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94 Lynn Ogden Lane

Blog Details

Home   /   q7p4q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小說 大神你人設崩了 愛下-307來自器協的禮物,風家分享-l2csb

大神你人設崩了
小說推薦大神你人設崩了
这封信看起来确实有那么一些不正式。
何曦元拆开来,驾驶座上的司机在跟他说何家的事儿,“各大长老都在等你,因为名额的事儿,他们对你玩忽职守不满意,少爷,你回去的时候要小心那几个老家伙给你挖坑。”
拆开信,里面是一张信纸——
【推荐邀请函】
何曦元愣了一下,他看的很快,随即也看到最下面一行“余文”这两个繁体字印章。
再看中间,字体狂放,上面的网址跟邀请码似乎是挺儿戏的,偏偏最下面一行的“余文”看起来又让人意外。
何家没有人进过兵协,自然也没收到过兵协的邀请函,不知道兵协的邀请函到底是什么样的。
看到这里,何曦元正了神色,他直接拿出手机给孟拂打了个电话。
孟拂现在正在车上,接到电话,她有些诧异:“师兄?”
“小师妹,”何曦元神色严肃,“你知道你给我的是什么吗?”
“知道,”孟拂坐在后座,前面的苏地正把车开往江河别院,“我偶然得到的,师兄,这个你用得到吗?”
何曦元深吸一口气,“你现在在哪儿,这东西有些珍贵……”
“我快到家了,”孟拂靠着椅背,手搭在车窗上,“师兄你要用不到就扔了吧,这个我也没用。”
意思很明显。
何曦元跟孟拂通完电话,再低头看手里这份邀请函,不知作何感想。
邀请函看上去像是玩笑,但何曦元知道孟拂不会开这种玩笑。
最重要的,整个京城,还有谁敢仿造“余文”这个兵协的章?
其他的可以是假的,但“余文”这个章不会是假的。
他看着邀请函,再看看手机,终于没忍住给严朗峰打了一个电话过去。
严朗峰电话接的很快,语气慢慢悠悠,他现在名下有两个出色的徒弟,人生赢家,正得意着,就是个小徒弟不是那么的听话:“什么事?”
“老师,小师妹她……究竟是干什么的?”何曦元认真思忖,他也没听过任何关于“孟”姓的名字。
莫非“孟”这个姓氏不是她的本姓?
严朗峰严厉苛责了何曦元一句,然后开口,“你到现在连你小师妹是干什么的都不知道?”
何曦元感到愧疚,孟拂确实火,但国内这么多人,总有不关注娱乐圈的人,再火的明星,如易桐,国内也有十分之一的人不知道他。
何曦元这一类人的生活枯燥且无味,平日里只有永不停歇的培训、工作,各种礼仪课,参加各种名流宴会,几乎没有业余时间。
认识了小师妹,就通过小师妹的微信了解她,她的微信除了点赞还是点赞。
他从小博览群书,脑子里灌溉的是四书五经,更奉行“君子之交淡如水”,对小师妹的私人生活并不多加探究,有时间给小师妹一点零花钱就够了。
而孟拂也从来不会询问到他的家世,这让何曦元更为舒服。
“不知道你不能上网搜搜?”严朗峰跟他说了一句,就挂断电话。
上网搜搜?
何曦元低头打开手机,就上网搜了一下。
虽然过了两个星期,但“孟拂”这个微博热度还是不一般的高,从京大录取通知书,到之前各大营销号给“高考状元”写的软文一艘全都出来的。
何曦元低头,看着上面被网友传了无数遍,已经有些模糊的高考分数截图——
语文:150
数学:150
英语:150
理综:300
何曦元陷入沉思。
**
与此同时。
苏娴已经回国。
是苏天去接的她。
回去后,苏娴第一个看的就是马岑。
虽然是大夏天,但马岑身上还穿着外套,正坐在客厅,第四遍刷《谍影》。
“妈,最近身体怎么样?”苏娴一身干练,她把东西放到桌子上,走到马岑对面坐下,语气干练。
马岑面色有些冷白,但精神还算可以。
这让苏娴有些意外。
“今年还行,有小孟送给我的香料,比往年好了不少。”马岑低头,咳了一声。
过年,马岑刻意在朋友圈晒了孟拂送的礼物,更别说,她逢人就不经意的“炫耀”一下,苏娴自然也知道这件事。
她不由失笑,“身体好就行,如今苏家涉及的产业越来越多,您要保重您的身子骨。”
马岑颔首,这些她自然清楚,家族里那些人就等着她身体垮掉,给苏娴苏承施压。
“我听二长老说了,”苏娴声音严肃了些许,“兵协手里有蓝调的香料,这件事我会全程负责。”
香料圈最顶级的香料,蓝调,苏承几年前拿到过一份给马岑,如今兵协有,苏娴自然不想放过这次机会。
连联邦那边的事也不顾了,直接赶回来全权负责这件事。
听着苏娴的话,马岑稍微侧了侧头,她声音倒是不太在意:“听天命,不要因为我破坏了整个苏家的平衡。”
苏承一碗水也要端平,不然很难服众。
当年苏父排除重难娶了一个大学教授的女儿为妻,引起苏家诸位颇有微词,好在苏娴苏承两人都十分优秀,马岑做事更是奉行利落,在丈夫意外去世后,以雷霆手段守住了大房这一脉。
