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94 Lynn Ogden Lane

Blog Details

Home   /   eji19好看的都市异能小說 木葉養貓人 起點-第二百九十五章 世界那麼大【求月票】閲讀-8us9b

木葉養貓人
小說推薦木葉養貓人
九尾之乱,木叶损失惨重。
但这次九尾之乱也不全是坏处,至少一直赢藏在暗处虎视眈眈让舍人感觉到压力的宇智波斑,终于离世了。
不仅如此,舍人一直担心的水门和玖辛奈会不会因为这次九尾之乱而丧命,现在的结果还算是不错。
木叶死伤数千人,但却给了这些木叶高层足够多的压力和警示。
宇智波斑还活着,还有一位有资格和宇智波斑合作的万花筒写轮眼使用者,这无疑是给了木叶这些高层,这些大家族的族长们足够多的压力。
本来第三次忍界大战的结束还让他们稍稍放松了警惕,但这一次,却是再次将他们的心提了起来。
更重要的是,舍人有了一个正大光明的理由来扩建暗部与根部这两个自己手中的力量。
开会确定了很多东西,也让原本多多少少有一些小心思的家族,感受到了来自外界和舍人这个火影的压力。
会议结束,各个家族和部门也组织人手开始帮助木叶恢复。
相较于木叶中心地区建筑被摧毁地的程度,这伤亡数量将简直就是少的不能太少。
但建筑被摧毁,对舍人这个能使用木遁的火影来说,其实并不算是一件大事。
一个“木遁-连住家”下去,一整条街道的房屋就能恢复原样,并且因为这是他木遁所制造出来的房子,牢固程度还要比普通的房子更加优秀。
所以其余人所需要做的,就仅仅只是填补上一些被九尾砸出来的大坑,搬走那些原本房屋破碎后,随惨留下来的残骸。
整个恢复工作一下子轻松简单了很多。
再加上这次整个木叶的忍者几乎是全部出动,每个人都出力的情况下,一片狼藉的木叶很快就恢复整洁。
所有的房屋也全都原封不动地恢复原样。
这九尾所带来的破坏倒是好处理,但就是舍人和宇智波斑战斗后所留下的那个巨大的深坑,却不是短时间就能完全恢复的。
但施展完“木遁-连住家”后,这些事情就不需要他来处理了。
就算是以他现在这样的身体,舍人也是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疲惫。
连续一天一夜的高强度战斗,查克拉被耗空再恢复一点点再耗空,又通过灵香恢复了一部分,封印九尾又消耗干净,再从九尾身上得到了大量查克拉的补充。
就这样查克拉耗尽补充、耗尽补充的连续性,就不是一般忍者所能承受的。
做完自己最后能给予的帮助后,舍人回到了猫舍找到自己房间一头就栽倒在床上。
不得不说,当初他对于猫舍的选址是真的非常明智。
这次九尾在木叶中心地段暴乱,可就是没能摧毁一乐拉面,也没能碰到坐落在一乐拉面旁的猫舍。
玖辛奈和水门的家是最先遭殃的,所以在舍人回来时,他们也都在他的猫舍中。
这倒是反向成为了一个避难场所。
不过他们也知道舍人的不容易,看到他一头冲进房间后,就知道他肯定是非常疲惫。
玖辛奈还没恢复,水门就负责照顾玖辛奈和刚刚出生但却非常乖巧的鸣人,而灵香则扶着照顾舍人。
这一睡,就是整整两天两夜。
睡了一个天昏地暗。
当他悠悠转醒时,才感觉除了肚子有些饿外,整个人神清气爽。
也就是以他现在的体质两天两夜不吃不喝能坚持。
醒来后的第一件事,倒不是填饱自己的肚子,而是将意识投影到了自己身体中的另一个封印空间中。
九尾一副生无可恋的模样地被禁锢在地上,一动也不能动。
它这几天的日子可真的是凄惨。
本来在玖辛奈体内的封印空间中,虽然说也不自由,是被关押在一个笼子里,但不管怎么说,它想站着就站着,想趴着就趴着,偶尔还能睡睡觉,透过玖辛奈也能感知一下外面的情况。
玖辛奈怀孕,她身上的封印松动不牢固,九尾那庞大的查克拉量时不时还会不受控制地冲击一下封印,展示一下自己的存在感。
可不知道从哪里来一个人,硬生生地把它从封印中拽了出来。
本来这样九尾应该是要表示感谢的。
可让九尾没想到的是,对方会这么干脆,将它从封印中解救出来的同时,直接将它全部的查克拉一分为二。
并且还用它最讨厌的写轮眼控制了它。
最后当它醒过来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居然是已经被舍人按在地上摩擦。
紧接着,它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再次被舍人封印了起来。
要知道它可不是一尾,能时不时地跑出来闹腾一下。
对于它九尾,木叶格外重视,那封印的牢固程度,根本就没有挣脱的机会,再加上玖辛奈本身就是一个非常擅长封印术的忍者,更是一点希望也没给它。
就在这样的条件下,好不容易能出来一会,居然还被写轮眼控制失去了自我意识。
醒过来的时候就已经被人给强行制服住了,并且又再次封印了起来。
封印也就算了,这次的封印还不像之前那么“温和”,这次是直接将它禁锢在地面上,一动也不能动。
一般人根本不能想象这样不能动,要是屁股痒了怎么办?
