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 《緣定你》-第二百一十三章 監視和彙報讀書

緣定你
小說推薦緣定你缘定你
无论初师爷的言语可信度有多高,有一点是肯定的,这段时间以来,除了甄本外的所有人身上的毒都是他配的。
司华悦、仲安妮和袁禾的就不用说了,因为那会儿初师爷还没落网。
再有就是范阿姨,司华悦可不认为司文益有能力配制衰老毒。
初师爷安排潜入刘笑语别墅里搜索母毒的三个人,他们身上的毒和手里所掌握的毒,都来自于初师爷。
所以,高师傅、鲁佳佳和陈哥身上的毒,等于是初师爷借那三人之手给他们下的。
仲安妮的二次中毒是瘦猴男施与的,而瘦猴男跟初师爷是一伙的,用毒手法与初师爷几无二致。
也就是说,仲安妮身上所有的毒,全拜初师爷所赐。
至于后来的林护士身上的毒,司华悦不关心那个女人的死活,自然也就不在意她的毒是否可解。
目前来看,只有生死未明、正在疾控中心抢救的甄本身上的毒,与初师爷毫无关联。
其他人身上的毒都需要初师爷来解。
所谓解铃还须系铃人,解毒还须下毒的人,在这些人身上的毒没有被彻底祛除以前,初师爷不能死!
见武警迟迟没来提人,司华悦便将甄本的情况简短地讲给初师爷听。
救猫、被猫抓伤、晕倒、中毒、救治、康复、食物中毒、闫主任失踪、闫主任现身施救等。
说到甄本,自然就不可避免地提到林护士,因为林护士携带母毒到来,打断了闫主任对甄本的施救。
初师爷静默地听,没有打断、发问,更没有发表任何意见。
在司华悦讲到林护士携带母毒现身时,他眉头微拧,仅嗯了声。
贪仙盗
讲到闫主任在对甄本施救过程中,连番派人前来病房请她和仲安妮过去救急时,初师爷不但没有意外,反而还嘲弄地笑了下。
仿佛这一切都在他的预料之内,只不过通过司华悦的嘴在叙述事发过程而已。
“你和甄本是怎么认识的?”初师爷问。
司华悦吃惊地看着初师爷,她以为他会问跟母毒有关的事,或者甄本他爹妈的事,却没想到他会对这种八卦的问题感兴趣。
这个问题将司华悦的思绪拉回去年与李翔在一起经营武馆的那段时光。
如果问她从出狱到现在,最快乐也最难忘的是哪个阶段,她肯定会回答在武馆当教头的日子。
因为那段日子让她真正地融入到了社会,自身价值得到体现和人们的认可,甚至就连政.府都关注到她了。
可与此同时,她惊觉自己忽略了一个至关重要的问题,那就是——李翔是闫主任的亲生儿子。
他向她求婚到底是发自真心?还是带有目的?更或者是遵从命令行事?
“怎么了?是又想起了别的什么事或者人?”初师爷发觉到司华悦神色异常,紧盯着她的眼睛问。
“没什么。”稳了稳心神,司华悦将当日甄本去武馆应聘被拒,然后当天司华悦下班途中遇见他手包被抢的过程讲给初师爷听。
“你对丑八怪老外有好感。”初师爷这不是一个问句,而是一个肯定句。
“说什么呢?”司华悦有些不悦。
“不是吗?”初师爷面现嘲讽,说:“当年外界都盛传说你是个武功高强、好替百姓打抱不平的侠女,其实你很清楚你不是。”
司华悦想反讥,可初师爷接下来的话,把她到嘴边的话给堵了回去。
“当年是我谋划你杀人不假,可我耗费了大量的人力物力才得以成功。”
“被你打死的人,其实本应是另外一个人的,可你却选中了甄吉安的丈夫宋明路。”
“你记性倒是蛮好。”时隔十一年,初师爷居然还能记得被司华悦打死的男人的名字。
“那是自然,”初师爷面现得意,旋即正色道:“别打岔!”
“之所以选中宋明路,一则他很混蛋,该死,但这不是主因,选择他,那是因为,他跟当年你在武校就读时,调戏你的一个老师长得有些像。”
见司华悦没有反驳,初师爷接着道:“那个被你堵在酒店房间里,踢爆蛋子的吴思开,是因为他长得像极了当年给你偷偷写情书,反过头又去老师那儿告状说你早恋的于勇。”
“其他的人和事我就不一一列举了,但有一个人我得给你点明了,那就是闫先宇的儿子,李翔。”
司华悦惊诧地看着初师爷,这一刻,她感觉眼前这老头儿,简直就是一个能窥人心事的魔鬼。
“你好好想一想,跟他来往,是不是因为他长得像某一个人?”初师爷诱导着问。
司华悦闭上眼,她能清楚地听到自己的心跳声。
“你情窦初开时,曾暗恋过一个老师,个子不高,皮肤白皙,说话温柔……”
“够了!”司华悦猛地睁开眼,打断初师爷。
“这些事,我从未对外人提及,你是怎么知道的?”司华悦内心的震惊已经无法用语言可以表达。
“还有,甄本呢?你出事前应该知道这个人吧?见过他吗?知道我为什么会选择跟他来往吗?你不想继续讲讲吗?还有边杰呢?”
