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都市言情 墨桑 ptt-第182章 煙火推薦

墨桑
小說推薦墨桑墨桑
从平靖关往北,行程虽然赶得紧,却不急。
晚上或早或晚,不管邸店大小新旧,一行人必定找家邸店落脚歇息,热炕暖屋,好好睡一觉。
早上虽说很早启程,却必定热汤热水的吃过早饭再走。
中午晚上,有能吃饭的地方,必定停下来,有肉有菜有汤有水,要是实在没有能吃饭的地方,就自己挖灶支锅,多数时候是大常做饭,偶尔,李桑柔也动手做上一回两回。
吃过一回李桑柔做的饭,宋启明就觉得这位大当家,也不是哪儿都不好,至少做饭是真好吃。
一行人三辆大车,一辆半车用来装行李,每到县城,必定补足消耗,
车上带的暖水瓶多暖窠多,有熏炉有手炉,还有脚炉,不管什么时候都有热茶喝,各个炉子里都是红旺的炭。
宋启明不得不承认,虽然身为囚犯,这么赶路,还是比她和师叔师兄们赶往江陵城的时候,舒服太多了。
一连走了十来天,程善规矩老实,一步不多行一句不多说,李桑柔让黑马买了衣服鞋子,给了程善和罗启文。
虽说是单衣薄鞋,不过他们出屋上车,下车进屋,只要不往外跑,就一点儿也不冷。
只要有衣服穿,那就好的不能再好了。至少罗启文拿到衣服时,激动的眼圈都红了。
李桑柔一路走,一路查看顺风的递铺。
往北这条线,只有递铺是顺风的,派送铺什么的,都由庆安老号经营,各家派送铺,李桑柔顺便听几句看几眼,并不多管。
腊月中,一行人进了唐县地界。
唐县不大,唐县外的顺风递铺,却是前后两府五六个县最大的递铺。
黑马赶着车,绕过县城,直奔递铺所在的兴安镇。
兴安镇正好逢集,又是腊月里,喧嚣热闹从镇子里挤出来,铺向镇子四周。
好在顺风的递铺都在县城外镇子边。
慢慢走了一会儿,黑马就赶着大车进了顺风递铺的大院子。
递铺的管事老包看到大常,惊喜的唉哟一声,扔了怀里抱着的干草,奔着大常迎上来,“是常爷?真是常爷!常爷您这身膀,老远就能看到,常爷您怎么来了?
还有蚂爷,蚂爷您也来了!常爷蚂爷您们快请里头坐!”
“马爷?说我呢?”黑马指着自己,“他怎么认识我?”
“是我,蚂蚱,不就是蚂爷。”蚂蚱白了黑马一眼,抬了抬下巴。
黑马难得的傻呆了一回,“什么?你?蚂爷?还蝗爷呢!哎!他姓李!不是蚂爷!马爷是我!”
“老包,我姓李,大名李蝗,还有,别叫李爷,也别叫蚂爷,就叫我蚂蚱。”蚂蚱李蝗拍了拍管事老包。
“这是咱们大当家。”大常郑重的介绍了李桑柔。
李桑柔笑眯眯看着老包,微微欠身,“大常话少,夸人很少超过两句,他夸你的时候,足足夸了四句。
也是因为你,大常才把这前后两府的总递铺,放到了咱们唐县。”
异界的二战精英们
“不敢当不敢当,见过大当家,不敢当不敢当。”老包打量着李桑柔,有几分不敢相信。
关于他们大当家,一件一件的事儿,跟那话本子一样,他常听往来的骑手说起,真是不得了的不得了。
可眼前这位大当家,跟他们镇上的小娘子,好像没什么分别,嗯,比镇上的小娘子好看。
再看到从车上下来,艳绿大袄下面艳红裙子的宋启明,以及两身单衣的程善和罗启文,老包简直有点儿懞头懞脑了,怪人太多!
