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連載都市小说 超維術士討論-第2560節 抵達遺蹟閲讀

超維術士
小說推薦超維術士超维术士
“哼。”黑伯爵冷哼一声,却是没有再和安格尔争辩。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安格尔也不想过多得罪黑伯爵,也当成无事发生般,对着多克斯等人微微一笑:“昨天各位休息的应该足够了,如果没有其他事的话,我们不妨今天就去探索一下花园迷宫?”
“哦……哦,好。”被安格尔唤回神的众人,一边下意识的回答着,一边还是有些惊楞的瞥了眼瓦伊身上的石板。
之前他们都以为只是黑伯爵的鼻子,无法说话,只能通过瓦伊这个第三者当翻译。谁知道,这鼻子居然也能发声。
别说其他人,瓦伊自己都还懵着,黑伯爵的鼻子跟着他很久了,他也是第一次听到鼻子开“口”说话。
“那我们走吧,先离开比伦树庭。”在安格尔的声音中,众人恍惚的跟了上去。
一路上,他们还是时不时瞟一下石板。
黑伯爵大概是被众人的视线盯得烦了,重重的哼了一声:“声音的原理是最普遍的知识,如果连这都惊讶,你们还有资格当巫师?”
被群嘲的众人面面相觑。
话是这么说,但你以前也没说过话啊,怎么现在却开口说了?
瓦伊代表众人心声,悄悄的问了黑伯爵这个问题。
“哼,之前只是懒得说话罢了。”
黑伯爵没有解释为何现在却愿意说话了,不过,众人看了眼走在前方的安格尔,心中隐隐有些猜测。
昨天就黑伯爵与安格尔没去参加“森林项目”,说不定就是那时,黑伯爵开了口。
想到这,多克斯心中一动,与安格尔连上了心灵系带。
未等多克斯开口,安格尔便在心灵系带里道:“在黑伯爵大人面前还偷偷和我用心灵系带,你也是勇气可嘉。”
多克斯也不傻,安格尔这么说他怎会不明白,黑伯爵估计此时就已经截了心灵系带,等着听他们的悄悄话呢。
原本多克斯是想问一下安格尔昨天和黑伯爵说了什么,以及聊聊他昨天从瓦伊那里打听到的消息,但既然有可能被黑伯爵监听,这些话自然不能说了。
想到这,多克斯用心灵系带道:“反正我找你也不是说黑伯爵大人的坏话,我就是想问问你,你昨天是怎么让黑伯爵大人开口的。”
这个问题,合情合理。就算黑伯爵听到,估计也不会说什么。
“为什么觉得是我让黑伯爵大人开口的?”
多克斯想了想:“这么说好像也对,昨天大人没有跟着瓦伊,反倒和你留在了树屋里,估摸着就是想找你谈话。是聊遗迹的事?”
安格尔:“不然呢,找我叙旧?”
多克斯也只敢试探到这地步了,接下来具体的信息,他是不敢问了。不过,他也不是没有收获,以他对安格尔的了解,最后那个问题肯定是正常回答,到底是不是在聊遗迹。可安格尔却偏偏用反问的语气来回答他,一来是告诉他这个话题就到这了,二来则是暗示他与黑伯爵肯定聊了更深入的事。
从今天黑伯爵一来就对安格尔发嘲讽来看,昨天他们肯定有过争锋相对,说不定黑伯爵还吃了亏。否则,没可能会自降身份来嘲讽安格尔。
多克斯心中大致有数后,向安格尔丢了个眼神,便断开了心灵系带。
在他心灵系带断开的那一刻,身后传来一阵熟悉的冷哼声。
现在不用怀疑了,黑伯爵刚才肯定是监听了他们的对话。
多克斯装作不知,继续默默的跟在安格尔身后。
不久之后,他们来到了比伦树庭的出口,比伦树庭也属于异度空间,它的出口在两棵枫树的中间。
多克斯熟练的敲打了一下两棵枫树,枫树各自睁开了眼。
从它们灵动的眼神中可以看出,这两棵枫树应该诞生了灵。
不过,它们似乎并不喜欢说话,只是按照规矩,各自缓缓的伸出枝条,两棵树的枝条交缠在一起后,形成了一道拱门。
这个拱门,就是真正的出口了。
从拱门走出去后,他们出现的地点依旧是在两棵枫树的旁边,只是如今附近已经没有了建筑,而是一片葱茏的森林。
豪门难嫁:绝杀总裁 金鑫
显然,他们已经离开了比伦树庭。
多克斯再次走到两棵枫树旁,打了个响指,他的耳钉里便钻出了一只憨态可掬的绿色沙虫。
绿色沙虫对着两棵枫树各自喷吐了一道幽绿气息后,便重新钻进了多克斯的耳钉。
两棵枫树睁开眼,枝叶宛如被风吹摇晃:“谢谢。”
“愿代表自由的十字永存。”多克斯很郑重的抚摸胸口,轻轻鞠了一礼。
做完这一切,多克斯才回到众人中间。
卡艾尔好奇的看着多克斯:“你刚才是在做什么?”
