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94 Lynn Ogden Lane

Blog Details

Home   /   w3ynv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 吳良廣告商笔趣-第六百三十章 正式收購展示-g88qf

吳良廣告商
小說推薦吳良廣告商
吴良知道,有些事情需要循序渐进,包括老林他们对于网站的发展规划,以及对行业的清醒认识,吴良这也算是用小皮鞭抽着对方在前进,给他们带来一些压力。
退一万步讲,就算小说网站连续亏损,或者没有达到预期的发展规模,吴良也不慌,他亏的起,亏到最后老林扛不住给手里的股份卖了才好,所以,从这一点上,吴良也不再说什么。
晚上,例行的聚餐,吴良以个人名义犒劳网站的众多骨干,继续混个脸熟。
同时,洛城方面传来消息,农机厂召开股东大会,洛柴改制方案通过,洛柴以技术设备入股,良铮基金投入6.8亿元,组建新洛柴。
按照协议约定,新洛柴总股本8.5亿股,农机厂持股18%,良铮基金持股,80%,其余为员工股。
良铮基金投入的资金用于新生产线的投入,其中,总装车间投入0.8亿,机加工线投入3亿元,发动机测试台架投入0.5亿元,新产品线投入2.5亿元。
单单从这一份公告很难看出什么,尤其是洛柴以技术和设备入股这一条,而不是以固定资产入股,令人遐想。
实际上,吴良的这一做法和农机厂方面一拍即合。
农机厂下属有两个发动机厂,分别是一厂和二厂,二厂就是吴良收购的洛柴。
一厂成立最早,建厂时就已经存在,也正因为建厂最早,产品也最为落后,基本上是上世纪六十年代的技术,62版天朝币上的那台农机搭载的就是一厂的发动机,由此可见其年代久远。
一厂说是农机厂的长子也不为过,只是随着产品的更新换代,90年代新成立的发动机二厂发展起来,逐渐超越了一厂,同时,农机厂为了考虑一厂的生存问题,将二厂的产品改个型,交给一厂来做,同时限定马力段,只允许其生产80马力(含)以下的产品。
两者之间的产品大同小异,除了发动机的冲程不一样之外,几乎没什么大的区别,当然,太过专业的东西讲起来也挺费劲,总之,就是,一厂目前生产的产品除了最老式的504型柴油机,再就是二厂的低端机型,和二厂属于竞争关系。
按照吴良和农机厂之间的约定,二厂的厂房、固定资产这些并没有搬迁的打算,尤其是合同中限定了发动机生产的最关键的两个零部件,缸体,缸盖,另外就是总装线和试验台架,为期一年时间。
在这一年的交接期之内,吴良投产的新厂房必须全部安装调试到位,到期后,该部分资产全部归农机厂所有。
同时,为了避免产品同质化,依旧约定一厂不得生产80马力以上的产品,否则吴良要这个公司没多大意义,全资产收购远在维坊市的另外一家和二厂同根溯源的华风动力厂不是更好。
也就是说,吴良花了6.8亿从农机厂拿到的只是图纸和技术人员,还付出20%的股份,这笔买卖,貌似有些亏本?