网游之圣枪苍穹 平民百姓
老包看着两身单衣的程善和罗启文,顾不上多想,赶紧让着众人进了大院里的小院。
小院四圈儿都挂着腊肉腊鸡,还有十几条两尺来长的大鱼。
李桑柔看过一圈,才掀帘进屋。
屋里烧的十分暖和,程善和罗启文赶紧上炕坐着,宋启明脱下艳绿大袄,从炕头的茶吊子上,提了茶壶,先倒了两杯茶,递给师叔和师兄。
老包进出几趟,送了一大筐带壳熟花生,一大盘子自家炒的瓜子,一大盘子核桃红枣,接着又送了一盘子柿饼,一盘子麻糖。
老包老伴儿跟在后面,抱着一摞碗,提着个陶罐进来,摆上碗,从陶罐里舀出油炒面,一碗碗冲油茶。
油炒面的香味儿弥满了屋子,李桑柔接过一碗,小心的抿了一口,连声夸奖,“真香,这炒面炒得真好,又细又均,芝麻花生又香又脆。”
“大当家喜欢就好。”老包老伴儿看起来不擅言词,含糊说了句,抹了把额头的细汗,笑的眼睛细眯成一条缝。
老包两口子忙进忙出,众人吃也吃了,喝也喝过了,大常和老包去盘帐,黑马带着小陆子和大头,往后面查看马匹,仓库等处,蚂蚱和窜条往镇上采买。
李桑柔坐到廊下,对着只炭盘,嗑着瓜子,看着院子的热闹。
院子里搭着结实的棚子,棚子下支着大灶地锅,旁边几个炭炉上放着铜壶烧水。
老包老伴儿,和其它四五个帮厨的妇人,正忙着和面,咣咣咣剁馅儿,杀鸡烫鸡,切猪肉切羊肉,刮猪头上的细毛,择菜洗菜,泡干菜泡腊肉腊鱼,说着闲话,一阵阵笑着,忙着给李桑柔她们准备晚饭。
宋启明掀着帘子看了片刻,犹犹豫豫,还是从屋里出来,自己找了把椅子,坐到李桑柔旁边。
又过了片刻,屋里的程善和罗启文,裹着老包送进来的两件羊皮袄,一前一后出来。
宋启明急忙站起来,将自己的椅子先递给师叔,再到院子里拿了两把椅子过来。
程善和罗启文满腔小意的挨着炭盆坐下,李桑柔挪了挪,将炭盘让给两人,却没看两人,只管嗑着瓜子,看满院子里的忙碌和热闹。
一个瘦小妇人急匆匆进来。
“陶婶子来了。”坐在最靠外剥葱的一个妇人笑道。
“咦,你家不是搬到镇上了?怎么还晚了?”正双手拿刀,咣咣剁馅的妇人话语和剁馅一样爽利。
“被老张家娘儿仨堵上了。”陶婶子一边说着,一边对着院门,用力抖着怀里抱着的围裙,好像要把那股子恼怒和晦气都抖出去。
“不是早就跟他们说到底说明白了,怎么还来堵你?”剁馅儿的妇人接话也最快。
“就是要换亲,非换不可!两年前,咱们这顺风铺子刚开出来,我就跟他们说过,话都说绝了的。
就是因为村挨着村,他一家子,见了我们一家子就缠着不放。他那个儿子,有一回,揪着我们小翠往林子里拖,要不是小翠她哥赶到了,还不知道怎么样呢。
要不是因为这个,我也不能这么急着搬到镇上,这刚搬过来,他一家子就来堵门了,真是气死个人了!”陶婶子抖好了围裙,围好,坐到案板旁边,细细切一块腊肉。
“他家那妮儿也来了?”剥葱的妇人拎着筐拎着小马扎,挪到陶婶子旁边。
“来了!真是气死个人!”
“你家大旺哪儿去了?别让那妮儿堵上大旺,再扯下衣服什么的。”剁馅儿的妇人关切的交待了句。
“大旺没事儿,跟他爹在后头侍候马呢。
大旺懂事儿的很,不说这两年,早几年就是,眼角瞄到他家那妮子的影儿,就躲得远远的,就怕她贴到他身上剥不下来!
大旺是个好孩子。
大旺说,他不是嫌弃那妮子,那妮子我也不嫌弃,可那妮子是留着给她哥换亲的,大旺招惹了她,那翠儿怎么办?”陶婶子说着话儿,切着腊肉,一片片铺出来,厚薄正好,肥瘦相间,十分好看。
“这一家子缠起来没完没了,当初,你们怎么跟这样的人家搭上了话?”旁边和面的妇人皱眉问道。
“当初他们家穷,我们家也穷,两家差不多,都是大儿子二闺女,再后头又是俩小子。
换亲这话儿,也就是句闲话。
他家那大小子,小时候瞧着挺好,闷声不响的,肯干,眼里有活,可后头,越长脾气越大,打他那个妹妹,照死里打。
有一回,我家翠儿往他家送鞋样子,正碰上他打他妹妹,把我家翠儿吓的,鞋样子都丢了,回来就跟我哭,说那样打,她可受不了。
我们家,你们都知道,我们当家的脾气多好,我们大旺,也是壮壮实实,高高大大的,你见他打过谁?
