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说 長夜餘火笔趣-第四十六章 “儀式感”(求月票)分享

長夜餘火
小說推薦長夜餘火长夜余火
到了“阿福枪店”的后门,蒋白棉和商见曜看见了等待于这里的安如香。
而在二楼某个房间内,同样已被吵醒的白晨、龙悦红透过窗户,监控起四周,防备可能发生的意外。
夜晚的月光下,安如香捂着已简单包扎过的左下腹,手上、衣服上能看到一些明显的血迹。
“没事吧?”蒋白棉关切地问了一句。
“还好。”安如香相当镇定。
很显然,她的伤不是太重。
蒋白棉松了口气:
“那上去再说。”
他们的房间里就有急救箱,可以做更好的处理,预防后续的感染。
等忙完了这件事情,蒋白棉对谷常乐道:
“你回去吧,接下来就别管了。
“要是牵扯进来,会给你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谷常乐想了想自己的孩子,没有逞强,离开了商见曜他们的房间。
关好木门,蒋白棉转过身体,望向安如香: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她刚才没急着问,是因为安如香没急着说,这表明不用抢时间,提早十几分钟知道也抓不住凶手。
安如香平静说道:
“我被袭击了。”
“袭击?”蒋白棉略有些诧异。
在她看来,直接袭击不是“神父”的风格。
安如香有条不紊地说道:
“我晚上还在另外一个地方做‘临时老师’,教那些忙碌到很迟的人识字。
“到11点半结束后,我从西街往住的地方返回,途中遇到了一个人。”
晚上八点半之后,只有西街和北街不会停电,那个“临时教室”就在那边一名学生的家里。
“穿着黑风衣,看起来很瘦,病兮兮的?”商见曜插言问道。
安如香没有惊讶,点了下头道:
“对。”
“果然是他。”商见曜露出了笑容。
安如香继续说道:
“他走到我面前,开口就说‘女士,知识是旧世界毁灭的根源’。
“我对这种莫名其妙的人一向很防备,又想起你们下午做的调查,没给他说下去的机会,直接就拔出了匕首,让他离我远一点。”
果然是安如香的风格……蒋白棉轻轻颔首,知道事情在这里出现了不一样的变化。
商见曜则不解问道:
“为什么不开枪?”
“当时只想吓退那个人,拔匕首更方便一点。”安如香简单解释道,“幸好我拔的是匕首,不是枪。”
“嗯?”蒋白棉用语气表示了疑惑。
安如香指了下左腹的伤口:
“我的手忽然不受我控制,刺了我自己一下。”
“又一种觉醒者能力……”蒋白棉倒也不是太诧异,更多是警惕。
“我也这么认为。”安如香也是见过“高等无心者”,接触过觉醒者的遗迹猎人,“如果我拿的是枪,那很可能是向自己射击。”
“然后呢?”蒋白棉追问道。
安如香的表情微有点变化:
“那个人没有趁机攻击我,也没有直接离开。
“他站在那里,看着我,继续说:‘你在毒害人类,请立刻停止这种行为,否则执岁的吊索将为你而来。
“我控制住了自己,没再攻击他,他说完之后,就转身走了。”
“神经病啊!”蒋白棉由衷地骂了一句。
商见曜颇为理解地感慨道:
“真有仪式感。”
蒋白棉斜眼看商见曜的时候,安如香收尾道:
“我简单做了个包扎,就来找你们了。”
现在刚凌晨。
“那是‘反智教’,袭击你的人很可能有个叫‘神父’的绰号。”蒋白棉透露起这边掌握的一些情报。
商见曜随即摇起了脑袋:
“他真可怜。”
“啊?”蒋白棉这次没能把握住商见曜的想法。
商见曜叹了口气,语重心长地说道:
“这就是反智教育的恶果。
“什么事都得自己上,手下根本派不上用场,只会拖后腿。”
蒋白棉闻言笑道:
“确实。
“连续三次袭击都是‘神父’亲自出手,这首领当得也太掉价了,我都替他觉得累。”
说到这里,蒋白棉若有所思地“自语”起来:
“难怪他要控制雷云松林飞飞他们,对‘反智教’来说,好的帮手太难得了……
“嗯,另外一个原因可能是嫁祸,挑拨。”
她怀疑“反智教”就是知道了雷云松他们是“盘古生物”的员工,才对他们出手,控制他们去做一些会狠狠得罪野草城和“最初城”的事,从而挑起两大势力的争端。
安如香经常会关注公会发布的任务,知道雷云松、林飞飞的事情,对蒋白棉的“自语”没觉得有什么奇怪的地方。
蒋白棉很快收回了思绪,对安如香道:
“你今晚就在这里睡。
“等天亮,去城防军,把事情报上去,然后配合他们,到公会发布任务,寻找那个绰号‘神父’的‘反智教’首领。”
安如香是与雷云松、林飞飞他们不相关的一条线,不用担心会打草惊蛇。
“为什么不是现在?”安如香问道。
“光靠城防军,半夜什么都做不了,还是得等公会开门。”蒋白棉解释道,“而且,还有一个小问题需要解决。”
安如香不再多问:
“好。”
这时,商见曜举了下手:
“我睡哪里?”
