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連載都市异能 白骨大聖-第327章 老道我會看面相鑒賞

白骨大聖
小說推薦白骨大聖白骨大圣
蛤蟆大仙放下晋安和老道士的神殿挺大的。
神殿的屋脊上立着一尊石禽,在黑夜里溢散神性光芒,庇佑一方净土。
那是尊身材婀娜多绕似女子,折掉一只羽翼,石雕早已褪色,残破不堪的神鸟青鸾,在这片寂灭废墟上有种“鸾睹形悲鸣,哀响中霄”的绝世凄美感。
“相传这青鸾神鸟是西王母所养的神鸟,看来这神殿所供奉的神像应该是尊女神像。”
“在传说里也有说这青鸾世上仅有一只,它一生都在孤独寻找爱情的凄美故事。”
老道士抬头看了眼神殿屋脊上的折翼神鸟,目露唏嘘…思绪开始有些飘远。
一身珠光宝气的晋安,扛着桃树走在前头,他没想到这神殿里还有别的人,当他扛着一大棵桃树走进神殿,跟几双目光对视上,眼睛眨了眨,空气一度十分尴尬。
千金谋 天听雪
在晋安和老道士来之前,神殿里一共有三人在避雨过夜,大家被灵雾卷入遗迹里也有十来天了,早已摸清遗迹里的生存规律。
遗迹里的黑夜,危险重重,徘徊着数不尽的阴祟、死人,没人敢在黑夜里离开神殿,起码在嬲认知里,没人在黑外外出还能活着的。
所以,当嬲听到神殿外头的脚步声时,误以为神殿的神性消失,有邪魔攻破神殿,要大难临头,他们才刚鼓起所有勇气,准备要跟外头邪魔决一死战,结果就看到手指、脖子、腰上戴满十几件神性宝物,一身珠光宝气的晋安进入神殿!
尤其是肩头还扛着一大棵桃树,桃树上还挂满新鲜粉桃!
嬲集体懵了。
刚才还要气势汹汹与阴祟决一死战的气势,随着一泻千里,只剩下了空气一度很尴尬。
眼睛眨啊眨。
继续眨啊眨。
稍落后几步进来神殿的老道士,打破了神殿里的尴尬气氛:“小兄弟,你堵在神殿门口不进去弄啥嘞?”
“这神殿里莫非没有女神像,只有吃人的女妖精?”
因为晋安肩头斜扛着棵桃树,巨大树冠把神殿门口堵住,老道士进不去神殿,于是,堵住神殿门口的桃树树冠后熟悉的探出一颗人头。
“!”
桃树成精!钻出颗千年姥姥脑袋!
神殿里三人都被树冠后突然钻出的脑袋吓得身体一哆嗦,差点就尼玛吓跪了。
“来,来的…是什么人?是死是活?”
惊吓过后,嬲里有一人鼓起胆气,胆颤心惊问道。
晋安被这些人给逗乐了:“废话,肯定是活人。”
“如果我们是死人,你们还能完好站着,早被吓死了。”
晋安扛着桃树走着神殿,这时候,老道士也跟着走入神殿,那三人见到老道士也是有手有脚,并非是什么千年桃树精,这才相信老道士是有血有肉的大活人,都是松了一口气。
当确认眼前黑夜进入神殿的两人都是大活人,三人对视一眼,都看出了己方队友的眼神凝重,能在洞天福地黑夜安全出行,眼前这一老一少爷孙俩绝对是高手。
然后看着晋安扛在肩头上的桃树,嘶,三人都感觉后牙槽怎么那么寒酸的疼呢。
好多的桃子,好多的充饥口粮,眼睛再次看得瞪直了。
大家同样都是人,咋在洞天福地里的贫富差距那么大。
……
赶路了一夜,虽然全程都是坐船,但水浪颠簸了一路也很耗费体力啊,晋安从桃树上折下两颗桃子,另一颗桃子丢给老道士,两人旁若无人的吭哧吭哧吃起来。
马上就要天亮了。
赶紧吃颗桃子补补体力。
等下天亮后,还要继续上路,寻找削剑呢。
咕噜噜——
神殿里响起饥肠辘辘的声音,是来自那两男一女的,他们眼巴巴看着晋安和老道士手里的粉红水蜜桃,又看了看晋安连根拔起的桃树,胃饿得抽搐。
他们虽然也在遗迹里有幸找到一棵果树。
但三人一分,也就没剩多少了。
那不仅是他们所剩不多的口粮,也是他们身体水分的唯一补充来源,都是一天一颗果子的省着吃,哪像晋安,直接扛着一棵桃树在洞天福地里乱逛。
“那个…这洞天福地里的仙家桃子好吃吗?是什么味道?”