多克斯笑而不答。
倒是多克斯多年的好友瓦伊,代替他给了卡艾尔一个回答:“这是他的一个习惯,流浪巫师处境并不是都像你和多克斯那么好,他这么做只是给流浪巫师种一个好因,哪怕不得好果,至少不会是恶果。”
卡艾尔听后,用讶异的表情看着多克斯:“没想到你还会对整个流浪巫师的大局考虑。”
多克斯无语道:“只是顺手而为,扯什么大局。”
话毕,多克斯也对瓦伊道:“之前我给你解释的时候,可没上升到这种格局,你别夸大解释。”
瓦伊却是道:“这是我的理解,我相信我理解的没错,对吧,大人?”
瓦伊最后询问的是黑伯爵,但却没有得到回音,显然黑伯爵懒得为这种小事开口。
“有什么话等会再说也一样,先离开这里。”安格尔一边说着,一边掏出了贡多拉。
在众人惊艳的目光下,贡多拉被风吹起宛如星空的薄纱,飞上了天空。
“哼。”其他人还在打量贡多拉的时候,黑伯爵却是冷哼一声。
众人不明其意,倒是瓦伊能听到黑伯爵在他脑海里吐槽:“搞的这么骚包,生怕别人不知道他的招牌。”
瓦伊也只敢听听,却不敢解释。
倒是安格尔自己,能咂摸出黑伯爵冷哼的理由,只是他并不在意。在他看来,这种刻意的逆反,其实也是一种隐晦的夸赞。
坐稳之后,一切就交给速灵控制了。
安格尔昨天也给速灵看了地图,所以,完全不用担心迷路。
贡多拉出发后,安格尔看向坐在他身边的多克斯,轻声道:“你刚才召唤出的那只绿色沙虫,是自然系的元素生物吧?”
多克斯不置可否的点点头。
“沙虫形态……该不会是在沙漠里抓的吧?沙漠里还能诞生自然系精灵?”
多克斯:“沙漠里能不能诞生其他自然系精灵我不知道,但这只是我在一片绿洲里偶然遇到的。至少目前,整个拉克苏姆公国的巫师圈里,应该就我这么一条自然系沙虫。”
神帝厄龙 帝问
多克斯语气平淡,但那得意之色已经快溢出来了。
不过,当感受到周围猎猎风声,看到速灵那平稳流畅的操作,多克斯的得意又慢慢收敛起。
他这条自然系沙虫,固然稀有,但能力却不怎么样。可安格尔的这只风元素生物,哪怕没有展现多少实力,可那种澎湃的元素之力,实在是惊人至极,他的沙虫哪怕也脱离了精灵期,可这么一比,还真是相形见绌。
不仅仅速灵,安格尔身上的那只火焰精灵,也非常独特。
说起来,明明这家伙才晋级没多久,到哪去搞的这些元素生物?
