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玄幻小說 從木葉開始逃亡 葉惜寧-第一章 開始分享

從木葉開始逃亡
小說推薦從木葉開始逃亡从木叶开始逃亡
办公室之中,日斩拿起暗部呈上来的报告书,打开来认真阅览。
就破坏程度而言,因为战场主要集中在村子东北和东南地区,以及死亡森林地带,所以村子的建筑物破坏面积,其实十分有限,重新建造也不是很难。
以木叶储备的库存,完全可以在短时间内恢复运转,不至于出现什么大问题。
但真正的问题所在,是经过此次动乱,木叶一共损失了近百名忍者,这里面有十名左右的上忍在战斗中牺牲,其中日向一族贡献了一半。
另外如果算上宇智波一族与日向分家叛逃离开的几位上忍,足以让木叶伤筋动骨。
十数名上忍级的战斗力,放在战场上,完全能够支撑一场小规模忍者战役。
忽略掉这些巨大损失,离去的宇智波与日向一族忍者,都是血继限界的特殊型忍者,这才是日斩真正感到棘手的地方。
这件事宣布出去,对木叶的声望影响实在是太过恶劣。
尤其是这种正值战争的敏感时间段,一定会引起内部人员的慌乱,以及敌人那肆无忌惮的幸灾乐祸与嘲笑。
便在此时,办公室的门响起,两位顾问水户门炎、转寝小春率先走了进来,在他们身后,跟着根部首领志村团藏。
在旁边静候的暗部忍者看到这一幕,主动用瞬身术离开,退到一旁,把空间留给这些村子的高层发挥。
三人进入办公室,一言不发站在那里,最终还是转寝小春打破了这压抑一般的沉默,对日斩开口问道:“你打算怎么处理这件事?”
“我打算淡化这次大规模叛逃事件的影响。”
日斩叹了口气,与转寝小春直视。
“下达封口令吗?”
“追讨主犯的叛逃罪刑,淡化其余人的存在感。”日斩顿了一下,继续说道:“在事件发生时,村子里的忍者视线,都被九尾吸引过来,所以对于宇智波和日向那边的情况并不了解。即使有人猜测到,也只是很少一部分的忍者。我已经让他们进行秘密保守了。”
转寝小春和水户门炎对视了一眼,点了点头,这的确是一个办法。
将千叶白石、宇智波琉璃两个主犯的信息提供出去,淡化其余从犯的存在。
现在是战争年代,让这些从犯继续以木叶忍者的身份在前线战场上‘牺牲’,可以解释清楚这些人从村子里‘消失’的原因。
但也知道,这样不是长久之计,至于以后被挖掘出来,等以后再去处理吧。
而事件当晚日向一族族地骚乱起火的原因,可解释为遭遇强敌进攻,经过日向一族忍者全力以赴,最终把敌人消灭,相对的牺牲了一部分日向忍者。
如今最重要的是,保证木叶忍者的士气,把村子的声望的损失降到最低。
至于两名主犯千叶白石与宇智波琉璃,因为太过显眼,因此没办法淡化处理。
而且发生了那么大的事情,总要给一个合理的解释,把他们两人钉到耻辱柱上,让木叶忍者们同仇敌忾,转移视线也不失为一个好的办法。
“团藏,你觉得如何?”
日斩看向团藏,询问他的意见。
动乱当晚,团藏卖力的表现也让他感到欣慰,在村子危急时刻,能够毫不犹豫站出来与敌人战斗,与村子的同伴并肩作战,承担了木叶忍者该有的责任与担当。
“宇智波那里传出宇智波四方退居养老的消息。”
团藏说了一个与当下话题无关的事情。
“一个危险的名字,从战国时代活到现在……他还真是长寿啊。”
转寝小春脸上露出忌惮之色。
宇智波四方是木叶如今少数从战国时代一直活到今天的忍者。
“日斩当时继任火影之位的时候,那个老家伙同时在极力清洗宇智波内部的声音,不久之后镜突然在任务中离奇殉职……这不得不令人联想一些不好的事情。”
水户门炎叹息了一声。
也是从那以后,他们对宇智波的监视就彻底断了。
没有宇智波镜给他们提供消息,宇智波一族彻底失去了控制,沦为了他们不能随意干涉的禁忌区域。
凤吟殇 流央花雨
“无意义的猜测就不要说了,镜只是在任务中不幸殉职。”
日斩不想做这些无意义的猜测,毕竟他们没有证据证明宇智波镜是死于宇智波自己人手中。
忍者在任务中殉职,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不过,那个老家伙竟然这个时候退位,也太赶巧了……那现在的宇智波话事人是谁?”
