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都市异能小說 神魔書-第五百一十一章 新年慶典(5)閲讀

神魔書
小說推薦神魔書神魔书
老祖母酒馆。
乔吃饱喝足,惬意的叼着一根大雪茄喷云吐雾。
几个身穿黑色制服的警察,拎着警棍,裹着呢子披风,站在外面人行道的路灯杆下,低声的说笑着。他们身边,成群结队的学生拎着大包小包的东西来来往往。
老祖母酒馆的生意逐渐上来了,偌大的大厅已经坐满了精力充沛的青年男女。
有人在大声的喧哗,向身边的同伴炫耀自己老家新年庆典的热闹场景。有人在吟诵诗歌,怀念自己在老家的亲友、爱人。当然,也有人已经喝得昏天黑地,摇摇晃晃的四处搭话,眼看着搞不好就要引发一场冲突。
德伦帝国的疆域过于广袤,从海德拉堡出发,哪怕是乘坐日夜不停的专列,抵达一些边疆省份也要一个多月的时间,往来耗费就是三个月。
帝都几所大学的寒假,加起来也就一个月多一点的时间,很多学生注定是无法回家的。
所以,吃食街依旧热闹。
甚至,比平日里上课时更加热闹得多。
“我喜欢他们这个样子。”乔的面庞被青烟遮挡,他的声音也变得很飘忽。
“哪,那个叫做迈肯的倒霉蛋,他临死前,和我说过的那些话,让我觉得,这些家伙,虽然有时候很讨厌的……比如说,莫名其妙围攻我的那些第四大学的混蛋们。”
“但是,他们这个样子,真不赖啊。”
一个喝多了的魁梧青年,和另外一个喝多了的枯瘦青年,两人因为究竟是帝国南方人的酒量大,还是帝国北疆人的酒量大的问题,开始拉拉扯扯。
有好事的家伙叫侍女上了两溜啤酒,每一溜都是一升装的青铜大酒杯,每一溜都是十二杯。
两名自诩代表了帝国南方、北方男儿汉酒量的好汉子,在一群狐朋狗友的欢呼声中,双眼发红的站在了长桌旁,大声打着酒嗝,端起了啤酒杯。
“看看这些蠢货,蠢,但是蛮有趣,蛮好玩,蛮可爱。”乔悠然道:“无拘无束,可以尽情的释放天性……哎,我年纪比他们还小一点,但是我总感觉,我和他们格格不入。”
“这是为什么呢?”薇玛跪在凳子上,娇小瘦弱犹如豆芽菜的她扭来扭去的,用餐刀不断的切割一条被乔啃得油光水亮、连一丝筋头都没剩下的羊腿骨。
“可能是……杀人杀多了?”乔的声音变得很轻微:“这种事情做多了,总感觉,就很难和普通人亲近了。”
蒂法眯起了眼睛,很严肃的看着乔。
“乔,不要胡思乱想,看看你身上的衣服,你是一名帝国军人。”蒂法沉默了一会儿,不善言辞的她终于憋出了一句安抚乔的话:“被你杀死的,都是该死的人。”
“或许吧。”乔端起酒杯,‘咕咚’灌了一大口。
他轻快的拍打着肚皮,喃喃道:“所以,我喜欢来这里……老祖母的菜很好吃,这里的人,都很快活。在这里坐着,我感到很轻松,感到……我远离了那些古古怪怪的事情,我还是一个,有血有肉的、活生生的人。”
蒂法的眼角耷拉了下来,清丽的面庞皱成了一团:“你怎么,变得和戈尔金一样了?”
“是嘛?我这忧郁的气质?”乔笑了起来,他的笑容,就好像一颗茁壮生长的大白菜,白生生的、胖乎乎的、水嫩嫩的,让人颇有食欲。
最后一只雷兽 宇枫
蒂法翻了个白眼。
薇玛已经站在了餐桌上,她手舞足蹈的,为那两个已经喝下了三大杯啤酒的好汉鼓劲加油。
她更是掏出了一小把金马克,朝着附近的学生们大声叫嚷:“谁来和我赌一把?我压这只瘦猴子能赢……哈哈,他一定能站在最后!”
一大群学生朝着这边涌了过来,他们纷纷挥动着金马克、银芬尼,大声朝着薇玛嚷嚷。
薇玛手舞足蹈的,向侍女要来了纸和笔,麻利的记下了学生们下的赌注。
那边两位拼酒的好汉,他们喝酒的速度更快了几分。
尤其是那位魁梧的北方大汉,他更是一边喝,一边目光不善的盯着这边忙碌的薇玛——小丫头片子,居然看不起自己,那么,自己一定要赢啊!
酒馆内的气氛,就越发的鲜活了起来。
乔站了起来,他张开粗壮的胳膊,护在了薇玛的面前,大声的嚷嚷着:“一个一个来,一个一个来,不要乱,不要乱……哪,你下注多少?五个金马克,赌那个大猩猩能赢?那么,这位美丽的姑娘,你是押注这头瘦猴子么?”
燕将军与小公主
“哦,哦,大猩猩和瘦猴子的比斗,快啊,趁着他们还没醉倒,赶紧下注!”
