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94 Lynn Ogden Lane

Blog Details

Home   /   un460熱門連載都市小說 身爲勇者被魔王俘虜了該怎麼辦 愛下-第八一零章 你究竟是什麼怪物!(開學了…二合一)讀書-1t2o6

身爲勇者被魔王俘虜了該怎麼辦
小說推薦身爲勇者被魔王俘虜了該怎麼辦
黑光于空中凝聚,化作了一股充满着破坏性的可怕能量。
可怕的威压冲天而起,就宛如神灵的神威一般,令人不禁感到心生胆寒。
“别想逃!”
阿巴登的声音冷冽的在别西卜的耳边回荡。
“破坏!”
只听见她冷冷的吐出了这样的字句,随后骨臂在空中挥斩而下。
在别西卜那一副咬牙头冒冷汗的表情之中,可怕的力量从空中迸发,瞬间在整个战场之上爆发肆虐,周围的一切就宛若泡沫所化作的梦境一般,只是转瞬之间被破坏殆尽。
一眨眼的时间?亦或者说连一眨眼的时间都尚且还没有达到?
待到别西卜眼前的白光尽皆散去之时,眼前的这一片区域所发生的改变足以让任何一个人惊讶到合不拢嘴。
呈现在众人眼中的场景就好似整个空间被剜去了一大块一般。
什么爆炸所产生的碎片,什么沙土横飞的画面,那种只不过是让物体原本的模样发生了改变,让一些固态化作液态,液态化作气态罢了。
一切的一切,尚且都还能够有机会得到恢复的机会。
而眼前的这一切,眼前的这一切就如同之前所说的那般,仿佛将空间当中的某一块生生剜去,被生生的从中切割,直接从他们的眼前消失殆尽了一般。
虽然之前就已经是看到了这样子的场景发生在自己的面前,可是,哪怕这是第二次也还是为别西卜带来了一种极度恐惧的感触。
那黑光触碰之处,即便是堪称超上位魔法当中最强防御的【冰面镜】也不过只是一瞬之间消失殆尽,就仿佛被吞进了黑洞之中,被瞬间从固态升华为气态似的。
如果只是升华从气态尚且还好,可真正令他的表情化作如此的,还是因为冰面镜被吞噬之后根本就没有一点儿升华亦或者说液化的迹象,那是消失,真正意义上的从眼前就此而消失不见的感觉。
看到这一幕,饶是别西卜也是忍不住到吸了一口凉气。
这就是,神明的【权能】吗?
【破坏】
这个权能就如同它的名字一般,能够破坏所有的一切物体的能力。
和这个家伙战斗的话,无论如何都不能被这道黑光触碰到,虽然知道这道黑光绝对不会如同湮灭其他东西一样直接将自己也弄得消失,但那可怕的权能也绝对会让自己身受重伤丧失掉大部分的战斗力。
我现在突然想和这家伙曾经作为主神的状态之时战斗了。
别西卜嘴角狠狠的抽动,没有办法,谁让这个家伙的能力实在是太过于变态了,变态得就好像是自己在和世界的法则之间进行战斗一样。
对方随手一挥就能破坏掉一片空间的事物,而自己的魔法……
就算是超上位魔法也绝对达不到这样子的可怕水准。
如果这里不是王城,别西卜的魔法绝对可以做到轻松摧毁一座山峰,毁灭一座不是很大的城镇。
但是这里可是王城,所有的建筑都是有着能够减少魔法伤害的能力,再加上大结界本身所带来的加持,他想要在这个地方达到阿巴登所做到的这样子的破坏力,就算只是范围达到一致,那也绝对是一件可以称之为天方夜谭的事儿。
只不过,他现在心里面最在意的并不是对方的权能有多恐怖。
他现在只是很在意一件事儿。
“你的权能,是不是能够一直维持下去?”
