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秀小說 餘燼之銃 線上看-第四十六章 捨棄展示

餘燼之銃
小說推薦餘燼之銃余烬之铳
神秘的银白冠冕。
在庆祝的那天,伊芙在见识到这冠冕时,便觉得它有些不对劲,从装饰品的角度来看,它的做工实在是粗糙,简直就是工艺垃圾,而且怎么想洛伦佐也不会是个会收集装饰品的人。
用来赠送的礼物?也不太对,洛伦佐虽然穷但不至于送这样的东西,别人送给洛伦佐的?也不像,如果真的了解洛伦佐这个人,那他应该送刀与剑,最次也应该是一瓶啤酒才对。
它的存在过于突兀与诡异,但当时这样的疑惑之情被欢愉冲散,见洛伦佐也不想多说什么,伊芙也就没有多问,直到现在再次看到了它。
“小偷?”
伊芙不善地看着女人,在她看来女人头上的冠冕是洛伦佐的,不知道女人从哪里把它翻了出来,居然还戴在了头上。
不对,伊芙记不住冠冕的细节,可她记得洛伦佐的冠冕没有磨损的那么严重,表面锃亮,如镜一般,而女人头上的冠冕满是划痕,缝隙里还有着污渍,看起来已经戴上了很久,与女人一同经历了不少的磨难。
“两个冠冕……洛伦佐那个是你送给他的?”
伊芙意识到了这一点,洛伦佐的冠冕源自于眼前这个女人,或许她真的小瞧了洛伦佐,在这旧敦灵之外,他还有着些许算得上朋友的人。
“所以洛伦佐收到了冠冕?”
女人也平静了下来,从伊芙的口中知晓了这样的消息后,她显得安心了许多,长叹了一口气。
“是啊,他收到了,那么你到底是谁?”
伊芙对女人的敌意稍微削减了一些,但还没有完全放松警惕。
她还记得洛伦佐那复杂的关系网,朋友说不定下一秒就会变成仇敌,她还记得名为劳伦斯的大敌,怎么都想不到那样的疯子曾经居然是洛伦佐的导师,本以为会有什么尊师重道的剧情,结果两人一见面就互捅刀子以示友好。
华生没有说话,她凝视着伊芙,思考着什么。
在与洛伦佐同行的日子里,华生很清楚伊芙是个什么样的女孩,凡人的躯体下藏着一颗向往危险的心,就像扑火的飞蛾,但她不是在追逐光明,她在渴望着与焰火擦肩而过的、一瞬间的余温。
关于自己知道的所有事情,华生都不能说出来,一个字都不行,一旦伊芙知晓,她也会上了缄默者的黑名单,想要保护好伊芙,她只能保持绝对的沉默,以免透露任何可能招来杀机的信息。
“你没必要知道,告诉我他在哪?”
华生缓缓说道。
“你什么也不说,我该怎么相信你?”
伊芙握起了折刀,不怀好意地看着华生。
华生一时间觉得有些头疼,她看了看伊芙,又看了看门外的光景,阳光落下,街头人来人往。
脸上有些苦涩,无奈地露出微笑。
“先让我休息一下。”
也不管伊芙什么反应,华生说完这句话后便仰起了头,眼神迷茫地看着天花板。
回忆一下这短时间的经历,简直可以编书出版了,书名华生都想好了,就叫《华生漂流记》。
想到这里华生自己也觉得有些太扯了,可能和洛伦佐混久了,多少真的被影响到了,冷漠的自己,也多少沾点神经质了。
从被守望者、也就是缄默者追杀起,华生真的是一路坎坷,硬生生从神圣福音教皇国抵达了旧敦灵,路上也遭遇了几次突袭,但都有惊无险地度过了,精疲力尽地来到事务所时,她却发现洛伦佐不在家,从家里的环境来看,他应该走了好几天。
当时华生一瞬间就有着颇为混沌的感觉,她感觉自己就像一个苦命的邮差历经千难万险终于到了这里,结果发现收信人搬家了。
她还没想好接下来该怎么做,意志被束缚于这具躯体之中,这具身体也需要进食与休息,简单地休整后她便在洛伦佐的床上睡下。
接着便是现在这样,伊芙握着折刀和自己对峙。
华生想说什么,又什么都说不出口。
她有些理解旧教皇的痛苦了。