乔笑得大牙都露了出来。
从图伦港一路北上,在鲁尔城遭遇的乱子,在帝都碰到的麻烦,去兰茵走廊制造的杀戮,以及帝都动荡中遭遇的那些凄惨的场景……
其中夹杂着的,大大小小的麻烦。
一切一切的负面情绪,累积在心头的压力,都在笑声中,在酒精造成的冲击中烟消云散。
乔笑得格外灿烂,他挥动着手臂,额头上隐隐冒汗。
他白净的面皮变得通红,此刻的他,就和身边的那些大学生一样,真正有了几分青年人应有的模样。
玛丽老太太笑呵呵的站在后厨门口,静静的看着手舞足蹈的乔,以及忙着收下赌注、记录下注人姓名信息的薇玛。
“呵呵,青春活力,真是美好啊。”
“所以,我喜欢这小家伙,抽烟,喝酒,暴脾气……但是,是个好小伙子。”
“所以,我不喜欢玛格……呵呵,过于完美,其实是一种虚假啊。”
“蠢货,真是个蠢货,你演得太过分了。”
“如果不是马塔的阻拦,我一定会将这次帝都动荡的黑锅扣在你头上,然后连带着被囚禁在血木棉堡的希尔曼,让你们全部……”
玛丽老太太的眸子里,一抹深邃的幽光闪过。
她的身体微微晃了晃,然后她的脸色回复了正常。她看着忙碌的乔和薇玛,轻轻的点了点头:“薇玛这小姑娘,也蛮可爱嘛……嚯嚯嚯。这个年纪,就应该调皮捣蛋。”
“唔,蒂法这小姑娘……好吧,放在我年轻的时候,我会很欣赏她。”
“但是现在嘛,唔,现在的我,还是喜欢更调皮捣蛋一点的孩子呢。”
“调皮捣蛋,但是绝对不胡作非为。”
“啊,马凯,马格南,你们这群小混蛋,你们就是太喜欢胡作非为。”
“哼哼,哼哼,哼哼。”
老太太轻轻的冷笑着。
后方传来了一阵清脆的闹铃声,老太太急忙转过身,急匆匆的戴上厚厚的棉手套,跑到了烤炉旁,麻利的打开厚重的烤炉门,抽出了一块巨大的铁板。
铁板上,一块块手臂长短的黄油面包散发出浓郁的香气,老太太快活的大叫了起来:“老祖母的爱心黄油面包……小混蛋们,刚才是那几张桌子要主食的?”
“喂,你们要配蒜蓉酱,还是樱桃酱?”
试婚老公,要给力
“不好意思,草莓酱已经售空,等明年吧!”
“哇哦,有小混蛋要配烤肉酱?真是重口味。好吧,给他们一大份加辣的烤肉酱……祝他们和准备冬眠的熊一样,把自己养得白白胖胖的。”
老祖母酒馆的热闹,持续到了下午三点。
醉醺醺的学生们逐渐散去,薇玛垂头丧气的坐在餐桌旁一声不吭。
她,输光了她积攒了三个月的零花钱,就连一个喷泉苏都没剩下。
不仅如此,她还从乔这里借了百多个金马克,才赔清了输掉的钱。
“这没道理啊……”薇玛可怜巴巴的看着蒂法:“我最最亲爱的姐姐……”
“借钱么?噢,上次我办了一个图伦港高利贷的案子……八出十五归,七日一结,利滚利。还债期间,禁止你一切购物消费。”蒂法清冷的眸子盯着自己的妹妹,慢悠悠的说道:“不要怪我哦,莉雅说了,如果你赌钱赌输了,必须受到教育哦!”
“你要借多少,我最最亲爱的妹妹?”
蒂法微微一笑,笑容清丽如花,在薇玛看来,却狰狞如恶魔。
“呃……”薇玛陷入了犹豫。
玛丽老太太笑呵呵的站在柜台后面,看着讨价还价的姐妹两:“嗯,很有趣的教育方法,多吃点苦头,这小丫头以后才不会闯出祸来……不过,在我看来,小孩子还是要隔三差五的揍一顿,这样才长记性。”
乔掏出了厚厚的支票本,按照金发侍女拿出来的记账本,按照他在老祖母酒馆签下的账单总额,加上了百分之二十的小费后,认真的写好了一张支票,递给了笑容满面的老太太。
放好支票本,乔从胸口的口袋里,掏出了一张铁灰色镶嵌血色边框,用金属制成的请柬。
他轻轻的将请柬放在了老太太的面前。
“老祖母,这是海德拉宫新年庆典酒宴的请柬……哪,我最近为帝国立了点功劳,所以,我和我的父亲,我的哥哥,都会受到帝国的册封。”
“我的父亲,爵位要晋升了,我和我的哥哥,都会得到属于我们自己的爵位。”
“这种好时候,按照规矩,每个被授爵的人,都可以邀请几个亲朋好友见礼。”
“我在帝都嘛,唯一的亲友就是您喽。”
“所以,我郑重的邀请您,参加明天的庆典宴会。”
玛丽老太太一脸愕然的看着乔:“哈?你邀请我一个乡下老太婆,参加……海德拉宫的新年庆典?”
“不可以么?您可是我的老祖母嘛。”乔笑得无比的灿烂:“喏,我刚才拎进来的包裹呢?里面有我给您的新年礼物,按照您的身材,给您定制的一套礼服,您看看,做工怎么样?”
乔笑得,很得意。
玛丽老太太吧嗒了一下嘴,眨巴眨巴眼睛,深深的看了笑容满面的小胖子一眼。
“如果,你不怕我在那些大人物面前,给你丢脸的话。”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