最重要的是,九尾能感觉到自己身上查克拉无时无刻不再被这些缠绕在他身上的木条吸收着。
身为所有尾兽中查克拉最富裕的九尾,居然感受了一遍查克拉一直无法恢复满的感觉。
甚至,在它刚刚被封印时,还感受了一把自身查克拉被瞬间吸干的感觉。
这绝对是它从未感受过的。
现在终于看到罪魁祸首舍人,九尾暴躁地扭动着身体。
“臭小子!老夫可是九尾,你居然敢这么对我?!”九尾咆哮着,像极了一个无能狂怒的人。
舍人讪笑着抓了抓脑袋,“哎呀,九喇嘛不要在意这些细节,你不知道你当时有多么暴躁,我要不这么做,木叶都要被你毁了。”
说着,舍人手掌轻轻一挥,束缚着九尾的那些木枝全都迅速消失不见。
九尾立刻站起身,四肢伏在地上,背后的九条尾巴来回甩动着,略微俯下身,龇牙咧嘴地看着舍人,身上的查克拉涌动着,整个封印空间内都变得风云变幻。
舍人脸上的笑容不变,看着九尾在哪里张牙舞爪,却并感觉不到多少压力。
你在外面自己都能轻易把你拿下,现在你就在我体内,在我的封印中,难道还会怕?
与此同时,舍人的背后,一只蓝黑相间的体型进步逊色于九尾的巨大猫咪缓缓走出。
和九尾完全不同的是,二尾的查克拉是能在舍人体内自由移动的,所以它要是想,出现在九尾的封印中,也不是做不到。
看到一副淡然模样的舍人,再看到他身后的二尾,九尾一阵颓然。
它当然也知道舍人的实力非常强大,它不是对手。
可就这样乖乖就范,也不是它九尾的风格。
“九喇嘛,我知道你是九尾,但其实现在的你对我来说,更多的就只是一个查克拉的提供库而已,我相信你也明白只要我愿意,就算不经过你同意,我也能从你身上得到我想要的。”
甚至有一点舍人还没有说,只要有他在,九尾甚至想要自杀的机会和能力都没有。
听着舍人的话,九尾的气息越发狂暴。
舍人生后的二尾看到九尾这副模样,忍不住撇撇嘴,“臭狐狸,没有必要嘛,你要是真的这么坚持下去的话,最终倒霉的也只是你自己而已啊。”
“臭猫!!尾巴开叉的臭猫!你站着说话不腰疼,你跟我交换一下试试?”九尾咆哮着。
二尾却是没有丝毫生气,它非常清除九尾现在是什么心态,这样的心态,它们尾兽全都经历过。
被封印到一个人柱力的体内,好不容易把这个人柱力给搞垮了,很快就又被抓起来,封印到另外一个人柱力的体内。
这样周而复始之下,最难受的气势还是它们尾兽。
所以渐渐的,它们也开始习惯妥协,既然不管怎么样都要被封印到一个人的体内,那还不如不折腾了,安安静静度过几年再说。
也正是出于这样的心态,近几年能和尾**流,能使用尾兽力量的人柱力才会越来越多。
只是,九尾和它们有所不同。
九尾被抓后就一直被封印在漩涡水户的体内,漩涡水户是一个知书达理,非常温柔的人,不过就是总喜欢给它讲述一些人生大道理。
再之后就是漩涡玖辛奈,玖辛奈的性格和水户有很大不同,但总体来说,九尾也不会从她身上感受到多大的难受和不如意。
直到现在,被舍人封印到自己的手臂上后,九尾感觉遭受到了莫大的委屈。
只不过就连它自己也不知道,这种莫名的情绪被叫做委屈。
“臭狐狸,说句不好听的,难道你还觉得你出去后,能过上以前那种日子?
现在的你虽然强大,不过整个忍界有的是办法来对付你,还是说,你想再次被人控制?
过那种没有自我意识,行尸走肉一般的日子?”
“你!!”
九尾一时间被二尾说得语塞。
二尾怎么说也跟着舍人这么长时间了,就算没吃过猪肉,难道还没见过猪跑吗?
忽悠此时怒火中烧智商不在线的九尾,难道还不是手到擒来?
“不要发这么大的脾气,我们坐下来好好说。”
说着,二尾一屁股坐在地上。
九尾看了看它,再看了看舍人,深吸一口气,最终还是歪着头坐了下来。
看到它这副模样,舍人脸上的笑容更甚,放在背后的手朝着二尾竖起一根大拇指。
他的想法很简单,想要说服尾兽,最好的当然也是尾兽。
当然,像一尾守鹤这种要是想劝说九尾,估计早就在封印空间里对轰尾兽玉了,也就是二尾这种尾兽中公认的老好人,才有这样的能力。
“其实,你想要的不过就是自由,可绝对的自由又只会让你成为别人眼中的香馍馍,你只要敢出去,就有无数的忍者敢拼上性命来封印你,你信不信?”二尾一副我是过来人的模样。
九尾没好气地白了它一眼,“那你想怎么样?让我乖乖地待在这个封印空间里?一辈子成为这个木叶小鬼的查克拉供给器?你愿意这么做,我可不愿意这么做!”
