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言情小說 紅樓大貴族-第706章 閤府相伴

紅樓大貴族
小說推薦紅樓大貴族红楼大贵族
对贾琏而言,知道这件事的真相固然令他震惊,但是,他却很容易就能理解沈娇娘的心情。
那恶婆娘不仅恶毒,还很不识抬举……
娇娘之所以这么做,都是为了自保罢了。是自己没有用,不能保护她才逼得她那么温柔善良的人做出此等事来。
别了相思只剩相思 小生得闲
所以,自己一定要保护她,不能任由她被家族,被贾宝玉等人处置。
贾宝玉习惯性的一挑眉头,他虽然觉得贾琏很蠢,但是也不禁为他突然的男子气概所动。
不管怎么说,能够包容承担自己女人的错误,贾琏就算不得负心薄幸的人。
只可惜,王熙凤这女人是无福得到贾琏的真情厚意了。
“琏二哥可能还不清楚事实。
首先琏二哥在国丧期间将此女子带回家本来就不应该,然后她还以贱妾身份阴谋陷害当家奶奶,伦律这可是死罪。
琏二哥真的要替她领罪?”
贾宝玉冷漠的声音,令贾琏身子一颤,下意识的露出恐惧之色。
听到死这个字,他以为贾宝玉真的要对他出手了。
犹豫了那么一下,他心里苦笑起来。
罢了,左右他真要对付自己,自己如何反抗得了?
若是如此,不若与娇娘同生共死罢了。
于是,贾琏伏地叩首,悲戚道:“还请宝兄弟可怜,饶她们母子一命!”
“二爷~”
贾琏这般分明害怕,却仍旧抵死相护的举动,令旁边的沈娇娘猛然动容。
她怔怔的唤了一声。
贾琏回头泪眼婆娑的看着她,哭道:“你放心,只要有我在,我就一定会保护你们的……”
“二爷~!”
沈娇娘投身入怀,将头埋在贾琏的肩上,对贾宝玉投去哀求摇头的神色。
她倒没有贾琏那么悲观,她知道,贾宝玉大概是不会怎么着他们的,否则以贾宝玉的身份,之前没必要陪着她玩笑。
贾宝玉鼻子微抽,难道自己表现的还不够冷酷,这女人居然不怕。
不过嘛也无所谓了,本来他这般做,就是想要试试看贾琏究竟把这小娘子看得有多重,如今看他们两个都感动得热泪盈眶,也就没兴趣再耽误下去。
“要我饶了她,也很容易,琏二哥你搬出东跨院吧。”
贾宝玉开门见山。
他一旦没了兴趣,也就不会绕什么弯子了。
贾琏神情一窒,心说,果然……
贾宝玉见他迟疑,并不加掩饰的道:“想必琏二哥也知道,老爷如今已经继承了先祖的荣国公之爵,而东跨院作为荣国府的一部分,总是这般一分为二,也不太妥当。
如今老太太在还好说,将来老太太去了,琏二哥总也得搬出去。既然早晚都得搬出去,不如现在就搬出去,另成一府,琏二哥觉得如何?”
听见贾宝玉说这话,沈娇娘自然不敢插嘴,而贾琏则是面红耳赤。
他心中很想申辩,那是他父亲留给他的家产!
他父亲,则是和贾政分家时分得的东跨院,东跨院这么小,他们本就吃亏了的好么?
如今居然连这一小部分都要收回去?!
但是他不敢说,因为他不知道,拒绝贾宝玉的下场是什么。
所以憋红了半天脸,他突然一叹道:“是,我听你的,等我和娇娘收拾一番,立马就在外头寻个宅子搬出去……”
贾琏心中多有苦涩。终归自己还是成了家族纷争的失败者,被赶出了国公府。
“那,除了东跨院,家里还有一些田庄和几间铺面……”
贾琏又仰起头,希冀的问道。
贾赦虽然将家底掏空,但是还剩不少不动产,他很想保住。
贵族学校的双面公主
因为他现在,可以说真的是身无分文了。以前他想的是凭借爵位翻身,如今也成了泡影,在这个注定要被赶出去的档口,钱对他来说太重要了。
不然,连娇娘都养不活了……
贾宝玉随意一笑:“那些东西,自然都是琏二哥的。另外,东跨院里的东西,但凡能够值钱的,琏二哥也可以尽数搬走。或者,你可以说个数,我会说服老爷,让他从你手中将整个东跨院的财物买下来。”
“你肯出多少?”
