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都市小說 撿到一隻始皇帝笔趣-第三百四十章 張平的歌閲讀

撿到一隻始皇帝
小說推薦撿到一隻始皇帝捡到一只始皇帝
项燕显得有些狼狈,医已经简单的处理了他的伤口,城墙的箭矢,险些刺穿了他的眼睛,正好从眼眶附近划过,鲜血涂满了他的整张脸,让他看起来分外的恐怖,可是项燕并没有在意身体上的痛苦,更多的痛苦来自于他的狼狈,他已经逃了四五天了,王翦这个不当人的,并不知道穷寇莫追的道理,对着溃败的楚军开始了无休止的追杀。
颇有些痛打落水狗的架势,楚军从韩国一路败退,一路逃亡,这都快要进楚国的疆域了,身后的追兵还是没有停下来,项燕这次是遭受了一次惨败,在先前被王翦和赵括围攻的时候,伤亡就已经超过了两万,而其余的六万楚国士卒,并没有能躲进城池内,在王翦的疯狂追杀下,到如今,项燕的身边只剩下了两万多人。
他出征的时候,可是带着足足八万精锐啊…项燕的心里仿佛被什么点燃了,焦灼的痛苦,他数次拿起了短剑,想要为自己的战败而付出生命,可是项燕又有些迟疑,因为,王翦的追击还没有停止,而他若是自杀,那这最后的两万多人,也会死在这里,他们无法回家。
项燕已经很多天不曾合眼,因为这不间断的追杀,也是因为他的噩梦,每当他闭上双眼的时候,他总是能看到兄长临武君摇着头叹息的模样,他能看到景阳暴跳如雷,训斥他为什么要冒进的模样,这让项燕在恐惧之中惊醒,惊醒之后,看着周围那些溃兵,看着他们不安的模样,听着伤兵的惨嚎,这一切都让项燕感到了绝望。
终于,项燕带着这些人来到了楚国的边界,他让自己的副将带着士卒们返回楚国,而自己却是要了一匹骏马,转身返回了战场。
秦国的数百个士卒将人数远超于他们的楚人围困在一起,楚人慌乱的看着他们,在逃亡的途中,他们已经丢掉了手里的武器,而面对全身武装的秦人,他们只能赤手空拳的进行反击,秦人巴不得对方反击,因为吕不韦的命令,他们不能杀害投降的士卒,不能杀死放弃抵抗的敌人…而他们反击,正好可以让自己升几个爵位。
就在此刻,随着骏马的嘶鸣,扛着楚国大旗的项燕冲了过来,而在他的身后,则是一群原先已经溃败的楚国士卒,他们用着敌人的武器,跟随在项燕的身后,发动了进攻,秦人没有想到自己会遇到楚人的袭击,在短暂的厮杀之后,那些被包围的楚人也悍然发动了进攻,里应外合。
项燕骑着骏马,手里提着秦人的头颅,看着远处那些正在捡着武器的楚人。
又一批楚人被他送到了边界,项燕再次骑马冲回战场,而不同的是,这一次,即刻有士卒跟上了他。
王翦很快就意识到了不对,他分散在各地追杀楚国的士卒,减员变得有些严重,大概是项燕的主力部队在袭击他们,王翦下令士卒们聚集在一起,不再单独行动,而秦国不再分兵追杀,越来越多的楚人也就安全的逃离了战场,返回自己的故乡。
马陵的丢失,是庞公完全没有想过的,马陵沦陷,庞公的所有部署都被摧毁,因为赵括完全可以从马陵出兵,与蒙骜回合,将他们堵在这里,尽数歼灭,庞公不肯坐以待毙,他即刻带着军队离开了新郑,退守中阳方向,而韩王随他离开。当然,还是有人愿意留下来,保护新政的。
留下来保护新政的,就是原先的韩国相,张平。
坐在院落内,张平一反常态,没有了平日里的肃穆,他笑着,听着儿子讲述自己今天学到的新知识。他的儿子良,今年还不到九岁,正是最活泼的年纪,他已经开始了读书,张平教了他认字,他认字的速度很快,比张平自己还要快,这让张平非常的开心,他从前觉得,韩国要有一个很聪慧的国相了。
张良认真的说起了自己今日所读的书,他挥舞着手,激动的说道:“我终于读完了《马服书》,父亲,您说的不对啊,马服书并不是抄袭的,里面的很多东西,都是别的书籍里所没有的….”,张平的妻有些不悦的说道:“良!”,张平不然以为的摇着头,乐呵呵的说道:“他说的很对,说的很好,不必生气。”
年幼的张良看着母亲通红的双眼,他似乎意识到了什么,他问道:“父亲,到底出了什么事情呢?”
