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都市小說 萬法無咎討論-第六章 妙有存身 神變一擊鑒賞

萬法無咎
小說推薦萬法無咎万法无咎
轩辕怀这一剑,并非迎着席乐荣的拳锋而斩,而是反身一转,斩向自己!
剑光一落,轩辕怀身躯陡然溃散,然后又浮现出一道人影;但是这影之相貌,寥廓冲虚,非复具体,与现在的轩辕怀形容迥异。甚至可以说,完完全全就是另一个人。
又是一呼吸的功夫,连这一虚影也完全消散,天空之中明光一散,其人立身之处,化作三个大字:
轩辕怀。
观战的御孤乘、玉离子转念极快:此乃遁虚秘术。
运转秘法,将自己身躯隐藏于虚空结界之中,一如阴阳洞天之战时,“阮文琴”所使“退步均衡”之法。
席乐荣傲然长笑。
元 尊 小说
阴阳洞天之战的照影石,他亦精心深研,深明归、秦二人斗法虚实。
“天钺”一击,作为自己的压箱底手段,岂能被如此法门所阻?
单单这一招的攻防,其实与当日归无咎“摩罗力境”与阮文琴之“退步均衡”异曲同工。“退步均衡”若要奏效,非得在“摩罗力境”未发之前,提前遁身不可。若是“摩罗力境”已然发动,攻守高下之势已明,那么再度动用“退步均衡”之法,亦是徒劳而已。
“天钺”也是如此。
被这一式锁定之后,已如附骨之疽,生死不离。除非是近道境的空间遁走手段,否则断然无法走脱。
但是这其中又有一个环节值得注意——
武道龙符之法一旦动用,仙门神通,皆被封印。
所以,要防住席乐荣的这一式,在其动用武道龙符之前的那一瞬间,就要有所提防。
玉离子暗中传音道:“看来你于‘剑术唯心’之道,非得取得彻底突破,才足以在当今争雄。你之‘一剑破万法’、‘殇拳’、‘三分皈一隅’之术,与席乐荣何其相似?但是他之三道法门,本是同一体例;而你之三法,却是杂糅并举。”
御孤乘闻言默然。
一剑破万法,之于“武道元域”的神通法则封印;
殇拳,之于天钺;
三分皈一隅,之于吊息存神法。
细细思量,二人斗法之体例,竟然相似若此。
平心而论,他御孤乘较之于席乐荣,除却旁门左道之术掌握得较为丰富之外,单论核心手段,自己竟然占不到半点便宜。别的不说,席乐荣之三法,分属纯正的武道序列,这就是自己有所不及的。
若不能打破“剑术唯心”之谜,更上层楼。那么在当今大争之世,自己不但落后于归无咎、秦梦霖、以及眼前这位名为轩辕怀的神秘客,甚至未必胜过席乐荣。
时不我待。
无量拳意,倾注在“轩辕怀”三个大字之上!
御孤乘双瞳之中,光华一闪。
拳意打破虚空,追索轩辕怀深藏虚处之真身的情境,并未出现。
拳意和剑意,形成了直接的接触碰撞,干净利落。
但是……
似乎又和想象之中,有所不同。
御孤乘、玉离子、李云龙、席乐荣四人,无不笃定。“天钺”一击之力,并非人力所能阻挡。
轩辕怀似乎的确不能抵挡;剑意节节后退。
可是,空中漂浮的“轩辕怀”三个大字,既未溃散,也未动摇,只是……不住地变小?!
无论人身还是法宝,若是所受之力超越了其可堪承受的极限,那么下场自然只有一个——
灰飞烟灭,尸骨无存。
而眼前之景象,却颠覆了四人的既有认知。“天钺”之力,果然是超越了轩辕怀所承受的极限;但是轩辕怀似乎并非是血肉之躯,而是一种抽象的“存在”。
这种“存在”,超然于世。你可以凌驾于它,超越于它;但是却不能让它从“存在”转为“不存在”。
妙有之力,不能归于虚无,亦不能变其性相。
随着“天钺”一击之力攀升到顶点。“轩”“辕”“怀”三个斗大的字,已然变成米粒大小,虚浮空中。
终于——
直至力尽。
席乐荣血气一涌;面色一暗。
御孤乘心头一跳。
他感应分明,若是“天钺”法门是由他来使,此时已精血爆裂而死。
而席乐荣身躯之内,却是骤然传来一丝凉意,将其生机完全冻结凝形。可以想见,这就是透支战力后的存身手段:吊息存神法。
不过,后患虽然免除。但是显而易见,席乐荣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皆是靠着“吊息存神法”维持住生机。所余战力,不过是十分之一二。
现在,就看轩辕怀受创之大小了。
若是轩辕怀受创大于席乐荣,那么此战可以说是席乐荣胜了。
若是相反,便是轩辕怀胜了。
其实御孤乘、玉离子、李云龙三人,心中有数——前者的可能性并不大;从当空虚浮三字那奇特的“存在”感来看,轩辕怀所受损伤,极有可能只是微乎其微的一点。
但是三人亦松了一口气。只要轩辕怀不复圆满,那么自然就失去了进一步挑战三人的可能性。
正如此思量间,“轩辕怀”三字,陡然放大!