任何东西都有着限制,越是强大的能力,其限制也就会越发的强大。
这就好像是别西卜的圣剑终解一样,圣剑的威能的确恐怖,甚至于比之这【破坏】也绝对不弱分毫,可是圣剑终解的缺点就在于消耗太大,对于身体的负担也是太过沉重,就算是他,也不能够频繁的这圣剑终解的力量。
就算是对方的权能,也肯定不能够一直使用,到了一定的程度的时候,就肯定会在一段时间之内无法再次使用这种能力了。
“呵呵…”
阿巴登冷笑着,仿佛一点儿都不在意别西卜刚才的话。
不在意自己刚才那两道可怕的攻击都落在了空处似的。
下一刻,只见得她的身形瞬间闪掠消失,转眼之间便是来到了别西卜的面前,随后,那锋锐的臂刃毫不留情的冲着别西卜的颈脖斩击而下,就如同大剪一般,要生生将别西卜身首分离。
“啧…”
对方的速度很快,如若不是别西卜用魔眼辅助自己捕捉到对方的身形,这一记攻击恐怕他也只能硬抗。
在对方攻击到来的一瞬间,他背后的双翼也是狠狠一震,瞬间闪掠暴退离开了对方的攻击范围。
可阿巴登却并没有打算就此给他喘息的机会,更加凌厉的攻击宛若狂风暴雨般接踵而至。
无奈之下,别西卜也只能够凭空凝聚出一把冰剑与之战斗。
锋锐的臂刃,坚硬的节肢足部,这些当这些攻击落在冰剑上之时,那一道道冰渣也是随之而飞溅,一个个凹坑小洞出现在冰剑的表面。
不多时,那冰剑便已经是破碎从别西卜的手中化作一块块碎冰落下。
有时候别西卜真的很想喊一声。
‘有种我们对轰魔法,在我没有办法动用武器的时候和我战斗这算是什么本事啊!’
然而他自己也清楚,这种话说出来就跟个二货没啥区别,人家凭啥要占着这样子的优势不用,非要和你这个家伙用武器来对轰啊?
别开玩笑了好吧!
冰剑破碎了,没有武器的他只能再度凝聚,一次次的破碎两人的战斗就仿佛是怎么都停歇不下来了一般,陷入了一种极度焦灼的境地。
如果可以的话,别西卜现在就想要直接神化,让眼前的这个家伙看看什么才是真正意义上的神明级别的力量。
然而他现在是可以用神化击败对方,但他却无法保证能够击杀对方。
这个地方所发生的的情况外面肯定无从得知。一旦自己的神化时间过去陷入虚弱,就算是阿巴登不对他动手,只是身边的那些蝗虫军团,就已经是足以收割掉他的生命。
也不知道是不是上天眷顾,又或者说是阿巴登的近身作战能力本就不是很强,就在别西卜闪身躲开对方攻击重新凝聚武器之时,他明显的看到了对方的臂刃似乎变得比之前僵硬了不少。
好机会。
他如此想着,随后凝聚着冰剑,就如同之前的战斗一般,直接迎着对方冲了上去。
冰剑与对方的臂刃和肢体疯狂碰撞,冰块破碎声不断的在上空回响。
而别西卜的注意力则是一直放在了对方的身上,亦或者说是对方那臂刃之上。
他在等待着一个机会,一个能够让自己反败为胜,将对方一举击破的机会。
而这个机会,注定不会让他等待太长。
一刹那的时间,别西卜的魔眼捕捉到了对方臂刃那一瞬间的僵硬。
而就是这个机会。
别西卜的冰剑在挡住对方攻击的一瞬间破碎。
不过,这一次的破碎可不是被对方的攻击所击碎,而是他主动破碎掉了冰剑使之化作了一柄不是更加灵活的短刃。
随后,只见得他的手指灵活的运作着,那冰刃在他的手指之中就恍若是开始起舞。
“呛!”
伴随清冽的刀鸣。
冰刃在手指的灵活之下将对方的臂刃生生的斩裂下来。
来不及发出任何痛呼,阿巴登就仿佛是看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身形一闪,就连大好的可以攻击到别西卜的机会都被她给放弃掉了。
站在远处,两人就这样子在半空中对峙着,一个面色平静,手中拿着的冰刃就如同飞刀一般在手中旋转着。
而另一边,断掉了臂刃的阿巴登则是一脸的凝重与寒意。
就在别西卜攻击到她臂刃的那一瞬间她就已经是清楚的知道了。
自己的那一只臂刃一定是没有办法能够保得下来了。
或许她的臂刃防御力可以堪比有些坚硬的大盾,但是在面对那冰刃的时候她却没有分毫的信心。
哦不。
准确来说不是冰刃,而是那倒映在她眼睛之中的,那泛着七彩虹光,眼角燃烧着赤金色火焰的可怕眼瞳。
“为什么?!”
