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都市言情 百詭夜宴討論-595 五大條件讀書

百詭夜宴
小說推薦百詭夜宴百诡夜宴
我好不容易把殷发的气势压下来,开始谈判具体的条件,前两条还行,可刚说完第三条,殷发就差点暴走了。他拍着桌子怒吼,威胁要与冷元魁死战到底,不给我捡便宜的机会!
“嘭!”
我身后的门突然就开了,守在门口的那两名侍卫举着刀枪就冲了进来。但是他们看到办公室里就只有我的殷发两个人在喝酒,又皆是一愣,不明所以地看着殷发。
“滚滚滚!谁喊你们进来的?”殷发气不打一处来,又把火发到侍卫身上,“出去!把门给我看好了,没我的命令,谁都不准进来!”
“是,副城主!”
两名侍卫连忙答应了,迅速退回门外,还顺手把门给带上。
“没眼色的家伙!”末了,殷发还忿忿地骂了一句,也不知是骂他们擅自闯进办公室来,还是骂他们不懂叫人,都这会儿了还在“城主”后面加一个“副”字?
不过,突然来了这么一个小插曲,我和殷发之间的气氛也就不那么紧张了。很显然,殷发把侍卫赶出去的举动就说明了他还是想和我继续谈判下去的,否则直接动手就完事了。以一对三,我确实也没有全身而退的把握。
同样地,殷发的口头威胁对于我来说不但没什么用,反而还暴露出了他的“心理价位”是在哪里!
一宠成瘾:老婆,乖一点
从冥港联军的角度来讲,眼下我最担心的就是殷发和冷元魁在大敌当前之际联手合作,摒弃前嫌,合力抵抗冥港联军的进攻。可殷发居然威胁我要提前与冷元魁“决一死战”,岂不是正中我的下怀?看来,他与冷元魁之间的恩怨要远远大于城主之位的争夺!
爱人爱粘我
当然,殷发或许认为,他与冷元魁之间死战的结果不论是谁赢谁输,都会促使左丘城再次统一,权力掌握在其中一方手里,到时候就可以全力对付冥港联军。正所谓:“攘外必先安内”是也!
一念及此,我不但面色如常,心里还在暗笑道:“难道就你懂得使谈判技巧吗?我这第三条自然是故意要把条件提得高了一些,为的就是给后面留下讨价还价的余地。”
于是,我便“大度”地主动让了一步:“那好吧,粮草和武器、装备我们可以自己花钱从城里买,你只需要给个低价就行。”
“只能是平价,不可能是低价!”殷发又几乎失态地叫了起来,“而且,冥港联军绝对不允许在城内驻军,否则就好比你时刻在我脖子上架了一把刀,我就算当上了城主以后也吃不香、睡不稳!”
我装模作样地思考了一番,最后才又“勉为其难”地让了第二步:“那行吧!平价就平价,不能在城内驻军,那就在城外驻军总行了吧?”
“……”殷发欲言又止,这才发现被我设了圈套,竟是不好再否决我的这一让再让的要求。过了半晌,他才从牙缝里挤出了一句:“驻军之地,必须要离城……十里以上!”
“太远了,三里!”
“不行,最近只能距离八里!”
“五里!”
“七里!”
“七里就七里,但是只要事先通报,左丘城必须允许冥港联军借道过城!”
殷发再次沉吟了一会儿,最后还是无奈地敲了敲桌子,道:“行吧。”
“第四条,奴门外的阴脉管理权由我来指定派人管理。”
“你的条件是越来越过分了哦!”殷发刚刚才舒展开来的眉头又皱了起来,不满道:“奴门外那条大阴脉是左丘城的立城之本,这城里流通的阴元可是都从那里开采出来的,我怎么可能交由你去管理?”
“不是交给我管理,而是由我来指定管理者。”我这才不慌不忙地解释道,“我可以保证,管理者也肯定是左丘城里的居民。而且,税收什么的依然还是归左丘城所有。”
“左丘城的人来管?税收也归左丘城?”殷发还是一副狐疑的样子,“那你提这个条件到底是什么意思?”
我笑道:“这个暂时还不方便透露,到时候你自然就明白了。这个职位我是已经答应了别人的,现在只是提前跟你要过来而已。”
殷发又苦思了半晌,然后才勉强答应下来:“好吧。”
特种战兵在都市
“第五条,左丘城与冥港同盟签订攻守盟约,成为军事盟友,如遇到战事,应及时出兵援助。呃,就参考之前左丘城与水晶城订立的盟约,与之类似!”
