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94 Lynn Ogden Lane

Blog Details

Home   /   bni5c精品都市言情小說 我成了龍媽 辣醬熱乾麪-第755章 原來你就是異鬼王讀書-k9gvh

我成了龍媽
小說推薦我成了龍媽
“轰!”大黑没有进入七神状态,只使用自身的魔力,喷出一条水桶粗,20米长的血色龙炎。
如同一条焊枪,龙炎在长城缝隙间缓慢扫射,灼热的火焰蒸发墙体表面残余的冰层,大股白色蒸汽升腾成一团巨大的乌云。
奈何,除了在巨大的石墙表面烧融一条马路宽的焦黑斑纹,再没多余的危害。
呃,即便强大如黑死神贝勒里恩,喷火焚烧“脆弱的”赫仑堡,也只烤熟城堡里的人,并没烧塌墙体。
丹妮拍拍大黑脖子,让他停下做无用功,嘴里吐槽道:“太扯淡了,编剧该拉来喂异鬼!”
可下一刻,丹妮瞳孔收缩,被大黑龙炎喷过的焦黑岩石表面竟亮起暗红色的魔法纹路。
如果在长夜之前,白天的时候,丹妮八成会忽视那淡淡好似荧光的暗红符文。
但此时天昏地暗,那一抹淡淡的辉光,如夏天黑夜里的萤火虫,非常显眼。
“龙炎激活了长城内的法阵?”丹妮从大黑后背跳下,轻飘飘落在开裂的长城之巅,闭目放出精神力去感知长城内的法阵。
渐渐的,她脸上的疑惑化为恍然大悟,“原来是我上次修复长城法阵并为长城充能的缘故!”
当年丹妮第一次来长城,意外碰到黑门,又意外拿到门神的风之歌,还经历了门神的考验。
当时门神的考验是这样的:风之歌没有主人,谁碰到它,精神力融入其中,就自动控制住它。同时呢,风之歌是长城法阵的核心,失去风之歌,长城开始坍塌。
那么,获得风之歌的人,能不能放弃世界尽在掌握的真神级力量?
丹妮对力量极为渴望,但她只激烈挣扎了一瞬间,就立即把风之歌交了出去。
她的表现让门神很满意,鉴于她圣灵且领悟“冰与火之歌”雏形的天赋,门神当时就悄悄选她为遗产继承人,只是丹妮自己不知道。
当时,她还用自己的力量修补长城内残破的法阵——丹妮聆听门神的风之歌,意识穿越到八千年前,见证了长城锻造的全部过程,故而知道长城内所有法阵,以及法阵运转规律。
之后又贡献了自己和大黑、小白的所有魔力,修补长城表面的裂缝,为长城下的法阵充能。
自此,长城内的法阵便由两种魔力维持运转:一种来自门神,一种来源与丹妮和大黑、小白。
冬之号角针对的是门神,就像一种杀毒补丁针对一种病毒。
号角吹响,门神寂灭,门神神力运转的法阵自然崩毁。
但丹妮修补的法阵,以及靠她和巨龙魔力运转的法阵,却都残留下来。
时间过去一年多,丹妮留下的魔力肯定所剩不多,长城崩塌后,消耗速度更快,也许再过几天,她便在长城中察觉不到一丝一毫属于自己的魔力。
可长城昨天才崩,此时总还有一些她的魔力,那部分魔力维持长城内残破的法阵运转,因此可以吸收大黑龙炎中的同种同源的魔力。
“似乎能修补……”丹妮右手抚摸石头墙面,精神力感知城墙内法阵运转,神色犹豫不决。
如果长城还没塌,她一定毫不迟疑,立即修补法阵,之后说不得要定时为长城法阵充能,以维持其正常运转。
可现在长城塌了三十多公里,异鬼已经过境,长城还有必要修补吗?
“没必要了!”
丹妮叹息一声,站起身,纵身一跃,身后火焰翅膀一闪即收,正好落在缓慢从下方飞过的大黑后背。
“唔,也许这次能有不一样的效果!”丹妮歪头看了一眼布满裂纹的长城,嘴角勾起一丝古怪微笑。
“嘶嘎——轰!”大黑绕了个圈,再次正面面对长城,龙炎如神灵手中的焊枪,切割天地间最巨大的“钢板”。
这一次,丹妮将自己的精神力融入龙炎中,龙炎的形态不变,威力也不变,但龙炎中的魔力开始疯狂破坏长城内的法阵。
“轰——嘣,轰隆隆!”
龙炎扫过之处,墙体开裂,巨大的冰块与岩石砸落在地。
——她这算不算完美cosplay出《权游》中的那个万里送人头的夜王?
“哈哈哈……”想到这儿,丹妮心中生出一种莫名喜感,便仰天大笑起来。
“呼啦——”忽然,西边高空方向传来肉翼拍打空气的声音,其中还夹杂不少人类的惊呼声。
丹妮抬头望去,就见到一群翼龙贴着长城内墙,从西边飞来。
翼龙骑士都带着防风头盔,看不清面容,但每一位骑士胸口都有硕大且醒目的烈焰红心图案。
——这是二鹿的翼龙骑士团?
啧啧,足足三十条翼龙,褴衣亲王那颗水蜜桃,可真够大的。
