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言情小說 朕的長髮皇后 txt-第一百四十九章 束手就擒相伴

朕的長髮皇后
小說推薦朕的長髮皇后朕的长发皇后
白石指了指满桌的佳肴,笑呵呵的说道:“这么多菜,小弟自己也吃不了,若赵兄不嫌弃,一同再用些?”
奇貨
这话正中赵余下怀,他搓着手吸了吸鼻子,笑的一脸灿烂,假意虚让了几句:“白兄如此盛情,那,我便不推辞了,多谢!”
两人边吃边聊,几杯下肚,更是热络起来,对于尚不熟识的白石,赵余多少存了些警惕之心,话也说的滴水不漏,他故意套话得知白石家在赤水,是宫中典乐,去天禹国拜访好友,途径启洲。
如此年轻,竟是宫中的典乐,还真是人不可貌相!赵余想到自己一身绝技却无人赏识,心中酸溜溜的。
白石未来时,赵余便喝的有些酒,此时两人又开始推杯换盏,喝到半酣处,他脑袋逐渐迷糊起来。
离他们不远处坐了一对相貌平平的年轻夫妇,此刻妇人正不停地唠叨着,似是在埋怨自己的夫君多花了钱财,买了一大堆无用的吃食。
赵余扭头看了一眼,满嘴喷着酒气对白石嘿嘿笑道“看吧,这就是贫贱夫妻……唉。”
“赵兄,小弟再敬你一杯!”白石瞥了眼那妇人的夫君一眼,眼眸里戏谑的光芒一晃而过。
赵余的声音不大,却清晰无比的飘进那妇人耳中,妇人脸色变了变,气鼓鼓看向她对面的夫君:“都怨你,害我被嘲讽!”
“夫人莫要再生气了,为夫以为女子皆喜食甜食,才买了这么大堆来哄夫人开心,谁曾想,夫人全都不中意!”那夫君陪着笑脸:“夫人还真是有别于他人,难不成只喜欢吃鸡?”
妇人一听那大堆甜食是为了哄她才买的,不由得心花怒放,托着腮莞尔笑道:“除了吃鸡,我还喜欢吃一样?”
“什么?”那夫君笑吟吟的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妇人嘴角扬起魅笑:“你!”
那夫君心中一阵激荡,伸手捂在她嘴上,宠溺的说道:“夫人还是留着此话在房中说比较好!”
这边的白石脸僵了一下,大声的连连咳嗽,似是被酒呛到了。
“白兄,酒,酒量不行啊……”赵余不屑的摆摆手,自顾自的又斟满了一杯。
白石嘴角微不可见的扯出一丝冷笑,见火候差不多了,他愁眉苦脸的伏在桌上,赵余纳闷的问着缘由。
原来,白石就是为了寻找市井有绝技的艺人才出宫的,没想到临了却是一无所获。
赵余一听,双目发光,顿觉自己扬名的机会来了,他颇为自信的抚掌大笑:“赵某不才,略会一些口戏!”
“口戏?”白石原本暗沉的眼眸瞬间亮了一下:“看不出,赵兄还会口戏?”
“那是!等为兄给你露一手!”赵余晃荡着脑袋,酒气熏天的站了起来,他不想放弃这个好机遇,若是能被白石看中入宫,那他可就彻底翻身了。
正值午时,来此吃饭的人络绎不绝,几乎座无虚席,庭内吵吵嚷嚷,嘈杂无比。
他用力甩了甩昏晕的头,大声喝道:“都静一静,听我来诸位演绎一段口戏!”
闻听有口戏可听,喧闹声瞬间便平息下来,众人都绕有兴趣的看向赵余。
白石搔了搔额头,悄然与夫妇两人彼此交换了一个眼神。
耳中便听到赵余清了下嗓子,开始了他的拿手绝技。
一时间,只听风动树摇,电闪炸雷,倾盆暴雨骤然而至,众人听的俱是满脸震惊,慌悚不安起来。
一旁的夫妇两人也都敛了笑意,一脸冷寂。
没有醒木,赵余借了酒劲将手中杯盏摔裂于地,“啪”的一声脆响,沉浸在疾风横雨里的众人这才幡然醒悟过来,立时纷纷交口称赞。
赵余禁不住开始飘飘然,白石大笑道:“妙啊,赵兄竟是深藏不露的高手,佩服佩服!不过……”他沉吟片刻,面容浮现出一丝为难:“似乎还有点欠缺!”
“有何欠缺,白兄你……但说无妨”,赵余听的心焦。
武霸乾坤 而消
白石皱着眉头说道:“赵兄技艺了得不假,只是,仿效风雨雷电,花鸟鱼虫大众也都司空见惯了,若是,若是能仿效身份尊贵之人的言谈笑语,那,才叫一个绝,日后入的宫中,定然会大放异彩。”
“我当是什么,不就是模仿人谈笑吗,这有何难。”赵余咧嘴大笑起来,狂傲的说道:“远的不说,众人一定见过宁王,宁王的言谈举止,我便能模仿,不是我自夸,我模仿的宁王虽不能说以假乱真,亦算得上是惟妙惟肖!”
白石眯了眯眼睛,又一次看向那夫妇两人,见那夫君脸色阴沉,眼中爆出凛冽的寒光。
莫 負 寒 夏
他便奉承道:“赵兄描述的如此之神,小弟我都有些迫不及待了!”
赵余放肆的狂笑起来,立时换做宁王的语气喝斥道:“诸位,本王久候多时了!”
众人均倒吸一口凉气,这声音,语气包括神态,竟被拿捏的分毫不差。
酒壮怂人胆,赵余见众人都被惊的目瞪口呆,更是得意,再无所顾忌,他冷哼一声,继续用宁王的声音说道:“启洲是锦川国边境,重中之重!北冥国在正北,国君孟庆暴虐成性,嗜酒如命,常以杀人为乐……”
言情集序 殇泪
白石难以置信的张大了嘴巴,居然能相像到如此地步,别说语气神态,单讲那铿锵的措辞,甚至于喘息的粗重都模仿到极致,若是只闻其声,当真难辨真伪,简直就是妖孽般存在。
赵余正吐沫横飞的说在兴头上,蓦地,一阵清脆的击掌声响起,宁王林云墨厉喝声由众人之后传来“精彩!还真是让本王大开眼界啊!”
话音刚落,宁王林云墨携王妃千山暮自众人后面缓步走出,赵余愣了一下,暗暗叫苦,原来刚才看到的那对相貌平平的年轻夫妻,就是乔装了的宁王夫妇。
“王爷!”白石走到宁王身前施礼,撕掉脸上的人皮面具,露出真容,竟然是那个僧人不能。
众人见状,回过神来,呼啦啦跪了一地。
画皮:少女捉妖师 一枝懒花
赵余的酒彻底醒了,他悲切的笑了笑,心头袭上了一阵绝望,如今众口一词,他无从抵赖,只得束手就擒。
这口戏的绝技没将他送上人生巅峰,却将他推进了地狱魔门。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