“无碍,你好好读书就好,不用多问什么…”,张平笑着,又说道:“除却读书之外,你也要去学习剑法,射术,驾车的办法,只是读书,是不足够的,你有什么志向吗?”
“当然有,我要跟您一样,担任韩国的国相,让韩国变得强大起来,让诸国都不敢小看!”,张良瞪大了双眼,认真的说道,张平笑了起来,他慈爱的摸了摸张良的头,这才说道:“好,为了你的志向,别总是读书,别忘了我的话…”,张良似懂非懂的点着头。
张平这才笑着抱起了儿子,他认真的说道:“我年幼的时候啊,父亲也是如此问我,我跟你的回答,是一样的啊….”
“那您实现了您的志向嘛?”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实现了一半。”
……
庞公带着军队离开了新郑,随即与廉颇合兵,在赵括的军队还没有到来的情况下,率先发动了对蒙骜的进攻,双方在中阳之外的原野上大战,蒙骜想要留下他们,等待赵括的支援,而庞公他们则是想要吞掉蒙骜,再回过头来对付赵括。这可以说是一场巅峰的对决,庞公,廉颇,蒙骜,这三位旧时代最后的三位名将,在这里开始了最后的厮杀。
蒙骜还是采取自己一贯的战略,不顾一切的猛攻廉颇的军队,想要从薄弱的魏军身上打开缺口,而廉颇指挥着战车开始了切割,将秦国的军队切成了数块,可是蒙骜并不是如此好对付的,在蒙骜的指挥下,秦国各部作战,居然也不显得混乱,庞公带着赵国的军队开始了迂回包抄,蒙骜抢先打开了魏国的缺口,在包抄完成之前就打破了包围圈。
廉颇被打得火起,他干脆驾驶着战车就冲向了蒙骜,老将军火爆的性子,一点都没有变,身先士卒,就如他二十岁的那年一样,无人能挡,处处都是士卒们的喊杀声,处处都是尸体与血液,这是一场混战,四个国家的士卒在这里展开了血腥的厮杀,没有人愿意后退,不断的有人倒下,又不断的有人发出痛苦的惨嚎。
浓烟滚滚,将整个世界都变得无比漆黑,那浓郁的血腥味是那么的恶臭难闻,在战争的磨盘下,无数的生命被碾碎,磨盘越转越快,庞公完成了自己的部署,联军从四面八方同时杀向了秦军,蒙骜的抵抗变得有些困难起来,在前方,他隐约能看到廉颇的将旗正在舞动着,并且朝着自己的方向不断的逼近。
蒙骜咬着牙,猛地从战车上拿出了长矛,朝向了廉颇将旗所在的地方。
盛宠吃货萌妃
当战车轰隆隆的朝着前方冲锋而去,两位宿敌,终于是见到了彼此,廉颇浑身都是血,他狞笑着,高高举起了手中的矛,蒙骜浑然不惧,也是露出了白森森的牙齿,两人的战车朝着彼此冲撞而去,当战车彼此交错的时候,两人几乎是同时刺出了手中的长矛,“扑哧~~”
蒙骜的长矛刺穿了廉颇的肩膀,而廉颇的长矛落空了,廉颇的目标是蒙骜的头,若不是蒙骜及时低头,只怕头已经被他给捅烂了,即使如此,蒙骜还是感觉到头皮一凉,他的头盔已经被廉颇所打飞。战车很快就转过身来,两人再次冲到一起,两人换上了长戈,“砰~~”
巨大的力量让两人险些摔下战车,蒙骜双手发麻,就连武器也有些拿不稳,而廉颇却还是牢牢的抓着手中的长戈,当廉颇再次冲锋而来的时候,蒙骜无奈的选择了逃离,他已经拿不起武器了,他不明白,这个老头为什么力气会这么大,肩膀受了伤,还能如此勇武,若是再来一个回合,他就要死在这老匹夫的手里了!
