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94 Lynn Ogden Lane

Blog Details

Home   /   wanjc精彩玄幻小說 美漫喪鐘討論-第2066章 個人愛好展示-yofdi

美漫喪鐘
小說推薦美漫喪鐘
在绞杀和斗篷的帮助下,苏明沿着走廊找到了很多被藏起来的房间。
其中接连有十几间房间都被改造成了各式各样的实验室,其中还有一个巨大的停尸房,旁边连着生化实验室。
几具被开膛破腹的章鱼脸尸体就像是破麻袋一样丢在手术台上,金色的血液也已经干涸在地面上。
“斯莱德,我有个大胆的想法。”韦德面罩上的一对白眼睛眯了起来,他那贱手开始拨拉尸体下巴上的章鱼须子:“你说这些触须能不能拿来做章鱼小丸子?感觉好有韧性耶。”
说着话,他还拉扯了几下那触须,松开手之后它会像皮筋一样弹回去,打在真仙子自己的脸上,发出啪啪的声音。
而这让韦德玩得更开心了。
“虽然外星人不算是人,按理来说你就算吃了它们也不算什么事,不过建议还是不要品尝旧日眷族了。”苏明蹲下身来,伸手摸了一下地上的血渍,一种冷冰冰的滑腻感萦绕这指尖:“副作用很多,也许会让你从此以后变得不再喜欢异性。”
绞杀根据血肉的新鲜程度,表示这只试验台上的真仙子至少已死去三年了,只是不知道是如何保存得这么完整,这不太合理,不过它身上的解剖实验应该发生在十来个小时之前。
“噫!”表弟一听可能会被变成基佬,立刻就松开了爪子,还在身上擦了擦:“这么可怕的吗?如果对女人不感兴趣了,我真的想不出我活着还有什么价值。”
“女人就是你的命?”苏明挑起了一侧眉毛。
死侍看看天花板,歪着脑袋认真想了想,点头:“嗯,没有女人我就浑身难受。”
苏明站了起来,在尸体身上擦了擦手,干燥的皮肤发出厚纸张一样的簌簌声,他没好气地说道:
“你那是癌症,什么时候都会浑身难受,自愈因子会让你不断地产生新的血肉和器官,重塑神经和毛细血管。同为自愈能力者,我知道新血肉重生时那种瘙痒感,就像是有上百只猫在用指甲狂挠你的心。”
“还是表哥懂我,嘤嘤嘤!”韦德十分感动,丧钟真的是完美的表哥,对自己又好,还善解人意,最重要的是有钱:“不过那些就算你说对了,可我依旧想不到还有什么比啪啪啪还好玩。”
苏明左右环顾整间实验室,另一边连通着停尸房的门还在冒着冷气:“你会打麻将吗?”
“那是什么?”韦德指了一下天花板的角落,他的小眼睛变得圆圆的:“我不是问你麻将是什么,你看看那是不是个监控探头?”
在他指着的那个位置,有个绿豆大小的小小凸起,如果不留意的话甚至可能会以为是滴飞溅出去的血。
“你才发现么?那确实是个用来监视的机械飞虫,如果你仔细看的话,还能看到它穿着绿色连帽斗篷呢。”苏明笑着跟表弟对话,同时让绞杀把那虫子抓了过来。
韦德面罩下的眼睛都要变成斗鸡眼了,他盯着被表哥捏在手里的虫子猛看,随后拆下了手中突击步枪的四倍镜,仔细对那小黑点研究了一番。
果然,真的像是表哥说的一样,那是一只金属瓢虫,关节和甲壳链接处有着非常精细的铆钉结构,脸孔上是一个针眼探头,它还真的穿着一件小小的绿色斗篷。
死侍一副开了眼界的模样,用屁股蹭蹭表哥的大胯,询问道:“它为什么……”
“别问为什么监控机器虫都要穿绿斗篷,问就是个人爱好。”