转寝小春问。
“宇智波富岳。”
团藏回答。
团藏给出来的答案,没有让日斩三人感到意外。
宇智波琉璃已经叛逃,沦为危险无比的S级叛逃忍者,如今宇智波年轻一辈里,能挑起大梁的,就只有宇智波富岳一人。
“注意一下就行,只要不是那个老家伙继续隐居宇智波,垂帘幕后执政就没问题。”
这时,水户门炎递上来一张表单,放在日斩桌子上。
“这是?”
“紫苑花公司的分行药店在之前的动乱中受到了一些波及,一些药品好像损坏了。虽然他们现在还没要求赔偿,但我觉得还是尽快处理一下比较好。不能在这时有损村子的信誉。”
“之后我会派人过去谈判,高于售卖价百分之十赔偿给他们。”
这是属于木叶监管不力的错误,紫苑花公司反而是最大的无辜者,这个责任木叶必须要主动承担下来。
哪怕鬼之国是中立国,距离火之国路途遥远,也不能恶劣了其关系。
火之国与木叶在资金上并不显得短板,有这种底气承担下来。
水户门炎点头,他也是这个意思。
这种时候,能够拉拢一个盟友也是好的,何况,紫苑花公司已经答应在战争期间,会为他们木叶提供医药用品,能够节省木叶不少精力。
仔细一想,紫苑花公司真是雪中送炭。
这个能够解决一部分医疗压力的中立盟友,的确让他们好感倍增。
在团藏三人离开后,日斩拿起桌子上的烟杆用力抽着。
咳咳。
从抽屉里拿出一份略薄的资料文件。
最上面写着一个名字——千叶白石。
在下面还贴着几张照片,有朔茂小队的合影,也有其上学时期、下忍时期、少年时期的各个阶段照片。
在评价栏上有很多老师给予的评价。
——勤奋好学,善良努力的学生。常常看到他在图书馆里阅读书籍,每一周都会借阅书籍。对医术方面的东西很感兴趣。可以针对其兴趣进行培养。(中忍藤村大河)
——在医疗忍术上天赋平常,既不能对其产生厚望,但也不会让人感到失望的医疗能力。虽然知识储备足够,但成为一流的医疗忍者,还是缺少了灵活性。但依靠努力,可以成为一流医疗忍者之下的佼佼者。(暗部医疗上忍)
——执行任务时明白医疗忍者的定位,绝不意气用事,冷静沉着,明白自己的缺陷和优势,对同伴的生命负责……可以说是怕死,但也因此,他作为医疗忍者无疑是合格的,是小队里的医疗核心。准许在小队里继续逗留。(上忍旗木朔茂)
——知识量惊人,偶尔会有一些出人意料的提议,教学能力也较为出色,学生们很喜欢他。(上忍纲手)
——继承了火之意志的优秀中忍,连接村子和宇智波的桥梁。(火影猿飞日斩)
“……”
日斩吐了口气,看着最后一条的评价,那上面仿佛出现了一张嘲讽般的笑脸。
对他来说,这是何等令他刺眼与愤怒。
拿出黑笔,把最后一条评价涂掉,写上另一句话。
——善于隐藏,性情残忍。医疗水平未知,忍术能力未知……在迷雾之中犹如黑影般存在的忍者,危险度极高。
“把这份文件送到情报部。”
日斩合上这份文件,对空气开口。
“是,火影大人。”
暗部从一旁出现,拿起这份资料文件,再用瞬身术离开,前往情报部。

宇智波族地。
琉璃原本的住宅,已经被暗部接手控制起来。
漫画尸
“这就是全部了吗?”
每一个房间,每一件东西,全部都进行了仔仔细细的搜查。
然而收集起来的东西,不过都是一些正常的摆件,除此之外,还有一些涉及基础的医疗忍术相关书籍。
即使想要从中找出什么有用的东西来,也完全没可能。
“是的。这就是全部了。很多房间都是空荡荡的。”
回答暗部班长这句话。
“都是一些很常规的东西,没什么异常。”
暗部班长拿起一本本书籍,大致翻看了一下,就合了起来。
“要全部带回去吗?”
“当然是全部带走,就送到情报部那里吧。虽然不觉得从这里面能得到什么有用的情报,但这也是工作的一部分,不能落下一个。”
暗部班长对属下们吩咐。
其余暗部人员点了点头,把所有的物件和书籍,甚至是一些可疑的卷轴,全部都收集起来,放在一个巨大的箱子里,一个个朝着外面运输。
“不过,没想到平时看上去普通的家伙,竟然是这么危险的存在啊。”
在搬运过程中,一名暗部忍者感叹着。
“是啊,当时位于战场上,我们这些人根本没有出手的空间。光是感受那样的气氛,就差点窒息了。”
暗部班长也叹息着。
如果那也算是忍者的等级,实在是太可怕了。
那种生命随时可能逝去的感觉,就好像是位于战场的核心地区,不知道什么时候会被敌人带走生命一样。
生死不能自主。
“那个,打扰一下……”
就在他们运送东西到外面的时候,一道细软的声音介入进来。
那是一头棕色短发的女孩,八九岁的样子。
在她旁边,还跟着一名戴着遮阳镜的宇智波男孩。
“你是谁?有什么事情吗?”