丹妮正猜测二鹿怎么会来这儿,就听领头的那条阴影龙上传来二鹿磨牙的爆喝:“原来长城是你烧塌的,你就是那个拥有被罪孽缠绕的高贵之心的异鬼王!”
“列队!”二鹿左侧的麻脸理查德大声下令,“拉升高度,包围异鬼之王!”
然后一群翼龙骑士慌手慌脚驱使翼龙爬升,又乱七八糟地围成一圈漏洞百出的包围网。
“滚——”龙魂入体,龙女王眸中闪过璀璨剑芒的影子。
下一刻,三十条翼龙哀哀嘶鸣,二十九名翼龙骑士抱头哀嚎,包围圈越发混乱,甚至有翼龙歪歪斜斜撞在倾倒的长城上。
二鹿脑子似被利剑插入,搅动一圈,痛的要命,但他意志刚强,强制忍住痛,还替自己的翼龙承担部分“神剑·镇魂”一击的伤害。
“异鬼王-丹妮莉丝,我和你拼啦!”嚎叫一声,他便拔出腰间的英雄之红剑,驱使体型差了大黑一大截的阴影翼龙,向丹妮俯冲过来。
“你这人咋记吃不记打,早就提醒过你,出门记得带梅丽珊卓。”
丹妮嘟哝一句,然后眸光再一闪,强忍着恐惧向大黑冲来的翼龙便哀嚎一声,如失势的飞机,向地面滑落下去。
“轰——嗤嗤——”厚厚的积雪极大缓解了落地时的冲击力,翼龙在雪地里拖出一条20长的沟壑,哀嚎着停下。
二鹿摔得头昏眼花,手中红剑都脱落了。
看了眼天空畏惧不前的翼龙,丹妮淡淡一笑,让大黑落在二鹿边上的一块巨大岩石上。
“你都没注意到吗?自从遇上红袍女,你的命运便与她绑定。
只要身边没有她,你几乎逢战必输。
今天你若带梅丽珊卓过来,至少不会被我一招简单的灵魂冲击团灭。”她拉家常般对摇晃着起身的二鹿说。
“你是不是异鬼王?”他怨愤地喊道。
“你脑子坏了吧?”丹妮哈哈大笑道。
二鹿朝天空摆摆手,阻拦住跃跃欲试、准备向丹妮投弹的翼龙。
嗯,二鹿的翼龙军团中,有的翼龙提着火油弹,有的则在龙背上堆放一捆绿油油的野火弹。
也因为见到翼龙军团的装备,丹妮才没有痛下杀手:很明显,二鹿并非过来埋伏她的,而是准备猎杀异鬼王。
“你之前在摧毁长城,还癫狂大笑。”二鹿瞪着丹妮,咬牙切齿道。
“所以呢?”丹妮有些尴尬。
“我以为你是异鬼王,你到底是不是?”二鹿双目喷火,“长城倒塌,是不是你做的?或者,你与异鬼王有合作?”
“唉,所以我说了,你该把梅丽珊卓带过来的。”
丹妮叹口气,为二鹿感到悲哀:连异鬼王都不认识,就急吼吼带着一群小弟出来猎杀人家。
二鹿一脚深一脚浅地走在及腰深的雪地里,好艰难,才把自己的红剑捡回来。
“你刚才在摧毁城墙,还在得意大笑。”手握红剑,二鹿心里莫名多了三分底气——预言上说了,他将手持红剑战胜异鬼王。
“我没笑,这里风大,你听错了。”丹妮坚决否认。
二鹿将信将疑,的确,长城之外,北风呼啸似鬼叫,刚才……好像就是这种鬼叫?
“你骑龙烧塌长城。”他又说。
“所以说,你该把梅丽珊卓带来呀!”
二鹿磨牙,“不要转移话题,你是不是为了铁王座,才与异鬼王合作?”
丹妮满是嫌恶地摆摆手,“让异鬼王坐铁王座去吧!你个麻瓜,感应不到魔法波动,认不出魔法符文的辉光,哪知我刚才是在检查长城内部残缺法阵。”
“检查法阵?长城都塌了,如何检测内部的法阵?”二鹿语气怀疑。
“我杀你、杀你们,如杀鸡,你会对一只可以随手捏死的鸡撒谎?”丹妮不客气地嘲讽道。
二鹿面色铁青,几乎嚼穿龈血。
可同时,他也打消了对丹妮的大部分怀疑:他也不会欺骗一只鸡……
丹妮语气放缓,好奇问:“你怎么来这儿了?”
二鹿定定看了她好一会儿,才有些颓然地说:“昨天长城倒塌,梅丽珊卓有感应,她告诉我异鬼王已经带着大军进入北境,浩劫将至……“
“所以,她让你来挑战异鬼王,终结长夜?“丹妮古怪道。
二鹿摇了摇头,语气复杂道:“我是七国合法国王,全境守护者,保护维斯特洛是我的责任!无论如何,我都不能放任异鬼进入七国。
在异鬼王造成七国生灵涂炭之前将其终结,是最好的选择!”
其实梅姨又鼓动他献祭希琳,以复活魔龙瓦格哈尔,二鹿与她大吵了一架,带着翼龙军团出动时,便没好意思叫红袍女。
“你该把红袍女带来的。”丹妮语气又温和了些,“有她在,即便你们不幸遇到异鬼王,在全军覆没之前,至少能对异鬼王造成一定杀伤,也不算白白牺牲。”
二鹿下巴紧咬,脸颊肌肉不受控制地跳动,瞪大的双眼里似乎射出死光。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