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94 Lynn Ogden Lane

Blog Details

Home   /   9mf46精华玄幻小說 太上鏡之映照諸天-第284章:論道大禪寺,獨霸太始山脈分享-gqhr3

太上鏡之映照諸天
小說推薦太上鏡之映照諸天
“前种恶因,今受其恶,万般自作还自受,地狱受苦怨何人……善哉善哉。善男子,知善因生善果,恶因生恶果,远离恶因……”
自叶凝降临大禅寺第三个时辰之后,身披大红袈裟、长眉灰白的大禅寺方丈慧空,此刻满面疾苦的迎着那远去的道袍,高诵佛号。
显然,大禅寺此番毫无疑问的吃了个大亏,若非其付出的惨重代价令叶凝满意,只怕,今日之事就不是现在那么简单了……
思及此处,慧空和尚于念经之时,不经再次看向自家师弟、大禅寺护法斗僧——慧法……
此时,慧法和尚那人仙级滴溜溜滚圆的光头之上,刺目而入骨三分的那半阙掌印,看似虽无狂暴之力,未给其乃至大雄宝殿带来太大的伤害。
但,先前叶凝那轻飘飘的一掌之下,慧空和尚可是清清楚楚的听到自家师弟体内、那一连串噼里啪啦的筋骨炸裂之声!
以至于在如今的大雄宝殿内的黄玉地砖之上——
慧法和尚先前吐出的那口鲜血,此时还如岩浆一般,直好似铁水落在冷水里,嘶嘶作响,正冒出滚滚浓烟……
若非自家师弟意志顽强,一直强行支撑着给自己撑门面,只怕……
饶是修为早已高达六劫鬼仙之境界的大禅寺方丈,此刻仍是不由在牙疼之余,其高大的身躯微微弯下,面色愈发疾苦。
咔咔咔~~~
感应着自家方丈落在自己身上那担忧的目光,慧法和尚一振精神,强忍着酥软成一片的牙齿与意志被人碾压的痛苦,苦笑着道:
“师兄且放心,师弟无访,那太上道主之修行时间、虽远不及你我之零头,但无论是实力还是对于每一分修为的掌控之力……
此人都远超凡俗,非常人能比拟!既然说的是伤……那他便绝不会要了我的命!”
慧法和尚再次吐了口血,又深吸一口气,微微自蒲团上挪动自己的屁股——在他屁股下,那潺弱如枯草一般的蒲团,
此刻竟是一丝未断!
那一巴掌,连大禅寺之人仙都在其下重创,可如今复观之,区区一枯草铺团却纹丝未伤!
如此之修为,如此对于力量的掌控力,再加上那不过短短数年的修行时间……
慧空和尚此时虽未给全球变暖再添一份力,但其本就苦涩的面容上,此刻却是愈发疾苦、颓败。
“该还的、该给的、该留下的……觉明、觉真、觉灵,你们三个分别处理好,送去太上道;该带走的、能带走的,全部打包!”
“觉空,觉因,你们率一部印字辈弟子,于大千世界寻觅佛土……多与在外的俗家弟子沟通……”
“慧法师弟,你且在此好好养伤,勿要走动,待伤势痊愈之后,我等再一同迁往新佛土!”
……
“喏……”
于那一道道有气无力的回应声间,大雄宝殿外,一缕缕人影闪烁,各自带着三分凄凉的向着四面八方掠去。
……
良久,大雄宝殿内。
“师兄,我们……我们真的要迁走?迁离佛土?”
“阿弥陀佛……一切有为法,皆如梦幻泡影,应作如是观……佛土何处不在?灵山便在你我心头……”
慧空叹息,“人在寺在,心在佛在,师弟,你万万不可因此心起魔念,此番过错在于我等……赵道友如今于人间全无敌,你我当受此业!”
“师兄!!!”