瞬息功夫,已然恢复至初始大小。
然后,三字隐去,轩辕怀的身影如约复现。观其气机神意,竟然完好如新。
毫发无伤!
御孤乘见之默然。
哪怕旁人可以对这一战的结果视而不见,但是御孤乘却不能!
因为席乐荣的战法,等若是他当年在阴阳洞天之战时作战手段的复刻,其一气呵成,从容无滞之处,甚至较自己犹有过之。
而轩辕怀的应对与破解,明显又较当年的归无咎更加举重若轻,游刃有余。
换言之,隐宗一方那两人若无极大进益,眼前这位“轩辕怀”,便是无可争议的当世第一!
大家境界相同,底力相当;但是此人在神通上的颖悟圆熟,无所不备,已臻至不可思议之境界。
席乐荣向前深望了一眼,只觉一阵恍惚。
难以置信!
轩辕怀却似只是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淡然言道:“下一位,该轮到阁下了。”
御孤乘、玉离子转身一望。
虽然轩辕怀出言之时并未有多余动作。但是四人均知,他说话的对象,是李云龙。
李云龙仿佛微觉诧异,自失一笑,摇头道:“天然界限在此,若要动手,不大方便。”
他言之所指,正是身上这一层奇特的气泡,宛若两界隔膜。
轩辕怀漠然言道:“阁下明明跃跃欲试,缘何言不由衷?”
话音将落,把手一指。
那定住利大人身躯的巨剑,蓦地撤离其身,然后当头一罩,将轩辕怀自己、和李云龙二人,一同笼罩在内!
李云龙心神一转,只感在这剑界之中,界域之分的差别完全泯灭;但是自己一身神通法力,却并未损折了丝毫。
面容一肃,李云龙之气象,从散漫转为镇定。
和御孤乘不同。
哪怕见识到了轩辕怀与席乐荣之战的惊人修为,李云龙心中,亦并未服输。
此战,席乐荣以两种手段迎敌。
最初是处于演化进益之中的神通,未名拳;其二是透支极限战力、获得刹那风光的大杀招,天钺。
可是,这两门神通,固然神妙绝伦,却并非敦厚正道。
你欲剑走偏锋,寻得取胜之机;就有可能给与敌手破解之法。
而这位“轩辕怀”,明显是出身于龙、凤两族心念已久、道术传承最厚的那一家势力。
紫微大世界,东南。
强攻失手,又留下了破绽,结局就不问可知了。
天下稍有见识的修道之人,皆明了一事:妖族之于人修,在近道以前有着不容忽视的本力优势。
但是却并无几人知晓——
妖族中排名第一、最为神秘莫测的龙族,其实这“本力”优势已全然不在了。
早在数十万年前,此本力之雄,已被龙族大能炼入别处。
玉离子曾与麒麟一族嫡传林弋有过一面之缘。据说其人手段,将妖族本力和一身神通相合,融成“四色相”。
但是谁又知道,龙族手段,却更为彻底。把妖族的本力优势,彻底化入精气神中,化入一动一静,一升一降,举手抬足之中。务必使得自己斗法手段,精益求精,补足一切破绽,纠正一切偏失。
这一番经营,谓之“神变”。
又称“神龙变”。
这,是第一妖族的理念。
当你已然稳居第一了,那就不必寻求任何奇兵冒险之法。若是如此,反而为人所乘。只消自己精纯无双,天衣无缝,自然稳居不败之地!
李云龙出手了!
既然轩辕怀点破他的心意,那他自无退却之理。
掌心如玉,拖曳着精微深密的空间波动,向前一迎!
这一击。
清霞万道,日月同辉。
根基之雄浑,意韵之简明,不亚于武道;
气象之霸烈,气机之诡秘,不亚于巫道;
神通之微妙,变化之离奇,不亚于仙门;
瑞气祥和,充盈活泼,裹挟大势,更是浩浩荡荡,沛然难御。
虽然不倚仗妖族本力之优势,但是其刚劲而健,清脆练达,却又彰显无余。
并不刻意追求极限战力,所成就的最完美的一击。
席乐荣心中感慨。
虽然龙族只是万千妖族中的一种;而武道传承,却是紫薇大世界中的大系之一,按说与整个仙门传承等同。但是单以两家的神通气象观之,明显是龙族手段,更加大气、自信。
单凭这一点就能确信,龙族较之武道,实力更强,底蕴更厚!
平素和御孤乘、席乐荣的交手,李云龙总是浅尝辄止,不肯显露真正手段。今日,面临强敌,他终于展露峥嵘。
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这几乎是不败的战法。
去除胜负得失之心,席乐荣心中唯有好奇——
面对如此手段的李云龙,他实在不信,世间竟有人能够战而胜之!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