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94 Lynn Ogden Lane

Blog Details

Home   /   h4yfz寓意深刻都市言情 慶餘年之我乃慶國五皇子笔趣-第191章:雪兒出關了閲讀-ah4ty

慶餘年之我乃慶國五皇子
小說推薦慶餘年之我乃慶國五皇子
次日。
京都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街道上的尸体,以及刺鼻的血液通通消失。
一切看起来和平常无恙。
今日。
庆国新年。
街上张灯结彩,百姓个个喜笑颜来。
鞭炮,舞狮,龙灯,猜谜,种种新鲜的玩意吸引了各地的百姓。
辞疑宫。
林婉儿与范若若一脸担心的等着李承辞。
一夜没有消息了。
她们心中可谓是十分的着急。
要知道造反这种事情,可是你死我亡危及生命的事。
万一……
不,没有万一。
范若若她们两人绝对不允许李承辞出现万一。
“若若你就放心吧,五殿下那小子布了这么长时间的局,不会出现差错的。”
辞疑宫内,范建与二夫人和范思辙三人齐聚于此。
李承辞在不久之前,就邀请了范若若的父母也就是范建等人来辞疑宫过年。
同时,李承辞也邀请了丞相林若浦。
李承辞打算今年过一个团圆年因此李承辞还打算将庆帝邀请。
但是庆帝身为皇帝自然没有时间前往辞疑宫。
宫中过年那节目可是十分丰盛。
原本李承辞作为皇子也是要在宫中过年的。
只不过李承辞拒绝了。
………
皇宫内。
李承辞与庆帝盘膝而坐。
“父皇……”
“朕知道你要说些什么,不用多说,你做的不错。”
“那父皇太子何时下葬?”
尸体不易存放太久,特别还是这个时代。
虽然皇室有冷库,但太子毕竟作为皇室之躯,最好还是以最完美的姿态下葬。
这即代表皇室尊贵,也代表着皇室的脸面。
“三日之内墓穴是否能搭建好?”庆帝问道。
李承辞皱了皱眉,仔细思索,回答道:“应该差不多?”
“若是如此,五日后下葬。”
李承辞点了点头。
不过,突然又想到了一个问题便问道:“父皇,那墓穴该建在何处?”
太子之死乃是大逆不道造反而死,按照皇室的规矩是不可能藏在皇室陵园的。
李承辞也不想擅作主张,随便把太子埋了。
庆帝也是仔细的想了想。
“再给你十日时间,亲自将太子送到幽州。”
李承辞一愣。
自己父皇这是打算将太子藏在幽州呀。
“让他好好的看一看,当初你是怎么为了庆国抵御南诏的,也是时候该反省反省了。”
“嗯,父皇,儿臣懂了。”
李承辞点了点头,随后便离开了御书房。
想想还真的是造化弄人。
自己和太子都作为皇子,自己当初带领大军抵御南诏。
太子作为皇子,却领着自己庆国的士兵图谋造反。
也不知道庆帝心中该怎么想?
李承辞叹了叹气,也不去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事了。
今天是大过年。
李承辞还准备回去陪范若若与林婉儿呢。
李承辞从辞若婉选了两套用料贵重做工完美的琉璃裙。
又选了几套非常名贵的珠宝,准备送给林婉儿与范若若。
同时李承辞也没有忘了自己未来的岳父。
林若浦喜欢茶,李承辞给他准备了上好的龙井。
范建喜欢下棋,李承辞亲自选了一套上好的玉打造的玉棋。
带着礼物,李承辞坐上马车,便回到了辞疑宫。
“若若小姐,婉儿小姐,殿下他回来了。”
辞疑宫内,一名下人急急忙忙的冲向了内堂。
同时也带回了李承辞的消息。
范若若与林婉儿听到李承辞回来的消息。
两个人担忧的表情瞬间笑了,紧张的小手也放了下来。
两人一起冲出了房间来到前殿便看到了李承辞。
李承辞笑了笑。
三人紧紧的抱在了一起。
“承辞哥哥,你知不知道我们很担心你啊?”
“我当然知道,对了,这是我带给你们俩的礼物。”
李承辞从两人的怀抱中脱离了出来。
随后拿出了自己给她们带的礼物,两套姐妹装。
这两套衣服可是李承辞亲自制造的图纸,让人用上好的材料制造的裙子。
做工细腻,用料不凡,最主要的是这两件衣服是姐妹装。
在庆国可是从来没有姐妹装这个理念。
“这两件衣服感觉好……”
范若若看着两件琉璃裙,有一种莫名说不出来的感觉。
就好像这两件衣服有什么关联一样,但是又说不出来。
