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94 Lynn Ogden Lane

Blog Details

Home   /   e8f86超棒的小說 奮鬥在開元盛世 txt-第565章 覆盤!探查方向展示-kj2yr

奮鬥在開元盛世
小說推薦奮鬥在開元盛世
灞水帮?
这怎么说?
谢直饶有兴趣地看着自己的开山大弟子,也是如今唯一的入室弟子。
听了高明的介绍,这才明白了过来。
原本灞水帮在灞水码头大火之后,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处境,竟然找蜀中商人,要求他赔偿粱十六和柱子的两条人命钱,正赶上高明暗中跟踪小义也到了邢縡赌场,说实话,要不是蜀中商人张胖子直接告诉了灞水帮最后的结果,高明都不好意思告诉灞水帮帮主胡七,灞水码头大火一案结案了,而他的灞水帮,被所有人推了出来当做替罪羊。
也正是因为这么一次见面,高明对胡七这位要拉扯这三十多老幼妇孺一起过日子的灞水帮帮主,在认识上有所改观,不忍心让灞水帮遭受灭顶自制之灾,心生善意放了他们一马,不但通过赌局,强迫张胖子给灞水帮送去了五百万贯,还提醒胡七,可以打捞灞水码头遇难之人充当他灞水帮的成员来应付朝廷。
相应的,高明也提出来他的条件,不许灞水帮日后再作奸犯科。
对于胡七这个灞水帮的帮主来说,已经没有比这个更好的条件了,当然一口答应。
只不过,胡七虽然受到了张胖子送来的五百多贯,却也不能坐吃山空啊,以后也不能天天收“保护费”了,更不敢干别的作奸犯科的事情,总得找一个细水长流的营生来养活灞水帮上上下下六七十口子人啊……
找什么营生?
找不到!
他要是能找到话,当初何必带着人马在灞水码头收“保护费”过活?
怎么办?
得嘞,一事不烦二主吧!
虽然胡七也觉得挺不合适的,但是还是来到了淮南进奏院,请高明帮着他想想办法……
高明当时都惊了,一时心善,怎么还弄得破裤子缠腿了?胡七这哪里是找高明“想办法”啊,分明是让高明帮着灞水帮找营生!——反正不让我们作奸犯科的,就是您高御史,您要是不管,以后万一我们重操旧业,您可别骂街啊……
高明面对这种“市井小聪明”,急切之间,还真没辙,到了最后,干脆找到了工部——灞水码头大火,烧毁漕粮五百万担,烧毁船只上百,你们准备什么时候打捞?哦明天安排啊……定下谁来干了吗?我这有一伙人,对灞水码头的情况特别熟悉,青壮三十多人,水性极佳,打捞尸体、打捞沉船都没问题,你们考虑考虑?
工部官员一听都懵了,您高明高御史号称“天宝朝最声名卓著”的监察御史,怎么也掺和这种事啊?——这个没问题,由您高御史的面子在,无论如何也得考虑一二,就是这个费用,您……要多少?
