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說 一九八一年 實在閒得疼-第七百三十三章:入股汽車電器分享

一九八一年
小說推薦一九八一年一九八一年
态度决定一切,孔老板的行为最起码证明了他是个懂得知恩图报的人。
黄瀚虽然没想着拿人家的好处,但是心里觉得舒服。
有个电影里的台词:“我可以不收礼,但是他们不能不送。”应该就是说这种心态。
孔老板知情识趣,人品不错,以后可以多打交道。
只要他不刚愎自用,有黄瀚的指引,肯定没弯路走。
黄瀚解释道:“你花心思打制了这个金牛已经够意思了,你也知道我家不差钱,不可能收这么大的礼坏了名声。”
“天知地知你知我知!我会守口如瓶,不会让你坏名声的。”
“人在做天在看,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我哪能授人以柄?这就拿计算器来算账。”
孔老板坚决不肯,想溜之大吉,谁知练武多年的黄瀚眼明手快,一把就抓住了他。
“黄瀚,这事儿天知地知,我这辈子都不会告诉任何人,你放心收下吧。”孔老板挣扎不脱,只得继续商量。
“没得商量,金牛我很喜欢,决定买下,你吃点亏就按今天的国际金价跟我算账。”
黄瀚知道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黄金价格的区间,不可能知道具体价钱,所以需要问清楚了。
孔老板见不答应不行,只得说出了前几天的黄金价格。
今天是什么价?
他不知道,他哪有可能在出门时刚巧看过了国际行情?
但是他知道这段时间黄金价格走势平稳,波动有限。
黄瀚也用不着知道精确的价格,大体差不多就行了。
徽派宅院里当然有保险柜,正常情况下会存放一二十万现金以防不时之需。
但是不够买这头金牛。
张芳芬见黄瀚算出来多少钱后,立刻出去了。
三水市工商银行总部离黄瀚家没几步路,那里的职员没人不认识“华美风”的董事长,三水市的市长助理。
张芳芬开出现金支票,只要不超过三十万,肯定能够立刻拿得到钱,星期天也不要紧,储蓄部正常上班。
安全问题无须担心,三水市早就执行了治安巡逻制度。
邮电局进行程控电话改造后,三水市的电话保有量已经超过一万部,大机关、大企业基本用上了传真电话。
邮电局的效益立竿见影,宋丹华这个局长不仅仅位置坐稳了,还被评上了省三八红旗手。
邮电局、供电局、物资局、商业局等等都在与时俱进,公安局也不落人后。
今年年初三水市110报警服务台应运而生,公安信号塔投入使用,巡逻的干警用上了对讲机,工作效率倍增。
银行附近属于防范重点,隔不到十分钟就会有一个民警两个联防队员的巡逻小队经过。
由于三水市治安联防抓得好,因此这几年没有发生过存钱、取钱的群众被流窜犯抢劫的恶性案例。
想来应该是因为三水市正气抬头,到处都能涌现在见义勇为的干群。
又因为全民参与治安联防,流窜犯踩点时发现在这里作案的难度高、风险大,知难而退。
这些年三水市本地人的犯罪率在持续下降,特别是刑事犯罪,拦路抢劫的基本上杜绝了。
原因很简单,青壮年都有工作,收入足够养家糊口,三水市风气好弘扬正气,别说犯罪了,连流里流气都会被鄙视。
各企业都在培训职工,升级职工的技能,工资、奖金跟技术等级挂钩。
工人,特别是青年工人,绝大多数忙于工作和学习,忙着挣更多工资、奖金,争取买商品房拥有宽敞明亮的家。
有追求、有目标、有梦想、有希望、有收入比较高的工作,这样的人走上犯罪道路的可能性真的很小。
孔老板见张芳芬拿着包出了门,意识到应该是取钱去了,有些尴尬,道:“哪有送礼变成卖货的道理呀!”
黄瀚跟他明说道:“我按照国际金价算这头金牛值多少美元,再按照官方的汇率算人民币给你钱,相当于是收下了接近三成这头金牛的价值。
我这样做了,不仅仅领了你的情,还不会留隐患,相信你能够理解的。”
孔老板客气道:“黑市兑换美金的价格不合法,都是小数额,不能这个样子算账。”
这话是事实,国家制定的汇率哪是儿戏?