看到有人过来,暗部们也没在意,之前他们在这里搜索东西的时候,就有不少人在这里围观。
“我是忍者学校的学生野原琳。那个,我想问一下白石前辈的事情……我听说他叛逃了,这件事是真的吗?”
琳的脸上带着某种希冀,到现在都不敢相信这件事是真的吧。
“是真的。还有,别叫他前辈了,他现在只是个危险的叛忍罢了。那天晚上村子里发生这么大动乱,你也感受到了吧?就是他和别人做的。”
暗部班长见多了这种事,但也耐心解释。
尊敬的前辈或者要好的朋友叛逃,这种事放在谁心里都不好受。
但忍者就是这种职业,尝尝伴随着离别和死亡。
“怎么会……这里面会不会有什么误会?”
“误会?死了这么多人,不是一句轻飘飘的误会就可以揭过的。放弃幻想吧,那晚我亲眼见到他的冷酷和无情,无论你怎么去为他辩解,他都绝不是你们印象中那个值得尊敬的医疗忍者前辈。下次遇到,他会毫不犹豫的杀死你。最好快一点放弃这种无聊的幻想。”
暗部班长以沉稳的口吻说道。
不理会呆滞在那里的琳,把东西抬走离开。
“队长,这样会不会太残忍了?她还是个忍者学校的学生……”
暗部成员说道。
虽然他们抛弃了明面上的身份,但也不希望这样年幼的孩子,这么快接触到世界的残忍一面。
“这件事发生在她身边,我也没办法啊。与其让她抱着这种幻想,还是直接斩断比较好。对她欺骗,才是真正的残忍和伤害。对方是叛逃忍者,不会因为是过去的同伴就留手。”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真希望她能从阴影中走出来。”
“那就祝福她吧。”
“对了,队长,你说他们叛逃会不会是因为朔茂上忍那件事……”
暗部人员仿佛想到了什么,音量低了下来。
“这种事没有证据别随便乱说。”
暗部班长冷冷瞪了他一眼。
暗部忍者闭嘴起来,不再说话。
“琳,你还在想着那家伙吗?”
目送着暗部们抬起装满物品的箱子离去,在琳旁边的宇智波男孩——宇智波带土,用担忧的眼神看向琳。
“白石前辈他为什么要……”
听到琳这样说,带土就知道琳还在希冀这件事是假的。
带土沉默转头,通过大门,看向里面空荡荡的庭院,这个豪华的住宅里已经空无一人。
那个混蛋!竟然让琳这么伤心!下次见到我是绝对不会放过你的!带土下定决心的握紧拳头。
为了让琳开心,一定要狠狠揍那个人一顿,出掉这口恶气才行!
我的成就有点多 虫2
“琳,我答应你,我迟早会找那个家伙问清楚离开村子的原因。这件事包在我身上!我可是宇智波一族的精英忍者!”
带土这样向琳认真保证起来。
“嗯,谢谢你,带土……我已经没事了。”
看到琳仍在勉强自己,带土心里也刺痛了一下。
啊啊啊啊,那个混蛋死定了,一定要揍死他,竟然敢让琳这么伤心!带土心中已经充斥对白石的怒火与不满。

一天后——
火之国国都,紫苑花分行药店。
“首领,这是木叶最新发布出来的通缉令。”
青天不灭 青天不灭
虫男敲门得到许可后,从外面进来,给白石带来这样的消息,并把木叶发布出来的通缉名单复印件放在白石面前。
白石感兴趣拿起。
虫男在一旁说道:“说实在的,这个通缉令,比想象中要慢一点发布出来呢。”
以木叶的行动力,不可能这么慢才把通缉令发布出来才对。
他们现在还是在火之国境内,按照以往的速度,应该在昨天就已经到了,其余各国两天或者三天后也会陆续收到这份通缉名单。
结果在火之国停留的他们,到今天才收到通缉名单。
“毕竟他们要考虑各方面的平衡,还要把影响压到最低,通缉名单这种事,反而是他们最不关注的。迟一点发放出来,也在意料之中。”
至于追击部队,如今岩隐也加入了战斗,那晚见识到他们展示出来的实力后,只要不是脑子有问题,就该知道现在最重要的不是处理他们这些叛忍。
要是这场战争输了,即使追击他们这些叛忍成功,也是毫无意义,还会损兵折将。
白石看完了木叶发不出来的通缉令,跟他预料的基本一致。
——木叶忍者千叶白石,中忍,叛逃目的未知,罪名袭击村子与杀戮同僚,此人极度危险,今宣布为‘S’级叛忍。
至于绫音……连存在都没有,直接省略掉了。
估计是不想让其余村子知道白眼的存在,所以故意省去了吧。
对知情者可能也下达了封口令。
财迷老婆乖乖入圈套
毕竟事件当晚,绫音那边面临的木叶忍者最少,大部分还死在了她的手上,只要对幸存下来的少部分人下达封口令,就可以暂时隐瞒住。
若不是他和琉璃闹得太大,而且目击者过多,难平怨恨,可能这次叛逃事件连一个‘叛忍’都不存在,只会秘密在内部流通。
因此,叛逃名单上,只有他和琉璃两人。
只是定为S级的叛逃忍者,代表着危险度极高。
绫音,日向一族分家成员和宇智波一族的叛离人员,全部都未提及,故意隐去。
“真不愧是火影……肯定我们这边也不想把事情闹大吗?”
