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都市异能 非洲酋長-第五百一十七章 計劃調整熱推

非洲酋長
小說推薦非洲酋長非洲酋长
夜里,曹沫又在拉娜德雷度假酒店为西非联合水泥成功上市举办盛大的招待晚宴。
已经有些老态龙钟的老酋长菲利希安也穿着约鲁巴族的传统长袍,与近年来同样不怎么走出部落的奥韦马,在莉莉的陪同下也特意从隆塔赶到德古拉摩来。
奥乔桑、布雷克、贝尔蒂奇、尼兹.奥本海默、斯丹宁、西卡、鲁伯特等家族核心人物,卡奈姆联邦政府及奥约州、奥贡州及德古拉摩、隆塔等州地官员,投资机构的高层,可以都是卡奈姆的社会顶流。
晚宴前,曹沫也是难得的上台致辞。
致过辞后,他站在演讲台前有机会眺望全场的嘉宾,而这一幕令他在晚宴后心情都相当复杂。
今天到场的,大部分都是西非联合水泥的利益相关方。
都说利益关系是世界上最纯粹、最值得依赖的关系,但他还是能感受到在场有相当多的人,他们心底的想法并不纯粹,不那么值得依赖——他在短短十年间所攫取的巨额财富,即便是在此时此地,还是令在场相当多的人内心泛起嫉妒、贪婪等情绪。
或许这才是真实的人心。
西非社会治安混乱、政体也不稳定,一个国家的总统随时有可能会被政变搞下台,或横死街头,一个国家的政制随时都有可能面目全非,天悦目前在几内亚湾的根基,又有什么资格说是成熟的、稳定的?
月光铺照下来,墨黑的大西洋海面闪烁着大片的银光,沙滩也蒙着一片晶莹的光泽——这使得远处的夜更为深邃,仿佛世界的尽头就矗立在伸手可及的远处。
六月中旬的德古拉摩,椰林里飘荡着微微的海腥味,气温恰到好处,曹沫直接一屁股坐在沙地,跟周深河说道:
“西非联合水泥公开上市所融得的资金,注入德雷克矿业有限公司换取20%的股份,这是招股书中明确写明的。相关的前期资产审查等工作都已经就绪,照着原计划随时都可以签署正式的协议,将相应的资金转入德雷克矿业有限公司的账户里,而德雷克矿业有限公司随后也会及时宣布启动乌桑河铜金矿第二矿场的建设计划。当然了,这么做也只是在舆论上造势,但在阿克瓦尘埃落定以及芒巴-科托努铁路正式启动之前,第二矿场也就是先将牌子立起来而已,不会急着投入太多的资金。我开始没有打算找外人演这出戏,想着直接由科奈罗工程建设集团去立这个牌子就好了。不过,中矿既然确实对伊波古矿业这么感兴趣,那不如就由中矿来立这牌子……”
乌桑河铜金矿第二矿场的规划设计工作早就做好了,预计投资十二亿美元,但在阿克瓦危机尘埃落定以及芒巴-科托努铁路修建、解决运力瓶颈之前,第二矿场不会真正落地的。
因为第二矿场的筹备期很长,真正大兴土木也不知道会拖到什么时候,曹沫原计划是想着由科奈罗工程建设集团接手,一点点的去打磨,借这个注定效率低下拖沓的工程,将科奈罗工程建设集团自己的队伍锻炼起来,发展成能真正承接超大型复杂工程的建设实体。
曹沫的这些打算,钱文瀚、周深河他们都清楚。
不过,钱文瀚、周深河这次带来新的消息,经过一下午的消化,曹沫的计划也做了相应的调整。
中矿本身就有极强的工程建设能力,特别是在矿产开采领域,要比中土集团更为专业。
既然曹沫都接受中矿通过新海金业往伊波古矿业渗透影响力,同意中矿通过新海金业对伊波古矿业的间接持股放宽到15%,为何不在矿场建设、矿产开采等领域开展更密切的直接合作,让中矿的影响力发挥更直接、更充分、更深入?
曹沫才不会觉得中矿加入,会是对他的钳制。
他真要如此倔强、刚愎自用,他会轻易将西非联合水泥的持股降低到25%?
他会轻易同意放弃对弗尔科夫石化的绝对控股权,他会一而再的降低对天悦实业、伊波古矿业的持股,引进更多甚至心机并不怎么单纯的盟友进来?