“你当然睡自己的床。”蒋白棉白了他一眼,“安如香和我挤一挤。”
“虐待伤员。”商见曜有一说一。
“那行!”蒋白棉毫不客气地说道,“安如香睡你的床,你要么去对面和龙悦红挤,要么就坐在凳子上睡。”
安如香虽然不理解对面两人的互动情况,但她没有干涉别人的习惯,遵照安排,躺到了床上,酝酿起睡意。
商见曜趁机去了隔壁,把事情的经过告诉了白晨和龙悦红。
他没有留宿,回到这边房间,坐到了桌前凳子上,摆出趴着睡觉的姿势。
不知过了多久,安如香忽然醒了过来,发现自己的脖子正挂在一个“绳圈”内,而握着“绳圈”两侧的是她自己的手。
那“绳圈”连接着高低床的上铺,足以将她吊死。
推醒安如香的是商见曜,半夜的月光下,他眼睛炯炯有神。
高低床上铺的蒋白棉也醒了过来,趴在那里,望着下方。
“我自己做的?”安如香让脖子离开了“绳圈”,迟疑着问道。
“这就是那个需要解决的小问题。”蒋白棉笑着解释道。
按照曾广旺那边的经验,催眠带来的“自杀”应该只有一次。
当然,未必一定是在睡着时发作。
安如香回忆起自己的所见所闻:
“催眠?”
“差不多。”蒋白棉没有多说。
她没让商见曜用“推理小丑”来消除催眠效果,一方面是不知道“神父”能力的特点,害怕有所遗漏,反倒害了安如香,另一方面则是非必要的情况下,她不想暴露商见曜的觉醒者能力。
“这样就算解除了?”安如香谨慎问道。
“理论上是这样。”蒋白棉回答道,“你继续睡,我们再观察观察。”
换做别的人,听到这样的话,总会有点不自在,毕竟很少有人能习惯在别人的注视下睡觉,但安如香一点问题都没有,很快就进入了梦乡。
这一次,她睡到了天亮。
吃过早饭,接近8点半时,他们分头出门,一边去城防军,一边到猎人公会找欧迪克。
蒋白棉和商见曜刚进入大厅,就看见欧迪克坐在边缘的等待区域。
“上午好。”商见曜非常有精神地打起招呼,完全没有一宿未睡的痕迹。
欧迪克点了点头,算是回应。
然后,他指着楼梯口道:
“许城主想见你们。”
“好。”蒋白棉毫不犹豫答应了下来。
这正是她期盼的。
跟着欧迪克上了二楼,走了十来米,蒋白棉突然侧头,望向了商见曜。
商见曜回看过去,隔了几秒,点了下头。
一直来到走廊的尽头,欧迪克停在了一个由四名武装人员守卫的房间外。
低声沟通了一阵,交出枪支后,他们得到允许,可以进入。
那个房间很大,光照也很充分,显得颇为亮堂。
里面摆放着宽大的办公桌和整整两排书柜,几个关键地方都有全副武装的保镖看守。
坐在办公桌后面的是一个二十岁出头的年轻男子,他穿着颇为老气的黑色上衣,头发整齐后梳,似乎想让自己显得成熟一点。
他身形中等,五官较为深刻,似乎有一点红河血统。
“许城主,他们来了。”欧迪克上前两步道。
许立言微微点头,指着办公桌对面的几把椅子道:
“坐吧。”
他的身边还站着一个相当高大的人。
这人穿着带兜帽的长袍,将自身遮得严严实实。
问过好后,蒋白棉带着商见曜,相当自然地坐了下来。
许立言的目光扫过他们的脸庞,若有所思地开口道:
“你们和雷云松、林飞飞他们是一伙的?”
“我们在调查他们失踪的原因。”蒋白棉避重就轻,转而问道,“许城主,当时他们找你,究竟想询问什么?”
许立言笑了笑道:
病王绝宠一品傻妃
“一些关于‘机械天堂’的事情。
“他们不知道从哪里听说‘机械天堂’有一台‘主脑’,旧世界毁灭前就在运行的‘主脑’。”
PS:月初求保底月票~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