先是这打人,把我家翠儿吓着了,我家那时候还是穷,换亲还是得换亲,可那时候,我就不想跟他们家换了,这话,我就跟他家说过。
隔了半年,咱们顺风铺子就开出来了。
唉,我们家翠儿,你们都是瞧见的,咱铺子里不管什么活儿,有比我家翠儿更肯干更能吃苦的没有?
这话不是我说的,这是咱们包掌柜说的,婶子也说过,是不是?”
陶婶子仰身往后,拉了拉老包老伴儿。
“最肯干的就是咱们翠儿,人又聪明。”老包老伴儿笑应了句。
“我家翠儿拼死拼活的干,一个大钱都不花,连根头绳都舍不得买,全交给我存着。
翠儿跟我说,要是能攒够给她哥娶媳妇的钱,就让我别拿她换亲了,说她不怕干活,怕挨打。”陶婶子说着,抹了把眼泪。
“咱不说这个了,把你眼泪都招出来了,大过年的。
没钱看小说?送你现金or点币,限时1天领取!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免费领!
你家翠儿婆家看的怎么样了?大旺呢?”旁边洗猪头的妇人站起来,一边往大盆里添热水,一边笑道。
“城里派送铺的牛掌柜给提了家,姓吴,吴家老爹在县学里看门儿,做点儿杂活。
吴家哥儿在县学里上过六七年学,后头说是县学里的先生说,读书上头有天份,可天份有限,家里要是极有钱,倒是能供出来。
他爹就托了人,把他送到县城黄大夫家药铺上,本来是想学着抓药,谁知道黄大夫瞧中了,收他当了徒弟,现如今,跟着黄大夫学了三四年了,说是能开一个两个方子了。”
说到闺女的亲事,陶婶子满脸喜色。
“哟,这可是顶顶好的人家,这样的人家,那可都是挑着说媳妇的。”剁馅儿的妇人手里的刀顿了顿。
“牛掌柜跟我提的时候,我也吓了一跳,这样的人家,咱们哪儿攀得起?
牛掌柜说,有一回,他往县学里收小报钱,跟吴老爹说闲话,说到我家翠儿,说翠儿识字识的快,学写字学得快,不管教什么,一说就会,人又能干得很,一个闺女家,干活能顶一个男人,长的也好看。
牛掌柜说,吴老爹当时就动了心,就拉着他打听我们家,又听说我们当家的是咱们顺风铺子修马掌钉马掌的管事儿,当时就说让牛掌柜问问。”陶婶子连说带笑。
财倾天下:第一商女王妃 烟青青
“人家这是先看中了你家翠儿。
翠儿那孩子是好,长的也好,可比你年青时候好看多了。
要是跟这样的人家攀了亲,你们家翠儿,这福气可就大了!”剥葱的妇人很是羡慕。
“今天一大清早,我跟翠儿进了趟城,从黄大夫医馆门口来来回回走了三四趟,吴家那哥儿跟在黄大夫身边,说话细声细气,瞧着和气的很呢,对了,他还穿着长衫呢!”陶婶子笑起来。
np 肉
“翠儿瞧中了?”剁馅儿妇人笑问道。
“瞧中了,我也瞧中了,瞧中的很,我干脆就去找了牛掌柜,牛掌柜说,吴家也看来看去看了四五年了,也急着呢,说是年前就要相亲。”陶婶子切完了腊肉,将腊肉细细摆进大盘子里,配了把青蒜,递给老包老伴儿。
……………………
李桑柔嗑着瓜子儿,听的津津有味儿。
宋启明坐在李桑柔旁边,托着腮,有点儿听明白了,渐渐蹙起眉头,犹豫了下,看着李桑柔问道:“这算嫌贫爱富么?”