高明也有点懵,他也是赶鸭子上架头一回,什么费用?听这意思,还给我是吗?高明帮灞水帮找门路归找门路,哪能看上这么点儿钱,就算钱多也不要,嫌脏——你们能考虑就行了,费用,全部按照市场价格走,给别人多少也给他多少,回扣什么的,也按照规矩办,只要能把活儿给他们就行……行了,你也别给我掰扯了,回头让他们管事的直接找你们,具体的事情,我不管……
就这么着,灞水帮算是因祸得福吧,竟然厚着脸皮求了高明一回,还真求出来一个营生,最关键的,和工部管事的官员拉扯上了关系,只要把这一份关系维持好了,等到灞水码头打捞一事结束,说不定还能有源源不断的“营生”接踵而来,最起码,在这位官员在任的时候,灞水帮,稳了。
谢直听到这里,都不由得笑了,这也算是“种善因、得善果”了吧。
只听得高明说道:
“现在打捞工作基本完成了,人员,沉船,基本都出水了……
弟子是想,如果安排大量人手过去仔细探查一番,应该能够还原爆炸当时的情况,这样的话,说不定就能找到什么蹊跷的地方……”
说完,高明不去看谢直,不听自家师父品评自己的想法,却把目光投向了小义。
小义一乐。
淮南谍报司固然专领淮南一方的情报工作,但是除此之外,还肩负这很多杂七杂八的工作内容,其中重要的一项,就是探查现场,说句实话,其技术能力,甚至超过了淮南使府专门负责侦破案件的部门,这也没办法,那些部门主要是针对治安案件而设立的,审问、探查之后,一般情况就够用来了,但是淮南谍报司不但要针对外部势力做情报工作,还要负责对内部的安保和情报防御,自然技术能力更为强大,因为他们需要更加清晰的真相。
“大少爷放心,如果是一个月之前,小义还真不敢跟你打包票,上一次我带来长安的谍报司人员,主要是出身行动队的好手,对这一套,还真不太明白……
但是,现在,第二批人员已经到了长安城,主要的人员构成,全是辅助位置的好手,有情报分析方面的,有指挥具体行动方面的,自然,也少不了这些探查痕迹的好手……
虽然受限于长安城的各种设备,可能没有在扬州时候的强大,但是仅仅还原一个爆炸之前的现场,一点问题都没有!”
技术问题落地,高明这才长出一口气,把目光转向了自家师父。
谢直点了点头。
“笨功夫就是如此,繁琐,费劲,折腾半天,有可能一无所获……
但是,不得不做,因为很多难以想象的细节,往往就是被这样的笨功夫找到的。
你不做笨功夫,那就成了真正的笨蛋了……”
说到这里,谢直对着高明点了点头。
“这两个方向,没问题,安排人去做就好!”
高明点头,就要起身去具体落实,却被谢直拦住了。
“笨功夫,没问题,先不着急。
但是,除此之外,还需要多动动脑子,看看还有没有其他的方向。
兵法有云,正奇相合。
就咱们破案来说,笨功夫就是正,而‘奇’之一字,就是推理分析,如果能够找到更好的切入口,就能大大地加快破案的进程。
你今天重新决定启用笨功夫,这没错,我支持,但是除此之外,我希望你能想想,还有没有其他的侦破方向。
这才是真正的‘多用脑子’!”
高明闻言,不由得沉默下来,开始仔细考虑,是不是真的有其他的切入口。
可惜,无所得。
谢直一笑,也可能看到自家开山大弟子终于愿意俯下身子下点笨功夫,让他心中高兴,进了进奏院以后,这么长时间才算勉强露出一个笑脸,点了点头,没开骂,直接给提出来一个方向。
“再去查一查粱十六和魏六身死的具体情况。”
高明当时就是一愣了,这俩哥们儿不是就是因为了解把水码头大火的真正起因,被黑衣人杀人灭口了吗?对他们的死因已经搞清楚了,还有必要再查吗?
谢直摇了摇头。
“办案不能想当然,具体原因没查,就不能确定这俩人是死在黑衣人的手上。
有这种可能吗?
当然!
但是,这个需要证据去支撑,不能听别人说一句,或者按照最直接的逻辑去推断,之后就不能不管不顾了……
再说,这里面,还有古怪……
我刚才跟你说过,这案子,人人有问题,处处是漏洞。
这便是其中的一个漏洞了!
具体而言,魏六这个人,死得蹊跷。”
高明听了,还是不明所以。
魏六本来是灞水码头的小吏,也是倒霉催的,在大火那一天当值。
他既然是灞水码头的小吏,高明到了现场勘查,自然第一个找他了解情况,魏六也吓坏了算得上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然后还把粱十六给拎了出来,这才让高明在第一时间了解了灞水码头大火的真相。
不过,也正是因为粱十六是魏六“供出来”的,高明在询问粱十六的时候,即便可以将不相干的人都轰到了一边,却也没有刻意避讳魏六,也正是因为如此,才让魏六这个灞水码头的小小吏员,跟高明一起了解了真相。
高明却没有想到,这却给他招来了杀身之祸。
在高明离开灞水码头不到一天的时间,粱十六和魏六的尸体,就被发现在路边的水沟之中。
说实话,高明还觉得挺对不起他的。
事后推断,应该是粱十六被黑衣人杀人灭口,而魏六,由于了解了灞水码头大火的真相,也被黑衣人搂草打兔子,一起给杀了。
“杀人灭口?不应该!”