随着蒙骜脱离战场,秦人再也没有办法再纠缠,庞公没有放弃这个好机会,他将军队分成了三支,从三个方面上对蒙骜进行围追堵截,蒙骜用战车开道,勉强是脱离了庞公的追击,只是,秦人的伤亡并不轻,当然,联军也是付出了惨重的代价,就在联军准备好了继续追击的时候,庞公却选择了收兵,迅速赶往下一个防守据点。
当联军全部进入了中阳之后,庞公这才松了一口气。
廉颇此刻来到了他的面前,庞公看着浑身是伤的廉颇,心里又是担忧又是恼怒,他皱着眉头,认真的说道:“我听闻,年轻的将军可以通过自己的勇武来击败敌人,年迈的将军通过自己的谋略来击败敌人。您在战事里总是身先士卒,若是您战死在敌人的阵中,您的军队该怎么办呢?”
廉颇大笑着,说道:“我知道了,等我到您这个年纪的时候,我就用自己的谋略来击败敌人!”
庞公的确是要比廉颇还要大很多,听闻这句话,庞公也是说不出话来,只是无奈的摇着头,方才又说道:“蒙骜初败,马服君兵力不足,短时间内可能不会进攻中阳,我想要请您带着一支军队游走在中阳之外,请您骚扰敌人,让马服君没有办法轻易的展开攻城,只要能拖上两个月,秦人肯定是要回去务农的..马服君绝对不会让战事影响到农耕…”
“我明白了。”
廉颇说着,又忍不住的笑了起来,他说道:“我每次跟蒙骜作战,他的粮食和士卒总是比我多,这一次,我占据着优势,险些活捉了他,若不是他跑得快,我早就一戈将他斩首了!”,廉颇不由得笑着说道:“信陵君总是以蒙骜的事情来嘲笑我,这次,就是见到了信陵君,我也有话可说了!”
庞公摇着头,现在的年轻人啊,一个比一个鲁莽。
廉颇带着魏国的军队离开了中阳,而赵括在此刻,却已经遭遇到了蒙骜,蒙骜擦拭着脸上的血痕,正要朝着赵括俯身行礼,就被赵括扶了起来,他看着面前的老将军,老将军的双手还在不断的抖动,这不是因为害怕,这是受伤了。赵括有些担忧的看着他,方才问道:“您还是回去休整一段时日吧。”
蒙骜听闻,顿时恼怒的跳了起来,他说道:“廉颇驾着车来冲击我的中军,想要斩将夺旗,我因为体力不支故而败退,遭受这样的羞辱,我怎么能撤离呢?请您允许我继续作战,我一定要活捉廉颇!”,赵括摇着头,平静的说道:“将军不能因为自己的愤怒而出兵作战。”
蒙骜这才冷静了下来,他看着自己身后的将士们,这才说道:“请您给我十天的休整时日。”
赵括这才答应了他,在得知联军退守中阳之后,赵括回过头来,准备攻占新郑和山氏。
王翦前往攻占山氏,赵括来攻打新郑。
作为孤城的新郑,守卒不到一万人,在被赵括包围之后,守军的士气非常的低落,当秦国用箭矢来压制住城墙,其余军队开始了进攻之后,这些守卒开始了最后的抵抗,各处城墙之上,都是厮杀在一起的秦韩士卒,张平就站在城墙上,手持强弓,不断的射杀那些想要攀登城墙的秦人。
这里的守卒实在是太少了,在秦国的高强度攻城战下,很快,各处城墙上的士卒都败退了,秦国轻易的攻占了各个城头,只有北面张平所在的位置,依旧在做最后的抵抗,当赵括来到了北面城墙的时候,他抬起头来,看到了孤独站在城墙的张平,张平的身边,只剩下了几个亲兵,而他衣衫褴褛,握着剑,警惕看着周围的秦人。
“哈哈哈~~”
张平忽然大笑了起来,他握着剑,身姿夸张的扭动了起来,他居然是唱起了歌,:“天下的强大弓箭啊,全部都是出自与韩国,天下的强劲的弩箭啊,也是由韩国所打造,在远处能射穿敌人的胸口,在近处能摘下敌人的心脏!”
他身边的亲兵们也开口唱了起来,“韩国那锋利的宝剑啊,在陆地上能斩断牛马,在水里能截断鹄雁,遇到敌人能劈开他的盔甲!”
“天下最强劲的弓箭啊!”
“韩国那锋利的宝剑啊!”
张平流着泪,高声唱着歌,随即,从城墙上一跃而下。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