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都市异能 嶽州紀事 txt-冬雪前夕分外寒熱推

嶽州紀事
小說推薦嶽州紀事岳州纪事
天气渐渐冷起来,阴雨连绵。
孟霏在桌子下面放个烤火器,屋子里气温升高了好几度。宁致远惬意地搓搓手、跺跺脚,自己也开始使用烤火器了,真是岁月不饶人啊!
刚才在县委组织部长苏婕办公室,商量研究了石桥镇党政班子主要负责人调整问题,杨晓平先一步到位,李青晚一批就任。
宁致远打通李青电话,说,丫头,来我办公室一下。李青很是惊奇,这么久没有联系,突然喊去办公室,想了半天也没到一个理由。
李青踩着皮靴走进办公室,笑吟吟地问,哥,啥事啊?宁致远笑着回道,以后就少穿这么高档货,像个贵妇样。李青眼皮朝上翻,白了他一眼,娇嗔道,喊我来就是教育我的?那我走了。装出转身的样子,惹得宁致远哈哈大笑起来。
宁致远正色道,丫头,现在娃儿也带了,该出来好好做点事情了吧?李青抢白道,我天天都在上班呢,你不要这么官僚好不好?宁致远严厉地瞪了一眼,李青赶紧收回嬉皮笑脸,吐了吐舌头。
宁致远说,下步去石桥镇与晓平搭班子吧,你是有能力有魄力的,把石桥镇工作抓起来,打造成为全县乡村振兴示范,有没有信心?李青一脸惊愕,瞪圆大眼,一下子懵了。
半晌,她才幽幽回道,哥,我从没想过,现在心思都在带娃儿上呢。宁致远说,回去跟许凡商量一下,出去干事创业吧,再说,你也不像一个家庭妇女,对不对?李青缓声道,您都安排好了,我还能说什么,谢谢哥!
宁致远点点头,说,丫头,乡镇工作很繁重,下去任镇长,要讲规矩、重执行、有情怀,既然决定去,就要干出名堂来,不要辜负我对你的信任,懂吗?李青严肃地点点头,郑重地说,您放心,我一定做好。
宁致远说,家里要安顿好,我有位同学叫李响,现在已经任长宁市建设局长,我向他推荐了许凡上去任副局长,可能你们要两地分居,夫妻不在一个地方上班,给婚姻带来较大影响,你们要把握好,不可以因为这个而失去家庭和婚姻,这是我对你们的叮嘱,回去转达给许凡。李青欣喜地说,好咧,我的亲哥!宁致远止不住笑起来,疼爱地看着这丫头。
李青离去后,宁致远拿出石桥镇农业产业化工作方案,认真审阅起来,并不时提笔进行修改。
一小时后,宁致远满意地放下笔,心里对简云天越来越认可,这小子的工作水平突飞猛进呢,基本体现了领导的思想,其中一些创造性发挥,与当前大政方针高度契合,大大提升了这个方案的政治站位、可操作性。
其实,这个方案完全可以由杨晓平到位后负责起草,但宁致远不能再等了,提前进行顶层设计,待新班子成立后,庚及付诸实施。
是啊,从工作层面讲,应该按程序按部就班推进,但石桥镇发展等不起啊,石桥镇老百姓等不起啊!
重生,庶女也嚣张作者:小铭子 小铭子
宁致远静静地坐在办公室,眼睛盯着窗台上的两盘山藿香,陷入了深深的思索中。他想起了史零零临走前的敦敦交待,想起了石桥镇树根大叔满含期待的眼神,这些年,自己也做了些事,但总觉得还不够,总觉得哪里还欠缺了些。现在突然明白,只有站得越高,才能看得更远;只有拥有更大资源,才能做得更多事情!
下步,怎么发展呢?市委究竟会怎么安排呢?今年三十九岁,翻了年就四十不惑了,如果顺利上位,翻越副书记、县区长这两道坎,到达县委书记这个主峰,按照五年一届计算,实现主政一方差不多五十岁了,能按照自己思路做点自己想做事情的时间也所剩不多了。
毒宠双面谋妃
他幽幽叹口气,继续审阅起方案来。想得太多,反受其害!那就顺其自然吧,冥冥之中自有天意,只要努力过、奋斗过,也就心安了!