她这么说,苏娴却没有回,只是转移了话题,不想马岑因为这件事神伤,“我在国外看了个东西,十分适合阿拂,她晚上约我一起吃烤鱼,我就先去她家找她了。”
听苏娴的话,马岑忽而坐起,她看着苏娴,眯了眯眼,“你们俩什么时候这么熟了?”
还能去孟拂家。
“那必须的。”苏娴朝马岑摆手,“妈,那我就先去吃烤鱼了。”
苏娴刚走没过两分钟,二长老就匆匆过来找苏娴,“大夫人,大小姐呢?”
“去找拂儿了。”马岑开口。
“怎么这个时间走。”二长老又匆匆离开。
**
这边,孟拂已经回到了江河别院。
苏地轻车熟路的去冰箱,看看冰箱里还剩下的菜,并不是很多。
他脱了外套,去自己的小房间换了件休闲的格子衬衫,“孟小姐,你晚上要吃什么?”
孟拂已经答应了今晚的粉丝福利吃播,此时也往冰箱那边走,开了冰箱门,从上往下看,拿了一罐啤酒,想了想:“烤鱼。”
烤鱼,苏地最近刚学的新菜。
麻辣香鲜。
孟拂并不是特别好口腹的人,但也实在抵不住这诱惑,她心里还在心心念念着给苏地在联邦开个饭店。
苏地打起精神,拿着车钥匙出门,“我去菜市场买菜。”
现在的苏地,已经不让阿姨买菜了,现在一般顶级厨师,都对自己的食材十分看重,不新鲜的食材绝对不要,苏地自然也是一样。
刚跟盛经理打完电话的赵繁看到苏地离开,她张了张嘴,“我还没点菜啊!”
苏地已经关上大门了。
孟拂靠着冰箱门,喝了一口酒,看了赵繁一眼,挑眉。
赵繁看着孟拂,刚想说什么,门铃声响了。
苏地刚刚出去,但他有钥匙,应该不会按门铃,赵繁怕有私生饭什么的,她拿着手机在猫眼瞄了瞄,看到门外站着的人,愣了下,然后笑:“苏小姐,你回国了?”
门外,正是苏娴。
她一手拿着包,一手拿着手机,应该是跟人打电话,整个人干净利落,一副精英的样儿。
“快进来,”赵繁连忙开了门,回头对孟拂道:“苏小姐来了。”
孟拂把啤酒喝完,把罐子捏瘪,往后一扔,罐子在空中划过一条漂亮的抛物线,直接落入垃圾桶。
整个房间铺了地毯,苏娴就在门口换了高跟鞋,一双脚踩在绵软的地毯,她不由舒服的伸了个懒腰,走到孟拂的沙发边,整个人嵌进去,“还是你这儿舒服。”
孟拂家的沙发是那种环形的懒人沙发,质地也很柔软,躺进去汗像是坐到了一团软绵绵的棉花中。
“苏姐姐,”孟拂给苏娴倒了杯水,“喝水。”
苏娴在沙发上躺了一会儿,才爬起来,把买的礼物给孟拂,“这个是我当时觉得好看,觉得跟你很符合,就买下来了。”
她拿出红色的锦盒,打开给孟拂看。
里面是一个蓝色的钻石项链,钻石表面切割十分别致,看起来有些慵懒神秘。
现在已经不对外贩卖的“海洋之心”收藏版。
这款项链的收藏版已经是可遇不可求,是当时在联邦,一个私人收藏家给苏娴展示的货物,苏娴当时一看到就觉得跟孟拂气质十分符合,也是忍痛买下来了。
“本来你高考成绩出来,这是给你的贺礼,”苏娴想到这里,啧了一声,“我让我弟帮忙带回来,他不理会我,这东西物流回来我也不放心,所以拖到现在。”
她也没提拍卖会的事儿,没说这是什么东西。
但孟拂看着这海洋之心,沉默了一下。
“苏姐姐,太贵重了……”孟拂摇头。
苏娴本来就没说这到底是什么东西,就怕她不要,眼下孟拂真不要,她也早就想好了说辞:“我妈是你粉丝,我回去时她还在看《谍影》。不提这些,年边你送给我妈的香料,让她身体好了不少,礼尚往来,你要不收下,我也过意不去。”
她把锦盒放到孟拂手上。
苏娴不知道孟拂给马岑送了什么香料,但那个东西是马岑近两年过得最舒服的冬天。
孟拂看了看她,再度沉默了一下,觉得这东西还是放在自己这里会安全一点:“你放我这儿吧。”
小区不远处就有菜市场,苏地已经去买菜回来了,眼下正在厨房忙。
孟拂收了锦盒,在跟苏娴谈话的期间,打开手机,在群里发了一句话——
【金针菇,你家房子塌了。】
油爆金针菇:【我刚刚看了一下,没有啊?】
孟拂好心的提醒——
【你的得意新作。】
大概两分钟后。
油爆金针菇:【mask,我的空间折叠压缩炸弹你也敢偷?】
群里又沸腾起来。
这件事确实比较严重。
M夏私聊孟拂——
【你怎么知道?】
孟拂低头看了看盒子,叹息。
这个定时炸弹此时正躺在她家。
不得不说,苏娴真会买东西。
**
苏地还在厨房做饭,厨房门虽然是关着的,但隐隐能闻道麻鲜的味道。
苏娴兜里的手机响了一下,她低头看看,是二长老。
“我先出去一下。”苏娴沉吟了一下,二长老能找到这里来,应该是有重要的事。
她跟孟拂说了一句,就出了门。
电梯门口站着二长老,他是找苏地要的地址过来的,一看到苏娴,他直接道:“我刚刚跟苏天交流过,二爷他们今晚跟其他两个大家族的人在会所,他们跟风家搭上了关系。”
“风家?”苏娴略微思索,“我记得兵协跟几个家族并无来往,他们就算合谋也没用吧?”
“我听苏天打听到的意思是,风未筝跟兵协的一位高层管理认识。”二长老压低声音。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