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94 Lynn Ogden Lane

Blog Details

Home   /   fbw5n熱門連載都市言情 非洲酋長-第三百六十六章 利弊展示-cxn6w

非洲酋長
小說推薦非洲酋長
一方面,许欣的事不方便当着成希的面说;另一方面,这事也算不上直接的证据——调许欣专门负责跟进与天悦有关的合作项目,是董成鹏建议,却也是经过丁肇强同意的。
真要叫沈济跑过去说董成鹏居心叵测,丁肇强甚至都有可能会认为他们疑神疑鬼、捕风捉影。
而让徐滨找华宸接触,也仅仅是给丁肇强以及东盛其他希望能从天悦获得融资的人施以压力;对董成鹏这些彻头彻尾就不希望看到天悦跟东盛更紧密合作的人来说,他们大概更乐于见到这种他们有机会搅事的局面吧。
一时间也不要想能找到什么证据,现在都什么社会了,又不是捉奸,总不可能说查到董成鹏跟韩少荣通过几次电话或见过几次面,就能成为他出卖东盛及丁家利益的证据吗?
而一切的关键,还是丁肇强。
丁肇强他接纳天悦注资的意愿并不强。
要不然的话,以丁肇强及家族持有东盛地产70%的股份,他怎么都能做到力排众议,不可能会被董成鹏以及另外两名董事股东牵着鼻子走。
又或者说丁肇强实际知道董成鹏跟韩少荣走得很近,他也不介意跟韩少荣合作,而是正等着韩少荣给他开价呢?
曹沫方方面面考虑过,发现事情有太多的变数,而丁肇强的心思又太飘忽不定。
他这次赶回国,已经表示出足够的诚意,但总不可能将现阶段最为宝贵的现金,求着借给东盛。
曹沫沉吟片刻,深深的吸一口气问陈蓉:
“蓉姨,你短期内要归还的个人债务,大体有多少,要不要找东江证券或者哪家机构先置换一下?”
短期内无论是上市公司还是东盛地产,都不可能有分红,也不可能归还对股东的欠款,因此陈蓉之前从其他地方拆借出来而扭给东盛地产使用的资金,现在就要考虑短期偿还的问题。
只要陈蓉短期内没有偿还债务的压力,哪怕东盛地产以及上市公司外加丁家的债务危机大暴发,陈蓉这边暂时不用担心会扛不住过去。
“地产两个月前有一笔应付款,短缺三个亿,是几个股东临时凑的,我当时手里没有现金,就从财务公司拿到一笔三千万的短期款,这个需要在一个月内归还,还有一笔从中行借六千万的贷款则要等到明年三月才到期。”陈蓉说道。
“我明天找葛军,看能不能做一笔两年或三年期的信托,先凑一个亿将蓉姨你这两笔借款置换掉。”曹沫说道。
曹沫手里的资金是多,但真到用时,还是会捉襟见肘。
之前在非洲没有条件,而在国内不管怎么说,也应该尽可能利用好金融杠杆,减少自己手里的现金消耗。
即便现在银根很紧,但东江证券要是能找到劣后资金托底,并开出相对高的利率,还是有很多富裕家庭愿意将剩余的资金投到信托里。
这么一来,曹沫他这边只需要出两三千万的劣后资金,就能先暂时解决掉陈蓉所面临的短期偿债问题,更主要的还是对丁肇强释放信号,东盛那摊子事,他不参与了,你们爱干嘛干嘛去,他也不想去揣测那么复杂的心思。
“……”沈济苦笑着摇头。
曹沫来了脾气,可以袖手不管,陈蓉也可以暂时选择观望,但沈济却无法有这么超然的心态。
不论葛军、钱文瀚等人的预测,也不论他这些年来的工作实践,又或者说当前全球经济的现实,就是次贷危机正带着全球市场往更深渊处滑落。
东盛地产、和熙基金与上市公司东盛集团以及丁家,债务危机并不是独立,而是形成一个一动牵发全身的连锁整体。
这跟东盛系这些年的快速发展策略有关。
早年东盛全力发展建材、粮油业务,并成功将资产打包装入上市公司之中;之后又利用从上市公司减持所得的资产及每年的上市公司红利,组建和熙基金,进行多方面的投资。
零一、零二年时,东盛开发建造东盛大厦,是作为东盛总部大厦使用,而在这期间看到地产,特别是商品房市场有大爆发的机会,东盛又在上市公司与和熙基金之外,全力转进地产开发。
地产开发是重资产行业,特别是丁肇强又有短时间内跻身一流地产商的野心,无论是囤地,还是大规模的兴建楼宇,都需要动用庞大的资金流。
东盛地产自身的规模有限,所能够直接从金融机构贷取的款项远远满足不了高速发展的需求,丁肇强就将丁家持有上市公司的股份向金融机构拆借,将款项转借给东盛地产使用。
同时,和熙基金也千方百计的筹措借款,转借给东盛地产使用。
