感觉都没有,那纸扎人便被孔乾识海中自行激发的神符瞬间焚为了一堆灰烬残渣,睡熟中的他连声个声响都没听见。
“唔..人已经抓到了吗?辛苦燕道长你们了。”
孔乾抬手揉了揉脸,恢复了几分清醒,然后才起身抓过一旁屏风架上的蟒袍披在了身上,邀请燕赤霞一同前去审问那队背叛的守夜军士。
两人出了营帐,来到场中,那一队守夜小队已经被薛强将军手下的军士被制服跪倒在地,一脸的颓然绝望。
“便见安王陛下,军中内奸已被末将及燕道长拿下,如何处置,还请安王殿下示下。”薛强行礼道。
孔乾摆了摆手,示意薛强不必多礼,然后才转头看向了下方跪着的那些叛徒,目光最后在他们的队长脸上停了下来。
“李海…没想到居然是你。”
孔乾颇为感慨的说道,这李海,可是他麾下的老人了,最初在他还未得到陆植相助之时,这李海便已经是他手下的袍泽兄弟,却没想到,背叛自己的人当中,居然还有他一个。
那李海也不说话,只是低下了头去,不敢对上孔乾的目光。
孔乾抿了抿嘴,有些失望的说道:“算了,本王也不问你为何要背叛本王了,本王只问你一件事,指使你之人…可是龚兰青?”
他口中的龚兰青,正是他麾下的重臣之一,亦是最初之时便跟在他手下的幕僚之人。
当年那龚兰青不过是个落第的书生,后来得了孔乾的看重,被他招入了麾下,成为了他的幕僚。
再后来他起兵打下了关中,又再次将龚兰青提拔到了州牧的高位,划分出了数县之地让其治理,可以说对他是照顾有加了。
而李海与那龚兰青素有交情,从小便一起长大,当年也是在龚兰青的举荐之下,孔乾才将李海招纳到了手下,所以李海的内奸身份暴露之后,孔乾第一个怀疑的,自然是那龚兰青。
年前,那白莲教妖女混入他府中,欲加害于他,后来事情暴露,陆植替他调查出了那背后与白莲教合作之人…乃是他的一位堂兄。
但是他那位堂兄,志大才疏,算得上是个十足的草包,而且当他派人前去抓捕之时,他那位堂兄便已经先一步服毒自尽了。
孔乾当时就觉得奇怪,怀疑他这堂兄不过是被人给推到前台来顶包的棋子罢了。
这件事后面,可能还有隐藏的更深的幕后之人,毕竟以他堂兄的脑子,还谋划不出这等精妙的设计来,而且他自尽的也太是时候了。
但是那白莲妖女的记忆中,却只有与他堂兄接触的记忆,且他堂兄也已经身死,死无对证之下,事情一下子就中止在了这里。
可惜当时陆植已经去往了洪真县解决白莲教,孔乾只能等到他回返之后,才与他说了此事,但那时候孔乾他那位堂兄的尸体都已经不知所踪了。
直到今天,那幕后之人再一次忍不住出手之时,才被他们再次找到了破绽,一举锁定了他的身份。
李海抬头看了孔乾一眼,叹气道:“安王殿下既然心中已有了定论,又何必再问了呢?”