“人家翠儿最嫌弃的,不是穷,是打人,你喜欢挨打吗?”李桑柔斜瞥着宋启明。
宋启明急忙摇头。
“就是嫌贫爱富,又怎么啦?不嫌贫爱富,难道嫌富爱贫?
要是个个都嫌富爱贫,谁家有钱,谁家日子过得富裕,就人人嫌弃,人人唾弃,那还有人辛辛苦苦干活辛辛苦苦嫌钱吗?
谁家最穷,谁家就最好,最让人羡慕,这人世间,得是什么样儿?”
李桑柔斜着宋启明问道。
宋启明呃了一声,连眨了七八下眼,一时间竟无言以对。
“她跟人家说过。”罗启文小心翼翼的说了句。
“嗯,当年,两家都是一样穷,穷的儿子娶不起媳妇,只能拿闺女换一个回来。
现在她们家富起来了,不用再拿闺女换儿媳妇了,当年的打算就不作数了。”李桑柔闲闲道。
“都说一诺千金。”宋启明嘀咕了句。
“得黄金百斤,不如得季布一诺。一诺千金,是这么来得吧?”李桑柔斜看着宋启明。
宋启明点头。
“这是史书上的吧,为什么这个季布一诺,会写到史书上?会出来这么一句一诺千金?会留芳千古?当鼓儿词说上几百上千年?”
李桑柔看着宋启明,一连串儿的问道。
宋启明被李桑柔问的上身后仰。
“因为这是圣人之行,因为太少见了,就是太少见了,像割股奉君,一诺千金,才被写进史书,才写成折子戏,编成鼓儿词,到处传唱。
现在,你觉得她们,竟然没有跟圣人一样,竟然没有一诺千金?
难道你觉得,但凡是个人,就该一诺千金,舍生取义,无所畏惧,大公无私,事无不可对人言,不贪不嗔金光闪闪?”
“我不是……”宋启明一张脸涨得通红。
“她们,这镇上,那座县城,这方圆几百几千几万里,九成九的人,她们不识字,不知道什么是圣人,她们对着棵大树,对着块石头,都能当神明祈祷。
她们辛辛苦苦一辈子,只想着一件事:活着,活得好,吃饱穿暖。
他们中间,只有烟火,没有圣人。”李桑柔往后靠在椅背上。
她喜欢烟火,只喜欢烟火。
……………………
“陆乘风李蝗李鱼李首!起来起来!快起来!”
黑马叉着腰,喊的底气十足中气充沛。
大常一身新衣,一脸笑看着黑马叉腰喊叫。
“啥事儿?”小陆子先一头扎出来,“天刚亮……”
“快起来!把脸洗干净,牙擦干净,把新衣服换上!快!”黑马再喊一声。
“来了来了!”蚂蚱、窜条一前一后冲出来。
“来了!”大头跟在最后,一边勒着腰带,一边冲出来,“马哥,常哥,啥事儿?”
“站好,排整齐了!
老大说了,让咱们给大家伙儿拜个年!”黑马挨个点着众人,“大头你这衣服怎么回事?大家都是大红,你这……”
“这是老大给我挑的,老大说了,这叫红得发紫,吉利!”大头揪着衣襟,一脸骄傲。
“那你站前头,站好,咱们要拜年了!来,跟着我:”
黑马站在最前,一脸严肃。
“该常哥……”小陆子嘀咕了句。
“这是老大的吩咐,老大说我人气高,人气,你懂不懂?就知道你不懂!”不等小陆子说完,黑马就气势昂扬的怼了回去。
“各位大姐小妹,大哥小弟,大嫂大娘大爷大叔,各位衣食父母,马少卿、常山,陆乘风李蝗李鱼李首,给各位拜年了!
祝各位吉祥如意,福财双至!”
“大哥大姐,求您赏几个压岁钱!”大头双手捧在胸前,一脸可怜相。
“这是拜年,不是要饭!”黑马一巴掌打在大头手上,“得讲体面,看我的!诸位兄弟姐妹,有钱捧个钱场……”
黑马的话没说完,就被众口一致的嘘声打断。
“瞧你们,这大过年的……”黑马点着小陆子几个。
“来都来了。”小陆子无缝接话。
“他还是个孩子。”大常摸着大头的头。
“赏俩钱吧!”窜条和蚂蚱异口同声。
…………桑桑携丐帮诸没眼看长老们,给大家拜年了!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