在过去三四年,丁肇强将各种杠杆用到极限,甚至违规占用上市公司一部分现金,将东盛地产的债务规模撑到惊人的三百亿。
要是新海及周边地域的新楼盘销售没有从零七年四月之后陡转直下,还能维持零七年之前的资金流转率,东盛地产的流动性是没有问题的,但事实不可能完全照预想中进行。
零七年新盘销售就开始下滑,东盛地产资金链开始吃紧,不得不多次拆借短期贷款,以及半强制性的要求股东提供一部分拆借,以补充流动性的不足,但这也使得整个东盛系的短期债务越堆越高。
年前跟曹沫及东江证券谈妥的那笔信托基金,借贷期权仅为一年。
全盘考虑整个东盛系,包括陈蓉这些重要股东在内,三个月需归还的短期债务总计高达三十五亿,一年内需归还的债务更是高达一百二十亿。
而即便市场不再继续恶化,内部员工促销也能顺利进行下去,三个月内东盛系内部也仅能提供不到二十亿的资金。
现在愁的就是这个的短期缺口要怎么去填的问题。
“都说漫天要价、坐地还钱——你也别管东盛董事会开出的条件有多不合理,你这边也先拿出一个方案来,让我回去好交差?”沈济说道。
沈济夹在当中难做人,但他既不能强求曹沫什么,又不能袖手旁观,只能是让曹沫也先提出一些具体的合作条件出来,他居中奔波看有没有可能撮合出一个双方都能接受的方案。
沈济觉得这样,才不会事事都被董成鹏这些人牵着鼻子走。
“要我提方案,那肯定是很苛刻的……”曹沫双手抱头,靠着坐榻的后靠上说道。
“你得提出来,我才能知道双方的差异有多大啊。”沈济说道。
“……东盛地产作价八十亿,我注二十亿资金进去,换走20%的股份——除此之外,我不会答应其他的附带条件,”
曹沫见沈济吃了苦瓜似的皱起脸来,笑着说道,
“你也不要皱眉,东盛既然将我当外人,我也就公事公办照当前的金融投资市场行情正常报价,要是过段时间市场环境更糟糕,这个报价还要往下调——你就拿这个方案去交差。也许你舅舅并不介意跟韩少荣交易,有了我这份报价,他也能好跟韩少荣去谈;而倘若你舅舅有意跟韩少荣交易,东盛及和熙基金在天悦工业、科奈罗食品、科奈罗能源的股份,我都可以先溢价回购,为东盛跟华茂谈判创造更大的余地,也算是我为老东家做的应有贡献。你嘛,等这摊子事收拾好,赶紧过来接管天悦投资吧……”
沈济苦笑着点点头,曹沫说出另外一种可能,也就是他舅舅或许早就将跟韩少荣合作当作一个更优先的选择,那他们能拿出董成鹏跟韩少荣暗中勾结的证据也不会有什么用;除非韩少荣的开价更离谱,更令丁家接受不了。
…………
…………
沈济又喝了一会儿茶就先告辞离去,成政杰有些瞠目结舌的问曹雄:“你之前知道曹沫在非洲具体做什么吗?”
“我现在也不知道啊,”曹雄捋着头发笑道,“我赚钱比不过老婆,又比不过儿子,我关心那么多不是自己找罪受?我还是做好自己的民宿小老板,手里有几十号人管着,感觉还滋润些……”
曹沫还是去年才交待他在非洲所做的一切,但曹雄当时也不知道太具体,只知道曹沫一年的盈利最好时可能要超过二十亿,他也就不再急于融资或借贷去进一步扩大木象民宿的规模,而是耐着性子在现阶段的基础上,将木象民宿的品质做好提高。
而不仅曹沫不会谈太具体的事,陈蓉她平时做什么事情,特别是具体投资上的事都是她自己决策,不会太多询问他的意见,这样就很好的保持事业跟家庭的界线。
而曹沫今天之所以拉沈济到他家谈工作上的事,主要也是让一头雾水的成政杰以及内心受到冲击、还未必能很好消化事实的成希,更具体的了解他在国内看上去颇为风平浪静,实则在水面之下暗流涌动;使成政杰、成希对他目前跟东盛、距东江证券、新鸿投资以及韩少荣之间的复杂微妙关系,更直观的认识。
…………
…………
沈济从田子坊离开后,将车停在虹桥路高架下。
都夜里十点钟了,高架上流光溢彩的车河犹如长龙。
沈济点了一支烟,任晚风吹面拂来,将纷乱的思路理了理,很没素质的将烟蒂弹落到路边,便继续发动车往龙华路的宴园驶去。
那里是一个不容于丁家的女人的住处。
倘若不是特别繁忙的日子,他舅舅会在宴园待到十一、二点,然后像结束一天辛苦工作般离开返家;而今天他舅舅肯定会在那里,等他一个明确的消息。
沈济将车停在小区景观湖畔的别墅楼前,通过木栅栏看到灯火通明的客厅里,他舅舅跟董成鹏正坐在饮茶;那个女人都快四十岁了,但肌肤却如少女般娇嫩,即便在家中也妆容精致,穿着贴身的汉服,这时候屈腿坐在茶桌旁,替他舅舅跟董成鹏煮茶。