旧教皇知道了被诅咒的知识,为了保护更多的人,他必须保持缄默,面对前来问询的人,他也不能做出任何应答,只能目睹着他们的不解、愤怒,直到目送他们也踏上相同的求知之路、然后死去。
这就是旧教皇一直不肯告诉新教皇秘密的原因了,一旦说出来,一切或许会变得更糟糕,如果不说,痛苦且绝望的只有他一个,这样就足够了。
现在旧教皇的心情,华生多少也了解了,此刻的她与伊芙,和那时的旧教皇与新教皇又是何其地相似。
华生也意识到了新教皇那时内心的迷茫与崩溃,他以为旧教皇是个穷凶极恶之徒,背叛了教会的罪人,可实际上他是个独享恐惧的守秘者,他一直在试着延续福音教会的存在。
旧教皇想杀死新教皇很简单,只要说出一切就好,那些知识就像魔咒一样,念动着它们就会招来灾难,但他没有这样做,直到新教皇触动了禁忌。
她还记得新教皇坐在升华之井的边上,他低垂着头看向漆黑的井中,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书友大本营】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一天之内发生了太多的事,他追逐秘密的狂怒,因旧教皇的死而被浇灭,那时他说,和旧教皇相比,自己才是那个最该死的家伙,他越过了围栏,唤来了灾难。
更令人绝望的便是所谓的秘密、世界的真相、注定到来的末日、永无止境的轮回。
看着迷茫恍惚的新教皇,华生也是那时起决定离开,这个铁铸一样的男人已经产生了动摇,旧教皇的秘密颠覆了他的认知与狂怒,他变得可笑至极。
新教皇对于旧教皇的恨意不知道积累了多久,但最后却发现旧教皇才是那个一直试着保护他、保护所有人的家伙,对于新教皇而言,这还真是莫大的讽刺,就像圣临之夜的真相一样戏剧。
颠峰帝国 帝都
每个人都被所谓的命运玩弄着,以最糟糕的样子,取悦着命运的笑颜。
华生不清楚他能不能挺过来,但她很清楚她不能再将赌注赌在新教皇的身上了。
她之所以离开洛伦佐,便是希望有另一个人能承担起这些,洛伦佐为这一切做的已经够多了,他没必要再付出什么了,可就像诅咒一样,华生最后还是回来了。
“伊芙,告诉我,他在哪?”
华生有气无力地说道,她意识到这似乎是她和伊芙第一次交流,没想到却是这样的展开。
“你知道我的名字?”
伊芙觉得这一切显得越发诡异了起来。
“我不仅认识你,我还知道伯劳、蓝翡翠、乔伊、红隼……”
一个又一个的名字在脑海里浮现,与洛伦佐共存的时光里,这些记忆仿佛是华生自己亲身经历过的。听着这些名字,伊芙的神情越发复杂了起来。
“我是洛伦佐的朋友,我没有敌意。
知识是被诅咒的。”
华生说道,她希望伊芙能明白其中的意思。
伊芙表情一怔,她当然明白这句话的意思,诅咒限制了人们的沟通,限制了人们的理解。
“也就是说,我想问的事情,会涉及诅咒是吗?”
华生点点头,没有说话。
要相信这个女人吗?她值得相信吗?她会不会在欺骗自己呢?
伊芙的心智略微地动摇着,她瞪大了眼睛,不知不觉中她也落入了困境之中,这只是华生的一面之词,她的出现本身就诡异至极,伊芙没办法去完全相信华生,而华生为了保护伊芙,也无法将所有的信息对她阐明。
就像一只刺猬与一只兔子,刺猬想保护兔子,兔子却因刺猬的尖刺而恐惧,刺猬想给兔子一个拥抱表达自己的善意,但又因自身的尖刺,根本做不到这些。
人类就是被这样的镣铐束缚着,痛苦地挣扎在轮回之中,不断地忘记,然后再次付出鲜血将其记起。
折刀微微颤抖着,面对不知真假的情报,伊芙陷入了犹豫之中。
看着挣扎的伊芙,华生累了。
在旅途中她也思考过,如果自己陷入了旧教皇那样的困境,她无法传递信息,其他人也无法理解自己,真的变成那种局面时,自己该怎么做呢?
