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玄幻小說 迷途的敘事詩 txt-第八章 全糖去冰看書

迷途的敘事詩
小說推薦迷途的敘事詩迷途的叙事诗
“所以其实重点是想要让我离开地球吗?”
夏冉一脸微妙神色的问道,似乎对此颇感苦恼的样子。
“具体的距离其实根本就不是重点?”
“你能够理解到这一点真是太好了……”雪之下冷淡的说道,一点儿都不掩饰她此刻的抗拒之意,她现在根本就不想和这人说话,因为她真的很生气。
非常非常生气,尽管她自己都觉得这恼怒情绪似乎有些莫名其妙。
对方已经解释过了,关于莫德雷德的事情,也信誓旦旦的保证了他什么都没有做……雪之下是愿意相信的,可是即使如此也好,她还是觉得没有办法轻易释怀。
因为不久之前——
莫德雷德的那一声突如其来的“父亲大人”,对少女的冲击其实要远比想象之中的更大。
那一个瞬间,她真的觉得自己要失去夏冉了……当时她的大脑一阵晕眩,甚至下意识的泛起一个念头,怀疑对方是不是因为没办法亲口说出来,所以才故意的安排了这样的一出。
就是为了让自己明白,接受现实……
所以,她真的很生气,非常非常生气……或者应该说,其实是恐惧才对。
少女潜意识里其实已经隐约明白,但是她真的没有办法遏制这种本能的情绪反应,怒气与冷淡的背后,其实是在下意识的掩盖自己的不安与害怕。
或许……或许真的没办法……
少女消沉的移开视线,看向了地面,紧紧的抿住嘴唇。
虽然很不甘心,但是也许真的应该理性一些了,只要从现在开始就保持距离……
就在这个时候,她突然感觉到四周的景色似乎猛的一花,不知道是时空在呼啸,还是在某种无形力量的扯动之下,她在恍惚之间,就以不可思议的速度脱离了大气层。
就像是只过去了极其短暂的一瞬,在她回过神来的时候,就发现四周已经变成了一片漆黑枯寂的景色,而在脚下的遥远太空之外,是一颗蔚蓝色的宝石般的星球。
这一幕似曾相识……
雪之下沉默了一下,消沉的心湖莫名的泛起涟漪,只是她一点儿都不想表现出来自己的动容,所以只能够用力的抿住嘴唇,抬眸看着眼前的少年。
“既然重点是让我们离开地球,那我们就离开地球吧……”夏冉笑眯眯的搓着手,从善如流的说道。
“……是让你离开,不是我。”少女绷着脸回答道。
大至圣
“这样啊……那我现在送你回去?”魔术师眨了眨眼睛,也不在意,只是若有所指的说道,“要像是紫那样开道隙间来说话吗?这样的话,不管隔着多远都没有影响,就是麻烦了一些……”
“你……”
雪之下忍不住的握紧拳头又松开,如此反复好几次,她感觉到更加的气恼不已,但是更多的却是一种无力感。
重生一九零二 样样稀松
这人的意思很明确,12756公里根本不算距离,别说是离开地球了,就算是他不在太阳系之内,也不影响他继续纠缠……气恼是因为这人的装傻充愣,无力感则是因为她发现常识对这家伙根本就不适用。
当然,在气恼与无力之外,是不是还有某些不自觉的放下心来与松了口气,这个就不为人知了。
毕竟要是夏冉真的很干脆利落的不纠缠下去了,真的和她开始保持距离的话,那么……
“好了,不开玩笑了,雪之下同学。”
这个时候,对面的少年也收敛了表情,非常认真的凝视着她。那种大有深意的眼神让她下意识的感到一阵慌乱,只能够移开视线,不敢与其对视。
魔术师争取到了机会,也仍然是不急不忙,非常平静的娓娓道来,他一边小心的注意着少女的神情,一边在慢慢的斟酌着组织语言,这下子他可不打算再犯什么低级错误:
“长篇大论的解释就算了,我觉得你想听的也肯定不是这个,况且我之前就已经说过很多遍了……”
雪之下轻哼一声,不过没有再像是之前那样,表现出明显的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意味,她只是在看了夏冉一眼之后,就立刻别过脸去闭起眼睛,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看来是听进去了……
夏冉总算了舒了口气,他在刚才已经非常认真的思考过了,也梳理了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理清楚了其中的线团,发现问题的关键其实真的很简单。