踏出这一步接受中矿的介入,曹沫做这个决定一点都不觉得有困难的地方。
“哦……”
周深河还是有些惊讶,他还以为曹沫再少年老成,心里总归会有棱角嶙峋的盛气,可能需要权衡很久,才会最终认定接受中矿的渗透其实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却没有想到下午才谈这个话题,曹沫这时候就已经坦然接受了。
“老周还想着睡一个好觉,看来这个计划要泡汤了!”钱文瀚笑着说道。
阿克瓦的局势已经进入最扑朔迷离的阶段,既然决定接受中矿的介入,那就是宜早不宜迟,甚至早一天都有可能导致完全不一样的结果。
德古拉摩跟国内有七个小时的时差,现在国内是深夜。
周深河想要第一时间找中矿及国资委的官员汇报这件事,又要给中矿及国资委留出一些权衡、会商的时间,就得在凌晨两三点钟的时间跟国内通电话——周深河想要休息好,等到天亮才跟国内通电话,国内就已经是下午,会错过一天的会商时间。
“谁叫我是给你们打工的呢!”周深河认命的叫道。
…………
…………
国内的决策,要比曹沫想象中快得多。
他第二天一早醒过来,正准备跟成希去餐厅用早餐,一宿都没有怎么睡的周深河在房间里打电话过来,说中矿海外工程有限公司总经理吴旭已经乘上从南非开普敦赶来德古拉摩的航班上了,中午之前就能抵达拉娜德雷度假酒店,将全权代表中矿跟他们见面洽商。
吴旭也是中矿目前驻海外最高级别官员,是中矿集团党组成员。
中矿那边做决定这么高效,说明中矿入主新海金业已经是确定的事情,所以后续才不会有什么纠结。
吴旭也是接到国内的明确指示,在了解到相关情况后赶过来,后续的工作主要是双方怎么进行配合。
中矿在东非、南非的海外业务发展很大,除了承接大量的工程建设,十多年来也陆续开展十多项直接矿产投资,但在德古拉摩仅设有一个办公室,目前还没有什么直接的矿产投资。
阿克瓦对外放开比较晚,中矿在阿克瓦都没有设办公室,也没有正式涉足阿克瓦。
现在要进行配合,双方就在德古拉摩先签署框架协议,吴旭留在德古拉摩坐镇一段时间,从坦桑尼亚、南亚抽调管理、技术人员直接赶往德雷克,组建在阿克瓦的工程分公司,然后跟科奈罗工程建设集团签署劳务协议,从科奈罗工程接一批工人,将建设队伍筹备起来,前期先做乌桑河铜金矿第一矿场的配套升级工程。
当然,国内还是避讳直接干涉他国内政,与当前所奉行的外交原则有悖。
罗伊玛.塞洛参选阿克瓦总统的事情,曹沫没有隐瞒,吴旭跟国内商议后,还是希望曹沫后续能静观其变。
国内虽然一直都韬光养晦,在对外政治上比较低调,但随着国力蒸蒸日上,国际影响力其实是越来越强的。
对非洲的影响力,目前是东非做得非常好,西非这边最为薄弱。
当然,中矿既然介入了,不管阿克瓦大选之后的局势会变得如何恶劣,只要影响到伊波古矿业的利益,中矿就可以直接通过外交层面进行斡旋。
家族 誕生
吴旭级别或许不是特别高,但对非洲的情况,特别是国家对非洲的战略选择非常了解。
乌桑河铜金矿与芒巴-科托努铁路、科托努港乃至几内亚湾滨海经济、交通大通道的建设都有密切的关联,也将是国家对西非地区进行战略布局最佳的抓手。
这个层面,乌桑河铜金矿真要出点事,甚至更好,到时候中央高层都有借口直接出面,然后像扯住藤蔓似的,将西非地区经济发展的一系列核心利益点的主动权都抓在手里。
天悦这些年在几内亚湾所做的这一切,中矿高层也看在眼里,因此有人提议跟天悦合作,集团内部可以说是一致通过,没有人反对。
至于雷瓦的油气资源开发,如何跟天悦进行合作,这是更高层面所要考虑的问题,吴旭目前也不是很清楚,但大体离不开在几内亚湾建设一座由中资控制的超大型港口,通过公路、铁路、输油管跟西非大陆腹地连接起来。
所以曹沫没有必要在阿克瓦的大选问题去冒险了——之前冒险是迫不得已,不冒险反抗,有可能会被吃得连骨头渣都不剩。
现在情况不一样了。
…………
…………
待成希随同钱文瀚、周深河等人在跟中矿集团的框架协议签署完回国后,曹沫就赶回塔布曼家族在奥古塔庄园里,重新调整对阿克瓦境内的部署。
周晗了解到跟中矿合作的具体细节,既有意外,又多少带有不甘愿的问道:“真就放手不管罗伊玛.塞洛跟梅伊.曼塔尔她们了?”
