郁瑤書簽

火熱連載都市异能 我有一卷鬼神圖錄 牛油果-第611章 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求訂閱、月票)讀書

Dominica Blessed

我有一卷鬼神圖錄
小說推薦我有一卷鬼神圖錄我有一卷鬼神图录
江舟五指一收,将骨珠攥起。
该回去了,碧云楼里那些人,也不知道吵完没有……
念动间,驱起剑光,卷起丹霞老祖尸身,遁空而逝。
……
江都城北,依山临水。
怀水便在此环绕经流江都。
无论地势、景色,都是江都最为出色之地。
所以此处,从一开始便是官衙、权贵汇集之地。
有一座显赫朱门,极为高阔。
两侧院墙绵延,几乎占据一整条街巷。
其门楣上挂着的匾也与别家有所不同。
上书的是:怀右朱,三个大字。
以大稷的门庭形制,仅凭这一座朱门,别人一看就知,这是大稷有数的一品门第。
往内,便是回廊百转,穿山过湖,雕梁画栋,玉宇高堂。
此时正是深夜,内中灯火通明,亮堂堂直冲天际,置身其中,恍如白昼。
往来豪奴美婢,个个是华衣华服,珠玉为饰,竟丝毫不输于寻常富贵人家公子千金。
窥一斑而知全豹,仅此便可知此间主人当真是尊贵之极。
忽然,一个豪奴自那高阔朱门匆匆而入,穿过回廊百转,方至一高阔瑰丽的厅堂。
“二老爷!二老爷!”
“不好了!不好了!”
朱家规矩不小,但此时他也急切之下,竟忘了规矩,一头冲了进去。
厅堂之中,倒不见什么金珠之贵饰,但处处挂着古朴书画,种种美玉珍瓷。
虽宝光昨敛,却也能一眼瞧出其中不凡。
堂上此时正坐了两人。
都是宽衣儒袍,高冠大袖。
大稷文人名士,大都如此穿着。
见得豪奴冲入,其中一个短须中年眉头一蹙,顿时面罩寒霜:“慌慌张张,成何体统?冲撞了贵客,仔细你的皮子!”
那豪奴经这一喝,才猛然醒转过来,顿时吓得跪伏在地,不敢发出一语。
边上一半百老者抚须笑道:“呵呵呵,朱大人言重了,都是自家人,不必如此,这位小哥如此惊慌,想来真是有什么要紧事了,朱大人莫不如先问问吧?”
短须中年这才面色稍霁,挥手道:“既是先生为你求情,便饶你一回,再有下次,定不轻饶!说吧,什么事?”
“二老爷!”
豪奴这才顿首道:“七少爷在碧云楼和人打起来了!”
“什么!?”
唐家三少 小說
这“朱大人”登时站了起来,因动作太大,差点把椅子给掀了。
亏得朱家所用之物都没有简单的,这看似普普通通的一张椅子,那也是天下奇木所制,分量极重,轻易掀不动。
“朱大人”此时才反应过来自己的失态,微微整肃了下神情,干咳了一声,重新坐了下来。
一旁的老者抚须微笑,只如不见。
“朱大人既有家事,老夫便暂且告辞吧。”
“朱大人”忙道:“于老,都是自己人,不必回避。”
说着他转头朝那豪奴道:
“那个孽障又干了什么荒唐事?你如实说来!”
那豪奴顿首道:“二老爷,今日江都城中的勋贵在碧云楼宴请一个姓江的贵人,七少爷原是听说此事,便也邀了好友一起前去碧云楼凑个热闹,可谁知竟和那些勋贵吵起来了!”
“二老爷您也知道那些勋贵都是蛮不讲理的粗人,讲道理,他们自然是讲不过七少爷,这不就恼羞成怒,与七少爷打了起来了?”
“朱大人”一听碧云楼宴请姓江贵人这话,脸就绿了起来。
待他说完,脸色阵青阵白。
也不知是怒是惊。
“姓江的贵人?”
倒是他旁边的老人,抚须露出沉吟之色:“可是近日奉旨督查骷髅会一案,平定虞国之乱的江吉士?”
那豪奴抬头看了一眼自家老爷的神色,“朱大人”见状,冷哼了一声:“看我作甚?于老问你话,还不好好作答?”
“是!”
豪奴连忙道:“回于阁老,应该便是那位江大人了。”
这位于阁老可不是普通人。
虽然豪奴说的不清不楚,也只提到这朱七少爷与勋贵的矛盾,但他稍微一想,便知其中必然与这位江吉士有关。
不由道:“朱大人,老夫虽久在玉京为官,但对这位江吉士也是闻名已久,这可是位眼里不揉沙子的人物,”
“当初因骷髅会之事,城隍施公绪只是稍有不作为,他便敢在金殿之上,冲撞天颜,执理力争,将一位堂堂郡城隍生生黜落,听闻如今还被冥君镇在幽狱之中。”
“不过,此人虽性子刚强,行事冲动,却也往往有的而放矢,是个有理之人,令公子与他生了嫌隙,若是占理还罢了,若是……恐怕不是什么好事啊。”
他虽是提醒,却是在暗指他儿子无端惹事。
毕竟江舟的名声着实不小。
其人在朝堂之人众多大人眼里,多是印象不怎么好的。
在他们这些人眼里,规矩、礼仪乃是头等大事。
尊卑上下,总要有序。
你要匡扶正义,也得按规矩来。
若都像他一般,随随便便地就以下犯上,那大稷还不乱了套了?
但不满虽不满,却也不能不承认,此子确实是世间少有的俊杰。
“哼!”
“这个逆子……于老请放心,待朱某着人将他押回来,定会好好地教训一番!”
于阁老点点头,也不再多言:“既如此,那老夫便先行告辞了。”
打断朱大人想要挽留的动作道:“朱大人,此番江都秋闱,科场舞弊一事,已经闹到了金殿之前,陛下下旨,令老夫前来一探究竟。”
“朱大人名门之后,阳州士人对怀右朱家皆马首是瞻,老夫才登门求教,至于其余,却不必多说了。”
“唉……”
朱大人闻言一叹:“既如此,也是那逆子无福,不能拜入于老门庭,也罢,朱某送于老一程。”
“不必了。”
于阁老摇摇手,便起身离去。
待他离去后,朱大人才脸色一沉,眼中现出几分懊恼来。
为了搭上这位于阁老,他可花费了不少心思。
早知道,那群勋贵在安排宴请那姓江的小子时,他就不在其中做手脚。
本来不过是顺手施为,命人安排了这么一场戏,只不过是想恶心恶心那些勋贵罢了,谅那些粗人也看不出端倪。
倒没有多少针对那姓江小子的意思。
毕竟朱家这等门第,也没有什么必要针对一个小辈。
而且朱家虽看不上这么个出身低下的小子,但此人最近风头确实盛极。
别的就算了,哪怕其背后的李东阳,朱家也根本没有看在眼里。
只是此子竟突然成了道门真人,这就不是可以无端招惹的了,不值得。
谁会想到那逆子竟然也去凑了热闹?
本来不过一桩微不足道的小事,让这逆子一闹,没准会让朱家沾上一身腥。
他这也算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了。
……


Copyright © 2022 郁瑤書簽