三人可怜巴巴看着晋安。
晋安想了想:“肉质柔软多汁,酸酸甜甜的,挺不错,挺开胃的。还能美肤、清胃、润肺、祛痰,最神的还是能最快补充体力,身体暖呼呼,不惧邪风入体。”
三人无法淡定了。
描述得这么详细,他们本就饿得肚子叫,现在肚子更饿,叫得更响了。
晋安看三人都挺可怜的,进入遗迹才十来天,人都饿清瘦了,这一看就是没少吃苦,先不说仙缘不仙缘,对女孩子减肥效果都是出奇的好。
他看了眼饿得两颊肉都成锥子脸了,也没有故意拉低衣领勾引自己的洁身自爱女子,想了想,拿着桃子说:“想吃?”
女子如小鸡啄米的点头。
晋安大方说道:“你们出了神殿后,往回走,如果脚程快的话,大概六七天后会看到一片林子,那林子里有很多桃树。提醒你们一句,那林子里公猴带着一群母猴巴掌桃树,偷桃的速度一定要快,估计它们现在恨死人类了。”
“?”
“往回走六…六七天?”
女子懵了。
凤囚凰漓梦夜曲 冰冷的月亮
另两人也是一脸的发懵,嘶呼,他们倒吸一口凉气,后牙槽好冷好疼。
他们一路省吃俭用,好不容易才在遗迹里深入这么多天,现在有人告诉他们,你们走过头了,要重新往回走六七天。
“太远了。”
“要往回走六七天,岂不是要我们之前的所有努力都付诸东流,前功尽弃?”
“我们宁可继续饿着肚子往前走,只要跟着那位紫气前辈走,也许能幸运找到用老果腹的果子。”
三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说道,说完又可怜巴巴看着晋安。
其实这并不能说明眼前三人的修为比晋安厉害,赶路速度比晋安快,大家同一天进洞天福地,他们却比晋安和老道士足足快出六七天路程。
当初他们这些人被灵雾卷入洞天福地后,都是随机出现在各处神殿里的。
有的人一出现就在秘境深处。
有的人则在外围。
就好比晋安的运气就没那么好了,他运气最差,随机出现在最靠外的神殿。
晋安见三人可怜巴巴的样子,乐了:“你们装这么可怜,该不会是白嫖怪,以为我会分你们食物吧?”
“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做人要脚踏实地,靠自己双手奋斗来的才是永远属于自己。”
“渔网我已经给你们,能不能打到鱼填饱肚子,那就不是我的事了。”
“你们也别费尽心思的想道德绑架或色诱我,我铁石心肠,杀人不眨眼,不吃那一套。”晋安义正言辞的一口回绝。
女子:“?”
“登徒浪子!”
“好色之徒!”
晋安好意的授人以渔,反而还莫名其妙挨了一顿骂。
噗,老道士见晋安吃瘪,一个没憋住。
晋安瞥了眼老道士:“老道,吃东西的时候少说话,容易放屁。”
手里桃子还没吃完的老道士顿时就脸黑了:“……”
那二名男子见自己同伴骂了晋安,气氛有些闹僵,于是岔开话题,他们故意不再去看那棵硕果累累的桃树,朝晋安和老道士郑重行了一礼,好奇问两人是怎么做到在黑夜里出行?
晋安如实回答:“我们是坐船来的。”
三人:“?”
那女子犹豫了会,朝晋安和老道士打听起人:“二位都是高人,不知在来的路上,有没有碰到一位叫姓马,叫马木原的大汉?”
“他长得魁梧,高大,说话带着一口北地腔……”
女子形容起外貌。
“马木原是你什么人?”晋安看一眼女子。
女子听出了晋安声音里的异样,她焦急说道:“我们都是来自北地驱魔家族的马家,这次我们一共有两人进入这次的洞天福地开启。高人是不是见过我马家子弟?”