华生想不明白,因此现在也落入了和旧教皇相似的情景。
她开始厌烦了,说到底华生已经算不上什么人类了,一直驱使她的,也只是心中仅存的愿望与一丝快要被磨灭的人性而已。
华生没时间去闲扯了,更不要说和伊芙培养感情,讲什么谜语试着让她知晓自己要做的事,华生需要的信息就在伊芙的脑子里,只要入侵了她,华生就能知道一切,只要够快,尽可能降低侵蚀的强度,她还是有机会躲过缄默者们的追击的。
虽然这可能会杀死伊芙。
【是啊,说到底你和伊芙是没有任何关联的两个人,你清楚伊芙的一切,但这只是借着洛伦佐的双眼所看到的,你本身就是一个局外人,无人知晓你的存在。】
有声音在耳边回荡,仿佛有人群在窃窃私语。
自从在旧教皇的【间隙】里得到哪些禁忌的知识后,华生总能幻听到些什么,她觉得这应该不是所谓的侵蚀影响,因为她本身就是一个侵蚀源,创造妖魔的源头。
想到这里她更加感到了命运的捉弄,追逐了这么久的源头,此刻她惊异地发现似乎自己便是这灾难的源头之一。
命运嘲笑着所有人,无论是华生还是新教皇。
【伊芙并不重要。】
声音又响了起来,折磨着华生的心智。
漫长的旅途中,这虚无的声音愈演愈烈,起初只是无意义的低鸣,渐渐的变成可以理解的模糊字句,到现在变成了可以影响决定的魔咒。
【今天只是你们两个的第一次正式见面,所有的情谊什么的,也只是路人的一面之缘而已,这一切与你要做的事情相比,伊芙的生命不值一提,可以说你根本没必要去想这些,被升华过的你已经是超越人类的存在,你升腾至了某个更高的存在,从物种的角度来看待,你与伊芙,就像人类与自己的宠物。】
【人类需要在意宠物的想法吗?】
“不需要,也没必要去考虑这些。”
她喃喃自语着,回应着虚无的声音。
华生早就不是016了,她是华生,一个畸形扭曲的存在。
她早已踏上了升华之路,升格至那非人的存在,凡人的伦理道德再也难以将其束缚,甚至说所谓的人性对于华生而言都是一种累赘。
意志的深处有什么东西在升腾,它从摇篮的长眠之中苏醒,伸出了爪牙,轻柔地抚摸着华生,带着邪异的微笑,注视着这一切的发生。
它是源自灵魂深处的肮脏之物,不可言叙、不可知晓、不可触及的存在,漆黑的液体在翻滚涌动,白骨与血肉在其中增生又死去。
阴影的庇护下,它在华生的耳边轻声呢喃着。
【对,就是这样,加入我们,舍弃无用的人性,升格至更高的存在。】
华生的眼瞳微微扩散。
有太多沉重的东西束缚着华生的灵魂了,让她只能踩在这片污秽的大地之上,但只要……只要将它们全部舍弃就好。
先是懦弱的血肉之躯,接着是自己可笑的名字,然后便是无意义的情感,最后将人性彻底抹除……
【升格至更伟大的存在!】
邪异狰狞的声音宛如鸦群在耳旁哀鸣,催促着华生做出决定。
“抱歉了,伊芙。”
手扶在了冠冕上,华生的目光呆滞,试着摘下它,伊芙也目睹了这一切,一瞬间心底涌起莫名的惊惧感,似乎当华生摘下冠冕时会发生什么糟糕的事。
伊芙不清楚会发生什么,但她明确地感知到了迸发的恐惧,数不清的声音在脑海里尖叫,催促着伊芙逃离,但她的身体早已被无名的力量捕获,肌肉僵硬成了一团无法动弹。
有什么东西要来了,源自灵魂深处的黑暗,被世间万物所唾弃的肮脏之物,它在神的影子里蠕动滋生,直到变得足够强大,将寂静的黑夜笼罩在每个人的身体之上。
奸妃重生上位史 彭小仙
华生的手掀起了头顶的冠冕,被束缚的意志得到了解放。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