本来在之前的时候,他还觉得只要带着雪之下同学一起「梦游仙境」,这样的方法就已经足够让她心安了。
但是现在看来,终究是有些过于天真,这个方法也总归有所局限,而且还是很明显的局限。
其实要么就是全都知道,要么就是都不知道;要么就是同一个世界,要么就是彻底分割成两个世界,互相不产生交集,这才是最正确的做法。
因为介于两者之间的中间地带的感觉,其实一点儿都不美好——
反而是这种让雪之下参与其中,却又没有能够走完全程的情况,很有可能只会起到反作用……
原因很简单。
既没有让她彻底融入自己的世界,逐渐理解包容一切,反而还更加清晰的让她感受到了两个世界之间的隔阂,深化了她潜意识之中的那种“不是一个世界的人”的想法,强化了她在这方面的感受……
——这才是引发危机感与不安的主要原因。
所以夏冉也明白,雪之下雪乃现在的表现其实是因为她之前就有过这样的危机感与不安……虽然每一次都不多,好像是她自己都没有注意过,但始终是一点一点的积累到了现在。
这一次也只是因为这件事作为契机,而被引发了出来。
集腋成裘,聚沙成塔,仅此而已。
魔术师倒没有什么奇怪的,只是觉得自己之前还是大意了,还是不够细心……因为明明就应该知道,每个人都是独立的个体,都有自己的想法与情感,会因为某些事物而喜欢欣悦,或者厌恶不满。
这些都是很正常很正常的事情。
雪之下的定位并不是他的附庸,也不是说绝对不能够有自己的独立人格和意志……既然她产生了误解,情绪消沉低落,那么夏冉要做的就是让她安心,重新高兴起来。
他想要这么做,就是这么简单的一回事。
诸多思绪在脑海之中一闪而过,魔术师停顿了一下,深深吸了口气,相当认真的凝视着眼前的少女,开口说道:
“……像是「昨天晚上」这样的情况之后,应该还会继续持续,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有所改变,所以很抱歉……而之前答应你的事情,现在看来似乎也不是个办法,所以我想了想,觉得之后还是不要这么做了……”
黑长直少女的眼神微微一动,张了张口,似乎是想要说些什么,但是却又忍住了。
她的脸颊似乎稍微鼓起来,像是要隐藏不满似地伸手撩了一下头发,不过相当平静。
就像是之前的突发状况一般,雪之下仍然是很冷静的按捺住了自己的情绪,她觉得这人应该不至于就是为了和她告知这一件事,所以这肯定不是最终的处理结果。
事实上,的确如此——
“我们换一种方法吧——”魔术师继续说道,他的双眼紧紧的注视着少女,关注着她最为细微的表情与眼神变化,一点点的细节都不放过。
“……什么方法?”
雪之下沉默了一下,才好像是不抱什么希望的平淡问道。
“我们……”夏冉轻轻的笑了笑,他直接在一无所有的虚空之中,上前一步拉近了距离,“成为彼此的影子吧?虽然只是开始,我们来交换一下各自人生的一部分,以后都形影不离……这样子可以吗?”
“……”
“……”
“你……你你你你……你在说什么傻话——?!认真一点好吗?我、我可没空和你开玩笑……”
好像是完全惊呆了,好半晌之后才回过神来,反应过来的雪之下身体顿时一震,她虽然非常努力维持着跟平常一样冷淡的表情,然而脸颊却是腾的一下就变得通红了起来。
心脏怦怦直跳了起来,双手局促到甚至不知道应该怎么放,至于先前的情绪更是不知不觉地忘得一干二净。
这句话就像是有什么犯规的魔力一样,让她心中只剩下一片慌乱和异样的感觉。
但、但是!这个根本就不能怪她吧!
——成为彼此的影子什么的……
——交换一下各自人生的一部分什么的……
这人到底、到底是什么意思……他该不会……该不会……是、是在……
少女的大脑一片混乱,如果这是在什么动画或者漫画的世界里,按照表现形式来看,那么在这个时候,她就不应该仅仅只是脸颊通红了,而是头顶上像老式的蒸汽机一样喷出水蒸气才对。
“我这可是很认真的提议,不是开玩笑的哦……”夏冉露出了自信的微笑,再度上前一步,“怎么样,你觉得呢,这样的话可以吗?雪之下同学。”
“我……我我我……我不知道……”
少女慌慌张张语无伦次,她后退一步,害羞得几乎要哭出来,她的确是想要得到一个让自己满意的交代,但是绝对没有想过会是这样的交代啊!