私下里大额交易美元存在风险,被抓住会以扰乱金融秩序罪判刑,没收用来交易的美金、人民币,还得罚款。
大额外汇都按照黑市汇率算账确实不现实。黑市交易的都是零散现金,主要是美金。
做这种事违法,故而风险巨大,这才有了“切汇”这个利用来交易的人不敢报警的心理,玩黑吃黑的行当。
黄瀚道:“你用不着解释,反正我领情了。”
话都挑明了,孔老板也就不再啰嗦,他道:“我听你安排。”
“这对了,来日方长么!我一直想问问,你投资汽车配件厂的事儿谈得怎么样了?”
“一切顺利,钱市长负责这件事,他帮着联系相关部门跑手续,厂房的基础都做好了再有两个月就能使用,我订购的设备没几天就能到货。”
然后孔老板把他投资汽车电器、灯光作为主打产品的计划一五一十说了。
黄瀚听得眼睛发亮,鼓掌夸赞孔老板的选择把握实际。
能够充分发挥出他们在电子元件领域的优势,还能够最大化利用“阳光集团”的技术班底和技术工人。
这是真心话,孔老板投资的汽配厂如果能生产汽车灯光系统,跟合资汽车公司配套。
以后黄瀚投资电动车厂,电路、灯光这一块的配套厂家就有了现成的,妥妥的互利互惠。
俩人聊前景谈得很投机,孔老板灵机一动,问道:“你确实看好投资汽车电路、灯光吗?”
“那是当然,你们还可以生产摩托车电路、灯光,以后大陆的摩托车需求量也是个天文数字。”
“哈哈……,这些我当然想到了。我想问问,你想参与吗?”
“你的意思是?”
鬼 醫 鳳 九
“你出五百万人民币,我给你留百分之十的股份怎么样?”
这个主意真不错,黄瀚想接受,但是嘴上客气道:“投五百万人民币占股百分之十,你太吃亏了,我哪里好意思。”
“哈哈……,我不可能吃亏的,你这个三水市的第一智囊成为了‘向华汽车电器股份有限公司’的股东之一,肯定能够起到决策性作用。”
完成了“中港实业”的投资后,黄瀚出六成、秦淑洁和沈晓蓉各出两成资金,买不每家低于五百平方米的营业用房,开了足一百家“梦多娇”专卖店。
为了把抢购潮这件坏事变成机遇。
从今年春天开始一直到八月份,黄瀚家所有能够动用的钱都用来买原材料、生产库存。
不仅于此,还采取积少成多的办法,分别抵押专卖店营业房,在专卖店所在地区的银行贷款,用于扩大库存。
一个多月前,所有的库存都变成了回笼资金,当下黄瀚家的现金流充沛,暂时没啥好去处。
大部分用在买下“自强建筑公司”抵工程款的住宅楼、办公楼。
一部分依旧是在各城市的繁华地段买店面房,开“事竟成饭店、宾馆”,开“风牌”专卖店。
“梦多娇”专卖店暂时不扩张,做好已经开张大吉的一百家后,看看再说。
钱太多,不能扎堆买店面房,这年头没有计算机联网,分别在各发达城市买几处,不太招摇。
所以明明是在沪城拿抵算工程款的房子性价比最高,黄瀚还故意扩大到了精选出的苏州、杭城、省城、无锡等等十个城市发展,就是为了尽可能避免太扎眼。
拿五百万入股孔老板投资的汽车电器公司完全可以有,黄瀚需要这种自己参股的企业。
他不再矫情,乐滋滋道:“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我们之间用不着客气,跟你说实话,你一口答应掏钱入股,我对投资更加有信心。”
“放心吧,只要你引进的设备和技术不落伍,这一次的投资收益肯定不会比投资‘阳光集团’差。”
“我做电子元件几十年了,熟悉这方面的技术,不会走眼,况且我手下的技术骨干也都是名校毕业,他们岂是吃干饭的?”