实际上,眼光还是需要看长远一些,洛柴的销售人员素质还是很高的,企业的氛围在李斌的领导下,并没有像一厂那样复杂,相对比较单纯,厂里的职工基本上都是做事的人,竞争力也很强,虽然局限于农机厂大院内,发展空间不大,可是,即便如此,农机厂在艰难的农机领域也算得上是龙头单位,最高时,产值达到30亿。
吴良买的是长远,或者说是他对曾经的身份——扑街作家被雷劈之前的小说故事的一个完结。
农机厂的股东大会开完,吴良必须得回去了,他得组建新公司,同时收购的框架部分还得安排,同时,为了保证洛柴正常生产,有一些诸如资产上的细枝末节也得明确出来,有一些东西,仅仅依靠阎怡勝是无法拍板决定的。
最主要的,成立董事会才是最主要的事情。
在吴良的计划当中,他原本下一站是要到鹏城,广告大楼装修接近尾声,搬迁仪式也很重要,再加上欧洲杯也开战在即,众多广告主投放的广告,效果评价这些,吴良也打算亲自督办等等,实在是有些分身乏术。
美琪在得知这一消息之后,依旧是惆怅,威胁他,“再这么下去,地荒废了可真的就找别人了。”
吴良是嘬着牙花子上的飞机,为了赶时间,一切从简,车直接让人开回鹏城,反正在洛城也不缺这些东西。
当天下午,就在洛柴的接待室,成立董事会,董事长吴良,副董事长刘南风、阎怡勝、董事白铮、执行董事李斌,按理说,应该是股东大会选举,良铮基金是最大的股东,他说了就算,无非就是董事会和股东大会一并召开,一切从简,甚至于吴良都想搞个三人董事会,这才是最方便的,不过考虑到刘南风跟着她这么久,也得给个正式的名头,一个董事外加不菲的薪酬是最合适的。
另外就是制订董事会章程等等,这些例行手续办完,紧接着又召开经理办公会,宣布最新的人事任命,原有洛柴的高管团队并未做太大变化,唯二改变的就是财务副总的人选,由刘南风提任,但是财务部的主管未做变动,这也是农机厂的底线所在,算是监管,吴良没有去触及这部分。
原人事副总因为年纪也大,退居二线,安安稳稳当个小股东,拿一份工资,帮忙稳定一下人心,等年纪到了正常退休即可。
新任人事副总,刘南风的师兄,朗昆雨。
掌控一个公司,最关键的两个地方,一是人事,二是财务,两个人选吴良都挺放心,唯有今后磨合好就行。
第二天上午,全体中干大会,董事会班子和新一届领导见面,会上宣布任命。
下午,公司开生产质量例会,这个例会也算是公司最重要的两个会之一,通报质量问题、生产情况等等。
似乎是为了给新来的董事长示威,销售公司参会的人员整理了一大堆问题,质问产品质量怎么到了这种地步,就连采购部门也提出因为零部件的外观质量问题,造成出国的一批发动机因部分铸件的毛坯外观不合格影响主机的交付,如果赶不上船期的话,违约造成的损失将会是货款的3倍。
吴良冷眼旁观,总有人会心生不忿,跳了出来,至于质量问题是不是如同他们所说,吴良自己有自己清晰的判断,唯一就是这背后的人到底是谁,暂时还理不清楚。
发言顺序,销售、质量、生产采购,再然后是分管这三部的副总,看得出来,坐蜡的人当中,总师分管质量,略微擦了擦汗似乎有些如坐针毡,采购副总神色平平并未看出异样。
吴良暂时排除总师的嫌疑。
只是总师在会上的发言还是扯皮居多,什么供应链体系不完整,洛城周边基本上都是小作坊,生产出来的铸件实在难以满足装车标准,以往都是组织人员对外观进行打磨处理等等。
最后总经理要求,重新梳理供应链,一些不合格的供方从采购体系中剔除出去等等。
这样的口号喊了好几年,实际结果呢?
老样子,没有任何变化。
围绕洛柴,周边只有五家铸件的供应商,除了缸体缸盖这两个大的铸件是由农机厂下属的铸造公司供应毛坯之外,其余均为周边一小镇上的小型铸造厂提供,工艺落后的让人不忍直视。
举一个例子,小时候,经常见到的南方的走街串巷的手艺人,一个炉子,一套模具,谁家里有易拉罐之类铝件,融化,浇筑,制作出一把漂亮小铝匕首或者剑之类,当时觉得很神奇,长大了才知道,这就是最原始的浇铸工艺。
吴良当年在学校的实习加工厂就干过类似的事情,毛坯造型,然后老师给融化的铝水倒进去,成品当做实习加工厂的产品。
这些造型的手段几乎都被淘汰,尤其是在智造2025规划当中,哪一家企业要是还在用这样的工艺生产,基本上也死的差不多了。
首先人工成本就摆在那里,一个好一点铸造师傅,没有个800块一天,是不可能给干这活的,再就是效率,一天一个熟练工人,能铸三十件毛坯都是高效率了。
所以,这些东西吴良真的是太清楚了,等到最后,所有人都眼巴巴的看着吴良,等待他发言,他结题发挥,“刚才李斌总讲的非常到位,重新梳理供应链,我觉得非常正确,那我就定个原则,行业排前三的,半年时间完成切换,这里指的是内燃机中间的通用件,比如活塞缸套活塞销这些,李斌总亲自负责。”
天朝的内燃机配件厂家真的不少,排前三的愿意不愿意跟你合作先不说,但是,绝对是比现有的供方要强很多,这毫无疑问,大方向绝对不会错。
吴良的话一出,首先采购副总的脸色就变得很难看,尤其是吴良说这句话的时候基本上就是盯着他的双眼看的。
李斌总适时的接上一句,“保证完成任务。”
吴良补充,“明天吧,拟定一份新进供应商名单,我签批后执行。另外,关于铸件质量的问题,我提出几个铸造工艺,看有没有人清楚?”