太快了,太突然了,她根本没有任何的准备!
哪有人这样的啊!
“不知道?”魔术师有些疑惑的轻轻皱眉,“为什么不知道,觉得可以的话就是可以,觉得不行的话,那么我就再想想办法,这个不是很简单的吗?”
怎么可能真的这么简单?!
这人到底是在装傻,还是真傻!
“我、我我……”雪之下雪乃心里已经害怕得开始发抖了,她从来没有想过,自己竟然会有一天,会慌乱窘迫到这种程度,还是那句话,她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准备。
“不、不行,总之就是不行……我、我还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而且父母也不可能同意的……”
不过万幸的是,尽管精神遭到了比刚刚更为巨大的冲击,整个人的思维都一片混乱起来,可是少女还是能够理性的坚守底线,结结巴巴的给出明确的答复。
“不是,这个……关父母同意什么事情?”
魔术师沉默了一下,有些语气古怪的问道。
“这、这种事情,难道就不需要父母同意吗?你到底在想些什么啊!”突然生起气来,雪之下咬牙切齿的对他说道。
“好吧,我的确不知道这么一回事……”夏冉眨了眨眼睛,紧接着便是从善如流的点点头,表示少女说的都对。
他同时又开口继续问道:
“那就是说,只要你的父母同意了,雪之下同学你就会考虑这个问题吗?”
“这是……你的事情……我不知道……”雪之下又气又急,她慌慌张张地张开了口,可还是想不到什么合适的话语,能够说出的还是只有推托与敷衍。
她真的觉得自己的脸蛋都已经烧起来了,整个人恨不得逃离这地方,再也不出现在对方面前。
这人为什么要死缠烂打,不能够给自己留下一点点的矜持吗!
“这还真是麻烦,要不……我们现在先试着交换一下?”魔术师挑了挑眉毛,试探着这么问道。“之后我再去和你父母商量,我想他们一定会理解的……”
“……”
“……”
一阵寂静。
先试着交换一下……?
“等、等等!难道你……你不是那个意思?”
猛然间想到了一个可能性,张了张口的雪之下雪乃有些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不敢置信的看着眼前这人。
“什么意思?我的意思不是很明显的吗?”
小心翼翼的这么说着,夏冉似乎察觉到了不妙,他慢慢的后退了一步。
“不是从一开始就说了吗?我们交换彼此的影子,就是这件事啊,我觉得这应该能够很好的解决现在的问题……”
“……”
“……”
所以说,真的就是字面上的意思?
那自己刚刚都做了什么?!
这么说来,刚刚完全就是自己误解了对方的意思,以为他是想要向自己……那个什么?
少女彻底的惊呆在了原地,脸上写满惊愕与无言,她的精神都似乎有些恍惚了起来。她不敢相信自己刚刚的反应,她刚刚是真的在考虑、在烦恼、在为合不合适而感到不安。
那种浓烈得无以复加的羞耻、害羞、担心、喜欢……与难过。
在此时此刻,那全部的全部,貌似迅速的如同海潮般一下子就退去了,只剩下了最为强烈的……
羞耻。
这让她的耳朵都变得通红起来,甚至眼中都映出水雾。
欺负人……
“别别别——!!别这样别这样……”夏冉愣了一下,顿时有种手足无措的感觉,他本来以为雪之下接下来会大发雷霆,在巨大的心理压力之下,精神再怎么奇怪也是很正常的。
但是唯独没有想到的就是,会是这样的结果。
必须说些什么。
无论是什么都好。
他不假思索的上前一步,直接合掌握住了少女的一只手,无比认真的凝视着对方双眸,开口纠正说道:“其实我就是那个意思,刚刚才是开玩笑的……”
没错,不是也得是。
少女想要掰开这人的双手,却没有能够如愿,她用牙齿用力咬住了下唇,留下了浅浅的痕迹,一瞬间别开视线——
“我讨厌你……”
虽然音量很小,但她还是倔强的挤出这句微弱的话语。
真是无比可爱,也无比麻烦的人,既脆弱得过分,又坚强得吓人……
夏冉忍不住轻笑了起来,在隔了短短一次呼吸的时间之后,他说了出来:“我喜欢你,就算是让人讨厌的部分我也全都喜欢。”
(PS:反复删改,嗯……只能这样了,尽力了……)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