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94 Lynn Ogden Lane

Blog Details

Home   /   v4p0f妙趣橫生都市小说 醫路坦途 愛下-360 讓你下課-0syz1

醫路坦途
小說推薦醫路坦途
茶素市医院的收入有多少,这是新来的一群博士硕士最关注的。
这些人都是从大城市来的,可以说也是从华国最繁华的地域来的。
个人的收入其实对于他们来说,关注的力度不是特别大。
因为他们走到那里去,收入都差不多。除非能成为一方刀锋,能四处开花的飞刀,或者所在的平台相当的牛逼。
不然其实到哪的收入都差不多。医学这个行业,很特殊。
比如说博士,在其他行业,估计已经到了行业的顶层行列了。可医学不同,博士毕业进入医院,要是没好一点的科研项目,其实和本科毕业生差不多。
所以,想要在这个行业内体现自己的价值,就要看看这个医院对于研究课题的投资大不大。
医学行业离职率特别高,不管是本科还是硕士,或者博士,一头扎进医院,然后就开始觉得要怎么怎么。
结果,上班两个月,上级医师,中间同行,躺着的病人,一顿棒子打的新手头如无来。
怎么会这样呢?就是因为心态没捋直。因为这个行当太麻拐了。手里没活,不管你是博士还是博士后,对不起,先去把药换。
这就让很多没正儿八经经历过职场的人心态瞬间奔溃,老子读了半辈子书,跑到你这里来是换药的?
远的不说,就是什么仁什么和的一个药厂。体量大不大,说实话大,看看药品目录里,什么丹红,什么丹参,什么活血化瘀大宝剑。
反正价格高的他几乎都生产,结果呢,过敏反应都不说了,一场瘟疫过来,打的漏了腚,他们的研发就是个蛋。
可人家钱多啊,从周董当年做的眼药水,到全民都知道的洗洗都健康,反正就是治不了病也害不了人。
然后新入行的小大夫,被器械商,药厂啊给忽悠忽悠,跑去弄销售了!前几年,说实话,这个行有这么一个传统。
不是老行伍都不知道。什么医生找护士,什么老师配医生。
这都是社会上大家想当然的。
早几年,说个不要脸的话,外科医生找器械商,内科医生娶药贩子,主任老婆开公司,当代理商!越大的城市,这种事情越是多见。
一个看上另外一个的前途,一个看上另外一个的钱途。真的,早几年,大夫赚的那点钱,在人家面前就是个笑话。
而茶素市医院就是个另类了,如果只靠本地居民的就医,别说养实验室了,就张凡弄来的这些设备都能让政府的财政破了产。
茶素市医院现在的小金库,全凭斯坦土豪和慕名而来的国外友人。
等张凡回到茶素没两天,惠丰的股东也来了。
人家的手段就是钱大爷开路,市医院对面原本有个小旅馆,不说什么星了,反正就是三十块钱能住一晚上。
威廉还是有钱的,直接给政府投资和政府合办。小旅馆的老板按着拆迁款乐呵呵的包小米去了,如果他咬死不走,要参一股其实也不是不行。
就在市医院的职工们好奇对面挖掘机推土机进场的时候。
威廉的儿子也空降来了茶素。
政府刚开始没醒悟过来,好端端的人家三岛人士跑到茶素来盖宾馆。难道是我们这里的风景让他看上了?
大家还在商量,怎么能多掏点钱出来。
小地方,人口少,不说其他的,就连卖炸鸡腿的都不来茶素,你说政府遇上这么一个大亨能不上心吗。
结果弄了半天,人家是看上市医院了。
虽然心里总觉得好像有点不得劲,但是看在钱的面子上领导还是出来接待了。
这个任务就交给了主管文教的领导。茶素老大也没多说,就一个意思,招待好,多掏点钱。
主管文教卫生的领导自己琢磨了一下老大的话。
就亲自带着威廉和威廉的儿子来到了茶素医院,虽然不爱来市医院,因为压力太大了,欧阳现在就一个爱好,喜欢把领导往自己办公室带。
然后坐在会客沙发上面对着挂在墙上裱起来的大字。
说实话,哪压力,就如同首长在监视他一样,别说说话摆谱了,喝口水都不自在。
不过这次他不得不来。
按照他的意思呢,其实也简单,他觉得看病能花几个钱呢,索性免了费用,治好疾病,让这个土豪多掏点钱在茶素投资。
想法也没错,在什么山头唱什么曲,无可厚非的事情。
不过这事情,不光欧阳不干,张凡都不干。
自己好不容易拉起来了队伍,就指着这帮人给投资呢,想免费,想多了。
领导带着威廉来到了欧阳的办公室里,“我们还是换一个会议室吧,毕竟人家是外方,在会议室还是正规一点。”
“没事,没事,又不是洽谈业务。也就是领导来了,我才出面接待一下,要是领导不来,他求医,我看病,门诊大厅也够他们这一伙人呆的了。”
领导脸上红一阵,青一阵,白一阵的。心里都骂了娘,“你这是接待吗,你这是接待吗?你这是赤裸裸的显摆好不好!”
忍了又忍,最后还是不得不忍啊!
“人家算是投资商,茶素市医院也要和政府的步调一致不是。”
“看病给钱,说到哪里去,也是这个道理。要不你们把欠我们的拨款还给我们!”
欧阳对上茶素老大还能说客气一点,对上这位,欧阳直接就把对方顶到了天上。
欧阳在茶素医院说话能算数,可这位说话未必算数啊,虽然官大一级,可也压不死这个下级啊。
威廉的翻译也震惊了,他没想到在边远的小城市,竟然有如此强硬的人,竟然不把自己亿万老板放在眼里。
这让他太气愤了。
走到哪里,不是前呼后拥的,什么时候受到过如此的侮辱。
威廉儿子这个病说出来不太好听,所以他就没具体给别人说。因为他的这个儿子,正儿八经的花花公子。
用个通俗的话来说,就是喝最烈的酒,玩……
结果,钱还没花完,肝脏不行了。也是奇了怪了,非要喝醉了玩,你清醒着玩,它不行吗?
威廉嫌丢人,就没给下属说。
结果,这位不是首席翻译的家伙,估计为了给自家老板争点面子,还是自己想显摆显摆自己的存在感。
有时候,好像很奇特,往往很多事情上,坏就坏在带路党的身上了。
比如三岛威廉,他懂个蛋的华国啊!
可这个带路党就明白的很。
他说话了:“这位女士,你知道不知道,威廉先生的地位,人家在三岛是贵族。
我们来茶素,是你们政府请我们来投资的,几十亿的投资,这个可不是小项目。你要把你的位置摆正,不要以为当了院长,这个医院就是你家的。
你信不信,只要我们老板给你们领导说一声,你分分钟的下课。”
“呵!”欧阳立马炸毛了。
都多久了,老娘我没发威了,今天竟然有人敢在老娘办公室威胁起来娘来了。
欧阳三角眼一瞪。
主管文教卫生的领导头都大了。
他虽然也看不上欧阳,但说实话,他不敢惹欧阳。
这女人是什么人,无理都要闹三分的人,现在你来求着人家,又不是华国人,这不是拿着核桃找锤子吗!
这下遭了!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