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小說 定河山 txt-第四百七十三章 你不該恨她分享

定河山
小說推薦定河山定河山
只是在走出温德殿后,看着漫天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飘舞的雪花,听着宫外远远传来的若有若无的爆竹声。在想起今儿自己那位长姐,今儿一而再的对怼自己,黄琼也只能捏着鼻子苦笑,心中微微的感叹:“自己这位长姐,不是一般的有些记仇啊。”
转过头,看了看此时还摇曳着烛光的温德殿,黄琼却是摇了摇头。今儿金城公主看似委婉,实则却是对自己明显不待见,以老爷子的为人不是看不出来。这个时候,留下金城公主想要帮着自己劝说一下。相对于其他兄弟来说,老爷子明显更希望这位长姐,能与自己摒弃前嫌。
只是老爷子想法是好的,以自己这位长姐的性格,恐怕老爷子的苦心多半要白费了。甚至搞不好,还会适得其反。自己这位长姐,若真的是那么好相与的人,今儿那里又会在广寿殿时,话说的溜光水滑,但实则半分面子也没有给自己。
黄琼心中明白,相比当年被圈禁在冷宫之中的太子,以及景、端、蜀三王。那段时日实则诸皇子公主之中,过得最艰难的实则是这位金城公主。太子诸人,至少身边有嫡亲母亲相伴,老爷子又在想尽一切办法接济。便是自己的母亲,不也一直在暗中照顾?
虽说也有性命之忧,但至少比母亲早逝,父亲又忙着夺回皇权,几乎无暇他顾。不仅无人陪伴,便是连公主该享受的待遇都没有。还要照顾几个年幼的弟弟,可谓是小小年纪便承担了太多不该有东西的这位长姐,可谓是强得太多了。
所谓爱屋及乌,恨乌也是一样的。当年自己外公一家人,给这位皇长女带来的印象太过于深刻。以至到现在,都还没有忘记。心中的仇恨随着当年淮阳郡王府,烟消云散也许已经逐步淡忘。但对自己不待见,却是显而易见的。
总裁傲宠小娇妻
也不知道,自己这位长姐内心疙瘩,究竟何时才能解开的黄琼。真的不想与这位长姐,发生任何的冲突。他现在只希望,通过今晚老爷子的劝说,自己这位长姐就算连中立都做不到,但也能继续保持置身事外,千万不要搅合到这场今后,不知道还要搅进来多少人的漩涡中。
因为其实抛开这位长姐,对自己的不待见不谈,黄琼内心还是很敬佩这位金城公主。当年能顶着那么大的风险,把几个弟弟一手保住,这可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到的。当年的时候,她才多大?十二岁还是十三岁?那么年幼一个女子,能做出那样的事情,是需要很大勇气的。
只是黄琼也知道,这些只不过是自己一厢情愿罢了。至于将来事情,究竟会走到哪一步,却并非是自己能控制得了的了。他只希望,事情最终不要搞得两败俱伤。再一次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灯火通明的温德殿,黄琼轻轻叹了一口气离去。
而在黄琼离去后,温德殿内只剩下的父女二人,却是经历了短暂的沉默。良久,皇帝才开口道:“金城,你今儿可是有些反常,说话、行事倒是有些不像以往的你。朕也知道,你那些年吃了不少苦头,是诸兄弟姐妹之中,苦头吃的最多一个。”
“你心中有气,所以你不喜欢阿九,这一点朕也知道。而且也不单单是因为当年的事情,这几日也有人在你耳边,说了不少阿九坏话。但朕留下你就是想问问你,对阿九究竟是如何的看法。现在就咱们父女两个人,你有什么便说什么。无论说的对错与否,朕都不会怪罪你。”
也知道,先不说方才自己一而再的对怼那个九弟。仅仅自己之前呢在广寿殿上,明着像是在劝说滕王与黄琼两个人,实则明显是在拉偏架的举动,就足以让皇帝明白自己的心思。所以面对皇帝的询问,金城公主倒也没有太多的隐瞒。
“父皇,女儿与九弟第一次见面,还是在大行皇后的丧礼之上。随即九弟便被父皇派遣出征郑州,讨伐犯上作乱的景王。女儿与九弟之间因为并无什么来往,相互之间并不熟悉,自然说不上喜欢与不喜欢。女儿之前对九弟的了解,大多数还是从永王口中得知的。”
“女儿不喜欢九弟的原因,父皇您刚刚也说过了。不过,女儿对九弟不喜欢,还因为他的城府太深了,女儿根本就看不透。过去都说蜀王城府深,可女儿今儿才发现,五弟与这位九弟相比,至少在城府上还是差了不止一筹。您知道,女儿本身就不喜欢那种城府太深的人。”
“现在外面又传言,太子是被他一手整倒的。景王的死,也根本不是什么服毒自尽,而是被他害死的。甚至就连蜀王的死,也是与他又很大的关系。虽说那些流言未必是真的,可哪怕有一成是真的,就真的很可怕了。毕竟当年他的外祖父和母亲?”