“唉……如我处处经中所说因果。劝诸众生读诵修行得度苦难。若闻……”
…………
随缘随分出尘林,似水如云一片心。两卷道经三尺剑,一条藜杖五弦琴。
囊中有药逢人度,腹内新诗遇客吟。一粒能延千载寿,慢夸人世有黄金。
亲临大禅寺,收刮了其间小半珍藏,顺便将其撵出太始山脉的叶凝,自出得大禅寺后,便未再继续在山中停留。
太上道的珍藏一向就随身放在永恒国度之中,因此,对于太上道的驻地,历代道主都不甚重视。
便是叶凝,也仅仅只将黑白二龙留于太上道中,随即,他便孤身一人出了太始山脉,出了太康省,行,走在中州大地上。
此时的他,数世积蓄耗尽,修为早已臻至当前所能达到的巅峰,如今他所要做的,是继续修行,继续体悟大道,继续积蓄……
众所周知,人仙武道最后的九十九个大窍,便藏在这大千世界的九十九州之中。
因此,叶凝此番出行,若非要定个目标,那大概便是走遍九十九州,参悟那最后的九十九个大窍……
……
时值三月,春满人间。
南北通向中州古道和南州古道的黄梁镇,此时正一片喧嚣,四面八方的客商尽皆云集于此,论起繁华热闹,绝不亚于一省的大城。
某一日,
一个面容俊秀,身披道袍,腰下带剑,足不沾尘的青年道士,穿过起起伏伏的山峦小径,嗅着一缕饭香,踏入了黄粱古镇。
黄粱镇的黄粱米饭,实可谓声名远播。
据说,其饭香能在口齿之间缭绕数日不散,就连晚上睡觉的时候,那股香气都似乎能直入魂梦,令人美梦连连,
是故,有“黄粱美梦”一说。
南方稻米,天下之最,而黄粱米饭,则为南方之最!
叶凝一路南行至此,既是机缘巧合,自然不会错过这一饱口福的机会。
镇中最善烹煮黄粱米饭的黄粱酒楼位于古镇中央,其背后那条清幽的雁江,是白浪江的分支,江边一色的茶树,
青石堤坝,江水清幽,宛若一块淡蓝水晶。
河中游鱼可数,远处有许多孩童在水中嬉戏,更有一些洗衣服的妇女在用石槌敲打衣物,发出“砰砰砰”有节奏的声音……
出世清静,入世繁华,品味着那清静与红尘之间的真意,叶凝不疾不徐的走入了镇中心。
黄粱酒楼非常大,纵横有十多间大楼,间间都是三层,耸立在镇中心的街道两旁,一眼望去,似乎整条街都是酒楼的产业。
叶凝一到黄梁酒楼下面,立刻就有伙计前来迎接,因见他腰悬长剑,身着道服,倒也未曾怠慢,一路弯腰打躬的把人请了进去。
“来一桶黄粱米饭,几壶黄粱米酒,另外,把你们这里的特色小菜整治几个,不要太荤太腻味。”
叶凝随手丢了几块小银饼子过去,伙计放在手里掂量掂量,观察了一下成色。
当他看到银钱上有霜一样的纹理,又用指头弹了弹,到耳朵边听得风铃一样的余响,知道是上好成色的“纹银”,立刻便眉开眼笑。
大周铸造的银币,在各个督府都有铸币局,虽然式样相同,但成色却有偏差,天下各地的银币间成色最好的,
钱面上有霜一样的纹理,这才是真正的“纹银”,非富贵人家不能用。
因此,这伙计一路便直将叶凝带到了酒楼顶层。
不同于底下的喧嚣,酒楼顶层非常清静,四周皆以精致的屏风隔断,做成了几间临窗的雅间,可以远望风景优美、水平如镜的雁江。
仅欣赏了片刻风景,那伙计便带着黄粱米饭上来了。
这黄粱米饭能为天下之最,自然面相不凡,此物于洁白之中带着些许纯金之色彩,香气扑鼻,令人闻之便不由食欲大增。
吃在嘴里,第一感觉便是清香无比,圆润如珠,咀嚼起来,也非常有嚼头。
此米,的确是稻米中的极品!
因此,叶凝少见的在此酒足饭饱了一顿,待结了账,他才不疾不徐的下了酒楼,向着镇外走去。
南州古道两旁青草芬芳,远处绿山延绵,溪水潺潺,风景优美如画,行于其间,不自觉便予人一种心旷神怡之感。
“跟了我一路,还不出来么?”
寄神于青山绿水之中,不知何时回过神来的叶凝,忽然侧目望向后方虚空,一双眸子淡漠幽深如空空虚无一般,如是言道。
一声轻笑如银铃,紧接着,伴着那道清幽如淡兰般的声线的,是一股似是从百花丛中宣透而出的香气,传入了叶凝的鼻间。
“道兄果然不凡!奴家真没想到,
太上道主,当今天下第一的人儿,不但修为高深,才智卓绝,竟还是个出尘绝世、气宇轩昂的美男儿,真是令奴家心动呢……”
虚空微微波动,一名身着罗衫宫装的美貌女子,缓缓自远处优雅的踏步而来。
这女子肤色宛如皓月,无一丝一毫瑕疵,芊芊素指间轻捏一片花瓣,眸中的柔情如要溢出。
美人迎面,柔情如波,然而道心如铁的叶凝却浑似看不见一般,神色淡漠如天道,高深不可测。
唯一能令他之心念有所波动的,大概便是对方身上那股令人闻之便要陷入一帘幽梦,回味无穷的异香。
“香道?”