阿巴登瞪大了眼睛,似乎是个根本就没有办法去相信出现在自己眼前的东西似的。
她的口吻之中没有因为自己臂刃被切割之后的愤怒,也没有对别西卜那可怕能力的控诉,她的言语之中所透露出来的满满的都是惊惧和难以置信。
那就好像是,什么绝对不可能会出现的东西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一般。
“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你为什么会有和那两个怪物一样的能力?!”
她瞪着眼睛,死死的看着眼前的别西卜,用着低沉的声音说道。
“难道说…你是他们的后代吗?”
“不!你的体内连一点儿他们的气息都没有,我看错了,你根本就不是他们的后代,你根本就是一个半人半魔的灵魂催生出来的怪物!!”
阿巴登抬起另一只臂刃,愤怒的宛如指责一般的对别西卜怒吼道。
“这个世界,怎么可能会允许你这样子的家伙存活在这个世界之上!!”
“难道说它就一点儿都不害怕你最后会和当初那个疯子一样,一言不合,便是将世界都摧毁掉吗?!!”
说着,她的面容也是越发的扭曲,尽管眼前的一切都是真实的,但是无论如何她都无法相信自己眼前发生的一切,她宁愿相信这只是自己看到的梦境。
“果然….把你制造出来的家伙果然就是一个疯子!”
她这样子面色扭曲的怒吼着,但是却已经是没有了要继续战斗下去的欲望。
战斗?
不,虽然她知道自己现在有把握能够战胜对方。
但是在看到对方那一对魔眼之时她的心里就已经是很清楚了。
她能够击败别西卜,但所换来的代价也绝对是十分的惨重,甚至于说会让她的伤势达到一个再也无法恢复的地步。
而且她也很清楚。
别西卜的剑法如此的精湛不可能会没有佩剑,如果说那把剑是他的底牌的话,当他将那把剑拔出来的时候,恐怕就算是她也没有办法能够正面抗衡对方的可怕攻势。
毕竟…
眼前的这个家伙,可是仅仅只用魔法凝聚的武器就已经是能够与我打得有来有往的存在……
不除掉他。
自己绝对没有办法完成父神大人下达的命令。
但是除掉对方并不急于一时,就像是报仇也不急于一时一样。
比起以自己重伤换取对方的死亡,她还是更加倾向于想一个好的办法来击败对方。
“哼!”
阿巴登脸上的愤怒渐渐消散,冷漠和平淡的表情渐渐的浮现在了他的脸上。
“算了,看样子这次的确是我太过于小看你了,没有想到这个地方居然会出现你这样子的一个怪物。”
可即便是如此,她也依旧是没有分毫的为自己这次的战斗失礼而在言语上有分毫的弱势。
“不过就算是这个样子,你那甚至连最基本的能力都没有完全激活的怪物也无法对我构成什么太大的威胁。”
说着,她的脸上不由得露出了一个冷笑的表情。
“也罢,今天就到这里吧,希望下一次见到你的时候你还能够变得更强。”
如此说着,她转过身去,坐在了那头颅之上遥遥的看向别西卜。
“若不然,下一次的见面可就是你的死期了。”
语罢。
那头颅便是带着她一同,跨入了空间中扭曲的波纹内,眨眼间消失在了别西卜的面前。
一名货真价实的神明,就这样子在别西卜的力量之前退走了。
可是别西卜的心情可是一点儿都没有轻松下来。
刚才他强撑着一副淡然的表情,就是为了将对方引导到自己还有着底牌这一目的之中。
但是,他真的有什么底牌吗?
没有!
贝拉在沉睡,绯染在吸收咒力接受进化,圣剑也同样是如此。
现在的他完全就是有力也用不出的状态,如果对方真的再强硬一些的话,恐怕他也就只能够等着希维雅等人来给他收尸了。
不对…
阿巴登还惦记着他的身体来着,看样子他要是真的挂掉了的话,就连尸体也不会被对方给剩下了。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