双方所保持的共有默契。
不得不说,这的确也是白石的考虑。
木叶忙于战争,没有空余的力量来追击他们。
而他们这边,也需要尽可能降低存在感,至少现今阶段不能大张旗鼓行动,需要秘密行事。
那位火影的心思,白石大概也能摸清楚。
平衡村子的局势,度过眼前的战争难关,才是他当务之急,而不是分派力量对付危险的叛忍。
“木叶暂且不说,其余村子会不会有人觊觎写轮眼的力量?”
虫男问出自己的担心。
虽然淡去了很多关键信息,但琉璃的写轮眼很可能也会引起一些人的贪婪。
“或许有点想法,但他们从哪儿获取情报?”
白石反问。
虫男想到通缉名单上只有罪名和等级,以及一些基础信息,而关键的部分全部都没有提及。
白石继续说道:“我和琉璃虽然叛逃了,但是忍术能力,作战风格,都是一个村子的核心机密,即使是同盟国,也不会进行情报共享。”
对于其余村子的追击,白石根本不会在意什么。
经过了这件事,他们这些人的情报信息,会被列为木叶的高等机密,只有火影等高层及其亲信,才有资格触碰。
木叶已经注明了他和琉璃是S级叛逃忍者,那就意味着实力的强大,以及……危险。
外村忍者想要过来追击,首先要确定行踪,接着派遣忍者部队过来试探,获取能力情报,伴随着大量的时间、精力、资金,以及人员损失。
为了尚且不能确定得到的写轮眼,就要伴随如此巨大的牺牲,也是得不偿失。
这也是外村忍者,不喜欢处理别村叛忍的缘故。
“这样啊。”
“那边的事情安排如何了?”
“宇智波和日向的人员,已经进行分批转移了。如果不出问题的话,大约后天早上,会安全抵达鬼之国。”
虫男回答。
白石点了点头,有琉璃和绫音两人全程跟随,就算是五影亲自前来,也未必能讨到好处,因此他不担心路上的安全问题。
“我们这边也快一点转移吧,虽然我能猜到一些,但也不能完全放松警惕。多放一些烟雾弹,不管木叶有没有派遣追击部队,这些后续工作都不能落下。”
“是。”
虫男刚要离开,土地波动起来,土将军从地板上突出身体。
它的手里拿着一封信件,递到白石手上,便继续潜伏下去。
“什么人的信件?”
虫男有点好奇。
“我在木叶医院里面安插的人手,可能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向我汇报吧。”
白石回答了一句,便拆开信件,阅览上面的内容。
看到白石的脸色似乎有较大的变化,虫男内心一紧,以为木叶那里出现了什么巨大变动,并且是针对自己这边。
“怎么了?”
“波风水门没死。”
白石面色诡异的沉寂下来。
“波风水门?”
“一个很棘手的木叶忍者,我本以为他死了。”
白石眯起眼睛。
影舞者的影之刃,当时明明已经把水门的心脏贯穿,就算是纲手亲自进行手术,也不可能在那种恶劣情况下,把水门救活。
木叶的医疗水准他很清楚,那种伤势,怎么可能救治回来。
于是,继续看下去,白石才了解到发生了什么。
“妙木山……”
他念叨出这三个字。
“妙木山?”
白石思考了一下,下达了一道令人不解的指令:
“分出一部分人员去收集记录古代历史方面的书籍,尤其是关于仙人之类的传说和历史,要重点收集。”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