虽说过去几个月,表面上仅是暗中直接支持了罗伊玛.塞洛四百万美元的竞选资金,但除此之外,并非什么工作都没有做。
周晗这边专门有一个情报分析小组负责搜集赛维义家族的情报信息进行研究分析还是其次,更关键天悦在阿克瓦境内所掌握的资源,是能更直接、更深入的影响到阿克瓦的大选。
为罗伊玛.塞洛提供竞选资金以及更严格的安保,这些都只是最基础的。
天悦这两三年在坎特族温和派势力的大本营达荷美,下了非常大的本钱进行经营,影响力是全方面的渗透。
目前埃特族温和派推出来的候选人支持率很低,曹沫真要支持罗伊玛.塞洛,完全可以撮合罗伊玛.塞洛跟埃特族温和派进行交易,更不要说可以说服胡安.曼塔尔代表殖民者后裔群体,直接转向支持罗伊玛.塞洛。
他们还暗中控制阿克瓦最大的网站以及两家收听率靠前的电台,特别是电台在经济落后的阿克瓦,影响力比报纸、网站要强得多——周晗手里已经掌握赛维义家族大量的丑闻情报,还有真凭实证,关键时刻可以拿出来打舆论仗。
而西非联合水泥对乌桑河铜金矿的注资,使得曹沫有资格从西非政局层次去影响到阿克瓦国内的大选——曹沫甚至可以跟罗伊玛.塞洛谈论对外国资本的税收改革问题……
总之,曹沫真要下决心去做,周晗觉得罗伊玛.塞洛赢得大选没问题。
最后的关键,就是看赛维义会不会再次发动军事政变夺权了。
那样的话,赛维义压根就不会在乎阿克瓦被国际再度孤立起来,那曹沫在卡奈姆这边的影响力再强,短时间内也会变得无计可施。
现在曹沫选择什么都不做,赛维义家族在埃文思基金会的支持却小动作不断,周晗可就不觉得罗伊玛.塞洛还有多大的胜算了。
现在唯一乐观的,就是赛维义还是太自大了,又或者说赛维义性情暴躁,他身边的工作人员不敢将真实的情况相告,叫赛维义还误以为罗伊玛.塞洛不构成对他的威胁。
“这并不值得乐观,”曹沫现在已经大胆到左拥右抱将周晗、斯塔丽两女都搂在怀里,当然这得话题足够转移注意力,“赛维义要是此时被谎言包围,不能看清事情的真相,一旦败选,他更难接受这样的结果,就更有可能再度发动军事政变!我们目前所掌握的情报,并没有发现埃文思基金会有提醒赛维义注意真实支持率的迹象,埃文思基金会的目的或许就是期待赛维义败选后直接玩最狠的。这样,埃文思基金会就能做到赢者通吃!”
“以前是怎么都要挣扎的,但中矿这么深的直接介入进来,即便发生最恶劣的情况,也有中国高层介入斡旋的余地——毕竟赛维义成功发动政变后重新掌握阿克瓦的军政大权,成为阿克瓦的独裁者之后,也不会跟全世界为敌的。”斯塔丽直接掌握塔布曼安全顾问公司,但她骨子里并没有周晗那么好冒险,既然有更稳妥的道路铺在前面,为何去冒不必要的险。
周晗左腿蜷坐在屁股,使得身子更贴近曹沫,叹息道:“那这样的话,对罗伊玛.塞洛来说,败选的下场,可能比赢得大选要好得多……不过,梅伊.曼塔尔你真要放弃她?”
梅伊.曼塔尔加入罗伊玛.塞洛的竞选团队后,帮助极大,已是竞选团队的核心成员——罗伊玛.塞洛倘若赢得大选,而赛维义再度发生政变,梅伊.曼塔尔必然也是被清洗的对象,到时候胡安.曼塔尔也不可能独善其身。
“我会给梅伊.曼塔尔一份名单……”曹沫说道。
“什么名单?”周晗好奇的问道,她都不知道曹沫手里有一份特殊的名单。
“赛维义身边的反对者名单,”曹沫松开手,走到书桌前,将一份文件打开来,拿出红笔圈出一系列的名字,然后交给周晗,说道,“你安排人秘密将这份名单交给梅伊.曼塔尔,我也只能帮她们做到这一步了!”
周晗看文件,这是赛维义嫡系名录,包括赛维义当选阿克瓦总统,名义上辞去军队职务后,在阿克瓦军队安排、掌握军队大权的嫡系亲信——这份名录还是她整理的。
曹沫用红笔在这份名单上圈出十几个触目惊心的名字,周晗一直以为这些人是赛维义信任有加的嫡系,扑闪的美眸看着曹沫,问道:“他们真是反对赛维义的人?”
“赛维义可能都不知道,他身边真正支持他的人已经剩不了几个了,绝大多数人不过是被恐惧以及权力、利益所支配而已——这些人还是相对最容易被策动的,现在就看罗伊波.塞洛与梅伊.曼塔尔怎么去用好这份名单了!”曹沫说道,“当然,她们可能不会立刻采信;而要是最终都能够不动用这份名单,那无疑是最好的结果……”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