林婉儿也是赞同的点了点头,说道:“就好像有一种这两件裙子是一件裙子的感觉。”
李承辞解释道:“这两件裙子,是我亲自派下人们给你们做的。”
“你们会产生这样的感觉,是因为这两件裙子本来就有关联。”
听到这话,范若若林婉儿两人自然是来了兴趣。
不由得好奇的问道:“承辞哥哥这两件裙子有什么关联呀?”
“对呀,裙子不就是裙子嘛?它们能有什么关联呀?”
看到两人疑惑呆萌的样子,李承辞不由得笑了笑。
“这两件裙子是不是很像?但是有些不同。”
“对呀,确实有点像。”
“这是因为这两件裙子是姐妹装,如果你们两人穿着,让人一看就知道你们两人是闺蜜。”
“闺蜜?什么是闺密啊?”
林婉儿与范若若也是一愣,非常不解,什么是闺密?
李承辞也是突然想到,闺蜜这个词在这个时代还没有。
“闺密的意思就是姐妹,难道你们不觉得闺密比姐妹要好听?”
林婉儿与范若若皱了皱眉,下意识的点了点头。
“闺密确实比姐妹好听,不过京都好像没有闺密这一称谓吧?”林婉儿问道。
李承辞有些尴尬了。
闺蜜这一称谓别说整个京都,就是庆国也没有啊。
当然这里是排除了范闲,范闲那个家伙肯定明白闺蜜,这个称谓是什么意思。
想到了范闲,李承辞向着范若若问道:“若若,范闲什么时候回京都啊?”
范若若摇了摇头,她也不知道范闲什么时候回来。
这段时间这里这个哥十分的神秘,做什么事情她都不知道。
范若若所想要是让范闲知道,肯定会大喊冤枉。
范若若整个人的心思都放在李承辞的身上。
离开李承辞半天,范若若就感觉浑身难受。
哪有时间去管他这个哥?
这让范闲这个妹控,都想要和李承辞好好谈谈了。
“好吧,我还想叫他一起来吃团圆饭呢。”
李承辞还是有些可惜,不过没有范闲也没有多大的事。
“对了,今天的团圆饭准备的怎么样了?”李承辞突然问道。
听到这话,林婉儿范若若两人是一愣。
“哎呀,只顾担心你了,我们还没有派人去准备呢。”
范若若有些慌张的说道。
李承辞也是有些懵了,好家伙,辞疑宫这么多人,既然没有一个人想到要准备团圆饭?
“若若你现在去通知大家,赶快准备团圆饭的食材,婉儿你去通知其他人把今天要做的事情都做了。”
李承辞也是有些着急,过年可是大事,自己作为庆国的皇子,可不能乱套了。
林婉儿与范若若点了点头,别立马去吩咐下人去了。
李承辞原本是准备派人去通知林若浦的。
不过他突然想到,还在闭关修炼的雪儿。
李承辞叹了叹气,快步的向着后院走去。
来到雪儿的房间门口,李承辞发现雪儿根本没有出来的意思。
“雪儿姐姐,又是新的一年了,你什么时候出关呀?”
李承辞小声的问道。
房间里没有传来声音,李承辞心中也是有些失落。
他已经很长时间没有见到雪儿姐姐了。
李承辞失望的正准备离开,可就在这时,身后的房间门突然打开了。
一身青衣的雪儿出现了。
李承辞看着雪儿,竟然一瞬间发呆了。
“哇,雪儿姐姐,你这是吃了什么灵丹妙药?”
李承辞不可思议的看着雪儿。
雪儿仍然是一副冰冷的样子,但是容貌却发生了一丝丝变化。
以前的雪儿是冰冷少女,现在给人一种冰冷御姐。
而且身材变好了,身高也高了一点点。
李承辞是真心忍不住夸赞,此时的雪儿真的是绝美。
“你个臭小鬼还知道想我?难道不是应该去陪你的范若若林婉儿?”
李承辞一愣。
雪儿姐姐,什么时候会开玩笑了?
不过,为啥自己从雪儿姐姐的语气中感到了一丝酸酸的?
“哪有?我每天都在想雪儿姐姐好不好?”
李承辞在雪儿的面前,不知不觉的又变回了小孩子。
他也只有在雪儿的面前,会有一种回到小时候的感觉。
“走吧!”
雪儿从阶梯上走了下来,对着李承辞伸出了玉手。
李承辞也是有些犹豫。
这是他们两人的习惯,小时候的李承辞就喜欢牵着雪儿的手。
同样雪儿也习惯了被他牵着手。
“长大了,连习惯都改了吗?”
雪儿的语气中有些失落,就好像自己养大了多年的孩子,娶了媳妇,忘了自己一样。
李承辞有些尴尬的笑了笑,不过还是大胆的牵了上去。
牵上去的那一刻,李承辞心中不由得跳了一下。
雪儿的手太细腻了,即便是范若若或者是林婉儿都比不了。
“雪儿姐姐这么多年你的容貌怎么才变了一点点?”
李承辞也是十分好奇,雪儿的脸为什么一点都没老?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