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94 Lynn Ogden Lane

Blog Details

Home   /   z8fkf火熱連載都市异能 寒門禍害 起點-第1711章 放榜分享-zhs0q

寒門禍害
小說推薦寒門禍害
填榜日,亦是放榜日,故而考生们早就期盼着这一天。
特别是那些自以为考得好的考生,早已经摩拳擦掌,甚至私底下偷偷地准备好喜钱,只等报喜的官差敲锣打鼓前来。
在吃过早饭后,很多士子都会聚到客栈的前厅,亦或者是会馆的前厅。
如果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的话,他们却是不会离开在礼部登记的居所了。这样既能第一时间收到喜报,又不至于让官喜的官差扑个空,所谓是“予人方便,予己方便”。
“贡院放榜了!”
“贡院放榜了!”
在顺天贡院的报喜队伍刚刚有动静的时候,一个个仆人骑着马纷纷返回客栈或会馆,大声地汇报最新的一则消息。
放榜,这是一个重要的时点,预示着一张张喜报会陆续到来。
到了这个时候,大家的心情无疑是矛盾的。他们一方面是希望报喜官差即刻前来报喜,另一方面却又希望能够高中的名次能够靠前一些,算是最为煎熬的时刻。
城东全中客栈,前厅饭堂中。
由于这间客栈离顺天贡院不算太远,且房费相对要便宜一些,故而成为很多考生的首选,在这里居住着清一色的考生。
跟着其他地方的考生一般,大清早他们便是纷纷聚到饭厅中来,叫来了一桌好酒好菜,默默地在这里等候着好消息。
“今天真是一个好天气啊!”
“天气虽好,但没准是我们的阴天呢!”
“若是咱们平日对经史钻研得再深一些,此时想必不用如此提心吊胆了!”
……
以陈诂为首的一帮福建士子围桌而坐,只是听到报喜开始,大家都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对高中并不敢抱太大的希望。
砰!
大家正说着话的时候,邻桌的一名老书生突然摔倒在地,一名同伴匆忙上前将人扶住,却发现这位老书生已经是酩酊大醉了。
同伴让小二帮忙将人送回房间,对着众人进行解释道:“李兄此次亦是倒霉,他平日专钻于经史,偏偏本次会试的五道策论有些刁钻,他却是仅能答出两道!”
“此言差矣!此次会试的策论并不刁钻!”
“他不关心国家之事,只埋头钻研经史,出仕亦是书袋子!”
“既然是林侍郎主持本届会试,那么他就当要学一些致用之道!”
……
在场的士子当即否定了五道策论题刁钻的观点,却是纷纷发表各自的看法,对于林晧然重策论都表达了支持。
没多久,大家听到了南边传来了鞭炮声,知道报喜已经开始了。
一个华服公子哥显得坐立不安,对着正在柜台间敲着算盘的钱掌柜大声地询问道:“钱掌柜,你这间全中客栈一共出过多少位进士呢?”
正是这时,一个面上没有一丝表情的青年男子从柜台前经过,仿佛天生就一张棺材脸般,却是径直朝着门口走去。
堂中的人都看到这一幕,脸上不由得泛起一丝诧异。
毕竟今天是放榜日,哪怕是确定落榜的士子,都会选择跟刚刚这位仁兄直接醉倒在这里,而不是这个时候还往外面跑。
“陈老爷,等一下,你今天又要到外面吃饭对吧?”钱掌柜叫住了这个棺材脸的青年男子,显得苦恼地询问道。
陈姓棺材脸青年男子停下脚步,显得一本正经地道:“我给了你房钱,可不曾答应要在你这里用餐,这是我的自由!”
钱掌柜是一个精明的生意人,虽然故意将房价压了一压,但饭菜的要价却比较高,收入一点都不比别家少。
不过并非每个举人都这般糊涂,而这一位陈姓棺材脸青年男子更是一次都不曾在他的客栈用过餐,住的亦是柴房整理出来的特价房。
只是到了今天的放榜日,这一位陈姓棺材脸青年男子似乎还是不打算在他这里用餐,当真是节俭到家了。
钱掌柜暗叹一声,显得豪气地挥手道:“得了,你也别跑去东街刘老六的烧饼铺子,这一来一回还不得要花费多少时间,我送你一碗肉粥!”
陈姓棺材脸青年男子扭头认真地望着钱掌柜,沉默了两秒,却是突然蹦出一句道:“我饭量大!”
扑哧!
坐在饭厅吃饭的考生们看着这个棺材脸如此的小家子气,有人忍不住笑出声来,更多人却是打心里瞧不起这个人,心道:这种人若能被主考官看中,当真是老天没眼了。
钱掌柜一听这话,虽然心里很是肉疼,但还是豪气地大手一挥道:“管饱!”
“在下福建兴化府陈诂,不知兄台如何称呼?”陈诂倒是有君子之风,显得彬彬有礼地主动站起来打招呼道。
陈吾德不擅于交际,在场的人几乎没人知道他的情况,迎着陈诂微笑的表情,显得面无表情地回应道:“在下广东肇庆府陈吾德!”
此言一出,一个中年胖子便是疑惑地道:“你既然是广东人士,为何不入住广东会馆,那里可是免费的!”
众人一听,亦是纷纷疑惑地望向了陈吾德。
若是论到会馆的实力,广东会馆已然是第一位。由于得到书雅斋李云虎的支持,只要是赴京的广东考生,食宿一律全免。
陈吾德却是并没有回答中年胖子的问题,而是一个人径直到角落的位置坐了下来。
“呵呵……陈兄,你不会是得罪了人,人家将你赶了出来吧?”那个中年胖子似乎看穿了一切,当即对着陈吾德大声地询问道。
陈吾德仍然没有回应,接过小二送上来的肉粥,便是津津有味地吃了起来。他的饭量确实是大,吃过一大碗肉粥后,又要了一大碗。
大家虽然觉得陈吾德是个怪人,但并没有将过多的注意力放在陈吾德的身上,而是静静地等候着报喜官差的到来。
突然间,一个士子从外面匆匆走了进来。
有人认得这个士子,却是不由得苦笑地摇了摇头。这个士子比先前醉倒的士子更是不济,却是不小心烧到了卷子,令到他提前失去了登榜的机会。
钱掌柜听到这个质问,显得心虚地望了一眼考生们的酒桌,却是如同乌龟般缩了缩脑袋。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