晋安叹了口气,如实说马木原已经死了,让她节哀,说马木原是死在一个土夫子从背后的偷袭,当他逃出围杀,重新回到神殿时,已经找不到土夫子那伙人和尸体。
应该是被扔到雨水里,尸骨无存了。
晋安只说马木原是死在土夫子手里,并未提到天师府和小凌王,是因为在场的人里只有那名女子是来自北地驱魔世家的马家,另二人是马家女人路上临时结盟的盟友,所以他打算单独告诉女子真相,并不想把另外二人牵扯进马家跟天师府的仇怨中。
眼前三人都不是那种奸佞之人,所以晋安不想害了他们。
天师府是个庞然大物。
也只有北地驱魔世家的马家才能抵挡得住天师府的势力。
晋安站起身,一脸凝重表情的朝马家女人招招手:“马姑娘你跟过我单独来一下,我有些话要单独对你说。”
……
约摸盏茶功夫后,当女子跟着晋安从神殿的偏殿里重新走回来时,女子面色不好看的跟在晋安身后走出来。
此时,神殿外头的天色也已经放亮。
那些徘徊黑夜里的声音也已经全都消失,重新恢复了白天的平静与安全。
晋安带上老道士,打算继续上路寻找削剑,不过在离开前,晋安从桃树上摘下一半桃子留给马夜蓉,让她自由处置这些桃子。
马夜蓉是那马家女儿的名字。
晋安也是刚刚才得知的她名字。
总裁老公,太粗鲁
与马夜蓉暂时结盟的那两名男子,看看晋安,又看看马夜蓉,一言不发。
认真说起来,是先有马木原,晋安才能找到那些充饥的柿子,还有那张神异非凡的石弓。
所以这是他欠马木原的。
既然马木原已经死了,晋安自然要把这份因果还给北地马家。
他晋安不希望欠人情债。
这一半桃子跟石弓比起来,还是他更占便宜。
“公子,我还不知道该怎么称呼你?”马夜蓉朝离开神殿的扛树背影喊道。
晋安抬手朝身后摆了摆,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
雨幕里,晋安和老道士的身影渐行渐远。
……
“小兄弟,你刚才跟马姑娘单独说了什么?”雨路上,老道士好奇问晋安。
晋安说出了内心顾虑,马木原的真正死因,他只能跟马家人单独说。
老道士哦的点点头,说原来如此。
“老道你就这么信任我的话?”晋安见老道士对他这么信任,心中一暖。
国战191
头顶举着块匾额的老道士,奇怪的看一眼晋安:“咋的,小兄弟你想让老道我怀疑你跟马姑娘有啥关系吗?”
“小兄弟你是不是嫩雏儿,老道我一看面相就知,面相又不会骗人。”
老道士揶揄打趣一句晋安。
晋安刚才还被感动温暖的心,顿时恼羞成怒想要锤老道士。
“老道,我见你这一路上都抱着匾额嘀嘀咕咕,你在嘀嘀咕咕什么呢?”晋安瞪了眼多嘴的老道士,然后岔开了话。
从昨晚搭上船开始,晋安就发现,老道士这一路上都在嘀嘀咕咕。
只是因为之前都有人在,所以他没问老道士,直到现在只剩他们两人后,他才向老道士问道。
老道士神神秘秘说道:“小兄弟,这匾额可了不得,它能带给人好运,能让人心想事成。”
“知道老道我为什么能一路逢凶化吉,找到林子、桃子吗?”
“老道我只需不停祈福,就能在天黑前找到神殿。老道我快要弹尽粮绝时,祈祷食物,食物,结果就找到了桃子。”
“小兄弟你说这匾额神不神?”
“所以老道我从昨晚开始就一路祈祷,找到削剑,找到削剑。”
老道自鸣得意的说道。
“不过也不是什么事都能灵验,好像还跟距离与难易度有关,比如老道我祈福了好几天才与小兄弟你重逢。”
晋安听完,顿时乐了,感情这匾额就跟老道的嘴一样,都是开过光的。
他关心起老道士身体:“老道你渴不渴,饿不饿,要不要来一颗桃子补补体力?你渴了饿了就跟我说,祈福不要停,今天能不能找到削剑就全靠老道你这张开过光的嘴了。”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