“没关系,不管你愿不愿意,我都可以让你怎么做,你信不信?”舍人此时脸上却是一脸自信。
“臭小鬼!不要以为你有木遁就能控制我!老夫活跃在人忍界的时候,你还连个影子都没有呢!”九尾再次咆哮出声。
“我还有万花筒写轮眼。”
“你!!我…”
看着九尾和舍人一副就快要打起来的模样,二尾又说话了,“舍人,你先不要说话,让我和臭狐狸说完。
你看,我也是尾兽,但我能自由地在外面活动,看外面的世界,虽然本体不能离开,不过分身所传回来的记忆其实是一样的。
你完全也能做到我这样啊。”
其还,舍人和二尾这就是典型的一个唱白脸一个唱红脸。
二尾做好人劝说九尾,舍人则凭借自己的实力威胁九尾,双管齐下,不相信九尾能抵抗住“自由”的诱惑。
看到九尾不相信的表情,二尾自信一笑,在舍人的肩膀上,一只小二尾浮现。
“其实只要人柱力和尾兽友好共处,尾兽想要得到一定的自由也不是没可能的。
在人柱力的体内,只要人柱力的实力越强,我们就越安全,同时还能得到一定的自由,不是最佳的相处方式吗?”
九尾没有说话,只是眼神闪烁着。
舍人知道,它是有点心动的。
不管怎么说,它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去外面的世界转一转了。
最重要的是,它知道它真的打不过舍人。
这个时候就需要下一剂猛药了。
舍人开口,“你应该感觉到了宇智波斑的气息吧?
上次我就跟你说过,宇智波斑还活着,可惜你多多少少还是有点不相信。
但你知道,宇智波斑还活着代表什么吗?”
“代表什么?”
“有些事情,我不能跟外面的人多说,因为说多了,只会适得其反,引起不必要的恐慌,现在整个木叶已经因为宇智波斑还活着这件事感到紧张,这就已经足够了。
但你们尾兽不一样,我觉得这件事你们还是有知道必要的,毕竟你们也会成为参与者。”
缓缓吐出一口气,舍人身影一闪,来到二尾的头顶,找了一个毛发最舒服的地方坐了下去。
“因为宇智波斑已经开启了轮回眼,召唤出了外道魔像。”
“轮回眼?!外道魔像?!”
九尾瞪大眼睛,紧接着又摇摇头,连说道:“不可能,不可能…”
“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他的一只轮回眼就在我的手中。”说着,舍人拿出了自己那个珍藏已久的,存放着轮回眼的玻璃瓶。
看到这只眼睛,九尾巨大的狐狸眼睛猛的收缩一下。
这样的眼睛它是见过的,就是当初六道那老头子的眼睛,一模一样。
舍人继续道:“至于说外道魔像,我这么称呼它你可能不清楚它究竟是什么东西,我换个名字,你可能就明白了。
十尾的躯壳,神树的躯壳!”
“你还知道十尾?知道神树?”
九尾的这一次是真的被惊讶到了,他没想到舍人这么一个年轻的木叶小鬼,居然会知道十尾,也会知道神树。
舍人轻笑一声,“我所知道的东西,远比你想象中的要多得多。
我不仅知道这些,我还知道你们都是从十尾身上剥离下来的,只要将你们再次吸收进入外道魔像内,十尾就能完全复活。
而宇智波斑的目的,就是如此。”
听到舍人这么说,九尾沉默了。
说实话,其实它们九只尾兽虽然不喜欢死亡,但并不怕死,可要是被外道魔像再次吸收,那可就是真的要完全失去自我意识了。
不只是九尾,甚至连早就知道一二的二尾也沉默了。
这绝对是压在所有尾兽心头那无法抹去的压力。
“现在你应该知道,你所应该担心的,并不是被宇智波斑控制,而是应该担心会被外道魔像所吸收而失去存在的意识。
所以,在知道这些信息后,要不要合作?”
“合作?”
这是舍人的惯用手段,不管怎么说他都会选择用“合作”这个词。
当初对二尾是这样,后来对角都也是这样,对罗砂也是这样,现在对九尾,也直接说用合作这个词。
这是在最开始给足了面子,到最后慢慢的,就会变成以舍人为主导。
可用这个词,就会给人一种好像不是那么难以接受。
“没错,合作,你帮我提供查克拉,我给予庇护,你的查克拉能让我获得与宇智波斑抗衡的力量,而我则能给予你一定自由的同时保护你的安全,你可以和二尾一样,自由出入。”
九尾不得不承认的是,它有些心动了。
反正不管怎么说,它都会在一个人的体内,那为什么不在一个实力强大,更有说服力的人体内呢?
重点是,这样一来,它就能像二尾一样,拥有一定的能自由活动的自主权。
这才是它一直所希望的。
这个世界这么大,它想出去看看。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