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94 Lynn Ogden Lane

Blog Details

Home   /   ja506寓意深刻都市小說 孤島諜戰討論-第六百七十六章 窗戶紙鑒賞-847cn

孤島諜戰
小說推薦孤島諜戰
渡边义雄坐上出租汽车后,浑浊的眼神一下子变得明亮起来。回到特高课后,他去见了林少佐。
林少佐见到渡边义雄后,问:“怎么样,有收获吗?”
渡边义雄接到胡孝民的邀请后,也向他汇报了。两人分析,胡孝民请他吃饭,确实可以一去,正好借机试探胡孝民对日本人的态度。
虹口日本宪兵队虽在特工总部放了一个宪兵分队,可特工总部的组织机构越来越大,人员越来越多,宪兵队也需要拉拢一下中国人。
胡孝民在特工总部,能力绝对不算出众。就算在情报处,比他能力强的也大有人在。为什么胡孝民能得到赵仕君的青睐?除了因为胡孝民擅长对赵仕君溜须拍马外,还因为他对赵仕君忠诚。
林少佐希望,胡孝民也能对宪兵队忠诚。渡边义雄去吃饭,就是为了拉拢胡孝民,让他看到宪兵队对他的重视。
渡边义雄得意地说道:“胡孝民很高兴,得知我要回请他时,显得很兴奋。另外,我还有个意外的收获。”
林少佐问:“什么意外收获?”
渡边义雄缓缓地说:“我发现,胡孝民家的佣人刘妈,不是个普通人。”
林少佐诧异地问:“什么意思?”
渡边义雄笃定地说:“我还不能肯定,但是,她有声音与那个举报电话的女人有几分相似。她在说到‘陈醋’时,与‘陈佐成’的‘陈’很接近。”
林少佐眼睛眯成一条缝,目光闪过一丝寒光:“哦,这个刘妈是什么人?”
渡边义雄说道:“她原来是顾慧英家的佣人。”
林少佐冷声说道:“马上调查这个刘妈!”
“嗨!”
渡边义雄此时的酒已经全醒了,沉声应道。
林少佐叮嘱道:“这件事,暂时不要告诉胡孝民,等有结果再说。”
渡边义雄诧异地问:“你怀疑胡孝民?”
林少佐摇了摇头:“不,我是担心他会打草惊蛇。”
胡孝民如果有问题,又怎么会邀请渡边义雄去吃饭,还让刘妈与渡边义雄交谈呢?再说了,如果刘妈真是那个告密者,或许能成为他们的朋友。
第二天,渡边义雄拿着一份刘妈的档案,到了林少佐的办公室。
渡边义雄说道:“刘妈是两年前到顾家的,她有个儿子在苏州乡下。档案上说,刘妈没有上过学,可看她的谈吐,应该是受过教育的。”
一个人身上,只要有一个疑点,她所有的一切,都会被推翻。
林少佐眼珠一转,阴笑着说:“把她儿子带到特高课来。”
对一个母亲最大的威胁,就是她的子女了。刘妈将儿子藏在苏州乡下,就是想没有牵挂。从这一点上看,也能看出,刘妈到顾家当佣人是别有用心的。
原来她的目标,很有可能是顾慧英。现在,一定转移到胡孝民身上了。
胡孝民并没想到,请渡边义雄吃顿饭,会吃出这么大的风波。
几天之后,他接到冯五的报告,刘妈早上去买菜时,被一辆汽车接走。他是人力车,没能跟上。但是,冯五记住了车牌。
胡孝民听到车牌时,心里猛然一惊,这是虹口日本宪兵队特高课的汽车。
显然,渡边义雄认出了刘妈的声音。
这个小鬼子,一点风声也不露。
这件事,得告诉顾慧英才行。刘妈如果供认,她应该会被牵连。搞不好,她的中统身份会暴露。
顾慧英的中统身份暴露后,或许不会致命,但对她以后工作,一定极为不利。胡孝民迅速回到情报处,又给情报二科打电话,通知顾慧英来办公室谈事。
顾慧英很快到了胡孝民的办公室:“什么事?”
胡孝民从保险箱里拿出几份文件递给顾慧英,正色地说:“这里有几份文件,你必须签一下。”
顾慧英不以为然地说:“什么文件?”
当她打开文件时,马上被上面的文件惊呆了。文件里的第一行字写着:中统特务顾慧英打入特工总部案。
顾慧英很快恢复平静,合上文件后,脸上冷似冰霜:“你这是什么意思?”
胡孝民淡淡地说道:“把后面的文件看完。”
后面的文件,是顾慧英答应与胡孝民合作,利用她在中统的身份,替特工总部做事,成为双面间谍。
顾慧英知道胡孝民察觉到了她的身份,可这种事没有十足的证据,胡孝民奈何不了她:“我又不是中统的人,怎么做你的双面间谍?”
胡孝民拿起桌上的烟,抽出一支后,随口说道:“今天早上,刘妈被特高课带走了。”
在家里的书房,他一般不抽烟,特别是顾慧英在的时候,他基本不抽烟。但这是他的办公室,又是特殊情况,他想抽根烟。
顾慧英手一颤,很快恢复了平静:“特高课找刘妈干什么?”
胡孝民郑重其事地说:“所以我才让你签这些文件,文件的日期是半年前,不管刘妈出什么问题,你都不会有问题。”
顾慧英没再犹豫,拿起桌上的笔,在每份文件的最后,都签上了自己的名字:“好吧。”
胡孝民等顾慧英签好文件后,拿过来仔细看了一遍,问:“你知道刘妈多少事?”
顾慧英轻声说:“她只是我的交通员。”
既然窗户纸已经捅破,就没必要遮遮掩掩。
胡孝民问:“她知道陈佐成的事吗?”
顾慧英一惊:“坏了,我跟她提过一句。”
胡孝民说出“陈佐成”时,她就知道刘妈为何会被特高课带走了。胡孝民可能早就怀疑刘妈,这才让渡边义雄到家里吃饭。还跟她说起香莲的事,又让刘妈给渡边义雄介绍菜肴。
这是多少明显的事情啊,可惜自己却没看出来。
胡孝民点了点头:“这就对了,渡边义雄曾经说过,有一个女的给他打了电话,告诉他陈佐成是共产党。刘妈也真是厉害,竟然能推测出陈佐成是共产党。我只是很奇怪,她为什么不告诉你,却要向宪兵队报告呢?”
顾慧英轻声说:“她可能察觉到了什么。”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