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小說 沒錢上大學的我只能去屠龍了-第三百四十二章:初次見面相伴

沒錢上大學的我只能去屠龍了
小說推薦沒錢上大學的我只能去屠龍了没钱上大学的我只能去屠龙了
“学分够了吗?”基本解决完所有人了,林年也终于有闲心坐下来了。
“还差点。”曼蒂理了理被弄乱的金发看着乱糟糟的教堂广场,“不过差得不多,大四本来就是实习,外勤多跑两次不出什么意外就够了,都是这么过来的。”
“毕业准备去哪儿?”
“不清楚,反正不会去执行部。”曼蒂耸肩,“那地方也就只有师弟你能混得开,我去就是找死啦,还不如考虑一下去后勤部,每天坐办公室边玩扫雷边给你们的弹匣压子弹就是了,最好办公地点就在美国,还能第一时间追到最新的美剧更新。”
“有计划就好。”坐在台阶上林年望着被踩得泥土翻倒的草坪点了点头,“硬要出外勤凑学分的话其实可以找我,像上次一样。”
“可别。”曼蒂瞬间脸色就变了,“我还是自个儿去单打独斗吧。”
吳 笑 笑
“那次是意外。”
“换你身上每次都可以是意外。”曼蒂坐开了一些嘀咕着说,“我就安稳地在执行部当一段时间小透明混学分吧,玩命的事情还是别让我上了,我还想在英灵殿成功戴毕业学士帽呢。”
“随便你吧。”林年愣了一下后淡笑了一下。
“怎么…担心师姐我啊?”曼蒂凑近了林年用胳膊肘顶了顶他调侃着说,“终于开窍了,知道师姐的好了?”
“是啊。”林年轻轻点头。
这下倒是曼蒂愣住了,悄悄地缩了回去,脸色有些古怪,看向了别处,努力咳嗽了一下缓和气氛,“我去,师弟你正常点,师姐我害怕!”
“你想哪儿去了。”林年摇头说,“外勤任务是有风险的…最近一段时间龙族的复苏越来越频繁了,这是执行部通过诺玛得到的大数据,以前十起疑似龙类犯案的灵异事件约莫有八起的人为犯罪和都市传说,但现在龙类犯案的概率已经提升到七成了…近几年可能不大太平了。”
“嗨,哪儿有这么玄乎。”曼蒂托腮扭头看着自己的帅气小师弟说,“这一届大四学生实习的意外几率可是百分之一,那倒霉催的百分之一还是坐电梯追犯人的时候电梯失控坠落,失重的时候被挫伤到腰了,电梯最后制动系统还刹住了…一般的外勤没你想的那么危险啦。”
“有熟悉的人一起在外面做事总有照应。”林年说。
“我记得没错的话这个暑假你在执行部打工是吧?”曼蒂瞅着林年说,“那群没良心的老不死的估计给你的任务都是难到爆炸的那种,像我们这样的小绵羊最多就跑跑城市里的案件,追追杀人犯什么的,我是‘B’级混血种,大概率前线都上不了,最多当当便衣和踩点的,没什么威胁的。”
“多留点心总是好的。”林年点了点头。
“嘿,弄得我还以为你终于开窍了呢!”曼蒂大着胆子伸手挼了一下林年的头发盯着他嘿嘿直笑,“可惜你师姐我生找了几年,不然铁定出手把你小子拿下,把你吃得骨头都不剩!但现在你这种嫩草还是留给学妹吃吧,这一届的学生里可是有几个稀罕货的,过几天你看你师姐我立马就帮你把资料整到手!”
“免了。”林年笑了一下说。
“怎么,真有喜欢的人了?”曼蒂瞅着林年忽然又做出了沮丧状,“别啊,好歹留给师姐一点盼头啊,虽然师姐嘴里说得干脆,但心里还想着你是那种死心眼的闷葫芦,不管不顾按着我这个师姐追的痴情男孩啊。”
林年终于忍不住翻了她一个白眼,但又看到她咯咯地笑了起来,只能无奈地别开了头
“不说这些有的没的了,你带的那个朋友是新生吧?也准备跟曼施坦因教授吗?”曼蒂笑过了,转头看了眼背后的教堂大门,现在里面估计多半已经打起来了吧?就是不知道谁胜谁负。
“什么来头,一来就让他干恺撒?不会又是一个‘S’级吧?”
“哪儿来的那么多‘S’级。”林年说,“仕兰中学还记得不?”
“我把你捞出来的那地儿!”曼蒂拍了一下手挑眉,“他跟你是校友?这么巧?”