初师爷并没有因为司华悦的愤怒而有任何的胆怯,轻轻地说了句:“这些人都是你生命中的过客,你最该关心的……”
门开,初师爷玩味地一笑,自语了句:“真会选时候。”余光瞥了眼被司华悦包裹得跟个破皮粽子一样的监控头。
“如果我没有猜错,在你出去前,顾队还会安排我们再见上一面的。”初师爷丢下这句话,走向监室门。
来开门的依然是之前带初师爷进来的那两名武警。
他们连看都没看一眼晕倒在门口的仲安妮和李石敏,仿佛他们的任务只是带初师爷进出,其他一概不管。
而初师爷在经过地上的两个人时,脚步顿了下,指了指李石敏,对司华悦说:“这个早就醒了,你没点他听宫,这是你的包袱,你来解决。”
司华悦狠狠地瞪了他的背影一眼,依他的能力,司华悦不相信他才发现,他这是故意将包袱丢给她,想借她的手灭了李石敏。
这老头恩怨分明,得罪他的人,他会想尽一切办法弄死对方,比如袁石开,又比如袁木。
他与闫主任立场敌对,属于闫主任的人,自然就是他的敌对方。
况且当初李石敏骗过他的信任,被他选中,当做打手带进了监狱。
这明显是侮辱他智商的行为,睚眦必报的他逮着机会便会报复。
待门关闭,司华悦走到仲安妮身旁,点开她的穴位。
仲安妮悠悠醒转,揉着依然有些眩晕的脑袋,依次看了眼蹲在她身旁的司华悦,和那个虽然不能动弹,但却清醒的李石敏。
她快速地扫了眼室内,发现初师爷不见了。
用双手掌心按压太阳穴以缓解眩晕感,慢慢从地上起身。
“为什么?”她低垂着眼,没有看司华悦,语气不是质问,而是疑惑,没有怒气,但却带着一丝冰冷的悲哀。
司华悦知道,如果换做是她,她也会像仲安妮一样感到失望和伤心。
她们俩同生共死过,属于典型的患难之交,感情深过司华悦交往过的所有的朋友。
生死攸关时刻,陪伴在她身边的只有仲安妮和笑天狼。
“安妮,我可以等下再对你解释吗?”司华悦小心翼翼地问。
仲安妮本以为她会用华丽的谎言来搪塞她一番,却没想到她会这么说。
她一直坚信她们俩之间的友谊,可司华悦刚才的这个做法让她对这份友谊产生质疑。
如果刚才跟司华悦对话的人换做是闫主任、顾颐或者哪怕是甄本,她都不会多想,但对方却是初光,那个害死她家人的老毒物!
可她当初曾对司华悦说过:你的恩我会拿命还!
虽然不懂医,但在疾控中心待得时间长了,她也约莫听说了些事,那就是司华悦的血能救身中剧毒的人。
而她的体内就有司华悦的血,等于说她的二次生命是司华悦给的。
她有什么资格因为这么小的一点事来指责她?
恩情与友情有时候是会发生冲突,当恩情高于友情时,友情会变质,变成一种偿还。
仲安妮的沉默,在司华悦看来是对她刚才的行为的理解和宽宥,她想着等下再解释的时候,两个人会跟以前一样,依然是最好的朋友。
殊不知,出现隔阂的感情,岂是合理的解释可以化解的?
初师爷这趟现身,借司华悦的手替他铲除李石敏这个叛徒,同时又让另外一个叛变他的仲安妮失去司华悦这个有力的庇佑。
姜还是老的辣,司华悦再聪明,谋略上哪里是初师爷这个老江湖的对手?
起身将李石敏身上的穴位禁锢解除,司华悦看着他问:“刚才我和初师爷的谈话你也听到不少,我只想知道一件事。”
李石敏醒来较早,不像仲安妮那般头晕,他的头脑是清醒的,但四肢却是无力的,他知道这是被点穴后的副作用。
“什么事?”问司华悦,他的眼睛却在偷瞄仲安妮。
仲安妮并不知道内情,见司华悦用从未有过的语气对李石敏发问,她心下不免一突,因为她了解司华悦,只有对敌对方的人,她才会用这种口气说话。
“派你来的人,给你安排的是什么任务?”司华悦的视线变得凌厉,话锋一如利刃般锐利。
李石敏深知自己行迹败露,此刻如果再装糊涂,就无法解释他为什么醒了却要继续装晕,偷听司华悦和初师爷的谈话。
再者,经过这段时日的交往,对司华悦他多少还是了解的,知道她表面看起来大大咧咧像个傻大姐,实则是个心思缜密的人。
如果初师爷没有将他的身份点破,或许对他日常行为中的一些疑点会用别的理由搪塞过去。
但现在身份暴露,那些可疑的行为是他身份的有力佐证。
“监视和汇报。”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