内燃机的大部分零部件不外乎铸造、锻造这些工艺,如果仅仅是会看图纸而不是从毛坯入手的话,再好的设计师也是庸才。
吴良先说了一个,“垂直disa线,有人清楚么?”
场面一片冷清,片刻后,有个车间主任举手,“DISA是国外的造型设备厂家名,以铸造薄壁零件工艺最优。”
吴良笑笑,“看来公司还是有懂行的人啊,消失模、KW线、覆膜砂、铁模覆砂这些谁都知道?”
缸体车间主任秃噜一句,“铸造厂给咱生产的缸体线不就是KW线?”
总算还有人知道,吴良心里稍稍安慰,“不错,DISA线适合薄壁零件,铁模覆砂也适合,但是没有DISA线效率高,适合箱体零件的铸造,KW线耗能太高,适合复杂零部件铸造,消失模简单,用途广泛,覆膜砂制芯用的多,大体上就是这么个概念,在座的有没有人想开个铸造厂?”
吴良一语惊醒梦中人,所有人这才知道吴良的底气在哪儿?
钞能力啊!
就听吴良解释,“这样吧,成立个铸件厂,我投资,DISA线1500万,消失模线500万,铁模覆砂线两条两百万,愿意当总经理的,我给2%的股份,五年之内,可以按照原始股认购不超过10%。”
“嗡”的一声,所有人都开始议论,这让会议室略显吵杂,李斌有些着急,吴良看着他摇了摇头表示不用担心。
三五分钟过后,吴良用钢笔敲了敲桌子,等大家安静下来,吴良继续说,“成立公司的事情,先定人选,朗总,你负责先敲定总经理人选。”
朗昆雨第一次发声,“好的,吴董。”
吴良很满意大家的表现,翻了翻本问,“王总师,这样解决铸件外观的问题如何?”
王总尴尬的点了点头。
吴良又问,“既然铸件都干了,加工线也得跟上,再成立个零部件公司,给咱现有的除缸体缸盖的其余零部件全部搬出去,愿意当总经理的同样2个点的股份,找朗总报名。”
人群又是一阵吵杂。
吴良怔怔的看着并没有出声,而是和李斌商量,“今天的会暂时就到这里吧。”
李斌点头,吴良说了声散会,率先离开会议室,李斌跟上。
吴良直接到的李斌的办公室,从手包里掏出两张A4纸,上面密密麻麻的写了一大堆东西交给李斌,李斌还没顾上看,关上门就是一阵埋怨,“吴董啊,洛城周边的几家铸件很容易就结盟在一起,这要是停供了,损失也太大了吧!”
吴良耸耸肩很无所谓,“第一,公司欠着他们货款,第二,这些厂家产能不足,基本上都是不停的生产,家里库存一大堆,不供货,砸到手里?”
李斌突然一愣,他还真没想过这事儿,“此话当真?”
吴良叹了一口气,“别总是听底下人怎么说,实际出去走走看就知道了。”
这话不假,当企业产能不足的时候,最简单的办法就是建库存,压资金这种事情,没事多往采购部门领导屋里坐坐,能提前支付的款项,走走关系该提前给的也给了,洛柴是国企,又不是私企,付款是有保证的。
然而,越是这么优渥的付款条件,这些厂家反而不思进取,这和南方的那些老板不一样,洛城这边的人富了首先想到的是先买豪车,而不是扩大规模或者提升设备这些,是以,十来年过去了,工艺还是原来的工艺,质量还是原来的质量水平,丝毫不见有任何进步。
这样的供应商很难随着主机厂的发展而发展,那么,这样的小企业也就是李斌说的从供应商队伍中剔除出去,以前,李斌因为各种制约,很难做类似的决定,他同样也是在夹缝中生存的总经理,供应商的关系比李斌硬多了,真要是触动了谁的蛋糕,他这个当总经理的能不能干得成还是两说。
而吴良就不存在这样的顾虑,他说了算,也自己承担相应的责任和损失,这相当于就是给李斌吃了个定心丸。
李斌点点头答应,他见吴良心中有数,也不再纠结,拿起吴良递过来的两张A4纸看了过去,等他瞄了两眼,顿时一声惊呼,“吴董,您真的是专家啊?”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