贾琏几乎立马就问道。
他才不会认为这些是贾政的意思,贾政他是了解的,绝对舍不下脸皮把他赶出去,哪怕其现在可能同样觉得他碍眼。
“十万,可还行?”贾宝玉淡淡道。
贾琏一愣:“铜钱?”
十万文钱,一百两银子不到,这是羞辱他?
实际上,贾宝玉的口吻明显像是在说银子,但是他不敢信。
他是精通庶务的,自然明白东跨院里剩下那些东西还能值多少钱。换在以前,可能还值点银子,可是在经过他一番搜刮变卖之后,真的值的不多了。
就算把房子也拆了卖了,也值不了十万银子!
贾宝玉冷笑一声,“琏二哥若想换成铜钱,倒也可以。”
贾琏再次一愣,然后忍不住惊喜之色:“是银子?十万银子??!”
无怪乎贾琏这般,贾宝玉先前的作态,活像欺压霸占他家产的恶霸一样,恶霸还能有善良讲情面的?
十万银子,就是把整个东跨院拿出去卖,也不一定卖得了这么多!当然,他就算真敢卖,也没人敢买。
贾琏心里在想,难道宝兄弟本来就没有霸占他的东跨院的意思,他其实是想要将东跨院从他手里买过去?
若是这样,好像心里没那么难受了呢……
贾宝玉却也没给他解释那么多,只道:“若是琏二哥同意,便就这样了。十万两银子,琏二哥拿出去,不论是在何处,都能够买下数个东跨院那么大的宅院了,如此,也不算辱没了琏二哥的身份。”
说到这里,贾宝玉不由瞧了一眼边上眼睛滴溜溜转的沈娇娘。一时心中竟想试试,他要是真的把贾琏净身出户,这女人会如何自处……
贾琏的面容再次涨红起来,这一次却非羞辱悲愤所致,而是兴奋激动。
贾琏有一个特点,那就是现实到极致。
他其实没有多在意外表的东西,更直白一些,就喜欢务实的东西,比如钱和女人。
甚至于爵位在他看来,也就是一个稳定来钱的途径,反正他从来没想过要去当官发财,那个有风险!
所以就算失去了爵位,他也没太觉得过不去。
但要是有了这十万两银子,那可以干的事情就多了。
比如天天逛楼子,只要不摆阔,就算每天花费十两银子找美人睡觉,那也是好多好多年都用不完了呢……
卖,一定得卖!
贾琏心中打定了主意,那是对贾宝玉的提议连连附和,生怕他后悔似的。
贾宝玉制止了他的躁动,继续道:“另外,琏二哥搬出去之后,我还可以给琏二哥一个补偿。
在京五品以下官职,在外四品往下实职或者三品往下虚职,琏二哥可以自由选择一个。”
贾琏再次愣住。
他是不喜欢当官,但那是以前了,如今就要离开国公府,还是得有一个官位傍身最好。
身上的同知虽是五品,却是花银子捐来的虚衔,连俸禄都没有,严格意义上来说都不能算朝廷命官。
他是真没想到,贾宝玉会为他考虑的这么周到。
难道,宝兄弟是想要让我离开京城?
贾琏不由怀疑,毕竟贾宝玉给的选择,在外地的话,可选的官职高了不少。
只是……
“宝兄弟,我可不可以还是留在京城啊,你放心,我可以搬远一些,我可以直接搬到东城去住……”
贾琏小心翼翼的问道。
一来他不想离开京城的繁华,他在京城还有不少好友朋党。
二来他有个小心思,不知道出京之后贾宝玉会不会暗中收拾他,他若是待在京城,至少眼下有贾母老太太在,有这个关系,贾宝玉或许就不好对他如何。因此他不想离贾母太远。
贾宝玉瞥了他一眼,道:“可以。”
给贾琏封官职,不过是为了方便给家族,实际上也就是给贾母一个合理的解释罢了。
贾琏懂事了,要出去做官了,所以才搬出去住。
至于卖了东跨院,是他自己缺钱用才干出的数典忘祖的事……
虽有些牵强,至少没那么生硬了。贾母豁达,会接受的,因为荣国府重新归一,对贾家来说是件好事。
至于这样会不会对贾琏太优厚,贾宝玉倒是无所谓。
他想了几回,也想不出他一定要处置贾琏的理由。
既然不想处置他,便厚待吧,至少,香火情不会断。以后的事,以后另说。
贾宝玉说完这件事便走了,剩下屋里两个相互依偎的人四眼相对,劫后余生的感觉油然而生。
随即沈娇娘再次向贾琏认罪,说她一时行差踏错,不但连累了贾琏,还差点害了他们自己的孩子。
贾琏早已不将此时放在心上,见沈娇娘在意,反倒安慰起来。
“二爷,那咱们今后去哪?还有,你真的与二奶奶和离了?你昨晚不是说为了大局着想,决定先忍了的么?”