正在宁致远一心扑在石桥镇乡村振兴方案上的此刻,县委书记乔晓阳和县长张云堂正在进行尖锐交锋。
乔晓阳铁着脸,严肃地说,向佐华坚决不能再做财政局长,这是我的基本态度,我抽屉里已经有不下十封举报信,一个在财政大权位置上干了近十年廉政风险很大啊。张云堂抽着烟,淡然地说,书记,我不是不愿意调整,只是县财政很困难,这些年能维持过来,老向是功不可没的,主要得益于他在财政系统工作多年的人脉关系,当前临近年关,非常需要啊。乔晓阳沉默半晌,依然好不松口地说,云堂啊,工作只是一方面,使用干部还是要站在长远和全局来看的。
张云堂摁灭香烟,站起来,淡淡地说,书记,我还是不同意调整向佐华同志,希望您能尊重县政F的意见!说完,自顾自提着包走出去。
乔晓阳盯着渐渐远去的背影,心里十分愤怒,一个县委副书记,虽然主政县政F,但党内还是副职,竟然公然挑衅县委人事权,这是不能接受的。
张云堂回到办公室,嘴里骂了句,妈个巴子,把人调整了,活路怎么干?况且,省财政厅常务副厅长亲自打了电话来,不允许调整向佐华。
在岳州通往长宁的高速路上,乔晓阳眉头紧锁,脸色铁青,正陷入深深思考之中……
窗外细雨已经停下,天空却更加阴沉,气温还在下降。宁致远知道,今晚有雪。
张云堂看着手中的年终资金安排计划,半晌抬头问,老向,实在调不出资金来了吗?欠拨工程款的四十七政F投资项目施工方安抚得了吗?向佐华脸上笑容有些滑腻,狡黠的眼光在镜片后闪动,微笑着说,确实没有办法调剂了。张云堂疑惑地看着宁致远,说,致远,你的意见呢?
宁致远哈哈笑着说,老向说想不出办法,那定是没辙的。宁致远心里清楚,向佐华是下套的,市财政局已经同意提前调拨明年资金两个亿。
张云堂叹气地说,这个财政真是恼火!向佐华提议道,要不,把棚改资金调动一些?张云堂犹豫了一下,疑惑地问,动用专款,风险很大的吧?向佐华一副痛不欲生的样子,说,前次不是响水滩电站社保资金不也动用了吗?宁致远看了一眼向佐华,心里突然来气,但不好发作,只是默默地抽烟。
手机突然抖动了一下,宁致远拿出来一看,周涟漪发来短信,问岳州又出幺蛾子了啊?他站起身,走出办公室,回拨电话过去。
周涟漪说,晓阳书记刚来找了部长,部长很生气。然后,说了大致情况,宁致远这才知道发生了这么一出,心里暗咐,神仙打架,百姓遭殃啊!一二号开撕,班子成员左右不是人!
回到县长办公室,见向佐华还在花言巧语怂恿张云堂动用棚改资金,宁致远心里越发生气,语气有些直硬地说,县长,干脆就研究到这里吧,下来我再研究一次,拿个较为成熟的方案再提请您研究,如何?
张云堂马上放下方案,说,行,致远,你再考虑考虑,我总觉有些不妥的。宁致远站起来,回道,好的,那我先回去了。说完,径直走出办公室。
下午下班,乔晓阳从长宁回来后,第一时间召见了宁致远。接到电话,宁致远立即揣摩到了八九分,心里极不愿意卷进这场旋涡,但自己分管财政局,怎么也避不开。他想起了施晚晴,当初是多么的难。
一边磨蹭着走出办公室,一边打通了施晚晴电话。施晚晴娇笑着说,哟喂,大帅哥,好久没听到你声音了呢?宁致远调笑道,想施姐了呢。施晚晴切了一声说,贫嘴吧,给你百个胆子也不敢的。宁致远嘿嘿地笑,心里想,也是哈,那晚被她这个醉猫强吻也没敢下手呢!
施晚晴关心地问,怎么了嘛?宁致远笑着说,真的,单纯的想你了,要是知道常务这么难,我就不该来接你的盘。施晚晴明白过来,叮嘱道,你比我有智慧,但位置决定了夹缝中生存,你要把握好自己,就如当初你叮嘱我一样。他心里暖暖的,不断地嗯嗯回答。
走进乔晓阳办公室,轻声问,书记,找我啥事啊?乔晓阳指指班前椅,沉声说,致远,你分管财政,我听听你意见,向佐华调整势在必行。
宁致远慢腾腾地拿出香烟,递了一支过去,自己也点燃一支,徐徐吐出烟圈。乔晓阳边抽烟边说,相信你也收到过关于向佐华的举报信吧?宁致远眼睛一亮,随即恢复正常状态,缓声回道,是的,大约有四五封吧。
乔晓阳说,云堂同志态度很坚决,让我很为难啊。宁致远沉默着,没有回答。乔晓阳接着说,下午我去了趟市上,市委态度很明确,党管人事,这是政治规矩,但要维护好班子团结,嘿嘿,这不,皮球又踢回来了。
宁致远止不住笑起来,摸了摸寸发,摁灭香烟,自言自语地说,这举报信不知是真是假哈!乔晓阳一怔,盯着宁致远陷入了沉思。
两人又点燃香烟,办公室里顿时云里雾里。半晌,宁致远轻声道,欲封其口,尚需猛药。乔晓阳重重地吐出一口烟,似乎在下决心。
宁致远说得对,解铃尚需系铃人,既要调整这个岗位,又要让张云堂封口,只有拿向佐华做文章!
见自己留下再无意义,宁致远起身告辞,临走前说,书记,您怎么作决策,我都支持和坚定不移执行。乔晓阳神色严肃地点点头,默默地看着宁致远离去的背影。
夜半十分,临下班前,乔晓阳从抽屉里拿出夹得规整的一叠举报信,提笔刷刷批示:请县纪委速查,负责任地向县委报告结果!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