多克斯好奇问道。
安格尔:“不久后你就知道了,现在先卖个关子。”
多克斯看着安格尔那故作深意的笑,灵性感知飞快的运转着,半晌后,多克斯狐疑道:“我怎么有种感觉,这里面有些古怪啊。”
安格尔这回不答了,等潮汐界亮相的时候,多克斯自然就知道了。以多克斯那种利益趋动力,应该会第一时间去潮汐界的。只是,到时候他能不能进,就是两说了。
……
花园迷宫距离比伦树庭就只有几十里,没过几分钟,在速灵那平稳的速度下,他们便看到了一片被绿色苔藓覆盖的遗迹。
这片遗迹范围极其宽广,比起如今各国的都城都不遑多让,这在当年,绝对是一座宏伟的巨城。
可惜,再宏伟的城市,被遗弃之后,在时光的冲刷下,也只剩下如今的残败。
到处都是破碎的建筑,所有的建筑都被苔藓和细碎植物覆盖着,对于废土爱好者而言,这里大概是天堂。
但对于见识过真正奈落城的安格尔来说,看到如此破败的废墟模样,心中更多的却是唏嘘。
这里,就是花园迷宫,也是曾经的奈落城。
安格尔开着贡多拉,在花园迷宫上空转了一圈,一边俯瞰了整个遗迹的全貌,一边和昨日的鸟瞰图相对比。
昨天他还觉得鸟瞰图的画作者,在复原建筑时有些太过想当然耳,可当他真正看到花园迷宫的全貌后,安格尔不得不佩服,那位鸟瞰图的作者,脑补能力简直拉到了极点。
这样残破到极致的废墟,都能让他画出个城池来,甚至大致标志性建筑都有,这绝对是一种能被称为空想家的天赋。
至少,安格尔自己俯瞰的时候,完全找不到奈落城的标志建筑。
如果没有鸟瞰图的话,他们今天大概会是白来。
在俯瞰的过程中,他们也看到了一些人影,虽然相比整个城市废墟来说,是零星点点的人,但总和加起来也不少了,和传闻之中“冷清”似乎有些不符。
不过,深入探看才发现,这些在遗迹里的人,多是普通人。超凡者很少很少,至于说正式巫师……大概除了他们几人,没谁会莫名其妙跑到这里来。
这些普通人来遗迹也是寻宝,对于超凡者而言不重要的东西,在普通人眼里或许就是价值不菲的珍宝。所以,有普通人在这也算正常。
在环飞了一圈后,安格尔停在了一个钟楼遗迹顶端。
绿色的苔藓满布,建筑破败的只剩下两成,他们所站的顶端也摇摇欲坠,至于“钟”,更是不知道去哪了。
这里如果不是鸟瞰图上画的是钟楼,光靠安格尔自己是完全认不出的。
“目的地在这里吗?”卡艾尔好奇问道。
安格尔没有回答,而是直接跳进了钟楼里面。其他人见状,也纷纷跟了上去。
安格尔之所以来这钟楼,是因为他曾看过奈落城的全貌图,知道钟楼附近有一个贯通地下水道的入口。
獄 言
虽然地下水道入口不止这一个,但能和标志性建筑如此近的入口,也不太多。
安格尔打算先从这里探索看看。
一进入钟楼里面,安格尔便眉头紧蹙,地面到处都是碎石,不是本身就破碎的,而是从地底生出的巨大藤蔓,将地面顶破,落下的碎石。
之前没有发现遗迹里居然还有这么巨大的藤蔓,如果到处都是,那地下水道估计会被大肆破坏。在这种情况下,想顺利的在地下水道里寻找到那堵墙,难度会剧增。
没过几分钟,安格尔绕开各种藤蔓与废墟,来到了一个拱起的石头堆附近。
按照他的记忆定位,这里应该就是地下水道的入口之一了。
安格尔本来打算自己清理这些石头堆,但见多克斯跟来,便退到了一边,将清理的工作交给了他。
“这点事你都不做?你的风元素精灵呢?”
“它累了。”安格尔睁眼说着瞎话。
多克斯啐了一声,还是骂骂咧咧的走上前,一挥手,单凭肉身之力,就把石头堆给清理的一干二净。
没有了石头堆,下面的地下水道的井盖便露了出来。
“是这里吗?原来是要去地下啊。”多克斯一边说着,一边将井盖掀了起来。
然而,当井盖掀起之后,里面却是大量的碎石与土壤,和外界的大地几乎没有分别。
“时间改变了这里的一切。”安格尔叹了一口气,既然这个地下水道全被封闭了,那就换一个走。
不过,多克斯却有些不服气:“不就是一点土吗,看我的,直接啃了就行了。”
话毕,多克斯将瓦伊给推了出来,指着井盖中的土壤:“交给你了。”
瓦伊沉默了片刻,缓缓伸出双手,井盖之下的碎石与土壤纷纷被抽起,在做这些事的时候,瓦伊还趁机回了多克斯一句:“我不啃土。”
“差不多,你们大地巫师不是在啃土,就是在啃土的路上。”
瓦伊默默不言。
但瓦伊身上的石板,却是亮起了光辉,一道狂暴的能量坠落,直接将多克斯给掀了个底朝天。
等到多克斯重新坐起来的时候,还有些懵逼。
这时,卡艾尔默默道:“我听导师说过,诺亚一族的人,好像都是大地巫师。”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