“那我可以很负责任地告诉你,这一次的投资又是包赚不陪,三年收回投资都值得期待。”
“三年收回投资?我干嘛要收回投资?我们不可以三年翻一番,再三年,再翻一番吗?”
黄瀚竖起大拇指道:“英雄所见略同!”
“哈哈哈……”孔老板仰天大笑,笑得真开心。
半个钟头左右,张芳芬回来了。
孔老板走时拎了一包人民币,三十几万块。
虽然送礼变成了卖金牛,但是孔老板蛮高兴。
因为黄瀚答应入股五百万,成为他的合伙人之一,以后的关系肯定更加紧密,这跟送大礼的目的殊途同归。
孔老板走后,黄瀚没有回学校,母子俩就在堂屋里瞧那头金牛,十斤的金驼子捧在手上沉甸甸,感觉真不错。
“黄瀚,我这几年也买了不少黄金。”
“我知道!”
“你知道?我没说过呀!”
“我猜得到!”
黄瀚当然了解妈妈,这也是他知道九十年代黄金价格的原因。
那时,黄瀚家不穷了,张芳芬喜欢买黄金收藏,三水市私下的黄金交易不是按照盎司算,也不是按照克数算,按照老计量单位“钱”算。
九几年的时候,一“钱”黄金大概是在二百多不到三百块钱波动,折算成克,应该是八九十块钱一克。
那时也仅仅是买个二“钱”、三“钱”的金戒指,或者金项链罢了。
今天一下子见到一千六百钱的金牛,张芳芬还是第一次,她摸金牛时,笑得容光焕发。
她道:“盛世的古董乱世的黄金,家里有钱了,我就想着买些黄金,留着传子传孙。”
“我知道你很喜欢这个金牛,所以干脆出钱买下,孔老板想要买黄金容易得很,外国包括台湾,黄金就是正常商品,成吨买都是做得到的。”
“嗯!我真心喜欢。这件事不能告诉你爸爸。”
“我明白,这是我俩的秘密。”
“我这几年买的黄金也不少,应该有二十几斤。”
“这东西买点就行了,不宜太多,根本不划算。”
黄瀚知道黄金走势远低于房价涨幅,收益都不一定跑赢九十年代的银行利息,劝妈妈适可而止。
张芳芬点头答应道:“你主意正,我听你的!唉!也不知道孔老板这头金牛是在哪儿做的。”
“怎么了?我猜应该是在台湾做好了想办法带进来的。”
“那就太麻烦了。”
“麻烦什么?你说说呗?”
“我想把我零零碎碎买的金子打制成跟这头牛一样好看的金猪。”
“做个金猪?这个想法有意思啊!”
“你就是我家的金猪,我特想打制一个足二百两黄金的金猪给你过二十岁生日!”
“别!千万别,家里留这些东西真的容易招贼呢。”
“放心吧,也就是想想罢了,没地儿找人做这东西,财不外露,也不能找人来家里做这种事。”
“妈妈英明!”
“别拍马屁呀,说说呗,咱们这头金牛藏那儿才好呢?”
“用不着藏,你房间里的三滴水雕花大床如同三进的小房子,隐蔽得很,完全可以把金牛放在床里的隔板上。”
“那不行,你爸爸会瞧见的。”
“大大方方让他瞧见,告诉他这是个纯铜工艺品不就得了。”
“对呀!孔老板不会说,我俩更加不会说,你爸爸从来不关心这种事,还就真的瞒得住。”
“肯定啊!孔老板刚刚拿出来时,我就以为是铜的。”
“你一直都那么精明,当时怎么就糊涂了?”
“所以我才说妈妈最精明!”
“拍马屁!但是我爱听。”
黄瀚暂时没谈入股孔老板投资的汽车电器公司的事儿,因为孔老板还要跟市里谈增加股东的条件,还得重新谈股份比例。
等孔老板谈妥了,需要打款时再说不迟,反正家里调五百万现款不费吹灰之力。
电机、蓄电池、电路和灯光,都是自己参股的企业配套,生产电动自行车的条件越来越成熟了。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