殷发这次并没有立即表示反对,也没有立即表示同意,思考了片刻后才道:“军事盟约可以签,但必须把地府排除出去。左丘城不想与地府为敌。”
殷发果然不笨,我原本想把左丘城也捆绑在冥港联军的战车上,借助这阴间第一大城的军事力量完成我与七郎心中的大业。可殷发第一时间就意识到了这个关键,率先提出了把地府排除之外,就是想两头都不得罪。
但是我怎么可能这么轻易地就放过他,给他这个当墙头草的机会?
我不客气地也敲了敲桌子道:“现在阴间的大势也跟左丘城差不多,地府与冥港是死对头,新旧势力要决一死战。结果不是阎罗王下台,就是我和鬼帅功败垂成。左丘城作为阴间的第三大势力,是具有左右战局的实力的。既然你现在需要我的帮助,以后就要还我这个人情,地府和冥港之间,你必须选择只能一个当盟友!”
婚成勿扰 子月
殷发再次陷入沉思,这个选择对于他来说的确是个关乎生死的选择。我也不催他,任由他静静思考。
“那我就换个相反的要求。”过了一会儿,殷发突然出声道:“盟约中,左丘城只针对地府与冥港联军订立攻守同盟,其他的纷争一概不参与!”
我愣了一下,问道:“你的意思是,如果冥港联军与地府之间发生战争,左丘城会跟随我们一起出兵,但如果是我们跟其他阴城发生了战争,你们就置身事外?”
“差不多是这个意思!”殷发确认道,“我只帮你们对付地府,其他的仗我不打!”
这下轮到我需要思考了:殷发提出这个反向为之的条款是什么意思?既然他愿意帮我对付地府,又为何不愿帮我对付其他阴城,难道只是出于左丘城的商业利益考虑吗?
但不管怎么说,冥港联军现在已经今非昔比,如今若是再拿下左丘城,最后的终极目标应该就只有推翻地府了,其他阴城根本不足以对我们产生威胁。
想到这里,我就感觉底气十足,随即爽快地答应道:“也行,这一条就这么说定了!”
“那也应该说完了吧?”殷发愤愤然伸出一只手,张开五根手指来质问我道:“都提五个条件了,你也不要太贪心吧!”
我想了想,确实也没有什么原则性的条件要提了。说起来,要不是目前殷发在与冷元魁之间的争斗中处于劣势,陷入困境,他才不会同意这么些过分的要求。为了今后的顺利合作,我就不好再逼人太甚了。
夫 榮 妻 貴
于是我便说道:“最重要的就这么五条了,我们现在只是口头协议,细则可以将来合作成功了再谈,最后签订正式盟约。不过,刚才你所搁置的第一条,现在也该给我一个明确的答复了吧?”
殷发估计早就考虑清楚了,随即表态道:“废奴不是不可以,但左丘城内的情况你也很清楚,这么多鬼帮,这么多鬼奴,要想一夜之间全部释放,恐怕不是那么容易就能做到的!”
我却笑了:“这个你不用管,步骤、方法我都想好了。这件事需要多方支持,胡萝卜加大棒一起来才能成事。你只需以城主府的名义发出公告,并制定新的城规,剩下的鬼帮问题我负责来解决!”
“行。”殷发听我这么一说,终于点头答应道:“这第一条我也同意了!”
我顿时长出了一口气,此时的感觉十分舒爽。冒了这么大的风险潜入左丘城来找殷发谈判,为的就是把这密约谈下来,况且这五大条件也基本上保证了事成之后冥港联军能够获得最大的利益。
殷发看起来心情也似乎变得轻松了许多,又主动给二人酒杯里倒满红酒,举起杯来对我道:“来干一杯,提前庆祝我们合作成功!”
“合作成功,干!”
我仰起脖子,“咕噜!咕噜!”把杯里的红酒一饮而尽。随后便对殷发道:“酒也喝了,事情也谈完了,我该赶紧回去了!”
“下城被冷元魁控制了,你怎么出城去?”殷发突然叫住我问道。
“怎么来的就怎么出去!”我笑着回答。
殷发似有所悟,再问道:“这城主府里有密道直接通往城外?”
“嗯。”
“是左丘茂明告诉你的?”
“嗯。”
“呵呵!呵呵呵!”
殷发莫名其妙地笑了起来,搞得我丈二摸不着头脑,不知道他到底在笑什么?
不过笑着笑着,我才算是慢慢看出来了,他这不是奸笑、冷笑,倒像是一种自嘲式的苦笑!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