谢直却直接摇头。
“如果是黑衣人出手杀人灭口,他们图什么?
自然是阻碍消息的传播,有人偷偷将火药运送到了长安城,黑衣人希望这个消息的传播并没有那么快。
但是,消息已经泄露了,除了魏六,你高明,还有身边的周全、刘安,不都知道吗?
杀人灭口,不全杀了,杀一半?
没有这个道理!
如果说黑衣人杀粱十六灭口,还勉强说得过去,毕竟他是那一船火药爆炸的亲历者,他的言语更加有说服力,虽然在私下里推断的时候,无所谓,但是一旦放到明面上,粱十六这个重要的证人是死是活,至关重要!
至少,如果你们用这个消息去说服天子,有大量火药进入了长安城,希望天子出动十二卫封锁长安城,那么,就需要粱十六出面亲口说明。
但是,他死了,黑衣人的目的也达到了——他们知道消息无论如何都封锁不了了,只求拖延,只要拖延到他们成功炸毁了长安武库就行了……
在这种情况下,杀魏六,有必要吗?
他固然知道怎么回事,可是你高明和身边的人同样也知道,有没有魏六作证,在缺失了关键证人粱十六的情况下,其实并不重要。
所以,我觉得魏六死得古怪,也许他身上有咱们都暂时没有发现的问题,查一查,也许会有惊喜!”
高明听了,虽然也意识到魏六死得有点“毫无价值”,但是要说魏六区区一个灞水码头小吏的身上,还能有什么故事,他不信。
但是,这话不能直说,直说容易挨揍。
想想,找一种说法。
“师父,弟子是这么想的,您说,有没有这么一种可能。
黑衣人原本是想全部杀人灭口的!
你也知道,弟子第一次去勘察现场的时候,正是化名张姓中侯的何二,为弟子带路。
在审问粱十六的时候,弟子特意把不相干的人都轰走了,但是何二依旧在现场,即便听不到具体的内容,但是他也应该知道粱十六,就是我能够了解真相的关键人物,同时,魏六因为一直就在我们的身边,肯定知道了消息。
正因为如此,黑衣人才能出动杀人灭口。
至于你说杀了魏六作用不大……
弟子是想,您说,是不是黑衣人通过击杀了魏六和粱十六,然后故意让何二化名的张姓中侯进入弟子的视线,然后在张守珪废园里面设伏?
如果弟子的猜测是真的,那黑衣人如果成功的话,是不是就完全达成了全部杀人灭口的目标?”
一番话,换来的,却是谢直的怒目而视!
“你要是黑衣人,你会把设伏地点选在张守珪的废园!?
有病啊!?
为什么不直接在何二的宅子里面设伏!?
你要是黑衣人的话,你能想到,堂堂监察御史,就带着两个随从去调查嫌疑人?在嫌疑人逃窜之后,不找后援,反而如同一个莽夫一样一头扎进张守珪废园!?”
高明又是满脸通红,过滤掉“莽夫”之类的话,自家师父说的非常有道理啊,真要准备好对高明三人杀人灭口的话,直接在何二的宅子中就设伏了,反正张姓中侯这个身份也暴露了,为什么不组织人马雷霆一击,反正杀了你们转身逃跑不就好了?
想明白这个,高明不由得心中一动,难道,魏六的死,还真有什么问题在里面?
还没等高明真正想明白呢,进奏院的正堂中,来人了。
侯三。
正是小义在谍报司的左膀右臂。
他给众人带来了一个消息。
“邢縡,跑了!”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