沈济下车推开木栅门走进别墅楼前半开放式庭院,丁肇强、董成鹏这才注意到他。
“怎么去了这么久?”丁肇强皱着眉头问道。
那女人拿竹制镊子将一枚青瓷茶盅从茶盘里夹出来,摆到沈济跟前,纤纤倒满茶。
“我叫曹沫拉去家里吃饭,才谈好事就赶过来……”沈济说道。
在他舅舅面前,沈济即便都工作这些年了,多多少少还是心存畏惧。
他担心他舅舅听了曹沫提的注资方案会大发雷霆,有些难以启齿——他自以为刚才在路上已经将思路理清楚了,但端起茶杯,觉得脑子又有些乱。
“怎么,曹沫不愿意帮东盛缓解一下资金上的压力?”董成鹏问道。
见董成鹏如此轻描淡写,沈济感觉后脑勺有些发胀。
“照我说,昨天应该直接跟曹沫挑明了说这事,没有必要绕这个弯子。”董成鹏看沈济为难的反应,喝着茶跟丁肇强说道。
“曹沫是完全不作考虑,还是提出其他条件?”丁肇强不动声色的问沈济。
见他舅舅竟然都有考虑过跟曹沫直接摊牌,沈济更是觉得头大,暗感舅舅他真有可能已经将跟韩少荣合作,作为退路的一个选择,那他现在再质问董成鹏暗中跟韩少荣眉来眼去,实际上已经没有什么意义了。
沈济深深吸了一口气,说道:“曹沫希望注资二十亿进来,拿走20%的股份,双方都不附带其他条件。”
“嗬!”董成鹏笑笑,继续喝茶,不作评价,又似乎这一切都在他的预料之中。
“漫天开价、坐地还钱?”丁肇强却也没有多强烈的反应,而是带着疑惑的看向沈济问道。
“曹沫说这是当前风投融资市场的公允价,”沈济说道,“曹沫还提出,要是东盛难以接受他的条件,可以先回购和熙基金在科奈罗能源、科奈罗食品及天悦工业的持股,为东盛缓解一下资金上的压力。”
“他这算是趁火打劫了吧?他拖一个多月才回国,真是好算计。”董成鹏还是语气很淡的问道。
“曹沫说要溢价,但具体溢价多少,还是要谈。”沈济也只能尽量不被董成鹏的话挑动情绪,语气平静的说道。
“哦!”
丁肇强的语气很淡,但沈济太熟悉他的脾气了,也清楚他心里是何等的不满。
丁肇强闭起眼睛,眼角的皱纹显得很深,两鬓也有很多的白发。
沈济坐在景泰蓝的瓷凳上,也不作声,低头抿着茶,只是拿眼角余光观察董成鹏的反应。
“既然这样,成鹏那就你就负责先跟曹沫谈回购的事情吧——只要价格合适,多少能缓解一下资金上的压力。”丁肇强过了良久,睁开眼睛语气非常冷淡的说道。
沈济知道他舅舅同意出售在科奈罗能源、科奈罗食品及天悦工业的股份,与其说是回笼一部分资金,不如说是对曹沫强势反应的不满,决意脱钩吧?
难道说舅舅他已经瞒着他跟韩少荣谈过了,其实曹沫这边仅仅是个备选?
沈济稍作思虑,说道:“曹沫也不是说真对东盛如此苛刻,实际上他现在也是两难——泰华的资金压力其实比东盛还要紧,曹沫跟陆家的恩怨,舅舅你跟董总都是清楚的,形势继续恶劣下去,这将是曹沫出手重创泰华的一个良机。所以,除非东盛开出有足够诱惑力的条件,要不然很难说服曹沫放弃这个机会。曹沫提这样的条件,也许是不想再左右为难吧?”
“哦?他要对泰华下手,他打算怎么做?”丁肇强问道。
沈济看了董成鹏一眼,说道:“陆家兄弟几乎将所持泰华集团的股份都质押出去了,而且都已经进入需要补充抵押物或保证金的警戒区了——曹沫也好,葛军也好,他们都判断国内证券市场会迎来新一轮的调整,他们计划先暗中吸筹,等到新一轮调整到来之前,直接将泰华的股价打到平仓线以下。”
“这样就完了?”丁肇强问道。
“曹沫手里想留这么多的现金,当然不可能就这么结束,他想让葛军跟我接下来这段时间,就着手接触接受股票质押贷款给泰华的机构……”沈济从那个女人手里接过茶壶,给董成鹏倒茶。
“他要对泰华发起敌意收购?”董成鹏蓦然一惊,再没有之前的风轻云淡,惊问道。
“计划是这么计划,但未必能如愿,”沈济说道,“陆家跟韩少荣走得太近,股价真要被打穿平仓线,陆家宁可便宜韩少荣,也不大可能会便宜我们,但只要能重挫陆家,曹沫他就不会放过这个机会——所以说,东盛这边提的条件不太合他的意,他就索性放弃了吧?他可能还会接触华宸,看有没有收购华宸一部分资产,做大天悦工业的机会……”
沈济到底是不想天悦跟东盛真就分道扬镳,有意将曹沫施加压力的意图削弱,希望他舅舅能好好权衡其中的利弊。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