微微侧目,迅速脱离那异香影响的叶凝,
眸中一缕异色一闪而过,随即,当他再看向那女子时,那女子虽依旧美的令人心惊动魄,可却没了先前那种令人见之起意的感觉。
当下,带着三分了然,他悠悠问道,“你是?”
“道兄果真不愧是太上道主,心儿如钢铁一般坚不可摧,完全不受奴家这天香秘朮的影响,只是,富而不****家更爱了你呢!”
女子微微仰头,其澄澈如秋水般的眼眸间带着三分幽怨,三分孺慕敬佩之意,脚下轻踏莲步,优美动人的走到叶凝身畔。
素手上移,在其欲要触到叶凝脸颊之时,女子又柔声言道,“奴家竹幼幽,太上道兄可要记紧了,莫要忘却,要不然~~~
奴家定不放过你……”
“闻香教圣女竹幼幽?你寻我何事?为何一路跟随?”
听得天香秘术与竹幼幽的名字,叶凝眸光一动,立刻便在来自于上一任太上道主传承下来的信息中,寻到了此女的来历。
自前朝失国以后,大千世界曾迎来一段长达数百年的战国混乱时期。
在此期间,闻香教曾行扶龙庭之事,辅佐一头潜龙,差点席卷天下,只是后来随着那头潜龙的败亡与大周的崛起,
仇家满天下的闻香教不得不销声匿迹,迄今已有数十年光景。
“道主竟也知奴家这一小女子?
奴家实感不甚荣幸!道左相逢,有缘会面,想来奴家与道主应是有缘,不知道主可否让奴家向您述说一番闺中忧愁?”
竹幼幽眉眼弯弯,满目温柔的轻掩红唇,笑得既清纯又妩媚,她的话语如珠落玉盘,清脆动人,在“诉说”这两个字上用的极重。
她的眸子在此时更如月牙一般弯起,身上的香气又淡漠了些,可反而比之前更加撩人心弦。
一幕幕轻歌曼舞般的虚影,肆意浮现,令人心生无限旖旎。
叶凝眸光不动,心神定若秋水,宁若冰镜,任那一幕幕旖旎光景于镜中浮现,却浑然不沾他身,只高居于外,默默观看。
不得不说,这闻香教的功法一重强过一重,以叶凝的心境竟也不能完全脱其影响,着实有些不凡之处,值得琢磨……
“我与竹姑娘从未相识,何来诉情之说?”
叶凝漠然开口之际,虽依旧不动声色,可却也未有其他举动,因此,看上去他似是受到了那些旖旎虚影的影响……
“相逢何必曾相识?十年修得同路行……道主亦修道之人,上体天心,下和人元,难道连这一点也参不透吗?奴家可不信!”
竹幼幽娇笑着再次贴身上前,她的声音愈发的慵懒,其手指在叶凝胸前轻按,似是在感受着他那句修长的肉身与强健有力的心跳。
佳人伫立,轻倚在俊秀青年身前。
群山环绕,烟尘四起,如一幕画卷,引动人心。
而周遭渐渐升腾起的缕缕香气,则仿佛是万花之精华糅杂,并以一种极为协调的方式,席卷到周遭一切之地。
天香三卷,香魂梦里!
当年战国争霸之时,诸多鬼仙武圣,只要遭了这香气一卷,便会从心灵深处对施术者产生依赖与爱慕,就连梦中都无法安定神魂。
中术之后,就如同潜意识都被扭转了一般,从此对施术者死心塌地,言听计从!
这门道术的立意与威能,却是比桃神道的七情之苦痛、六欲之惧恐更加危险!
因为,这门道术的受术者一旦中术,便只能心甘情愿的去顺从施术者,无论对方有如何要求都丝毫不觉,只悉数照做。
这种道术,这种力量,若练到极深处,简直有颠覆天下之威,也难怪闻香教至今依旧是大周榜上有名的邪教!
呜呜呜呜!
叶凝心定如水,眸中却华光大甚,仿佛一时不查,被这股隐晦而玄妙、突然而来的术法撼动了内心。
实则,在丝毫不受影响的心灵深处,叶凝一面默默研究那闻香教的朮法,一面轻声叹息。
谁能想到,他刚刚逼那同样擅长心灵之道的大禅寺举派迁出了太始山脉,可刚出来不久,
他竟又见到了一个同样能扭曲人心智的闻香教圣女……这种感觉,实在是令人……非常无奈……
或许,这便是梦神机这个名字于此界之位格中,天生便有的机缘、因果,需他亲自解决!
心灵之交锋,一向凶险莫测,成败只在瞬息之间,故其极为隐晦、玄妙,几乎不为外人所知。
其所表现在外的,大概仅是叶凝的身躯突然定了定,竹幼幽体表的幽香,则愈发深沉……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