早先贾琏气冲冲的回家,也没说明白就又出去了,所以沈娇娘有此问。
贾琏闻言面色一狠,随即颓然放下:“你放心,我与那恶婆娘从今以后,再无半点瓜葛,你以后也不用再惧怕她了。”
沈娇娘点点头,然后埋下。
贾琏继续道:“看起来宝兄弟还是顾念旧情的,他虽然让我搬出去,却答应了给我十万银子,还许诺我官职,想来是不会骗我的。
所以你放心,有了这十万银子,再加上我名下的产业,咱们到了哪儿,都不会过苦日子的。”
“嗯~”
沈娇娘应了一声,忍不住道:“既然王爷没让二爷离京,想来以后还有见面的机会,若是如此,二爷还该继续与王爷处好关系才是。
说起来王爷真是个了不起的人呢,胸怀宽广,奴家这次犯了如此大错,他都看在二爷您的面上,轻易放过了奴。”
沈娇娘看的明白,贾宝玉对贾琏也无恶意,所以她不想贾琏错失这道关系。
尊 死
而且她现在也反应过来,之前贾宝玉之所以故意吓唬他们,多半是为了帮她,让她看清贾琏对她的心意。若不然,她还真不知道贾琏竟有如此在乎她。
但她也怕说直贾宝玉的好话贾琏会误会,所以才说贾宝玉是看在他的面上……
贾琏点点头,深以为然,仔细思索了一下,心想贾宝玉应该是觉得夺了他的妻子心怀愧疚,所以今日才对他格外宽容。
如此倒是因祸得福……
脸上一红,贾琏自己也不好意思再这么想,他心中暗下决心,不管是王熙凤的事还是搬出去的事,都要严格按照贾宝玉的说法来做,免得他对自己不满。
以宝兄弟的仗义,若是处得好的话,将来说不定还有好处……
……
荣国府还在为贾政封爵的事而暗自庆贺。
而贾琏和王熙凤和离的消息,也在酒席间成了谈资。
贾宝玉无心陪贾政多多听取族中之人的奉承,只略转转便来到王熙凤的院子。
王熙凤这边显然已经准备好了,所有东西大箱子小箱子的堆在院子中间。
看见他来,连忙笑问:“我可等你半日了,如今我已经不是这家的人了,待在这里面度日如年。怎么样,答应我的事没忘吧?”
没了身份的束缚,王熙凤比以前更洒脱些,直接搀着贾宝玉胳膊,就将他往屋里送,一边笑问。
昨晚贾宝玉说了,给他找房子的事。
贾宝玉摇摇头,先问了一句:“今儿姨妈没来过?”
“我今儿一直忙着收拾屋里,倒是没注意姑妈进没进来过,怎么了?”
“没什么。”
上午的时候在车上,宝钗已经说了,她母亲很乐意让王熙凤过去与她作伴。
虽然不知道其中有几分真心,但是宝钗既那么说,以薛姨妈的精明和会做人,既然答应了,应该主动来邀请王熙凤才是。
没有忽然猜想什么,贾宝玉笑着将此事说与王熙凤知道。
“两府离得近,以后你也可以经常过来看看林丫头和探丫头她们。”
贾宝玉如是说。
谁知王熙凤听了,既没表露出高兴,也没表露出拒绝,她只眉头挑起来,笑道:“难为你费心,替我想的这么周到。”
“不过……”
王熙凤忽然凑到他耳朵边上,笑问道:“你心里究竟如何打算的?准备就这么把我扔在姑妈家里,任我自生自灭就算完事了?
你可知道,今儿你琏二哥可是反了悔,想要和我重归于好,老娘可是看在你的行下,才给骂了回去,怎么,你就不打算管我了?”
贾宝玉不知王熙凤为何突然放得开起来。
要知道此时屋里还有平儿和小红两个人在呢。
她们显然看见了两人之间的亲密举动,平儿颇为害羞,小红却只是神色微动,很快便调整好面目神态,规规矩矩的立在旁边。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