“我师兄,剑道底子很好,父辈跟卡塞尔学院有些渊源,我亲自去接回来的。”林年颔首。
曼蒂顿了一下,又望了望教堂大门,“哦,你让他去见恺撒是想…”
“试一试总没错的。”林年承认了,“他很有天赋,算是我见过的最有天赋的人。”
“但这里是卡塞尔学院啊,压力太大会把人压爆诶,而且他的目标还是狮心会…狮心会意味着什么你也是知道的,说实在不是我二五仔,比起狮心会学生会怎么也差了点底蕴,狮心会的学生毕业可是能直接无条件加入执行部的。”曼蒂挑了挑眉,似乎不怎么看好楚子航。
“不用说得那么夸张,你看我被压爆了吗?狮心会而已,让我去我都不想去。”林年撇了撇嘴,似乎有些不喜欢曼蒂唱衰楚子航。
“师弟你不一样啊,你是小怪物。”曼蒂撇着林年,“只有你把别人压爆的,学术一点说你就是个强攻,但你那朋友不像强攻啊,文质彬彬的,倒是像禁欲系的弱受。”
“你是不清楚他,其实他也挺攻的。”林年摆了摆手,但立刻又意识到话题似乎有些诡异就住口了。
但就在这个时候,曼蒂正想说什么,两人忽然就听见了背后教堂内响起一声洪亮的枪声。
林年和曼蒂对视了一眼,前者立刻站了起来转身跑向了教堂大门。

五分钟前。
教堂的大门被推开了,楚子航走进了这个巴洛克式建筑风格的巨大室内,成排的棕红色的座椅摆在高台之下,两侧彩色花窗玻璃上拼凑出的画卷并非是歌颂上帝耶稣的赞歌,而是北欧神话的一幕幕史诗。
卡塞尔学院并没有上帝的信徒,这是楚子航在走到教堂大广场时看见格欧费茵女神的雕像时就了解到的事实,如今教堂里塑像的不是受难耶稣,而是一尊尊北欧神话的主神倒也是合情合理了起来。
他提着菊一文字则宗走在中央的过道上,彩色花窗玻璃将光线切成了五彩斑斓的碎块照在路上,在道路尽头的高台上,身着深红色作战服有着一头金子似头发的男人正背对着讲台,望着玻璃、壁画上的一幕幕史诗。
楚子航站在台下仰望着那个男人,脸上看不见任何情绪,只是静静地站在那里等待着对方的回应。
“你该偷袭的,用你手里的刀。”
足足一分钟,讲台前的恺撒·加图索主动结束了这场沉默。
他背身过望着台下的男孩说,“现在你错过了你唯一能赢的机会。”
同样安静了整整一分钟,楚子航也迎着那双结冰似的海蓝色瞳眸,说出了自己的第一句话,语气平淡:“我不喜欢你。”
扼杀话题般的发言让教堂里的空气更加紧张了许多,但这也的确就是楚子航的性格,有什么说什么,从不拐弯抹角,刀子一样毫不避讳地戳向了高台上男人的骄傲。
“看得出来。我也不喜欢你。”恺撒审视了楚子航一遍淡淡地说,“进门来的应该是另一个人,而不是你。”
楚子航想了想说:“如果你是指打掉你两颗牙齿,我也做得到。”
两句话的功夫,教堂里的火药味已经压不住了。
“就凭你吗,一个大一的新生?”恺撒的语气没有愤怒,只是带着皇帝一样的质问,像是想要台下的楚子航自己意识到自己发言的可笑。
“不要轻易给人下断言,这是基本的礼貌,你根本不了解我。”教堂的过道中,楚子航低垂眼眸,“虽然我是来上学的,但我也可以打断你的牙齿,他想要的是两颗,但我想给他四颗。”
恺撒得到了这番话也不想再说什么了,抓起了讲台上平置的猎刀狄克推多,跳下了高台站在了与楚子航同一水平线的过道上。
他已经对台下这个男孩建立完第一印象了,如果说他曾经第一次见到林年时觉得‘S’级是个值得成为朋友的棒小伙儿的话,那么楚子航对他来说就是一个颇为反感的自大狂了。
当然的,这个第一印象对于恺撒之于楚子航来说也是一样的。
几句话的功夫,现在两个人脑子里就只有一个相同的念头了。
——得好好收拾这个家伙一顿。
教堂冗长的过道上,两人相互迈步靠近,手里提着刀剑,在伫立雕像的注视下,加速、奔跑,起跃然后一刀在空中撞在了一起。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