“是末将对不住安王,只求一死,还请安王殿下成全。”
孔乾深深的叹了口气,有些意兴阑珊的摆了摆手:“拖下去吧。”
半月之后,广平县。
当孔乾带着人来到州牧府之时,那龚兰青早已经备好了酒宴等候着他了。
“安王殿下,看到您平安归来,微臣也就安心了。”那龚兰青如是说道,语气中夹杂着几分庆幸,几分遗憾,显得矛盾无比。
孔乾微微眯了眯眼睛:“我也没想到,你居然会真的乖乖的束手就擒,等着我来。”
龚兰青笑了笑,抬手示意孔乾落座:“承蒙安王殿下的恩典,让微臣从一落第书生,做到如今手握一方大权的封疆大吏…临死之前,总是要回报安王殿下一番的。”
说着,只见其起身从屏风之后端出来了一个托盘,托盘中摆放着一件叠好的杏黄龙袍,一叠奏折。
“这件龙袍,与这份奏折,便是微臣最后送与安王殿下的礼物。”
“呵..如果安王殿下你回不来的话,这件龙袍,大概就要被微臣穿在身上了,这封奏折,也会被烧掉。”
“好在安王殿下你吉人天相,明君自有神佑,微臣这点阴谋算计,自然是伤不到你的。”
孔乾不语,他只是皱眉的看着这龚兰青,他似乎从头到尾都没有看清过这个人,也根本就理解不了他那矛盾至极的想法。
龚兰青笑了笑,摇头道:“好了,安王殿下,你又何必做出这幅表情?微臣只是想和你话个别而已。”
他拿起桌上的酒壶,给自己到了一杯酒,说道:“安王殿下,能陪微臣喝一杯送别酒吗?”
孔乾沉默了几秒,点了点头。
龚兰青脸上这才重新露出了微笑,然后拿起桌上的另一把酒壶给孔乾倒满了酒。
注意到孔乾那审视的目光,龚兰青说道:“安王不必疑惑,微臣那杯酒中,是下了‘醉生梦死’的,自然不能让安王殿下陪微臣一起醉死过去。”
孔乾眉头皱得更深了:“你..?”
“微臣怕痛。”龚兰青抬头看着孔乾说道,“无论是斩首还是凌迟处死,都太疼了,而且连全尸都留不下来,所以就请恕微臣自作主张,来个醉生梦死吧。”
“———安王殿下不至于连这点请求都要回绝微臣吧?”
孔乾并未出声,只是端起了酒杯,举向龚兰青示意。
叮..轻轻的一声撞杯声,两人昂首将杯中之酒一饮而尽。
孔乾也并不担心龚兰青会在给自己的酒中也下毒,虽然他也不知道龚兰青究竟是何想法,是真的洒脱赴死,还是又一次的算计。
但有造化青莲护身的他,就算把鹤顶红当酒喝,也最多就是感觉这‘酒’味道苦了点罢了。
“安王殿下,微臣..就先走..一步了…”
看着龚兰青那缓缓失去生息的身影,孔乾微不可查的叹了口气,出声从厅外召来了两名卫士,吩咐他们将龚兰青带下去安葬。
“慢。”他突然想到了什么,转头看了一眼龚兰青的尸首,眼中神色闪烁了一番后,又说道,“先寻一副上好的棺木来,以铁钉封死,用桐油勾缝漆上,停灵七日后,再行安葬。”
“喏!”
待人下去之后,孔乾才将目光转到了龚兰青留下的那件龙袍,以及那封奏折上。
那件金丝缝制的龙袍,他只是看了一眼之后,便没再理会了,而且今后估计也不会再看它一眼,倒是那封奏折,却是要仔细看一看。
打开奏折看了几眼后,孔乾顿时便知晓了龚兰青留下这封奏折的目的与用意。
奏折之中,有一份名单,全是他麾下别有二心之人,有些是他的人,有些是他的合作者,也有一些疑似是别的势力安插在他麾下的暗棋。
而那些人所犯之事,一条条都清晰的罗列在奏折之中,孔乾只需要依着这封奏折里的名单,一人一人的处理下去,不说能彻底肃清他麾下的叛逆野心之辈,但也能扫清大部分不安分之人了。
花了近一刻钟的功夫,详细的看完这封奏折中的内容后,孔乾才合上了奏折,起身离开了这里。
六个时辰之后,夜晚的灵堂之中,那座用桐油漆的油光泛亮的棺椁之中,突然传来了一阵轻微的异响,随后声音逐渐放大,最后更是发展成了一阵尖锐刺耳的疯狂抓挠声,诡异且恐怖….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