疑问还没有说完就被丧钟打断了,至尊法师脸上满是无奈神色。
这确实就是杜姆的个人喜好了,他制造出来的机器人啊,无人机啊,都得带点绿,这就是个人标志了。
谁能说得出蝙蝠侠为什么喜欢画蝙蝠标志?这个也是同理,因为他是…毁灭博士!
韦德面具下的两个嘴角向下撇去,显得很嫌弃的样子嘀咕道:“真是什么癖好的人都有,这应该是异装癖了吧?那表哥你说我们被发现了吗?”
还真让表弟蒙对了,杜姆还真是个异装癖。
一年到头他都穿着盔甲,戴着面具,苏明怀疑他洗澡的时候都是穿着装甲的,这绝对是异装癖没跑了。
“这是必然,杜姆的那套装甲比钢铁侠那身还要更好,我们一进这个房间就被发现了。”丧钟松开了指头尖,看着那小虫子飞起来悬浮在面前,他又说:“所以维克多,不打算出来接我一下吗?如果我没猜错,你也被困在这个维度了不是么?”
飞虫在空中像是蜜蜂那样画了几个8字,还不断地抖着尾部。
“明白了,这就过去。”
这也确实是地球上的‘蜜蜂舞’,原本是蜜蜂用来示意同伴哪个方向有蜜,让蜂巢里的家人过去采花。
蜜蜂是地球上特有的昆虫,真正的丧钟一定能明白这个暗号的意思,杜姆通过一个小动作就完成了试探,还证明了自己的地球人身份。
真的至尊法师一定能明白这是什么意思,如果不能,那就是假货或者幻觉。
在负空间这种地方,立场问题都不重要,关键原则是大家都是地球人,是人类同胞。
离开解剖室,拖着表弟走过走廊,计算着距离的丧钟走过长长的走廊,来到一处墙壁前敲了敲,一扇新的大门浮现在墙壁上。
推门进去,身穿魔法战甲,身披绿色斗篷的杜姆就坐在一个石头王座上,而不远处则是一脸激动的苏珊。
杜姆的情况看起来很好,盔甲光亮如新,就是披风稍微有点毛边。
可苏珊身上的那套蓝色制服则稍微有些褪色缩水了,看起来是洗涤方式不对的样子,还打了几个补丁,猛地一看还以为她是从《辐射》世界的那个避难所里出来的。
“阿杜,我猜也是你,能做到瞬间把空间裂隙用魔法转移到火星轨道上,你倒算是救了不少人。”
像是没有听到丧钟给他取的新名字,杜姆缓缓地从王座上站起,沉重的步伐声随着他的话语回荡在房间中:
“至尊法师,杜姆的敌人只是肮脏的美国政客,平民们都是无辜的,我是独裁者和被美国悬赏的恐怖分子不假,但绝不是喜欢大屠杀的疯子。”
这话,听听就行了,谁当真谁傻。
但这不妨碍双方亲切友好地握手,毕竟算是顺利会师了,只不过握手的两人明显都没有表现出任何兴奋或者激动。
苏明朝一旁的苏珊笑了一下,随后从腰包中取出许多食品和饮料,放在一块悬浮的金属平台上:“来吃点东西吧,我们边吃边聊,其实我很好奇,阿杜你为什么会在里德进行实验的时候正好在哪里呢?”
毁灭博士礼貌地请苏珊入席就餐,举手投足间都体现出王者的威严和礼仪。但他并没有吃饭的意思,他不会在外人面前摘下面具。
穿着盔甲的他只是一撩披风,随手甩出一个魔法,有趣的是魔法的光在负空间内呈现马赛克一样的错乱,就像是无法正常显示。
地面上升起了几张石头材质的椅子,在让几人都能坐下后他才开口道:
“杜姆一直在监控巴克斯特大厦的网络,在了解到里德可能发现了进入不同维度的方法后专程赶过去的,杜姆需要这种技术,然而那个废物又一次让人失望。”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