涉及到黄琼的母亲,金城公主却是突然想起了,这段日子里面传言,父皇几乎每天都宿在听雪轩之内,与那位静妃大有旧情复燃的架势,说多了就要说到自己这位父皇身上,所以连忙将话题停了下来。更何况,话点到为止也就够了。再多,恐怕会引起皇帝的不快。
只是金城公主虽说做到了点到为止,但她没有说出来话中的意思,皇帝又那里会不清楚?站起身来走下御案,皇帝看着自己这位长女叹息良久才道:“朕没有想到,你居然也会对她误会如此之大。金城,当年几个年幼的弟弟,都是你一手保全下来的。”
“可你有没有想过,当年在朕自身都难保的情况之下,你那几个弟弟真的是,单靠你自己之力保下来的?滕王与永王的乳母,真的是你弄进宫的?以你的为人,其实不该这么天真的。朕今儿与你说一句实话,你恨当年的淮阳郡王可以,但你恨静妃是真的恨错人了。”
“若是没有她一力周全,你当我们父女还能在这里说话?当年淮阳郡王,便是连烈宗皇帝都敢杀,更何况朕几个年幼皇子?你真的以为朕这个,根本不受世宗皇帝待见的皇子,在朝中与宫中的势力,真的可以让淮阳郡王投鼠忌器,不敢光明正大的除掉咱们一家人?”
“当年朕在那位淮阳郡王眼中,不过是一个因为在朝中全无根基,可以轻易拿捏,随时可以废掉的傀儡罢了。别说杀了朕的几个皇子,就是刀直接落到朕的头上,恐怕他也不会有一丝犹豫的。那些年若是没有人暗中帮衬,咱们一家人早就成了一堆灰烬了。”
听到皇帝提起往事,金城公主也不禁想起当年一些奇怪的地方:“父皇,您说的倒是没有错。当年女儿总有一种感觉,有人一直在暗中帮着女儿。女儿将几个弟弟接到身边的时,便是淮阳郡王派到宫中,每个人都知道他们是做什么的人也没有阻拦。”
“永王出生时,庄妃因为忧虑过度没有奶水。女儿托人秘密寻找到乳母之后,一直在犯愁怎么将乳母弄进宫中。可没有想到,不知道哪路神仙说了话,就那么轻轻松松的将人带进了宫。甚至宫中多了一个人,连问都没有人问起。每日送到女儿那里的膳食,也增加了不少。”
“女儿每日带着永王去探视庄妃,也没有一个人阻拦。而最让女儿不解的是,当年那位乳母从来没有向女儿要过工钱。当年咱们一家人处境窘迫,女儿虽说是大齐的公主,却从来都没有有如前朝公主那般,领过哪怕一文钱的月俸。”
“当时女儿手中,仅有的那十几贯以往积攒的钱,根本就不够支付工钱的。为了筹措钱,女儿当时已经打算将母亲留下的那支玉簪都拿了出来,准备用来抵工钱。可没有想到,给乳母的时候,那个乳母说什么都不要。问她因为什么,她又说不出来什么。”
奉天 承運
“再问急了,就说有人已经给了她一笔,足以让她们一家丰衣足食的钱,让她在宫中什么都不要想,踏踏实实的哺育好小皇子。女儿一直以为,是那位忠于朝廷的有识之士,为了保住天家的血脉,而暗中安排的。今儿听您这番话,难道其中还有什么隐情不成?”
说到这里,金城公主突然想起皇帝之前的那句,你恨静妃是真的恨错了人的话。不由得有些吃惊的道:“难道说,当年一直在暗助我的人是她?这不可能,她是淮阳郡王之女,没有道理不帮着自己的父亲斩草除根,却反倒是过来帮着咱们。”
嫡 女 有毒
看着女儿满脸不敢相信的表情,皇帝微微点了点头道:“没错,当年帮着你的正是她。而且不仅是沈王、滕王、永王他们几个,便是大行皇后与那几个逆子,当年也是她苦心一力保下来的。当年若不是她苦心维护,咱们一大家子人恐怕尸骨早就寒了。”
“她太聪明、太冷静,也太过于理智。什么事情都能看透,却又将所有的事情都压制在心里面,从来都不与外人说起。以她的聪慧和能力,当年淮阳郡王死后出来执掌大局,恐怕这江山早就易手了。她的聪慧世所罕见,朕远远不及。”
“当年朕布局虽说隐秘,可却没有瞒过她的眼睛。她虽说没有帮着朕对付她父亲,可却将她的发现帮着朕隐瞒了下来。这其中除了因为她知道,当年的淮阳郡王身子早已经被美色掏空,根本坚持不到篡位之时。所生诸子又无一能够接掌大局之外,更多的是对朕的深情。”
“朕与她相识很多年了,早到当年朕刚出宫就府的时候。那个时候,朕还是一个不招人待见的皇子。别说太子,便是其余诸兄弟之中,任何一个人都可以欺负朕,张嘴闭口的骂朕为贱种。就如你的那些兄弟中的某些人,现在私下称呼阿九这般。”
“只不过,朕的那些儿子倒还知道隐晦,除了今儿滕王之外,其余的人倒也知道收敛,没有人敢当面叫。可朕当年的那些兄弟,别说当着文武百官,就是当着世宗皇帝的面,也一样如此侮辱朕。那个时候,朕真的有些生不如死。”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